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那天他還想說,如果不下雪的時候,北府城的星星也值得一看,和西域大漠中的星星可以說是各有千秋.也許是因為地勢高,天氣奇寒的緣故,北府城的星星格外明亮璀璨,站在山巔處的時候,感覺到星子就在身邊閃爍.即使不是修道的人,不為參詳悟道,這樣的美景,有生之年也要去看一看.

"你什麼時候到的北府城?"

"我比你們到的早,聽說你路上去了天機山?"

李複林緩緩點頭.

"怎麼沒在那兒多待些時日?陣法的事有眉目了嗎?"

原來是想多待些天,可是沒想到出了黃宛那件事.礙著胡真人和天機山的顏面,這件事跟旁人不好提起,但是對紀箏,李複林卻沒什麼不能說的.

"天機山也大不如前了.庸碌之輩越來越多,魚龍混雜,宗門內也是任人唯親,處處都講資曆講關系."

窗外北風呼嘯,這風聲讓人想起很久以前黑沙迷城里的風聲.

"上次見你太匆忙沒來及問,你這些年,在迷城里是怎麼過的?當時還有一起困在迷城里的人,他們……還活著嗎?"

紀箏唇邊掛著一絲冷誚的笑意:"你是沒來及還是沒敢問?"

怕問著噩耗之後就再無希望了,不問的話,好象就還有一線生機似的.

李複林被她堵的沒話說.

從以前就這樣,紀箏說話從來都不會客氣,逮著人哪兒最痛她往哪紮.李複林後來想想,她的人緣那麼不好,一半是因為她出身西域亦正亦邪,還有一半就得歸結到她這做人太直來直去.

"你是想聽真話還是想聽假話?"紀箏一笑:"假話就是我在迷陣的封印里沒見著旁人,所以他們的生死我不知道."

假話既然這麼說,真話會怎麼樣李複林心里也多半有數了.

"真話還想聽嗎?"

這話問的……

李複林拿她沒脾氣:"你說吧."

紀箏轉過身來:"當時被困之後,我和其他人沒走一路.他們要找路出去,我想去探一探迷城的究竟,所以當時就分開了."

李複林一點都不意外.

紀箏這張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而且她那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作派也實在是……即使被她救過的人也不會念她的恩,當她面還有顧忌,背後都是一口一個妖女的喊.即使一起被困,讓他們和紀箏和平共處也不可能.

紀箏接著說:"我後來找到了迷城最中間的地方.很奇怪,那里石柱,祭台,那些規制不象是西域所有,但也有中原的有所不同.那里的幻境格外的厲害,我陷入幻境中無法擺脫,影影綽綽看到有人繞過祭台邊的矮牆,看裝束應該是你的兩個同門,一男一女.可是那時候我難辨真假,不知道是真的看到了還是在幻境中受了欺騙.後來我就在祭台邊被困住,幾十年渾渾噩噩的好象一眨眼就過去了.等迷陣出現破綻我從那里出來的時候,路上見著當時那些人的尸骨,各種死法都有.有的一看就是在幻境中被心魔所困而死,有的則是自相殘殺而死的.我一一查看過,你那兩位同門不在其中."

李複林本來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聽到這話眼前頓時一亮.

"也許他們已經脫困走了,也可能死在了一個我沒找著的地方."

紀箏的話說得直白,可是李複林還是願意往好的方向去想.

當時被困沙城的兩位同門和他不是一個師父的門下,而是二師伯的弟子,當時也算是有些交情.

若是他們能活下來當然最好,這樣宗門就不至于只有他一個人存活于世了.

紀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都過了這麼多年,你還這麼天真.他們要是真的活著,怎麼會一點消息都沒有呢?當時你們仙陽劍門多大的聲勢啊,可是這麼些年來卻毫無聲息,想來仙陽劍門是已經滅絕無人了."

"別胡說,我還沒死呢."李複林一點兒都不在意她的冷言冷語:"也許他們象我一樣不願意再回去,怕辱沒師門聲名而不再提起舊事了."

曉冬過來送茶.

這個機會是他和姜樊磨來的.

姜樊一開始沒答應,後來經不住曉冬的纏功,才勉強點了頭.

他不讓曉冬過來送茶倒不是怕小師弟在客人面前失禮.

不是姜樊誇口,小師弟在禮數上還從來沒有犯過什麼錯,以前山上來客人時,小師弟也幫忙做過端茶遞水的事.

姜樊不同意的原因是怕小師弟受了欺負……

紀真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說話硬梆梆的也不和軟.小師弟要是被她嚇著了,或是斥責了,又或者吃了什麼虧,怎麼辦?沖著師父他們又不能把紀真人怎麼樣.好吧,就算不沖著師父,就看紀真人那氣勢,他們也沒本事把人家怎麼樣.

而且小師弟心思重,要真是存了難過在心里,那得費多大功夫才能開解勸慰好啊?

可小師弟好奇的要命,一定想借著送茶過來瞧瞧紀真人,姜樊琢磨著,只是送個茶應該沒多大風險,再說還有師父在呢,總不會看著自己的徒弟吃虧啊.

等曉冬過來送茶,姜樊轉過頭去與莫辰商量:"大師兄,你看,要不要再收拾個院子?"

他們原先沒有招待客人的打算,所以只簡單打掃了這麼幾處地方,夠住就行.大師兄和曉冬住著一個小院兒,姜樊就住在他們隔壁,玲瓏是姑娘家,單住.外門弟子們分住了兩處,師父住一處,再加上現在見客吃飯的廳堂,說起來好象不少,但其實這幾個地方前後挨著,有什麼事兒都不用高聲喊,住在前後左右的人就都聽見了.

可是師父到了北府城交際倒好象多起來了.今天這就已經來過兩位客人了.

這位紀真人在北府城不知道有沒有落腳的地方?她一個單身女子只怕有不便之處,說不定師父會留人住下呢.

那這可不就得趕緊打掃個客房預備著嘛.

即使今天紀真人不住,保不齊明天還有個張真人王真人的來.這些天北府城里聚集了不少外來的修士,這里面可能還有師父的故交,師父可能會邀人住下.

莫辰點了點頭:"那就趕緊收拾吧."

姜樊有些擔憂的往前院望了一眼,雖然站在這兒什麼也看不見.

小師弟去送茶,按說該回來了.上茶要不了多久,進去放下了就能出來.

當然,這是指沒有意外.

要是再向紀真人見禮,說話,那就要多耽誤些功夫了.

但願小師弟能討紀真人喜歡.

……不過估計很難.

連見著師父紀真人都是冷著一張臉,就不指望旁人能有那麼大面子了.

姜樊想的沒錯,曉冬端茶進去的時候,紀箏確實問了一句:"這也是你徒兒?"

李複林就讓曉冬過來見禮.

紀箏對曉冬倒是沒有橫眉冷目,還向他招了招手:"站過來些."

曉冬往前站了站.

他對這位紀真人也有些怵.

說不來是為什麼.

派頭大的人他不是沒見過,冷臉子也看過不少,但紀真人……紀真人身上的這股冷意似乎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似乎再靠近一些就要被凍住了.

"嗯,資質一般,心性看著不錯."

李複林有些意外的看著她:"難得聽到你誇人啊."

當年紀箏那狂傲,簡直都沒邊兒了.前輩被她說是欺世盜名惺惺作態,同輩中人更沒一個令她敬重的.

紀箏懶得理他.

曉冬只是個半大孩子,是個後輩,她有再多戾氣也不至于找後輩的碴.

等曉冬一出來,姜樊趕緊把他拉到一旁,小聲問:"剛才沒什麼事吧?"

曉冬趕緊搖頭.

"那怎麼在里頭待了這麼久?"

"就是師父和紀真人問了兩句話."

姜樊這才放心.有心想再細問問小師弟,師父和紀真人兩人看著怎麼樣?氣氛是和睦還是僵硬?

不過想想小師弟人小,這些複雜的事兒他不懂.尤其是男女之間的事,他這麼大都不懂,問了徒然自己尷尬.

"那師父還有旁的吩咐嗎?要不要備點酒菜?紀真人會不會留下來住?"

這些曉冬都答不了:"師父沒有旁的吩咐."

姜樊有點苦惱.

師父都沒吩咐,他這怎麼准備呢?實在不行,再過個兩刻鍾要是紀真人沒出來,那他就進去問一問?

莫辰問的比姜樊還要細致,曉冬就把紀真人說的話一五一十複述給大師兄.

好在紀真人沒說幾句話,曉冬倒是都還記得清楚.

"紀真人我資質一般,心性還可.嗯,還說讓師父多用心教導我.另外紀真人還和師父說起胡真人,問他來不來北府城."

曉冬聽到的也就這麼多了,不過他出來時,師父沒回答.

曉冬也好奇:"大師兄,胡真人他們也來北府城嗎?咱們在天機山的時候也沒聽說啊."

"來是會來的,不過未必是半山堂的人來.北府城易主是大事,可能會是掌門的親信過來."

曉冬頓時就沒期待了.

天機山的人除了半山堂,其他曉冬看著都不象好人.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下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