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三章 刀和劍   
  
第三章 刀和劍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在床上躺了三天,再也躺不住了.玲瓏師姐一天來看他五六回,她心里為曉冬的病不安,曉冬也為了她現在的不安而不安.要是他一直不好,師姐多半要一直這樣自責下去.就為了這個,他也得趕緊好起來,別總讓人拿他當個病秧子來看待.

其實曉冬心里隱隱約約明白,他的病有一半是心病.

打他記事起,就只有叔叔這麼一個親人,叔侄倆相依為命.可是現在叔叔也沒了,在這世上,他一個親人也沒有,成了孤零零的一個人.他何嘗不知道叔叔是因為舊病複發而死呢?他也知道師傅在叔叔臨死前應下來收留他,這是對他的恩德.可是在他心里,似乎有那麼一個念頭.

那個念頭很含糊,並不清楚.

如果不來回流山,而是留在家里好好養病的話,也許叔叔現在還活著.

在心底深處,他可能這樣想過的.

也許是因為心里存著這個念頭,他一直不喜歡回流山.總覺得不來這兒的話,叔叔也許就不會死.

當然他知道這個念頭毫無道理,他心里對回流山的人,對這個地方賭氣也毫無道理.師傅收下了他,對他很好,師兄師姐們對他也好,是他自己一直在鑽牛角尖,鬧別扭.

養病的這幾天,他也沒有閑著.曉冬發現大師兄一回來,山上的氣氛頓時就不一樣了.玲瓏師姐性子暴躁,遇事兒說不了兩句就要急,可這些天她一句大聲的話也沒有說過.姜師兄不象過去那麼懶洋洋的,連走路的步子都加快了.至于陳師兄,他倒是沒多大變化,但是曉冬總覺得好象心事忡忡的,昨天他過來,說著說著話,就愣愣的看著曉冬出神了,曉冬提高嗓門兒喊了兩聲他才回過神來.

至于大師兄……

曉冬想,大師兄確實是個很好的人.

他送了一個大概巴掌大的隔絲藥囊給曉冬當禮物,拿來的時候就說:"回來之前才知道又多了一個師弟,要是早知道的話就在京城給你買一點東西帶回來了.這個是在毫州旁人贈我的,里面分做三格,可以裝藥丸,糖球,蜜餞什麼的,彼此也不會串味,你留著玩吧.等下次出門,再給你帶些好東西回來."

曉冬接了這份兒禮物.

大師兄這是把他當小孩子呢,特意送他這個能裝常用的藥丸又能裝零嘴的絲囊.

那天聽姜師兄說大師兄很挑嘴他還半信半疑,現在卻覺得姜師兄多半沒誑他,大師兄果然對各種吃食如數家珍,只要是好吃的,好象就沒有他不知道的.

就是有件事兒他特別想知道.

究竟是什麼人送了這麼個絲囊給大師兄呢?這個東西怎麼看都象是姑娘家送的.曉冬見過以前家中幫傭的張家姑娘給心上人送荷包,也聽過戲里唱小姐們送帕,送釵,送荷包香囊之類的借以和書生定情.

盡管心里一直琢磨,曉冬可不敢真去問師兄,這東西是不是哪個姑娘送他的.

再說,真要是姑娘送的東西,師兄應該也不會再轉送給他了吧?

再養了幾天病,大師兄才算松口,說他病好得差不多了.

也就是說,從第二天起,曉冬就要跟其他師兄師姐們一樣早起練功了.

早上起身的時候天剛蒙蒙亮,三師兄生怕他起不來,特意過來叫他一道.曉冬將腰帶紮緊,提著劍出了門.

三師兄上下打量他,看沒有什麼疏漏的地方,這才笑著說:"行啦,咱們走吧.我和你說,大師兄比我可強多了,我的入門劍法還是他教的,回頭他稍微點撥你一下,你肯定能學好."

玲瓏師姐和陳師兄兩個人來的都早,已經在石台的一邊練上了,一來一去的遞招拆招,用的都是沒有開刃的劍.三師兄又多叮囑他一句:"你病才好,身子還虛,要是累了就趕緊同我說,或是同大師兄說,千萬不要逞強."

小冬點頭應:"師兄放心,我知道."

三師兄先走到一旁去打拳踢腿,他胖歸胖,可動作倒是很靈活.曉冬就在靠角落的地方練他的入門劍法.入門劍法一共二十八式,招式他已經差不多記熟了,可是一使出來,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招式之間銜接時窒滯別扭,一趟劍法練下來,他累得有些氣喘籲籲,站在一邊兒擦汗.

這麼一回頭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大師兄已經來了,就站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他.

大師兄幾時來的?

是不是他剛才錯漏百出的劍法都叫他看見了?

曉冬有點兒心虛,張嘴說話的時候差點咬著自己的舌頭.

"大,大師兄?"

還好大師兄的確象三師兄說的那樣,說話很和氣.

他招手讓曉冬走了過去,看了看他握劍的那只手.

他今天穿的是件黑衣裳,襯得一雙手格外白皙修長.曉冬看著他的手有些出神,覺得這不象是劍客的手.

大師兄沒發現他走神了.

前幾天曉冬生病著,大師兄照顧他的時候就察覺到了,這個小師弟其實根骨一般,目前師傅這幾個弟子里頭,大概數他是最差的那一個.

師傅應該是看在過世好友的份上收下他的.

也許小師弟在這條路上沒有多大前途,可是總不至于連學一套入門劍法都艱難成這樣子.

"以前是不是學過旁的劍法?"

曉冬搖頭:"沒學過劍法,我叔叔是使刀的."

莫辰恍然.

"怪不得."

看來他對以前那套刀法的印象太深了,所以即便現在手里拿著劍,心里也想著劍招,使出來卻成了四不象.

"是你們家的家傳刀法嗎?有什麼名目?"

"沒什麼名堂,叔叔也沒有全教給我,我就學了一半,後頭一半只看著叔叔以前使過,他還沒有來得及教我."

還沒有來及教會他,人就已經不在了.

他滿以為師兄肯定要替他指正,象三師兄說的那樣.但大師兄卻說:"那正好,你將那半套刀法演練演練讓我看一看吧."

曉冬愣了一下.

大師兄還以為需要避諱:"倘若不方便的話……"

"不不,沒什麼不方便的."曉冬說:"就是我刀法也沒學到家.再說這里也沒有刀啊."

難道要去撿一截樹枝來?

大師兄一指他手里的劍:"就用這個吧."

用劍?

曉冬神情古怪,看看大師兄,又看看自己手里握的劍.

"別顧慮太多,會多少你就使多少."

他越是這麼說,曉冬越覺得有顧慮.倒不是顧慮刀法被人看了去,而是他那幾下把式實在上不了台面,連叔叔還在的時候都說他不是個學武的材料,教他點兒功夫也就是為了讓他能強身,也能防身,實在沒有指望他將來能做出什麼驚天緯地的大事來.

現在大師兄這麼說,曉冬也只好牙一咬眼一閉,出丑就出丑吧,反正大師兄這人看起來還是挺靠譜的,總不會把他的丑事隨便拿出去對旁人說.

曉冬深吸口氣,把叔叔教他的那一套寒絕刀法一招一式的演練出來.

大師兄站在旁邊從頭看到尾,起先還好,看他招式間算有些章法,只是曉冬剛才握著劍想刀法,現在使著刀法卻又時時的想著自己手里其實握的不是刀而是一把劍,這劍法練的別扭,刀法練的也有些別扭.這套劍法他沒有學全,後一半招式太難,叔叔那時候身子已經不好了,就沒有能再教他.所以刀法演練了一半,後頭難以為繼,只好草草擺個收勢,就停了下來.

大師兄先點頭,誇了他一句:"看得出你在這套刀法上面是下了功夫的,也很用心."

這話說得曉冬有點兒臉紅.

他知道自己這點兒本事在大師兄面前只夠丟人的,再說他當時學刀法也不算刻苦,能讓他分心的事兒實在太多了.

要是當時認真的學,好好的練,說不定現在一套完整的刀法就已經學會了.

那時候他實在太不懂事了,要是早知道叔叔的病這樣重……

可是再多的後悔,人也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可是師弟你剛才練劍的時候就不能專心,總是惦記著你的刀法.演練刀法的時候,又時時總提醒自己手里握著的不是刀而是一把劍,刀法劍法都變得不倫不類,結果成了四不象."

大師兄語氣很溫和,但是話說得卻是一針見血.

曉冬的臉慢慢漲紅了,他垂下眼簾,不敢看大師兄的表情.

他怕看到失望和嘲笑.

"師弟年紀還小,功夫可以慢慢的學,來日方長.只是有一句話師弟要記住."

曉冬不知不覺的抬起頭來,莫辰認真的看著他.他的眼珠顏色似乎比平常人要淺一些,象琥珀一樣.被這樣的的目光認真的注視著,曉冬只覺得心神象是要被這對眼睛吸進去了一樣.

"你得先明白自己想做什麼,如果一直都三心二意,瞻前顧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那你還能做成什麼事呢?"

大師兄的話說的平平淡淡的,並不是那種鄭重其事的告誡和斥責,可曉冬卻覺得這幾句話份量格外的重,重得他肩膀上沉甸甸的,險些就要扛不起來.

說完這個,大師兄又叮囑了他一句:"你病才剛好,練功不要太累了,今天就就先回去歇著吧."

曉冬低下頭,用很小的聲音說:"好."

大師兄剛才聽起來很平淡的一句話,對他來說卻象是一道撕裂天空的驚雷,也象是一把刀子,把他一直躲避著不去想的現實血淋淋的割開來.

他的猶豫,茫然,怯懦,都被大師兄看得一清二楚.

虧他還以為自己的心事沒有人察覺.

可能不止大師兄,師姐,三師兄他們倆多半也看出來了,還有師傅,師傅也同他說過,學功夫的事兒先不急,讓他安心踏實在回流山住下來.

可是他的心里就是不踏實.

叔叔還在的時候特別疼他,一點兒罪也舍不得叫他受.他就象是長大樹下的一棵小草,風吹不著雨打不著,什麼心也不用操.那時候他也沒有想過自己要走一條什麼樣的路,做一個什麼樣的人.

從來沒有想過,一次也沒有.

那些對他來說太遙遠太不著邊際,再說,有叔叔呢,叔叔自然會替他安排打算.

可是突然之間叔叔撒手去了.

他成了一個人,以前沒見過沒想過的事,一下子全擁到了眼前來.沒人能替他做決定了,沒有人會象叔叔一樣無微不至的護著他了.

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渾渾噩噩的,說好聽些是隨遇而安,說難聽點,就象一只烏龜,自以為把頭縮進殼里,外面的風雨吹不著他,就自欺欺人當那些麻煩不存在了一樣.

如果是真的風雨,躲避一時,風雨確實會消停.但是人要面對的麻煩,可不象風雨一樣,只知道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他將來的路,要往哪里走呢?

上篇:第二章 大師兄    下篇:第四章 過生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