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十九章 來者不善   
  
第十九章 來者不善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重又躺了下來,把暖木抱得緊緊的,緊緊閉著眼,趁著天還沒亮,還可以再眯一覺.

說不定還能再夢見師傅和師兄他們呢.

可惜這夢見不夢見,也不是他說了算,並非時時都能心想事成的.先是輾轉了好一刻都沒睡著,後來睡著了又不是很安穩,莫名的心中驚悸又醒了過來,這麼斷斷續續的一直到天亮時才又打了個盹.

他和師兄,師姐們一起練完功,湊在一塊兒用了早飯,談話自然是離不開師傅,劉前輩和大師兄.玲瓏師姐惡狠狠的咬了一口饅頭:"我再勤學苦練個十年八年,只怕也及不上大師兄眼下的功力.可師傅和劉前輩比劍的機會下一回可不定什麼時候再有了."

姜師兄總是笑呵呵的,脾氣格外好,他起身給玲瓏師姐盛了一碗粥:"這次錯過了也沒什麼,等大師兄回來難道還會不告訴我們?能得大師兄的指點,跟咱們自己去看了也是一樣的."

玲瓏白了他一眼:"你就這麼不求上進!自己看和聽說能一樣嗎?師兄領悟到的是合適他的,可未必適合咱們啊."

被她搶白一句姜樊也不惱,摸著頭嘿嘿笑.

和師兄師姐們一塊兒吃飯曉冬就吃的比平時多,平時自己用飯,一個大餅切成四塊,他只吃一塊兒就夠了.這會兒說說笑笑的,能多吃一塊兒下去.

餅子都是天天現蒸現烙的,松酥香軟,越嚼越香.曉冬一面吃,一面又忍不住惦記起大師兄來了.

不知道師傅師兄他們晚上在峰頂是怎麼過夜的?難道就坐在那結冰的石台上打坐運功過一夜嗎?

這會兒他們吃什麼?干糧冰涼挺硬的,怎麼吃呢?

他這麼一走神,姜樊就看出來了,用筷子輕輕敲了一下他的碗沿兒:"嘿,回魂了,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我在想師傅他們早上怎麼吃……能不能生個火啊?"

姜樊一聽就樂了,連玲瓏師姐都忍俊不禁.

兩人笑得曉冬有點兒懵,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笑,可是他也猜得出來怕是自己鬧笑話了.

"想吃口熱的這還不容易嘛,來來來,陳師弟,你來給小師弟露一手,你家傳的功夫我們可都不會,讓小師弟開開眼."

曉冬就好奇的將目光轉向了陳敬之.

雖然陳敬之平時沉默寡言的,這會兒卻也抿嘴一笑,放下筷子點頭說好.

平時這位四師兄總是板著張臉,曉冬覺得好象這麼長時間還是頭一次見他有點兒笑意.這麼一笑,才顯得陳師兄年紀也不算大,還是個少年人的樣子.

陳敬之在桌上找了找,拿起一塊已經放涼的餅子,兩掌一合將餅子捂住,對曉冬說:"獻丑了,我這門功夫也是才入門."

曉冬的目光已經被他手里的餅子吸引去了.

陳敬之將餅子捂在手掌中,來回摩挲了幾下,又將餅子遞給曉冬.

手一碰著曉冬就嚇了一跳,本來已經放涼了的餅子竟然又變得熱乎乎的,摸著都有些燙手,一熱也就變軟和了,現在是能入口,能下咽,一點兒也看不出來片刻之前它是又冷又硬的.

"陳師兄當真厲害."曉冬真是長了見識.恍惚記得以前也聽說過,有人練的功夫是能夠發熱的,沒想到陳師兄就會.

聽師姐的意思,這門心法應該是陳家的家傳本事,不是回流山的功夫.但是師傅和劉前輩那樣的本領,想必這樣的法子他們也會.

看曉冬有點兒訕訕的樣子,姜師兄出言打圓場:"行啦行啦,小師弟年紀還小呢,都不許笑了.小師弟,這餅子你還吃得下嗎?"

曉冬摸摸肚子,他已經吃了不少,陳師兄又遞給他這塊實在是塞不下了.

姜樊也不客氣,把餅子接過去,夾上些菜丁醬豆之類,三口兩口就吃完了.

姜師兄的胃口真是好啊.

用罷早飯,仍舊是姜師兄指點曉冬練功.玲瓏師姐脾氣急躁沒有耐性,陳師兄那就更不指望了,再說他自己功夫也沒學出來呢,尚不能指點旁人.

練了一會兒劍,曉冬停下來歇息時,忽然想起大師兄使的那套劍法,忍不住問:"姜師兄,本門一共有幾套劍法啊?師兄你都學全了嗎?"

姜樊耐心的一一告訴他:"不少呢,你現在練的是最淺顯的入門劍法.等到你練熟學通了,接下去學的應該是長月劍法,那套劍法一套共十八式……"

曉冬站起身來,想著昨天晚上大師兄的樣子,依樣畫葫蘆的比劃了一下.只是他當時看得癡癡入神,本就只記得個囫圇大概,再加上身法步法跟不上,比劃得連大師兄一成都沒有.

不過畢竟都是本門劍法,姜師兄一眼就認出來了:"哦,這一式是'拈花弄月’,連我還沒學呢,咱們師兄弟幾個里,也就大師兄學了.玲瓏師姐也央告師傅來著,可師傅說她底子不夠紮實,一味想學高深精妙的劍招容易貪多嚼不爛,對她反而沒有好處.你是在哪里看見的?"不等曉冬回答,他就理所當然的接著說:"是看大師兄練功時見著的吧?這一式可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呢,我說小師弟,你可別好高騖遠,你要學這個,只怕沒個十年八年的學不了呢."

還有句話姜樊沒說.

即使過個十年八年,以曉冬的悟性天分來看,他能不能學這套劍法還難說呢.師傅當時收下小師弟是因為故人臨終所托,眼見著小師弟親無故,無依無靠的,要是師傅不收留他,讓他一個人孤伶伶的怎麼過活?但是師傅教小師弟並不太用心,這個姜樊看得出來.

不過這事姜樊再愛叨嘮也不會隨便說,小師弟心思單純,練功也肯吃苦用功,縱然將來不能揚名立萬,可這世上大多人不都是如此嗎?象大師兄那般驚才絕豔的人物能有幾個?

姜樊自己也不是多有悟性,可他性子也實誠,師傅一樣很器重.

曉冬沒想到學著比劃一下大師兄的劍法,倒招來姜師兄好一通說,趕緊連連點頭表示自己受教了,一定會踏踏實實的用功,絕不會眼高手低的犯過失,姜樊這才滿意的點頭.

林雁站在不遠處的樹下,朝這邊姜樊他們師兄弟兩人招呼一聲:"你們這是練功呢?"

姜樊笑容不變,遠遠的答了一句:"練完了,林師姐有事情?"

雖然他看著和平時一樣,但曉冬能看出來姜師兄這笑容並不是發自真心的,和平時不一樣,現在這笑容是客套居多.

曉冬雖然上山時候不長,見識也不算多.可是他卻知道一件事.每一門的功夫都是自己門派的不傳之秘,隨便窺探觀看別人練功這是犯忌諱的.這林師姐要是遠遠看見了他們,就應該自己走開才是.

雖然說他們也沒練什麼高深的功夫,姜師兄就是在指點他入門劍法,可是道理是一樣的.

"來了也有兩天了,光聽說你們山上景致好,一直沒有見識過,也不好四處走動."

姜樊說:"嗨,這事兒啊,林師姐要是想逛,我們可以替你引路.不過回流山景致好那是天熱的時候,這會兒天塞地凍,處處都是冰壓雪蓋的,沒什麼景致可看不說,路也不好走."

林雁伸手掠了下被風吹亂的頭發,笑容顯得很溫柔動人:"不打緊,也不走遠,咱們就在近處走走?"

她是客人,又是個姑娘家.既然她都這麼說了,姜師兄也不好再推辭.

"好,我和小師弟回去換件衣裳,林師姐且等我們一等."

等轉過身來,姜師兄就小聲叮囑曉冬:"等會兒她要是朝你打聽什麼,你就只管說才上山不知道,都由我來說,知道嗎?"

曉冬趕緊點頭.

再說他本來就上山不久,確實對山上的情形不太了解.林雁要問什麼,他只怕是答不出來.

"師兄,她會打聽什麼?"

"我也不知道."姜樊皺了下眉頭:"師傅和大師兄都不在,這三個人要是折騰出什麼事兒來,一來是麻煩,二來……他們畢竟是客人,怕是會落了劉前輩的面子."

曉冬覺得得對姜師兄刮目相看了.

平時看姜師兄總是笑呵呵的,沒想到心里還挺有成算.師傅和大師兄都不在,玲瓏師姐性子急又指望不上,陳敬之和曉冬又小,也還就姜師兄一個算是能說話,能做主的人了.

回去添了一件襖子再回來,姜樊和曉冬師兄弟就陪著林雁出了門.

今天難得沒有下雪,天氣晴好,遠遠近近的山梁都被積雪覆蓋,一片銀裝素裹.陽光映在積雪上,燦亮晶瑩的白雪映著湛藍的天,天顯得更高,山顯得更遠,讓人看著只覺得心曠神怡.

林雁披著一件藍底銀邊的皮毛斗篷,領口處還有一圈兒白色的風毛,襯得整個人越發清麗,同他們說話時語氣格外柔和.快走到沉云澗跟前時,她看似隨意的問:"這里是什麼所在?前頭那是瀑布嗎?"

上篇:第十八章 論劍的方式    下篇:第二十章 有所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