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六十章 殺機   
  
第一百六十章 殺機

g,更新快,無彈窗,!

外頭起了風,雪片被大風卷著打在窗紙上,不時的沙沙作響.

一開始發現北府的天氣這樣冷,曉冬還擔心墨研不開不能寫字,等習慣了也不覺得有多難熬.

莫辰把他寫的字拿起來看了看,提起筆將一個"建"字,一個"越"字圈起來.

"每個再多寫一頁."

曉冬乖乖應下,重新又鋪了一張紙,提起筆來按著大師兄給他抄好的字貼練字.

曉冬以前底子不好,認得不少字,但是寫的不好.拿起筆來總覺得這小小一杆筆比劍還要沉,還要難用,就是不聽使喚.寫的字忽大忽小,筆劃忽粗忽細.一蘸墨就容易蘸多,字跡變成了大墨團.可是寫著寫著又會忘了蘸墨這回事,筆上的墨都沒了,當然字也就寫不出來.

入了宗門之後大師兄手把手的教,比前寫的好多了.上下結構的字,左右結構的字,寫的都挺穩當的,其他的就不行了.比如這個建,還有越,他寫出來的字就象一個個在紙上沒站穩的人一樣,總往一側倒.

可大師兄的字就格外好看,瘦長,挺拔,風骨錚然.都說字如其人,大師兄就沒有什麼不擅長的事.他年紀也不大,可樣樣本事都不比別人弱.

"寫完這兩頁就歇著吧."

曉冬一笑:"好."

大師兄對他總是嚴厲不過一刻鍾就會心軟了.

不過曉冬寫字可不會敷衍應付,一筆一劃寫的格外認真.

外頭有人來,莫辰起身迎了出去.

來的那個人聲音很低,一開門外頭的北風直往屋里灌,曉冬忙著把紙角用鎮紙壓住,漏聽了兩句.

"……請大師兄去看一看."

莫辰點頭說:"也好."他囑咐了曉冬一聲:"外頭天冷,你不要出去."

曉冬應了一聲,探頭看了一眼.

來請大師兄的是一個姓童的外門弟子.曉冬和外門弟子們不大熟,當然,翟文暉除外.

從回流山來北府城的一路上,大家同行同宿,倒比在山上的時候熟悉一些.

可是這個童浩例外.這人不合群,曉冬幾乎不記得聽他說過什麼話.不知道他這會兒來找大師兄是什麼事?請教功法的話應該不是這個時候.

不過看大師兄的樣子,應該不是出了什麼事.

曉冬寫了大半頁的建字,重複的次數多了,不知道為什麼,不但沒有覺得越來越純熟,反而覺得這個字變得很陌生,提起筆來竟然不知道怎麼寫了.

字跡也不好看.

他越看越不滿意,將這張寫了一半的紙團了扔到一邊,另鋪了一張打算重寫.可紙管夠,都是早就裁好的現成就用,墨卻不多了.他又拿起墨條來慢慢磨墨,.

不知道從哪里透來一股冷風,曉冬低頭攏了攏衣襟,忽然手往後翻,磨的滿滿一池墨汁朝著身後盡數潑了出去,連硯台也跟著砸了出去.

硯台並沒有砸中什麼人,飛濺的墨汁卻很難全部躲過.

不知何時潛進了屋里的人被墨汁阻擋了視線,劍勢雖然未改,卻喀的一聲斬在了桌面上.

扔出硯台的同時就鑽到了桌面下的曉冬聽到了桌面喀喇一聲響,從中裂作兩半.那個握劍的人的一張臉蒙得嚴嚴實實,只有兩只眼睛露在外面.

曉冬脫口喊出:"陳師兄!"

第二劍正要刺下來的那個人聞聲身形一僵.

曉冬驚愕的睜大了眼.

不會錯,就是他!

這個半夜潛進來要殺的人,就是陳敬之!雖然蒙著臉,可是他這雙眼睛曉冬記得格外清楚.

那雙陰郁的,總帶著不滅的仇恨的眼睛.

曉冬連滾帶爬的從砸倒的桌案下逃開.

被他看破了身份,這一聲陳師兄也讓陳敬之想起了在回流山度過的那些日子.

比起在陳家的過往,回流山的生活是他為數不多的安逸平靜的生活.

師父,師兄和師姐……

這些軟弱的情緒只是一閃而而逝,殺意重又回到他的眼里.

"沒想到被你認出來了,"他聲音很低,聽起來倒沒有多凶惡:"也好,免得你死了也做了糊塗鬼,下了黃泉也記得是誰殺的你."

話音未落,忽然間一團黑霧在他眼前爆開,一股辛辣腐臭的氣味撲面襲來.

陳敬之立刻閉氣,揮手向前劈去,劍風竟然將那團墨霧從中劈開.

眼睛微微刺痛之後跟著就泛起了麻癢!努力再睜開眼睛,眼前卻是一陣陣發黑,看不清楚.

這黑霧有毒!

陳敬之萬萬想不到看起來無能又天真的云曉冬居然有使毒的手段.

曉冬又用力扇了兩下,更多黑霧從扇柄處噴出,幾乎把陳敬之整個人都包住了.

沒錯,曉冬手里握的是把鐵扇子.

就是上次方予文方真人來時送的那不靠譜的見面禮.能噴毒針的拐杖給了姜師兄,而曉冬因為個子小力氣小,分到的見面禮就是這把鐵扇子.

既然這禮物來曆不明,拐杖都能噴毒針,莫辰也不放心曉冬得的這把扇子,拿去細細察看,果不其然,這扇子上也是有機關的.按住扇柄處那個看似扇軸的突起,就能往外噴毒煙.

這麼危險的東西莫辰本不打算讓曉冬留在身邊的,怕萬一不慎傷了他.結果曉冬沒怎麼見過這種東西好奇,沒舍得讓他扔掉,這扇子就暫放在桌案下的隔屜里頭.這幾天事多,曉冬都快把扇子忘了.剛才陳敬之一劍把桌子斬斷,扇子就掉了出來,剛才就掉在曉冬手邊.

他寫字這前就把佩劍放在另一間屋里,現在手邊沒有兵器.

其實就算他的佩劍在手里,曉冬也不是陳敬之的對手.可這把扇子卻不一樣,陳敬之絕非一個粗笨大意的人,可他萬萬沒想到曉冬竟然能用毒!

屋里彌漫滿了毒煙,陳敬之兩眼通紅,手上的劍連連劈刺削砍,全讓曉冬躲了過去.

陳敬之明白過來,眼睛受毒傷的只有他自己,曉冬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否則他怎麼能躲得這麼麻利?

他猜的沒錯.

曉冬自己也剛想到這一點.

曉冬身上有紀真人贈的辟毒丸,這毒煙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陳敬之這會兒不但眼睛刺痛,連呼吸都沉重起來.縱然如此他還是沒放棄要殺掉曉冬的念頭.

今天這時機是最合適的,倘若今天殺不了他,以後回流山有了防備,他未必再有這麼好的機會!

他飛快的往嘴里塞了一顆藥,屏息運功.

可最好的時機已經過去,曉冬破了音的叫喊聲已經在風雪中遠遠傳了出去.

隔壁立即傳來了姜樊的回應.

"小師弟!"

玲瓏住的比姜樊要遠,可是動作卻是最快,姜樊出聲的時候她已經縱身躍過了幾重院牆,腳在牆頭重重一撐,破窗而入.

雪亮的劍光有如銀瓶乍破,玲瓏飛身撲向陳敬之,而比她動作慢了那麼一慢的姜樊已經把曉冬護到了身後.

曉冬急著說:"小心毒煙!"

剛才他慌亂之下用了毒煙防身,陳敬之沒有防備就中了招.可是玲瓏師姐身上也是沒有辟毒丸的!

陳敬之毫不戀戰.

只姜樊一個他就未必敵得過,更何況玲瓏這個瘋子!

他反身向後一翻,從另一面牆上的窗扇中躍了出去,玲瓏緊緊跟上,兩人的身形瞬間就消失了在了窗外的茫茫風雪中.

姜樊袖子展開,象兩只大翅膀一樣,灌足了勁氣,北風夾著雪花從破開的窗洞呼呼的灌進屋來,屋里的毒煙頓時都被驅散.

"你沒事吧?"

曉冬驚魂未定:"我沒……"

姜樊托著他的胳膊,把曉冬正反來回,從頭到腳仔細看過,確定他沒有受傷才稍松了口氣.

"姜師兄不用管我,你快去幫忙!"曉冬怕玲瓏一個人不是陳敬之的對手.

"大師兄肯定趕去了."姜樊語速很快:"陳敬之要殺你?"

曉冬驚惶的連連點頭:"剛才大師兄出去了,我字寫到一半忽然覺得有些不對……"

他並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陳敬之功力修為遠在他之上,潛進屋的時候一點聲息都沒有.

可曉冬忽然間心生警兆.

那種感覺他說不上來,就象後頸被針刺了一下,那種感覺瞬間就讓他全身緊繃起來.

有人來了.

危險迫近了.

他想都沒想就把硯台朝後砸出去,同時一矮身就躲到了桌下.

倘若剛才他沒有那種危險的預感,或是反應動作慢一慢,只怕他現在已經是陳敬之的劍下亡魂了.

"師父還沒回來,紀真人也出去了……"姜樊眉頭緊皺.

陳敬之撿的這個時機真是太巧了.

不,也許他一直盯著這里,就看准了李複林與紀真人都不在的時候才趁虛而入.

否則師父和紀真人兩人有一個在,他就絕不可能趁這個空子.

陳敬之的目標很明確,他就是為了殺曉冬而來.

姜樊看著被劈斷的桌案,對這一點再無懷疑.

曉冬雖然沒有被他所傷,但背上的衣裳劃破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可見當時情勢多危急.

他為什麼要殺曉冬?為什麼要對昔日同門下這樣的毒手?

姜樊望著窗外的風雪,心里又是憤恨,又是迷惘.

上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下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