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七章 備祭品   
  
第七章 備祭品

g,更新快,無彈窗,!

莫辰本來揉了一把,告訴自己要知足了,可是看著他這樣子,想著剛才那手感,伸出手去又揉了一把.

其實世上很多事就這樣.如果沒試過,不知道其中滋味也就罷了.可要是試了頭一回,就食髓知味,一扇新的大門一旦推開,那就再也關不上了.

就算曉冬還沒醒,被這麼一揉再揉,揉了又揉,怎麼也都給揉醒了,他慢了一拍的抬手掩住額頭,控訴的盯著一本正經卻言行不一的大師兄.

那雙眼睛圓溜溜,亮晶晶的,好象會說話,雖然嘴巴還閉著一語不發,莫辰卻從他眼里讀出了起碼一千字的討檄控訴來.

他有些不自在的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好象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問:"師弟醒了?頭疼不疼?可要先喝口水."

曉冬抿著嘴,也不吭聲,就搖了搖頭.

裝得若無其事,還顧左右而言他.

以為這樣就能糊弄過去?

他可沒這麼容易被騙過.

看著他這副氣鼓鼓的樣子……眼睛圓睜,腮也鼓著,就象被惹惱的青蛙一樣.莫辰面上越發顯得一本正經,可是手心里直癢癢.

更想揉搓了怎麼辦?

另一邊,陳敬之也醒了.

只是他沒有睜眼,就那麼躺在那兒一動也沒有動,連呼吸心率也沒有變化.

這種裝睡的本事他早就練會了,在來回流山之前,他過的日子實在險惡,時刻要提防著來自繼母的暗害和那個所謂"弟弟"的算計.長年累月下來,他一個安穩覺也沒睡過.

可是昨天夜里他卻睡的很好,特別踏實.

身下的被褥都是新的,炕燒的也熱.他聽著身旁師兄和師弟們的動靜,一直繃得緊緊的心弦,就在此時此地,不經意的,慢慢的放松了下來.

他也做了一個夢,並非噩夢.

他夢見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母親還活著的時候,那時候她的身體已經不好了,但在他的夢里頭,母親是笑著的,坐在灑滿陽光的院子里看著他,朝他笑.他也在笑,沿著院子里花池的邊緣在跑,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即使醒來之後,陳敬之也說不好,這一幕是不是過去曾發生過,還是他太想念母親才會夢見她.

早起天氣極好,過了午就變天了,天陰了下來,山間起了濃霧,風也一陣緊似一陣.曉冬出了一次門,差點讓這大風刮跑,路都沒法兒走了.

曉冬原本預備了一些東西,是想去給叔叔上墳的.

他叔叔就葬在了回流山.這是當然的,叔叔生前也是四海為家,並沒有一個算是固定的家.他在回流山過世,師傅就主持了他的喪事,將他就近葬在了後山的一塊地方.

與其去找叔叔自己都沒回去過的遙遠的老家,倒不如葬在回流山的好.落葬的那時候,曉冬悲痛不已,昏昏沉沉間還聽到師傅說了這麼一句話.

他說,這後山還葬著他們都認識的故交,將來他自己也要葬在這里,彼此作伴,倒是不愁寂寞.

云家沒有別人了,這上墳祭掃的事情當然得曉冬來辦.可是他從來沒有干過這樣的事,只記得有幾回見人家上墳,那也只是遠遠看見並沒有近前去細看.祭掃似乎要帶些吃食祭品吧?還要不要帶些旁的?

怕自己做的不對,小冬特意去問三師兄姜樊.

姜師兄看來就脾氣特別好,懂得特別多,這種事情問旁人可能也不懂得,但問他一定沒錯.

果然姜師兄是知道的,熱心的給他出了不少主意.

"素果,祭品這些是要有的,最好是辦上一只雞,一條魚,兩樣素果.對了,你家云叔叔他以前愛喝酒不?酒也備上一壺.還有金銀紙箔這些,都置上一份."

云曉冬睜大眼睛認真的把他說的一樣樣都記下來,有點後悔沒備上紙筆,寫下來才記得牢固啊,萬一自己記漏了哪樣可怎麼辦?

"雞和魚要生的還是熟的?素果呢?是說的樹上長的果子還是蒸的面果點心什麼的?"這些細節他都得一一問清楚.

幸好姜師兄就是那麼個熱心的人.在他看來小師弟還是個半大孩子,這種大事他一個怎麼辦得來?再說他現在可是回流山的門人了,做師兄的可不能袖手旁觀.

"這些東西有的山上有,有的還得下山去辦."姜師兄看看外面的天色:"這兩天可能不成,風太大了,怕是會下雪,等天兒好一點我就陪你下山去鎮上買.你放心,鎮子雖然不大,可這些東西都能買著,保管誤不了你的大事."

看著小師弟瘦巴巴的樣子,姜樊倒了一大杯熱茶,還從櫥子里拿了一包不知道什麼時候捎帶買來的柳葉糖給他:"吃吧吃吧,多吃點,我那兒還有呢,冬天多吃點兒糖暖和.你可不比我們,身子才好些可別再病了."

曉冬點點頭,兩手捧著茶盅暖手,葦葉糖其實就是山上鎮子里頭散賣的一種糖果,糖熬的其實不怎麼好,不太甜,粉渣渣的,也切不成型,就象柳葉一樣細細的碎碎的.但是就著熱茶吃,覺得挺甜挺香的.

姜樊則在屋里翻找什麼東西.

"對了師兄,這些天我怎麼沒見山上有什麼鳥獸?"

以前曉冬住的地方也差不多算是在山上,一大清早總是在一片嘰嘰喳喳的鳥鳴中醒來.但是回流山就不是這樣,曉冬一開始是沒有心情注意別的,現在他慢慢覺得怪了.

怎麼一直都沒聽見鳥叫?平時也沒見著有鳥雀在四周活動?更不要說這樣的深山里肯定會有野兔錦雞獐子野鹿這些東西了.

"你才想起來問啊?"姜樊個頭不算高,正踮著腳去夠架子上的一個盒子:"咱們山上是有陣法的,可以驅逐野獸猛禽,讓它們難以靠近,畢竟有很多外門弟子身上沒什麼功夫,就學過那麼三招兩式的,真遇著老虎說不定誰吃了誰呢."

這話說得曉冬也有點兒不好意思,他那幾手功夫,真不敢說能打倒老虎.

"陣法?是師傅設的嗎?"

原來師傅這麼厲害.

"那陣法好象是祖師爺設下的吧?好些年了,反正從我記事時起就沒見在咱們這山頭四周見過什麼鳥雀野獸,大暑天的時候連蒼蠅蚊子都沒有."

師兄這麼一說曉冬才想起來:"我記起來了.夏天的時候確實不用煙熏,也沒有灑藥,一直沒有蚊子來叮."

不過那時候叔叔才去世沒多久,他整天悶悶不樂心不在焉,壓根兒也沒注意到這些事兒.

"真奇妙啊,我以前聽說過陣法,可是從來沒親眼見過,沒想到咱們山上就有陣法.師兄,那你會布陣嗎?"

姜樊哈哈笑了:"我可不會.師傅好象也只學了點皮毛,大師兄好象會一點點,你要想學可以去問問他.師傅那也有幾本舊書,不知道是打哪一代傳下來的,都殘破不全了,上頭也是講的陣法,你要想看啊,等師傅回來了去問一問."

"好呀,我一准兒去."把熱水喝完身上也暖和了許多,曉冬好奇的問:"師兄你找什麼呢?"

這都翻了半天也沒見他找著,倒把他自己折騰的一頭是汗.

"我找大師兄前些天回來時幫我捎回來的一盒擦手的油,才用了一回,不知道放哪兒找不著了."

曉冬站起身來:"是裝在一個桃核樣的小匣子里的嗎?你好象是練完功洗手之後放在井台邊了."

井台邊?姜樊想了一想,好象當時他是隨手把劍和手巾什麼的往那里放過,有沒有放過那盒油他沒有印象了.

"那我去找找,師弟你再坐會兒,壺里還有熱水,記得自己倒水喝."

曉冬也站起身來:"師兄我也要回去了."

一出了門風又特別大,好在師兄弟幾個住得近,穿過懸山廊就是他住的地方了.曉冬真怕被風吹倒,扶著石廊的欄杆一步一步的挪回去.

廊橋凌空,下臨深淵.平時即使天氣晴朗時,從橋下往下看的時候也看不到底.狂風打著旋從腳底往上卷,風聲就象鬼哭狼嚎一樣.

他扶著橋欄手根本不敢松,這要真掉下去,神仙也救不了他啦.

緊走兩步過了橋之後,曉冬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回到屋里頭他的臉都快要凍木了,手腳也都僵的有點不聽使喚.

早聽師兄說回流山的冬天特別冷,可沒想到冷到這個地步.他趕緊進了里間,把大師兄特意給他預備的暖木抱進懷里.這東西聽說產自遙遠的西南,是一個叫什麼臨洲的海島上的東西,沒有別的奇異之處,就是暖洋洋的.大師兄帶回來的這一塊有兩尺多長,曉冬把它整個兒抱進懷里,連臉都貼上去了.

"呼……"抱著暖木焐了好一會兒,感覺終于又活過來了.

聽說這還沒到最冷的時候哪,他已經把能穿的東西都裹在身上了,要是這天兒再冷下去,曉冬懷疑自己會不會活活凍成一條人干.

上篇:第六章 夢中見    下篇:第八章 大雪落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