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六十六章 信義   
  
第六十六章 信義

g,更新快,無彈窗,!

姜樊站在門邊,看著盤膝坐在蒲盤上正打坐的小師弟.

"我都快要想不起來我象小師弟這麼大的時候整天都在做什麼了."姜樊小聲問:"我那時候也挺讓師父操心的吧?"

莫辰笑了.

姜師弟打小就不是個頑劣的性子,可是從小到大,確實也沒少讓李複林操心.不是說孩子聽話就萬事大吉了,聽話的孩子也有他讓人頭疼的地方.

"藥浴怎麼樣了?藥材還夠用嗎?"

"其中一味霜節草不大夠用了,回頭要再炮制些."

姜樊主動給自己攬過了這個活兒:"我這些天也沒什麼事,師兄要是忙不開,霜節草我來制也是一樣的."

"也好."莫辰也用不著跟自家師弟客氣,霜節草炮制工序也不複雜,姜樊能料理得了.

"成,那等天晴了我就著手,有個七八天就制得了,應該不會耽誤小師弟下回用."

曉冬現在浸的藥浴用的藥材都不算名貴,山上栽了不少草藥,因為水土好,撒了種籽以後都不用怎麼刻意照管,它們自己就能長得不錯,等到了可用的時節再去采摘下來就可以了.這個藥浴的方子是李複林改過的,藥效沒有原來的方子那麼好,可是要按著原來的那種方子來,一是藥材難尋,二是……回流山可不是那些財大氣粗的宗門,也負擔不起.

改良後的這方子曉冬用著正合適,藥效太霸道他這小身板兒可消受不了.

曉冬現在運功的感覺和一開始不同了.

一開始打坐的時候,因為他根本沒有摸著運氣行功的法門,經常是枯坐無功,坐不了一會兒兩條腿反倒麻了.那感覺啊……誰麻誰知道!木,鈍,酸,刺,麻,腳一落地簡直象被無數根小針紮到了一樣,非得好半天才能緩過來.

後來師父,師兄他們時常助曉冬行功,以自身靈力灌注入曉冬的身上,讓他感受靈氣漫過經脈,在身上循行一周天的那種感覺.這樣梳理過數次之後,曉冬漸漸摸著竅門了,現在他的打坐才能算是打坐,以前那根本就是擺個架勢徒有其形,壓根兒不能算數.

這種感覺……

很奇妙.

靈力在經脈間暢行的感覺,就象是泉水汩汩自地下湧出,沿著溪流緩慢而從容的流淌.

他能聽到許多平時聽不到的聲音,脈博一下一下的跳動,呼吸間肺腑張翕震蕩的動靜,這些聲音規律,和諧,似乎暗合著什麼玄妙的至理.

每次行功之後的感覺甚至可以說是十分享受的.象是泡了一個暖暖的熱水浴,洗滌去了一層汙濁,又象是吃了什麼滋補的食物,感覺精神比之前健旺,手腳似乎也更靈活有力了.

曉冬緩緩睜開眼,輕輕吐了口氣.

莫辰一直在旁守著,見他收功,點頭贊許:"不錯,有進益了."

曉冬咧嘴一笑,這才注意到外頭天已經黑透了,這一次打坐似乎比上次用的時間要長了些.

"姜師兄已經走了?"

"走了好一會兒了."莫辰遞給他一杯水,曉冬兩手捧著杯子小口小口的把水喝了.等他喝完水放下杯子,莫辰才問:"我有件事情要問問你."

"師兄你問."

曉冬對大師兄沒什麼不能說的.

可是他沒料到莫辰問的恰恰是他不能說的那件事.

"你那天看見甯師兄在石塔上,是什麼時候?"

"就是那天後半晌……具體什麼時辰,我倒是不清楚."

"那你在塔上時,還看見旁人從那里經過了嗎?"

呃……

曉冬一下子啞了.

他是看見了,而且看得很清楚.

可是他答應過師姐,要保守這個秘密的.

曉冬半張著嘴,臉上那副神情錯愕又心虛的神情已經明晃晃的把事實都說出來了.

莫辰有些意外.

小師弟分明也看見了,可是為什麼他要替人隱瞞呢?

莫辰很了解曉冬,正是因為了解,所以現在更覺得疑惑.

"怎麼?"

曉冬很是為難,結結巴巴的說:"我……我……"

莫辰摸了摸他的頭,輕聲說:"不打緊,要是你為難的話,我不問就是了."

曉冬心里很過意不去.

他不是有意想瞞著師兄的,如果不是答應了師姐在先,他肯定對大師兄有什麼說什麼,絕不會有半分猶豫.

"我看見了,可是我答應過了不說的."曉冬耷拉著腦袋.

他以前聽說,人無信則不立,可是聽聽就算了,從來沒有想過要講信義,守諾言,原來並不是一件輕松容易的事.

大師兄不逼問他,可曉冬自己心里還是難受.

莫辰忽然問:"你是不是答應了玲瓏要保守秘密?"

曉冬一下子抬起頭來.

大師兄怎麼知道的?

一看曉冬的模樣,不用他回答,莫辰也知道自己猜對了.

小師弟太單純了,心里想什麼全寫臉上了,讓人一眼就看出來了,根本不用花力氣去猜去問.

這事兒不是明擺著嗎?小師弟這樣老實,平時和人往來也少.他能放心信任,能說上話的,除了師父,也就只有他們這幾個同為親傳弟子的師兄師姐們.能夠讓他答應為一件事保守秘密的人,也就只有這麼幾個人.既然不是師父,不是莫辰自己也不是姜樊,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玲瓏了.至于旁人,在小師弟這兒且沒有這個份量和情分呢.

只要想通了這個,莫辰心念一動,就把這件事的內情猜到了七八分.

之前他也曾經見過兩次,玲瓏和翟文暉在一起練劍喂招,雖然行跡並沒比旁人顯得親密.可是以玲瓏那個性子,連姜樊同她一起練劍都老挨欺負.翟文暉憑什麼能夠令她相看,這還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好了,我都知道了.你答應她在先,既然應下了就要遵守諾言,這是你守信重諾,這是好事."

"可師兄你怎麼都知道了?"

曉冬這會兒心情很複雜.

他確實什麼都沒說,可大師兄還是猜到了,是不是他太笨了?

不過大師兄向來都是這樣,好象沒什麼事兒難得住他,也沒什麼事情能瞞得過他.

上篇:第六十五章 猜測    下篇:第六十七章 人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