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四章 過生辰   
  
第四章 過生辰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問題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想清楚的,好在他想不通,也沒有人逼他,正相反,姜師兄卻很怕他想不開,想方設法來安慰他.

姜師兄他們三人都是自小就被師傅收養的,回流山就是他們的家,師傅和師傅中人就是他們的親人.對于小師弟的喪親之痛,姜師兄他們都沒有經曆過,但是對于他的哀痛,卻都能體諒.

曉冬住的這間屋子原本沒有多少東西,他跟叔叔來回流山時就帶了個小包袱,里面是兩套換洗衣裳和一點兒隨身的東西.等到正式在山上安頓下來,這間屋子里的東西都是師兄師姐給他添的,最先添上的就是一床鋪蓋,其他東西也一點一點的添置起來.四師兄還送了他兩本書和一套筆墨紙硯.不知不覺間,這間本來冷清的小屋就這麼慢慢的被填滿了.

他們的好曉冬不是沒看到,可他一面惦記著叔叔心里難受,一面又覺得師兄師姐們對他這樣好不知該如何報答償還,覺得自己配不上他們這麼對他好.

那天大師兄跟他說的話,別人都不知道.姜樊也不知道內情,還以為他是因為劍法沒學好被大師兄斥責了,心里反而十分對不住他.

小師弟的劍法是他教的嘛,肯定是他教的不好,才害小師弟被大師兄訓斥了,還特意提了一盒酥糖過來安慰他.

曉冬對這盒糖更是受之有愧了,對于姜師兄心中的誤解更是讓心中羞愧.

"師兄,不是你的緣故,是我自己心意不明,大師兄說,讓我這些天好好想一想,想清楚了再學劍法也不遲."

"心意?"姜樊撓頭:"大師兄這麼說的?"

曉冬點點頭.

"唉,這個就有點不好辦了."姜樊皺起眉頭說:"師兄平時都很好說話的,唯獨一碰到這樣的事情,就有點兒犯倔,連師傅都拿他這股子軸勁兒沒轍.要換成旁的事,我還能給你出出主意,這個事我卻不怎麼能幫得上了."

曉冬說:"本來就該我自己想的事,要是旁人告訴我,那道理也變不成我自己的."

姜樊陪他一起發愁:"唉,要是大師兄拿這話來問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答.為什麼要習武練劍?因為我是師傅的徒弟啊,當然要將回流山傳承下去.不過要說到把門派發揚光大,那肯定不能指望我,師傅門下,我是最笨的那一個.大師兄是不用說了,天分高,又有悟性,我心里一千一萬個服氣.玲瓏師姐敢作敢為,人也聰明,比我強多了.陳師弟也是個有心人,雖然平時話不多,總板著張臉,他也是不容易啊……"

姜樊一打開話匣子就滔滔不絕,聽得曉冬都暫時忘了煩惱,好奇的問他:"陳師兄家里還有什麼人啊?他來回流山有多久了?"

"快兩年啦."姜樊微微壓低了點聲音,象是怕人聽到一樣:"他也是命苦啊.陳家其實很顯赫,比咱們回流山那是要強多了也大得多了,陳師弟母親過世了,父親又續娶了一位新夫人,新夫人也帶來了一個孩子,進門就改了名姓入了陳家的家譜.我聽說,雖然名義上那孩子是繼母帶來的,其實卻是陳師弟同父所生,而且比陳師弟只小一歲."

這里面的複雜,曉冬要想一想才明白過來.

沒想到陳師兄這樣命苦啊.

"俗話說,有了後娘就有後爹了,陳師弟他離家出來拜師也是逼不得已的.除了還姓陳,陳家他已經是回不去了."

這麼聽來,陳師兄雖然有家有親人,卻和曉冬自己境遇一樣了.

話題在陳敬之身上轉了一圈兒又折回來,姜師兄懇切的對曉冬說:"你來的時日雖然淺,可是連師傅在內,山上沒人把你當成外人,你心里一時轉不過來彎也別急,好歹還有我給你墊底呢."

"咱們師兄弟幾個里頭,大師兄是不用說了,他這人無論到了什麼時候都是大師兄,山上山下的事情都打點的井井有條,是師傅倚重的大弟子,也是咱們得恭敬對待的大師兄.我猜啊,師兄他八成做夢的時候都在想怎麼將回流山發揚廣大重振聲威.這種事兒我一想就覺得腦子里要打結了.至于玲瓏師姐,她特別好強,好幾年前就說過,將來一定要做一個最強的劍客.陳師弟就不用說了,他心里呀,憋著一股氣兒呢.我才是最沒有出息的那一個,學武的天分也不怎麼樣.其實要是問我為什麼握劍,將來想走什麼路,我也迷糊著哪,一點兒不比你強."

姜師兄的話讓曉冬忍不住笑了.

姜師兄這是為了安慰他.其實在曉冬看,姜樊師兄這人身上好處很多,為人忠厚,待人特別好.

"要說我心里有什麼盼頭兒,我就盼著大家都好好的,盼著師傅能比現更有名望,更受人敬重.盼著大師兄能在年輕一輩的劍客中拔得頭籌,也盼著你和陳師弟都好好的……至于我自個兒,我沒有多大本事,不過只要咱們師門,師傅能用得上,讓我怎麼樣都行."

曉冬笑了:"三師兄還說自己心志不堅?我看你比旁人都要堅忍不拔呢."

同姜師兄說了這麼多話,對于自己的事情,曉冬有了一點模模糊糊的想法.但是太模糊了,消失的也太快了,沒等她真的把這一點念頭抓住,就徹底沒了蹤影.

送走了姜師兄,小冬起身打開床頭的箱子,從里面取出一柄用布緊緊纏起來的佩刀.

這是叔叔留下的刀.

曉冬慢慢的一層層將上面纏的布解開,等到完全解開之後,再緩緩將刀拔出鞘.

劍身明晃晃的,光澤明亮卻又讓人覺得十分柔和,一點也不紮眼.

叔叔他要是泉下有知,知道他現在這麼窩囊,這麼軟弱沒出息,一定會生氣的吧?

不,也許他不會生氣,而是象以前一樣替他擔憂.

他不願意這樣.

不願意總成為別的負累.

叔叔以前就一直被他拖累,為著照顧他,甚至自己到死都沒有成家.師傅也替他擔憂,還有師兄師姐們.

曉冬轉頭看向窗外.

天氣一天冷似一天,北風也一陣緊過一陣,樹葉都快要落光了,在地下鋪了厚厚的色彩斑斕的一層.掃了又落,掃了又落,掃也掃不盡,索性就讓它們這樣疊著.腳踩上去的時候,枯黃發脆的葉子沙沙的響.

對于自己,對于將來,曉冬心里只有一個模糊的念頭,要讓他清楚的說出來,他卻做不到了.

好在大師兄也沒有立時逼他就拿出個回答來,又有姜樊師兄在一旁敲邊鼓幫腔.

"小師弟這才多大?我象他這麼大的時候腦筋更糊塗.人常說,四十而不惑,小師弟年紀還小,慢慢教著,自然而然也就會明白了."

曉冬的劍法改由大師兄親自傳授,這可真是從頭教起了,不管是劍招還是步法,大師兄都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替曉冬示范矯正.

雖然大師兄和三師兄教的都是入門劍法,可是曉冬卻漸漸覺得,劍法這種東西原來也是因人而異的.同一套劍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見解,大師兄使出這套劍法看來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三師兄則不太一樣,他一招一式都不含糊,感覺更渾厚凝重.這套劍法玲瓏師姐也替曉冬示范過一回,她的一招一式都透著一股凌厲狠辣,叫旁邊看著的人都覺得被這劍勢逼的有點喘不過氣來.

同一套劍法,卻有這麼多種不同的樣子.

如果要說曉冬自己的話,他的劍法終于不象之前那樣錯漏百出,被大師兄稱為四不象了.

學藝是一回事,師兄弟幾個人之間的感情卻越發融洽了.三師兄恰好是這一日生辰,幾個同門湊起來一起吃了一回長壽面,並且都有點生辰賀禮相贈.

大師兄的禮最重,取出來的是長長的一個劍匣,眾人眼睛都直了.

大師兄笑著說:"這個是師傅留書交待我,讓我給三師弟的.師傅就怕下山之後一時趕不回來,就把三師弟的這次生辰給錯過了.等過了年,師傅回來時大概就要正式傳授你回流劍法了."

大師兄自己也有禮物相贈,玲瓏師姐送的禮物正巧了,是個劍穗.下頭陳敬之和云曉冬兩人都沒有什麼預備,各自站起來說了幾句長壽多福的吉利話.

姜樊激動得不但臉紅,連眼睛也紅了.他背過身去飛快的抹了下臉,其他幾個人都裝沒看到,也沒有一個去揭穿他的.

曉冬今天裹的也厚,他是頭一回經曆回流山的冬天,又不象大師兄他們功夫精深,不懼寒暑.才一入冬他就裹上棉襖了,天再冷一些他就再多裹一件.到了臘月里他已經裹了大小不同的三件棉襖了,遠遠看去象是一顆立起來會行走的大橄欖.

這會兒屋里頭熱,又吃了熱湯熱菜,他先把最外面一件大襖脫了,過了一會兒又脫了一件,現在就穿了一件貼身兒的小夾襖,臉兒也熱的紅撲撲的.

三師兄把劍匣鄭重的收進屋里頭又回來坐下:"師傅對我們真是恩重如山,就是不知道他老人家現在身在何處,幾時才能回來."

師傅當時走的很急,沒等到大師兄回來就匆匆走了,到現在也遲遲未歸.眼看著就快要過年了,難不成師傅這個年也要在外頭過,竟趕不回來了不成?

上篇:第三章 刀和劍    下篇:第五章 同榻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