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家把師父好一通誇,各種逢迎拍馬.

莫辰往外看了一眼:"紀真人今天不去嗎?"

"她還閉關呢."李複林渾然不覺自己的口氣有多不見外:"你們老實些,不要去吵她了.再說那種說假話比真話多的場合我都不愛去,有些人明知道他人品不行,私底下干了不少齷齪事,偏偏見了他還得裝得挺親熱的."

這幾天下來,李複林覺得幾十年都沒說過這麼多口不對心的話.一開始說這些違心的話他還覺得難受,好象有針紮舌頭一樣.不過人的適應性就是強,現在他說這些話都成了套路,一點都不覺得別扭了.見面無非就是那麼幾句.你這幾十年好嗎?你家宗門好嗎?徒弟好嗎?種種這些問過後再來一句,一看你們宗門就是要光大騰達了……

這種套話說了也不得罪人,而且對著誰都能用.有交情的當然不用說這些,沒交情的說完這些也就夠了.

送走了師父,一關上大門姜樊就偷偷笑,回來一路上笑了三回.曉冬特別納悶,逮著他非得問他笑什麼.

姜樊先前不說,可曉冬纏功了得,大有你不說我就一直纏下去的趨勢,姜樊也只好舉手投降.

"好好,我跟你說啊,你可不要說出去."

曉冬連連點頭.

姜樊一點兒都不覺得"我告訴你你可不要告訴別人"這種方式能不能真正保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

"師父其實挺迷糊的,在穿衣打扮上頭自己沒什麼主意.你還沒上山之前,有一年開春做新道袍和頭巾,那布的顏色看著象藍色,可是下水洗過一回之後褪了些色,說是藍的也行,說是綠的那也沒事兒.這個呢,洗過之後大家不約而同都只穿道袍不肯再戴一起裁出來的頭巾巾了,唯獨師父懵然不覺,戴著那個頭巾天天進進出出的……"

曉冬硬忍著笑.

師父有時候確實……不拘小節.再說了,大男人哪有在穿戴小事上特別用心的?

不過就……

這還沒完,姜樊接著說:"如果就這樣也就算了.可誰想這布越洗越顯綠了,後來大家連這個道袍都不穿了,不然看著跟蛤蟆似的,可師父還是戴著那個越來越綠的頭巾……"

這下曉冬真的忍不住了,捂著嘴吭哧吭哧的笑,臉憋得通紅.

"你可不要跟別人說啊."姜樊還叮囑了他一句.

曉冬認真的點頭應下.

可是這事兒山上人人都知道,只有曉冬這個後上山的不知道,他要對誰去說啊?

忽然身後有人問了句:"說什麼?"

姜樊和曉冬齊齊嚇了一跳,一轉身兒就看見紀真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就站在他倆身後.

"你倆在說什麼?"

姜樊緊張的差點兒咬著自己的舌頭:"沒,沒說什麼."

曉冬就更不用說了.

他剛剛才還在想這件事自己怕是回流山最後一個知道的人了,畢竟他上山晚嘛.可是一看見紀真人曉冬才突然想起來,紀真人肯定也不知道這事兒.

可這事兒怎麼能跟紀真人說呢?這肯定不能說啊,不然的話師父在紀真人心目中那是個什麼形象了?肯定與豐神俊逸扯不上邊,一想起他只怕心里就浮現出綠頭巾三個字.

當徒弟的哪能這麼不顧師父的臉面啊.

對著眼前一胖一瘦嚇得象鵪鶉一樣的兩個人,紀箏也懶得跟他們磨嘴皮子.

李複林的這幾個弟子,紀箏就覺得玲瓏這姑娘還不錯.根骨好,肯上進.至于莫辰,心眼兒太多,紀箏並不喜歡這種典型的正派大弟子.這倆嘛,一個太憨,一個太小.

紀箏轉身要走的時候,又想起來,轉頭問:"上次給你那種子,怎麼樣了?"

姜樊和曉冬剛松了一口氣,覺得沒被紀真人聽到他們在背後偷偷議論師父真是僥幸,結果她突然又回頭,兩人的心這一下大起大落,氣都喘不順了.

曉冬老老實實回答:"種出來了."

紀箏一愣:"真的?"

"對,發出芽了,就是還看不出那是什麼靈草."曉冬問:"紀真人您那種子是哪里來的?"

曉冬對種下去立刻就發芽的種子也很好奇啊.

雖然紀真人看著挺嚇人,他還是大著膽子問了這麼一句.

紀箏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那據說是一種早已經絕滅不見的藥草……"

那個居然種出來了?

紀箏記得自己看到的殘缺不全的字紙上寫的是,這藥草絕滅就是因為種不出來……

難道那破書上是騙人的?要不然怎麼隨便撒下種子就發芽了?

她對這個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攤開手,掌心里是幾顆黑漆漆的藥丸.

姜樊有些猶疑:"真人,這是……"

"辟毒的,你們師兄弟們一人分一顆."

姜樊趕緊作揖:"多謝真人."接過藥來又問:"這個怎麼服?"

紀箏沒好脾氣的說:"佩身上的,沒叫你吃."

姜樊趕緊連聲應是.

終于把這尊真神打發走,姜樊發現自己內衫都快讓汗給濕透了.

師父要是和紀真人成了道侶,那他們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師父他老人家真是眼光獨到,那麼多對他有意思的女修他都冷若冰霜,可是對這位紀真人卻是一反常態.

不過紀真人雖然臉冷,人又凶,可是還能想著給他們送藥.

這心是好的.

這麼一想,姜樊覺得師父的也挺有眼光的.

紀真人起碼心不壞,臉凶點就凶點吧.

這麼一想姜樊也覺得紀真人沒那麼嚇人了.

曉冬這會兒跟他想到一處去了,不過曉冬一邊打量這個避毒丸,一邊問:"這個一共幾顆啊?咱們給其他人送去吧?"

姜樊趕緊低頭數.

"六,七,八……"八顆.

剛才紀真人說他們師兄弟一人分一顆,可是這個藥的數有點……

如果這藥只給他們四個親傳弟子,那就多出來四顆.

如果說連外門弟子也分,那又少了三顆.

姜樊頓時費了難.

這該怎麼分?

曉冬也愣了.

"可能紀真人沒注意到咱們一共多少人吧."姜樊只能苦笑了.

"紀真人那里可能還有這個藥吧?這些先給大師兄,等回來再跟紀真人討幾顆?"

那誰去討?想到紀真人的冷臉兩人都有些畏難.

"還是告訴大師兄吧."姜樊承認自己很沒志氣,知難而退,把這事兒交給大師兄去煩惱.

兩人捧著藥去見莫辰,正好玲瓏與翟文暉兩人也在.

曉冬就覺得他們三個好象有什麼事瞞著大家,上回翟師兄他們兩人一起來,難道就為了來告師姐的狀嗎?

曉冬站在一邊微皺眉頭.

大師兄他們在為什麼事情發愁嗎?

還有,紀真人好端端的給他們辟毒丸……是不是最近北府城里著實不太平?

"只有八顆?"莫辰拈起一顆藥丸湊近鼻端輕輕一嗅,這氣息就象是草葉的氣味,帶著點辛辣.他沒有怎麼猶豫就做了決定:"我就不用了,先拿去你們分了吧.我想紀真人那里可能還有,縱沒有,我再仔細找找,應該能找到些旁的可以替代這辟毒丸的,也能用."

玲瓏也跟著說:"那我也先不用了這個了,又能多省下一顆."

姜樊也要跟著說自己不用,玲瓏白了他一眼:"你那修為能跟我比嗎?我不用這個也不怕有什麼宵小暗算,你啊,趕緊歇了吧,老老實實的裝一顆在身上,省得真出事後悔不及."

姜樊也想到了剛才曉冬擔心的事,輕聲問:"是不是城里出什麼事了?"

莫辰微一思忖,說道:"聽說前天夜里有一個小宗門被暗算,沒有一個生還."

姜樊吃了一驚:"是中毒死的?"

莫辰點了點頭.

"那紀真人也知道了?"

不然不會突然給他們這種辟毒丸防身.

"也許是知道了吧,可能是師父告訴她的."莫辰說:"紀真人有心了,這份心意咱們不能慢怠."

姜樊忙說:"師兄放心,我們對紀真人可沒敢有半分失禮."

最後這藥幾人都說先分給旁人.

莫辰不肯用,玲瓏也說不用.她說自己功力縱然不及大師兄,也不會輕易中別人暗算.翟文暉也推辭不肯用他應該分得的那一顆.

得,這藥本來是不夠分的,這麼都謙讓起來,反而要多出來了.

姜樊先去給其他人送藥,其他人送完了,還有兩顆拿回來.曉冬那一顆他也說想讓,結果被眾位師兄師姐又是瞪,又是訓,只能收下來.

還有一顆,被姜樊硬塞給了翟文暉了.

姜樊和曉冬進門之前,莫辰和翟文暉正商議陳敬之的事.

玲瓏雖然言之鑿鑿,篤定自己看到的就是陳敬之,但畢竟沒有看見正臉,又沒追著人,這事兒還不能確定.

"如果是他,這個時候來北府城,多半也是有請貼才來的吧?"那就證明現在陳敬之投靠的一定不是普通人.

而且他在街上見到了玲瓏,就肯定也能順勢猜到回流山有其他人在這里.玲瓏這個性子,李複林可一向不會讓她下山出遠門的.她在這兒,只能說明回流山肯定還有其他人也在.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