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六章 夢中見   
  
第六章 夢中見

g,更新快,無彈窗,!

冬心里隱隱約約知道自己應該是在做夢.

人們有時候會這樣子的,在夢中的時候會忽然醒覺過來,知道這是在一場夢里.如果是好夢,人們可能想要多停留一會兒,如果是惡夢,那自然是越快醒來越好.

但不管是好是壞,人們常常很快就會醒來,然後很快,也許就幾個呼吸的功夫,就會將夢中的情形忘記大半,最終只剩下一點點惘然.

可是曉冬在這一點上和別人有些不一樣.

他隱約意識到自己是在夢中之後,並不會立刻就醒過來.正相反,他還會在夢里停留很久.而且醒過來之後,他還會將夢中的經曆記個囫圇大概.

有時候的夢很有趣,但大多數時候的夢境卻是一片混沌,又份外冗長,令人十分不快.

這個夢……

曉冬認出來這應該就是在回流山上.

他正站在練功台那里,看著師兄師姐們正在晨起練武.

就象所有的夢中人一樣,他沒有一個實在的真實的身份,也沒有重量,夢中的一切對他來說都不算障礙,甚至可以靈活自在的上躥下蹦,去任何他意念能到達的地方.

就比如現在他就貼在大師兄肩膀上,如果他有形體能被人看見,那麼他現在的姿勢大概是坐在大師兄肩膀上的.

離得這麼近,他都快貼在大師兄臉上了.不過大師兄生得是真好,貼著臉看也沒找著汗毛孔啊胡子茬啊什麼的.

嘖嘖,大師兄真是好相貌,也不知道將來會給他們找個什麼樣的嫂子.

不過也可能不會有嫂子.師傅就是道士,一生也沒有成親.大師兄要是將來接任師傅掌門的位置,那也有八成可能不會成親的.

自己要不要成親呢?曉冬的思緒比醒著的時候更散亂更靈活了.

要是他成親,有孩子的話,叔叔一定會很高興的.

誒,想那麼遠干什麼,他還小呢,在回流山上他是最小的一個,就算要考慮終身大事,也要排在前頭的師兄,師姐後頭.

曉冬自己也沒意識到,他這樣想的時候,已經把自己看作是回流山的一員了,而不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

也不知道夢里有沒有師傅呢?

大概是沒有.

曉冬又去看看姜師兄練武,姜師兄平時看著有些懶散,但其實練功的時候很認真啊,眼神專注,動作紮實,一招一式看得出都是用心認真的,而非依葫蘆畫標敷衍了事.

還有陳師兄.

曉冬之前沒留意過,陳師兄練功的時候眼神有點嚇人.

他的眼神有些空洞,仿佛在走神的樣子.

不,不,離得近看時,他不是在走神,他象是在注視著一個他臆想中的仇人,那個人不在他眼前,但是陳師兄的神態象是已經把他刻在了腦子里一樣,一招一式遞出去都帶著股殺氣,狠厲執著的讓人心驚.

看著這樣的師兄,曉冬並沒有象以往一樣好奇,他反而有些說不出的懼怕.

陳師兄那種不顧一切的姿態讓他心里隱約在害怕.

他沒在陳師兄身邊多停留,又重新回到大師兄跟前待著,仔細揣摩著大師兄的一招一式,還有動作之間配合著的呼吸的頻率.

平時可是難得看見大師兄這樣完整的展示演練一回,而且……不及在夢里看的這樣清楚,似乎在夢里他的觀察能力有著數倍的提高,任何一個細微之處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能從中領悟到更多.

等大師兄練完了劍,同師姐一道邊說話邊往回走,姜師兄跟在後頭,正一邊走一邊摸出汗巾子擦汗,緊走了兩步趕上前頭兩人,問莫辰說:"大師兄,小師弟病還沒有好,要不要讓人給他單做點好克化的,更滋養的東西吃?"

"對對,一定要吃點好的."玲瓏師姐也跟著幫腔:"我那兒有燕窩,聽說吃這個對身體不錯吧?"

那燕窩她也不記得什麼人送的了,她也想不起來吃,一股腦都塞在櫃子里頭不理會.

大師兄說:"燕窩你留著自己吃吧,我那兒有這次從外頭帶回來了秋霜膏,正是才新鮮摘下來的草藥炮制成的,吃那個對小師弟的症侯正相宜,回頭我給他送過去,反正那個甜甜的味道不錯,可以當零食吃."

姜師兄一面點頭一面笑話他:"師兄這個本來是買了自己吃的吧?我記得以前冬天你容易上火干咳,就愛吃個甜甜的涼滑的東西.這回為了小師弟,你也算忍痛割愛了."

秋霜膏?

曉冬想起了他前幾天養病時師兄給他吃的東西,當時他也沒問什麼,只以為是藥,接過來就吃了.那個確實味道不錯,有股草藥香,甜甜的涼涼滑滑的,吃下去連喉嚨帶腸胃都覺得舒服.

是不是就是師兄他們說的這個秋霜膏?

可是……夢里的一切能當真嗎?他以前沒聽說過秋霜膏這個名字,在夢里卻會忽然夢到嗎?

嗯,等醒了之後他可以去找師兄問問,也許夢里的藥名是他自己臆想出來的,師兄給他吃的那個東西其實並不叫秋霜膏.

夢境又是一變,這回是在師傅住的院子里.

這個院子曉冬沒有來過幾回,至于後頭的這些屋子他更是一次也沒有來過.現在卻跟著大師兄的步子,一起邁了進來.

這是從來沒有進來過的地方,但是在夢里一切都看得這樣清楚和真切.屋里頭盡是書,各種各樣的書冊,擺滿了一列又一列的書架.那書架也不是尋常見到的木頭的,看上去象是石頭書架.大師兄腳步沒有停留,他走到屋子最後面靠牆的地方,伸手將書架邊緣突出來的一塊雕花擰動了兩下,書架竟然就從中間分開了,露出一道只能走進一個人的窄縫,大師兄側過身就從那道縫隙走了進去.

曉冬吃驚的睜大了眼--如果在夢里也會睜眼的話.

但震驚並沒妨礙他的動作,曉冬趕緊跟了上去,生怕慢一步就會被關在外頭了一樣.

里頭挺暗的,師兄掏出一塊熒石出來照亮.這樣的熒石以前曉冬的叔叔也有,他知道這個東西.也有人管這個叫石精,不算太貴,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在街上就能買著的東西.

走過窄窄的一段通路,這屋子是依山而建的,也就是說這通道應該是在山里開鑿出來的.

大師兄進了一間石室,這里看來也是一個存放東西的地方,里面也有架子櫃子.大師兄從袖中取出一個不大的匣子來放在了架子上,又查看了一下架子上擺放的其他東西,看樣子是在清點有沒有短少缺漏.做完這一切,他又原路出來,將暗門恢複成原狀.

原來就是個放東西的所在,曉冬覺得自己白白激動了半天.

這樣存放東西的地方很多人家都有,連尋常農家還會挖個菜窖存菜存糧食呢,家里有什麼東西總不能都放在明面上,總有點兒金貴的怕丟的東西得藏起來.連他和叔叔原來的家里也有個小地洞用來放東西呢.

不過這個夢也真細致,也不知道現實之中回流山上是不是真有這麼個密室.

有機會去看看,說不定真有呢.

第二天他們全沒例外,都起晚了.睡得晚了,又都喝了酒.一醒過來天已經大亮,太陽都升得老高了,今天的晨練是徹夜被他們給睡過去了.

姜樊抓抓頭發,又咂巴兩下嘴:"喝酒真是誤事啊.不過師傅的酒真是好酒,喝過了頭也不疼,也不覺得口干.師兄你怎麼樣?"

莫辰臉上也帶著些微迷茫之色.

居然睡過頭了?

這對他來說,可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從小他就極為自律,開始習武練功之後更是一天也沒有懈怠過.無論是刮風下雨,甚至連自己生病的時候都沒有這樣貪睡過.

果然姜師弟說的對,喝酒確實誤事.

可是,他看著身旁還沒醒來的兩個師弟,一個裹著被子蜷得象條蟲子,一個四肢攤展象在晾曬的肉干,忽然又覺得這樣偶爾耽誤一次,感覺似乎也不壞.

"別叫他們了,讓他們再多睡一會兒吧."

反正這樣的時候一年也難得一次.

就他說話的功夫,曉冬也醒了.

他眼睛眨巴眨巴的,一時間沒明白自己這是睡在了什麼地方.等看見身邊的師兄們,這才慢慢的清醒過來,昨天晚上的事情也一點一點兒都想起來了.

最後他記得自己喝了口酒,那酒挺好喝的.就是喝完酒之後,他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看來他是喝醉了?

"醒了?"大師兄正在系衣帶,含笑問了他一句.

曉冬頭一次看這樣的師兄,這樣……衣衫不整,神情也更隨意.

"師兄?"

"昨天太晚了,就沒把你們送回去,都賴在姜師弟這里睡了一覺.你是在這里洗漱,還是回自己屋里去?"

"呃,就在這兒吧."

剛剛忽然一睜眼就看到師兄,又離的那麼近,一時間曉冬險些以為自己還在夢境里沒出來呢.

再眨眨眼,確定現在不是做夢,是真的醒了.

他的頭發滾的亂成一團,頭上象頂著一個鳥窩,睡眼惺忪的模樣看起來格外稚氣可愛.

莫辰實在沒有忍住,伸出手去在他腦袋上揉了一把.

唔,手感果然如想象中一樣好.

曉冬還沒徹底醒過來,被揉了也不曉得反抗,睜著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盯著他看,就象初生的對世事懵懂的貓兒一樣.

上篇:第五章 同榻眠    下篇:第七章 備祭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