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十一章 受傷了   
  
第十一章 受傷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姜樊聽的並不怎麼專心,轉了好幾次頭打量坐在身旁的陳敬之,等到大師兄講述告一段落時,終于忍不住,小聲問他:"師弟,你是不是身子不適?"

陳敬之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簾:"沒什麼事."

"是昨晚風太大了沒睡好?不會是著涼了吧.你可別不當一回事,你看上回小師弟病的那樣,有病還是該早些治好才對."

"師兄,我真沒什麼事."

他這麼堅持,姜樊也沒法兒再勸了,又有些苦惱的抓抓頭,把本來梳的就不怎麼整齊的頭發抓的更顯凌亂邋遢.

陳師弟心思特別重,明明知道他肚里肯定悶了很多事兒,可不管怎麼問,人家就是死不開口,真讓人一點兒辦法都沒有,總不能拿把鐵鎬去硬把他的牙關給撬開吧?

唉,師弟們都不叫人省心,小師弟才好,四師弟可別又病了啊.

等著早課一散,姜樊趕緊到前頭去,瞅著莫辰這會兒有空:"大師兄,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莫辰將手里那本寫著心法的冊子放進袖子里:"行,邊走邊說吧."

"也不是別的,就是陳師弟的事兒,我瞧著他今天臉色特別不好,問他是不是身子不適他又不肯說.從早上見他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莫辰點點頭沒說什麼.

陳師弟心事很重,他和小師弟又不是一回事了.小師弟是因為唯一的親人突然去世,只要身旁的人多關心照應著,時日久了,終究還是會釋懷的.

但陳師弟不一樣.他心里憋著一股狠勁兒,雖然師傅沒有明說,莫辰也從自己聽說過的消息中能夠理出一些頭緒來.陳師弟的母親的死並不簡單,不僅與陳家後娶的那個女人有關,甚至陳師弟的爹都脫不了干系,就連陳師弟自己,如果不是來了回流山,這會兒可能也早就沒有命在.這等人倫慘事,換了誰也不可能輕飄飄的就釋懷.陳師弟滿心里都是什麼?莫辰想都不用想就可能給出回答.

報仇.

可是他現在沒有那個本事,回流山也不可能替他出這個頭.一來這畢竟是陳家的家事,夫殺妻也好,父殺子也好,說破了大天去,關起門來都是陳家自家的事,回流山著實沒有辦法.二來,陳家勢大,回流山師徒全算上還不夠人家家的零頭,勢單力孤,也不見得就是陳家的對手.

師傅能收下陳師弟給予庇護就已經不錯了,是不可能幫著陳師弟殺回本家去報仇的.

陳師弟心里這股恨,並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減淡,反而越積越厚,一門心思只想著這個,睡里夢里都惦記著.

不知道這場大雪又勾起了他關于過去的什麼心事.

"我知道了,回頭我去看看他."

姜樊松了一口氣:"那就好,大師兄勸勸他……別老那麼自苦."

莫辰只點了點頭.

不過他也不覺得自己能勸動四師弟.

這本來也不是言語能夠說通的事.

一早起來那些外門弟子和雜役們就掃了一遍雪,眼見地下這小半天功夫又落了厚厚一層.山上用的柴米菜蔬多半都是從山下送來的,入冬之後這些東西就囤了不少,臘魚臘肉火腿肉排這些也存了不少,用大半個冬天都不成問題,否則這麼大的風雪,山路難以通行,什麼東西都送不上來,山上可就要打饑荒了.

莫辰走到陳敬之院門外的時候,門是掩著的,不等他叩門,院門就從里頭打開了,門里的人吃驚比莫辰更甚,臉色大變,說話都結巴了:"大,大師兄."

莫辰當然認得這人是誰,是一個外門弟子,姓褚,眾人都喚他褚二,不知道他是真的行二還是個諢號.平時莫辰就不太喜歡這個人,眼活嘴滑,一心想從外門弟子變做入室弟子.

想上進沒有錯,每個外門弟子都想正式拜師,可是這力氣得使到正路上,而不能正事不干,總想著趨炎附勢,鑽營取巧.

莫辰嗯了一聲算是應了,褚二被他看得後背發涼,如蒙大赦的一貓腰從門旁鑽了出去.

陳敬之也從門里迎了出來:"大師兄."

莫辰這會兒仔細打量他,確實臉色很不好,嘴唇沒有血色,面容憔悴,和小師弟相比,他看起來更象是有傷在身或是大病初愈.

明明昨天看著沒事,現在怎麼會成了這樣?

怪不得姜樊這樣擔心.

"師弟,你這是怎麼了?"

陳敬之剛才在姜樊那兒可以蒙混過去,但是對著大師兄就不行了.沉默片刻,在一旁椅子上坐下,緩緩卷起褲腿,露出小腿上一條約摸有三寸長的傷痕.

莫辰吃了一驚,再仔細看時,這傷痕很新,抹了藥膏血已經止住了,但傷口很深,邊緣的肉皮微微外翻,看著十分駭人.

"你是怎麼弄的?"

昨天陳敬之還好好的,小師弟說陳師兄去看他,那時候還一無異狀."昨天晚上風大,滑了一跤,腿碰到尖石上頭了."

莫辰看得出來,這確實不是刀劍創口.

可是陳師弟上山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樣的風雪天對他來說應該不會是多大麻煩.

不知道他當時怎麼才受的傷.

莫辰想起了剛才見了他一副心虛模樣溜出去的褚二,難道師弟受傷同那個褚二有什麼關系?

"擦的藥膏不行,傷口深,得包起來,這麼放著不管好得慢,易反複."

莫辰取出一個藥瓶來,倒出一粒丹藥:"把這個服了."

陳敬之是個識貨的,連忙雙手將丹藥接過來,輕聲說:"謝大師兄."

這是師傅煉的丹藥,用料名貴,陳敬之上山之後,聽說師傅也就煉成過一爐,大師兄因為總要下山去,師傅才特意賜了他幾顆.他身上這傷也算不得什麼了不起的傷勢,大師兄卻把這藥送了他一粒.

陳敬之把丹藥吞了下去,大師兄讓人打了熱水來,將他腿上原本塗的藥膏抹去,重新上了好藥,再用乾淨的白布將腿包裹起來,起身要走時囑咐他:"這幾天不要多走動,多歇著,三日換一次藥,到時候我會過來.過幾日師父就該回來了,師弟早些把傷養好,免得師傅擔心."

陳敬之低下頭應道:"我記下了,大師兄放心."

他是怎麼受的傷,莫辰沒有多問,出來之後就讓人去喚褚二來,結果差去的人找了一圈,回來說:"大師兄,到處都沒找著褚二,不知道他又鑽哪里去了."

"那算了,等什麼時候見著他,即刻讓他到我這里來."

"是.大師兄,是不是褚二闖了什麼禍了?他會不會心虛躲起來了?"

這可不好說,莫辰只是覺得,陳師弟受傷多半跟這個褚二有點關系,不然褚二見到他時為什麼那反常的心虛.縱然和他沒關系,褚二多半也知道師弟受傷的原因.

他不藏起來還好,這麼一藏起來,反而正說明他心中有鬼.

上篇:第十章 做惡夢    下篇:第十二章 生疑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