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十八章 論劍的方式   
  
第十八章 論劍的方式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師兄不愧是大師兄,師傅這麼說了,他就將腰間長劍解下遞了過去.

師傅一點兒沒覺得不好意思,接過劍來看了看,誇了大師兄一句:"劍養得不錯."

這個曉冬就不太懂了.劍自然要好好對待的,但是這是把劍又不是個小貓小狗的,養這個字從何提起?

師傅看過劍鞘,緩緩將師兄佩的這把劍拔出鞘.

師兄這把劍格外輕靈,曉冬覺得劍如其人這話挺有道理的.比如大師兄自己,就是又瘦又長的樣子.而姜師兄的劍劍身就比一般的劍要寬出許多,劍身特別沉,曉冬試著提過,一只手想提起來都有點兒懸,得兩只手一起上才成.

劍出鞘時發出一聲悠長清越的劍鳴之聲,劍刃顫動不休,劍身上有一層白蒙蒙的微光,上頭的旋紋在這光亮之中看起來就象是活的一樣,在劍身上下游走不定.

曉冬的注意全被這劍給吸引住了,眼都舍不得眨.

這劍出鞘的樣子他也頭一回見.

那天去叔叔墳上祭掃時,大師兄怕他滑倒跌著,讓他握著劍鞘來著.當時只覺得有些微微硌手,回來一看,手心里被硌出了兩道紅痕,當時可沒有細看這把劍的模樣.

"劍是不錯."劉前輩這一回終于舍得多說幾個字了,對大師兄微微點頭以示嘉許:"比上次見你時,大有進益了."

大師兄微一欠身,並沒因為被誇贊了就喜形于色:"多謝前輩."

師傅笑著將劍信手揮了兩下,意態十分瀟灑.劍氣過處,不遠處一塊冰岩干脆俐落從中而分裂為兩半:"倒還算順手.來來,亮你的劍,我也有好些年頭沒見著你的劍了."

劉前輩慢慢解下背上的劍匣,再將劍匣打開.

這下師傅和師兄都覺得意外.

劍匣里竟然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

師傅詫異的問:"你的劍呢?"

劉前輩以前有個綽號叫"劍癡",除了劍,這人對什麼事兒也沒上過心,佩劍看得比他自己的命還要緊,日夜都不離身.他來時師傅見他背著劍匣,當然以為劍在匣中,誰能想到打開後里面竟然是空的.

"我將它存放在一個地方了."

師傅更加不解:"為何?"

不但因為讓劍離身對他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更奇怪的,既然劍不在身旁,他做什麼還背著空劍匣走來走去的?

曉冬在一旁也覺得這次論劍……是不是有點兒太兒戲了?

師傅嘛是沒帶劍,劉前輩干脆只帶了一個空劍匣來.

真不知道前輩高人們都是怎麼想的,莫非當了高人,就得有點兒與眾不同的怪誕脾氣?

"我那把劍,是我自己尋了材料,一點一點鍛造成形的,可以說對那把劍,我沒有一絲一處不熟悉,哪怕閉上眼睛,劍的樣子也清清楚楚楚的在我心海之中.劍倘若離身,我甚至可以感覺得到它在何處,劍與我之間密切難分."

"這我知道,天下人都知道."師傅問:"那你這是怎麼回事呢?"

"也沒什麼.多年前我曾經與人論劍……那人姓周,你大概也認得."

"姓周?不,我恐怕不認得,不過我聽說過."

"我見他時,他雙目已近失明,全身癱瘓難動,連話都不怎麼說得清楚了."

曉冬簡直象是在聽天書一樣.

一個癱了,不能說話的人,這要怎麼論劍?

"結果呢?"

劉前輩干脆的說:"我輸了."

這讓曉冬就更難明白了,劉前輩究竟是怎麼輸給一個又瞎又癱還不大能說話的人?

"周兄的事兒,我也有所耳聞.他雖然失敗了,卻給後來人指出了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路."師傅說到這里悚然而驚,看著劉前輩說:"難道你也?"

"沒錯.那次論劍之後我就在想,他走的那條路是對的,只是他摸索著前行,不得其法……他對我說,不妨將劍先封起來,等到有哪一天我覺得自己再不需要它,有劍沒劍都一個樣的時候再將它取回來,也許能比他悟到的更多."

這番話,師傅看起來有些感慨,大師兄臉上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只有曉冬一點兒也不明白.

只是……

這論劍,好象和他以前想的完全不一樣.

以前曉冬只以為論劍就是比武呢,看誰的招數精妙,誰的功力深厚……反正,就要看是誰打贏了.

但是師傅和劉前輩,就真是在論,談論也是論嘛.

這里面的道理,曉冬這個才剛拜師的不懂,但看來大師兄能懂得幾分.

怪不得師傅單讓大師兄跟來呢,別人跟來,八成也聽不懂,來了也是白來.

師傅和劉前輩又說了幾句話,兩人都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倒是讓大師兄施展了一套劍法.

這套劍法當然不是曉冬所學的那套入門劍法,他平時也沒有見師兄施展過.論劍峰頂冰雪森森,劍氣縱橫旋轉,帶起的光華如同大鷹展開的翅膀,劍的殘影連成一片,讓曉冬根本看不清劍在哪里,人又在哪里.

師兄平時練功的時候根本不是這樣的.

曉冬看的目眩神馳,張大嘴都忘了合攏.

大師兄原來這麼厲害……

本門劍法原來這麼厲害……

真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能學到大師兄這樣的一身本領啊.

曉冬想起來,師傅曾經說過,大師兄的劍法也只是初窺門徑而已,都這麼厲害了還是初窺,真不知道登堂入室,爐火純青時又是什麼樣的.

師傅和劉前輩說了會兒話,坐到一旁的石椅上歇息了一會兒.劉前輩叫了大師兄過去,認真指點了他幾處劍法的竅要,大師兄聽的十分認真.

劉前輩顯然對他十分滿意:"你很好."

大師兄被誇,師傅與有榮焉,笑著說:"他的心性難得.有時候啊,這天份遠沒有心性重要.好些時候因為心性不佳,天份往往也埋沒了.心性好,才能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

"是啊.你我少年之時還沒他這份沉穩豁達,那會兒覺得只要有劍在手,無處不可去,連天也能捅個窟窿."

師傅看了他一眼:"俗話說,江湖越老,膽子越小.到現在,你還有當年的銳氣心志,我是早就壯志消磨嘍,就想把幾個徒弟教出來就于願足矣."

"你後繼有人,該我羨慕你."

說到後人,師傅忍不住問他:"你是真打算要尋一個傳人了嗎?可我看你這回帶來的三個,似乎都不是什麼合適的胚子."

"他們要跟,就讓他們跟著吧."劉前輩不願意多說這事:"傳人……連我自己現在都還迷惑著,又該怎麼去教徒弟?那不成了誤人子弟嗎?興許我這輩子都不會有傳人了."

看來劉前輩確實看不上他帶來的三個後輩啊,姜師兄果然沒說錯.

他們說劍法,心法,曉冬聽不太懂,沒一會兒就走神了.

大師兄侍立一旁,卻聽得極為用心.天上又開始落雪,雪片在他的發上,肩膀上積了一層白,連眉毛上和睫毛上也沾了雪粒.

大師兄眉眼濃麗清俊,就象有人拿筆沾了墨,在紙上細細勾勒描繪出來的一樣.

曉冬看著大師兄沉靜的神情,慢慢的也看入神了.

大師兄睫毛好長啊……比姑娘還長.雪粒沾在他的眼睫處,黑白相映,越顯出眼睛有多乾淨多清澈.

曉冬不由得抬起手,想替他把雪粒擦拭掉.

心里這麼一動,他就迅速從那一片冰雪的夢境之中退了出來,眼前的天地旋轉飛舞,曉冬手腳一動,在自己的屋子里醒了過來.

屋里暖融融的,外頭天還沒亮.床頭留的燭盞還未燒到盡頭.曉冬借著這光,抱著被子坐起身來.

夢中的一切清清楚楚,如此真切.讓他一時間都分不出來剛才和現在,哪一段才是真實.

曉冬用力搓了兩下臉,好讓自己再清醒一點兒.

他這會兒特別想有個人能說說話.

可是他這會兒最想見的那個人,正在論劍峰頂上呢.

從很久以前,他就時常做夢.有時候夢里的人和事是他熟悉的,有時候卻是全然陌生從來沒有見過的.

以前年紀還小的時候,還不懂事,夢中的所見所聞多半不懂,也記不住.縱然想說出來,也七零八落,辭不達義.

似乎夢境越來越清晰,就是從他到了回流山才開始的.確切的說,是那次高熱生病,大師兄回到山上之後.

清晰的不象是夢.

如果只是夢,那姜師兄擦手的油怎麼真的找回來了呢?

可要不是夢,那又會是什麼?

叔叔不在了,他也沒有旁的親人,想尋個親戚長輩打聽打聽都尋不著.

到底這是怎麼回事兒?他在夢里見著的是什麼?

曉冬苦惱的捶了兩下自己的腦袋.

雖然這事兒看起來現在沒什麼壞處,還能讓他看見許多自己想看見的……

對了,他看見的,似乎都是自己迫切想看見的事.

上次他看見師兄他們在練功,這次看見了師傅和劉前輩他們在論劍峰的情形.

上篇:第十七章 不般配    下篇:第十九章 來者不善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