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四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既不是陣法,也不是下毒.

問題究竟出在哪兒?

岳長老連睜眼的力氣也沒有了,孫老者又給他喂了些水,他含含糊糊的說:"孫師兄,你這些年可好?"

"挺好的."孫老者說:"我在這兒很清靜,平日里看看書,種點草藥."

"有時候想想,我們這些人在外頭看著風光顯赫,其實……一通瞎忙活,我前些前啊,著了魔一樣……不管好的歹的,見著靈藥就不想放手,全要劃拉到自己兜里才甘心.其實又用不著,用不上,白擱壞了.明知道那樣不對,可就是抵制不了自己的貪念,到頭來,落得現在這樣."

孫老者寬慰他:"你別想那些,徒然想的自己難受.人嘛,生到這世上來時都是赤條條的,等到離開的那一日也是兩手空空的.想通了這個,身外之物也就看淡了."

岳長老不知道有沒有聽見他這句話,氣若游絲,聲音漸不可聞:"師兄還記得,咱們小時候偷入禁地的事情嗎……"

孫老者搖頭:"禁地?哦,你記錯了,你那回不是同我去的,是同安師弟一起去的.唉,你們也真是闖禍的行家,師父帶你們去做客,你們倒好,私入人家宗門禁地.真要是當場被逮住,師父也回護不了你們.那禁地……禁地……"孫老者忽然愣了下,反複念叨了兩遍:"那禁地里是不是就無法動用真元?"

可是岳長老已經又昏厥過去了,孫老者這會兒又沒什麼靈藥能把他救醒.

可這事兒正好與眼前的事有點關系,他不敢耽誤,匆匆出來尋見吳允深,把這件舊事告訴他.

"說起來時日太久了,那時候我也只是十來歲的少年.後來我聽谷主說起,那處禁地其實就是一處廢棄的靈石舊礦,因為采掘太過,地脈變動之後,不但不能生發靈氣,反而從方圓近百里地汲取靈氣,那里普通的花草樹木飛禽走獸還能存活,普通人進去也無礙,但只要有修為的人進去,身上的真元就會被吞噬."

這句話有如暮鼓晨鍾在耳邊乍響,吳允深頓時露出了警醒之色:"靈脈反噬?"

孫老者也不敢一口咬定:"這……以前仿佛見古書上也記載過.可是那些事太過玄異,都是志怪奇談一流的."

這個,莫辰也看過一些.為了小師弟,他這陣子也沒少翻看那些雜書.

其中不少就講到這些.某地有泉眼,鄉人渴了打水喝,結果發現身上的病痛竟然就好了,一傳十十傳百,十里八鄉越來越多的人都來這里采水,還有黑心的人想把這泉水占為己有,把泉眼硬掘成了大坑,結果泉水干涸,反而流出有毒的黑水來,反害了不少人的性命.這些故事意在告誡世人不可太貪婪.就象這泉水,如果任它天長日久的流淌下去,會有更多人受益.取用不當,太過貪婪,這好處也變成了毒害.

難道葬劍谷的地下靈脈也有異變?

這事他們都沒經曆過.

眼下這事再也耽擱不起,吳允深遣人去叫曹峰主,命他先安頓這些宗門子弟,抓緊時間養精蓄銳.

曹峰主點頭應下.他們這一峰的弟子現在倒是存活下來最多的.一是本來他們就沒怎麼牽涉進宗門內斗中,二是他們的飛霞峰本就在後山,看守這石牢的就是他門下的弟子們.

吳允深望了一眼外頭漆黑如墨的夜色,大雨還下個不住.

孫老者上前一步,低聲勸阻:"谷主何必親自涉險?眼下宗門之勢岌岌可危,谷主理應留下來主持大局."

吳允深搖頭:"除了我,旁人不知道靈脈趨向."

孫老者啞然.

靈脈差不多是一個宗門的根本了,在葬劍谷內,知道靈脈分布的只有寥寥幾人,現在……怕是只有谷主自己知道了.

除了他,確實別人干不了這活,去了也是白去.

"轟!"

閃電之後就是一聲焦雷,靠門近的幾個人在雷聲中震顫瑟縮,似乎沒了修為之後,連膽氣也一並弱了,沒了,連打雷都能嚇得他們魂不附體.有人起身,扶著牆慢騰騰往里挪步,還有那起不來的,也一點一點的往甬道里頭蹭.

似乎離門口越遠,就多一分安心.

這樣的時候人人都想往里頭躲,吳允深一步邁出了石門,踩進了外頭的無盡風雨里.

吳允深不是那種離了真元護身就寸步難行的廢物.正相反,他的身手十分好,在這樣大的風雨中依舊步履輕捷,外面如墨的黑暗也難不住他.

蕭雩看著谷主出去的.

谷主這種時候出去,肯定是有極要緊的事情.這一去有多凶險,那也不必細說.

蕭雩心里頭亂紛紛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要是他能給谷主幫上忙,那他一定也要跟著出去.

可是這一晚上他奔著師弟奔波,現在已經是筋疲力盡,跟著去也只能拖後腿.

"咦?"

身旁宋師弟支持不住,昏睡了一會兒,又因為剛才那聲雷響被驚醒,有些迷迷糊糊的問:"師兄,怎麼了?"

"沒事."蕭雩覺得自己可能是看錯了.

剛才谷主出去之後,又有人跟著出去了,看背影象是那個外門弟子李辰.

他其實沒看錯.

身後有人跟上來人,吳允深也發覺了.

他轉頭看了一眼:"你回去."

莫辰不但沒退後,還緊趕上兩步,已經和他並肩而行了.

"難道吳谷主怕我窺探葬劍谷的秘密?"

葬劍谷到了這一步,哪還有什麼秘密可言?

按吳允深的本意,莫辰原本就不該來葬劍谷.他若不來,就不會遇著眼下這事.對修道之人來說,忽然之間失去了一身修為,簡直是最可怕的噩夢.

這件事倘若沒法兒順利解決,葬劍谷里現在所有人只怕都難保性命,最好的結果,大概也得變成廢人.

這樣一想,吳允深就覺得很對不住這個孩子.

他沒有盡過做父親的責任,莫辰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長大了,而且被人教的這樣好.即使這個孩子當初沒丟,讓他來教,只怕也不可能比現在更好.

他要是毀在這里,那該有多可惜.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