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五十七章 探望   
  
第五十七章 探望

g,更新快,無彈窗,!

泡完藥湯的第二天,曉冬覺得自己就象一撮熬過了火又被潑掉的藥渣,軟綿綿,干巴巴的,從頭發絲里都散發著一股酸酸的藥味兒.

一早起床下地的時候,曉冬腿一軟差點兒跌個嘴啃泥.等到用早飯的時候,他覺得牙好象也被泡軟了,連塊蒸餅咬不動.

曉冬默默看了一眼被咬出一圈牙印的蒸餅.

是今天的餅太硬了?

顯然餅還和平時一樣,問題出在他自己身上.

要是現在把餅放下改只喝粥的話……上面那圈兒牙印怎麼辦?咬都咬過了讓別人怎麼吃?

曉冬正盤算著把這塊餅藏起來--至于藏起來之後怎麼辦,他還沒細想.毀尸滅跡是省心了,可是太糟蹋東西了,曉冬經過居無定所的漂泊生活,一點都不想浪費糧食.留著下頓再吃嗎?那應該把餅藏在哪里?

正為難的時候,莫辰伸手把他手里的餅拿走了,把一碗粥放到他面前:"吃這個吧,好克化."

看大師兄毫不介意就把那個餅自己吃了,曉冬撓撓頭,端起碗來乖乖的把粥喝了.

他還以為自己的舉止多隱密,其實他那副糾結苦惱的模樣桌的其他人都看在眼里了.

要不是大師兄出手,姜樊都要把那個餅搶過來自己消滅了.不就一個餅嘛,至于為那個愁眉苦臉的?小師弟正在浸藥浴,這個大家都知道.哪怕不知道的,聞到他身上的氣味兒也明白了.雖然說藥浴是有好處的,可是中間可不少受罪.那滋味兒……誰泡誰知道.

姜樊西里呼嚕喝完了自己碗里的粥,順口說:"今年春天到現在都沒下一場雨,聽上山的人說,今年地里怕是要歉收了."

莫辰問:"旱的很厲害嗎?"

"回流山下還好,畢竟靠著兩條河,縱不下雨也還能過得去.聽說稍遠一些的地方就不行了,地里旱得都裂口了."姜樊搖搖頭:"今年這氣候有些反常."

說起這個來甯鈺也有感觸:"確實,從去年天氣就有些不尋常.還有貴人專程去天機山請師父測算天氣.我來回流山這一路上,經過的地方也不少,見到好些田地都拋荒了."

說起這個來曉冬插不上嘴,他今天這狀態連練功都受影響,吃過飯就回房去打坐.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泡湯的經過太慘烈,夜里又沒有睡好的緣故,曉冬沒一會兒就犯起懶了,外面陽光明媚照得人眼都睜不開,這樣的天氣里不睡一覺總覺得把這春光都辜負了.

曉冬一頭紮進了夢鄉.

在隔了幾個月之後,曉冬又一次鑽進了他的與眾不同的夢境之中.

他感覺自己站在高處,看著陽光下靜謐安詳的回流山.

回流山的前山是個"人"字形,雖然從開春到現在一場雨都沒有下,可山上依舊草木蔥郁,綠意濃濃.山花開得爛漫,一片一片如霞如霧,吹來的風暖洋洋的,帶著花香的味道.幾個外門弟子正在後山處巡梭,藍白相間的道袍在綠樹掩映之下時隱時現.他們腳步輕捷,身法靈動,就象一只只藍白色的鳥兒在山林間掠過.

曉冬有些自慚形穢.要論真本事,回流山上他大概也是數一數二的了,不過是倒著數的.這些外門弟子有的天資比他強多了,而且人家格外勤勉,兢兢業業時刻都不偷懶,這讓打個坐都能坐到睡著的曉冬情何以堪.

感覺自己這麼偷懶太對不住師父師兄了.

大師兄常安慰他,讓他不用心急.可曉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開竅.

也許他真不是這塊材料,這輩子都不會有什麼大出息了.

甯鈺端著一個黑黝黝的羅盤站在石塔上,正皺著眉頭對著遠處山巒比比劃劃.曉冬好奇的湊近跟前,他總覺得這位天機山來的甯師兄有點兒江湖神棍的架勢,對他的話總有些半信半疑.

那個羅盤上面刻的篆字彎彎曲曲,曉冬一個也不認識.內盤緩緩轉動,中間的指針也在旋轉.

喀噠一聲,內盤與指針同時停下,甯鈺忽然抬起頭,正正往曉冬這個方向看過來.

明知道自己只是在夢中,曉冬還是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甯鈺雖然一臉病容,蒼白如紙,可是他目光如電,神情凜然,看上去極有威勢.

他這是在夢里,夢里的人可不會看見他的.

心里雖然明白,曉冬還是沒敢再湊到甯鈺跟前去.

翟文暉步履匆匆從石塔下走過,瞧他的去向,應該是往後山去的.曉冬心里一動,好奇的跟在他的後頭.

玲瓏師姐正在閉關,翟師兄就算過去,也不能同她相見啊.

那他去做什麼呢?

翟文暉走的極快,翻過山坡,一直到閉關那堵石門外才停下來.

玲瓏師姐閉關沒有結束,這扇門就不能從外頭打開.隔著這麼一堵門,就算在外頭喊破喉嚨,門里頭的人也聽不到.

翟師兄站在那兒半晌沒有說話,就這麼癡癡望著石門出神.曉冬年紀還小,不懂得那些情愛纏綿的事情,可是看著翟師兄這麼孤零零站在那兒一動不動,心里也有點替他難受.

站了好一會兒,翟師兄才轉身離開.不過同來時相比,曉冬總覺得他離去時的步伐沒有那麼輕快,仿佛有些遲疑不舍的樣子.

他特意這麼過來一趟,既見不著師姐的面,也沒能和她說上話,甚至師姐都不會知道他曾經來過.

那他還過來,這是圖什麼啊?

曉冬有些納悶.

既然翟師兄已經回去了,曉冬也就跟著往回走.在夢里他既沒有實體,也沒有重量,輕飄飄的象一陣風,別提多自在了.

日影西斜,時近黃昏,翟師兄加快了腳步,騰身一縱,從坡頂一躍而下,袖襟飄擺,就象飛鳥展開的羽翼.

曉冬也跟著從山石上躍下,只可惜他沒有那樣舉重若輕的本事,眼前天旋地轉,一頭紮進山坡下頭的荊棘叢里.

被這麼一嚇,曉冬一頭大汗的從夢境中退了出來.

他呼哧呼哧的喘著氣,睜開眼就看見站在榻邊的大師兄.

"你這是怎麼了?做噩夢了?"

上篇:第五十六章 心急    下篇:第五十八章 秘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