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大明海風第二百零三章 世間無此這般人(結局)   
  
第二百零三章 世間無此這般人(結局)

在這個毫無任何特別之處的日子里,卻從街頭巷尾,到朝堂宗親,都放下手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全心全意的只議論一件事情,定遠侯要上岸了.

定遠侯,弱冠之年只身入敵營,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便鳩占鵲巢,成功掌握了大海賊李進的隊伍,在之後,更是開商路,剿倭寇,造玻璃香皂等奇物,為朝廷賺來大量財物.又開發南洋,揚我軍威,建武器島,開銀行,以一己之力,強國富民,幾年之內將國庫收入足足翻了一番以上.

此時的大明,竟然出奇的國強民富起來,因為國庫寬裕,不但已經數年沒有加過稅,甚至于今年還給許多地方減了稅,經內閣一致討論,今年更是通過了,山陝邊境地區永不征稅的法令,軍籍居然還有補貼,開千年未有之先河啊!

一時間,山陝大地一片歡騰,齊誇朝廷領導的好,家家戶戶都供著嘉靖大帝的長生牌位,乞求這位仁聖君主可以真的修道成仙,長命百歲,因為這樣這條法令就可以一直執行下去了.偉大的嘉靖大帝,也因此成為了文人百姓心中,功蓋太祖,成祖的君父.

此時的大明,百姓家家有飯吃,逢年過節吃口肉食也已不是什麼難事,長江以南,更是人人有一件綾羅,府庫之內,貫朽粟陳,足以應付三年以上的大災.

便是邊關形式也是大好一片,朝廷有了錢,自然首先投入到邊關來了,長城已經是年年修,年年建,仿佛永遠沒有修完的一天,大明的百姓都不愛干這活兒了,施工的全是海上來的奴隸.仰頭一看,好像小山一樣高,只把韃靼們看得都絕望,繞了三個月,居然愣是找不到突破口,想強攻吧,人家鯨油火炮好像不花錢似的,除了送死屁用沒有.

你說繞路攻山海關?別逗了,那地方沿海,現在哪個韃靼人敢往海邊湊活?

聽聞各地不要臉的地方官,已經開始成批成批的進獻祥瑞了,什麼雪白色的鹿,兩個腦袋的靈芝,金色的豬,仿佛一夜之間雨後春筍的冒了出來,有那自恃有點文采的,更是將獻媚的文章寫出一倉庫來,什麼堯舜禹湯,英明神武,聖明天縱,愛民恤物,包元履德,總之要多肉麻有多肉麻,這要是早幾年,不用大臣罵,嘉靖自己就得先被惡心個夠嗆.

可如今,不但嘉靖欣然受之,便是滿朝禦史,也沒有一個說半句廢話.

而除了嘉靖以外,百姓最感謝的人,不是內閣首輔嚴嵩,而是那遠在海外的定遠侯.

就連下里巴鄉的無賴漢,也知道能有如此盛世光景,全賴定遠侯點石成金的本事.

這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掰開指頭算算,此時的定遠侯,居然壟斷了玻璃,武器,銀行,香皂,橡膠,船運,等等等等,無數種商品,可以說樂府打個噴嚏,整個大明的商業都要跳一跳,超過兩百萬的人靠他或是他的生意吃飯,民間四成的財富在江南,而江南的財富卻四成在他手里,六成在他的銀行.

不知不覺,弱冠之年的定遠侯,已經成長到了這般地步了.

對于小天的上岸,于尋常百姓來說,不過是茶余飯後的談資,但對朝堂來說,卻是嘉靖禦極已來的頭等大事.是好事,還是壞事,誰也說不准,但可以肯定,朝堂之上必然免不了要大大的震動一番了.

說是好事,能量龐大的定遠侯終于不再孤懸海外,雖然依舊勢力龐大,但也總算可以控制,而且從上倒下,每個人都覺得,如果讓定遠侯在朝廷里當官,一定可以作出更牛逼的政績出來.

說是壞事,只因自此以後,朝廷巨頭之中必然又要再多出一人來,這必然要打破朝堂好不容易安穩下來的局勢,也給愈演愈烈的奪嫡之事,平添了幾分事端.

而此時,天下的主角,定遠侯樂天,卻跟陸蕊膩歪在床上,用漂亮的玻璃器皿,裝著一碗剝開了皮子,模樣煞是喜人的葡萄,兩口子沒羞沒臊的你喂我一顆,我喂你一粒,吃得不亦樂乎.

哦,現在要交定遠公了,上岸的三日之前,他便成功的升級了,成為了自成祖以來,惟一一個被活著封公的人,若不是他年齡實在太小,直接封王也不是不可能.

陸蕊道:"夫君,您看這公爵也封了,您進京都半個月了,怎麼朝廷還沒有旨意下來?倒是要封個什麼官兒給你呀."

小天道:"估計他們也頭疼,恐怕都巴不得老子捧著個國公的位子,天天在家養著吧."

陸蕊道:"那也挺好,這些年,您可是忙壞了,咱們成親以來,您還是頭一回在家待這麼久呢,妾身還真願意您就這麼一直呆在家里,不要當差的好呢.只要這大海還在咱們手上,我就不信誰還敢輕慢了咱們家"

小天道:"理兒是這麼個理兒,可我這個歲數就退休養老,也沒意思呀,過兩天,我就去找皇帝,怎麼也得給個閑散小官兒當當."

陸蕊笑道:"呵,我還真替皇帝叔叔發愁呢,你一個公爵,還能當什麼官,自古以來,都是先當官後封爵,你倒好,卻是先把爵位做到了頂上,才要當官,卻哪里有合適的位子給你?自然是能拖就拖了."

小天道"呵呵,想拖,怕是沒那麼容易,你莫不是忘了,你夫君我除了國公,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啊."

陸蕊道:"另外一個身份?是什麼?"

小天道:"笨!你夫君我,可是十年寒窗苦讀,正兒八百的秀才呀."

陸蕊一怔,笑道"夫君莫不是想......"

小天道:"不錯,眼看就是三月春闈了,都說讀書只為功與名,小爺總得奔個功名啊,倒時候大殿之上,進士分配職位,我倒要看看皇帝的表情,哈哈哈哈."

陸蕊忍不住笑道"您這是圖啥,好玩兒麼?"

小天道:"哈哈,你相公我這一生,最喜兩件事,一是裝逼,二是打臉,如今我已名滿天下,想打臉估計是難了,但裝逼這麼有樂趣的事情,怎麼能錯過呢,還有比定遠侯上考場更裝逼的事情麼?"

陸蕊無奈,卻也只得隨他去了.

他這兒裝逼裝得爽,卻不知,他這一舉動,讓多少人都幾乎瘋了.

消息傳開,普通百姓倒還沒啥,都知道,定遠侯雖有過人之能,卻也總有過人之浪,說白了就是跟有病似的,時不時的抽上一抽,最典型的便是他跟陸蕊相訂終身,那場裝逼被打臉的游園賽詩會,據說當初譏諷他的那個解元,已經連賣畫都沒人肯買了,混的比唐伯虎還慘,至于科舉,更是想都別想,開玩笑,誰敢錄取這個連定遠公都打過的人?尤其他打人的理由還是定遠公無才,那他不是棒槌是什麼?

所以,老百姓都習慣了,只是當樂子掛在嘴上說一說罷了.

這第一批瘋了的,便是最早聽說消息的大臣,比如嚴嵩,黃錦,徐階等人.這小子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呀,想象一下,這小子穿著舉子服,站在大殿上,拱手行禮的樣子,你說你讓我們如何是好?

他們也就罷了,更瘋的卻是這些同期趕考的舉子,有那自詡狀元之才的,紛紛啕啕大哭,因為在這一屆,甭管你多有才,狀元都特麼內定了,你還沒處說理去,往常是千軍萬馬爭狀元,如今卻只能爭一下榜眼了.

這也罷了,比他們更瘋的是禮部的大小官員,尤其是主考官和審卷官們.

雖說明朝科舉,避嫌避的厲害,官宦子弟就是有才也往往中不了,但有那名滿天下的卻並不在此列,比如那楊廷和之子楊慎,大家都說楊大才子不中狀元才是舞弊.

到了樂明這兒,那還用說麼,他要是不中狀元,這狀元不得當場自殺了?誰敢排他前面去?他要不中狀元,閱卷官不得當場把官帽扔了?似這等有眼無珠之人還當什麼官兒?

什麼?你說春闈是舉人玩兒的,他是秀才沒資格參與?

塊拉到吧,誰要敢提出來,樂天這脾氣,真能回紹-興老家去再裝一趟,你這是要咱們受二茬罪呀.于是乎,朝廷上下從嘉靖到小吏,集體忽視了這麼大的一個漏洞,自明朝建國以來,頭一次有這般張狂,明目張膽舞弊的.

這些時日,整個禮部沒干別的,全都一心一意的去樂府上門求字去了,不為別的,他那狗爬字字一毛錢不值,只為了要認出他的字跡.

明朝科舉,都是糊名的,批卷的時候誰也不知道哪張卷子是他的,雖說可以提前把考題甚至標准答案告訴他,反正也沒人在乎他是否舞弊,可依這位爺的性情,誰知道他會不會把答案抄卷子上?萬一他沒抄,落了榜,倒時候反而是批卷子的尷尬.

一時間,小天真跡的價格飛漲.

不過,他們確實是多慮了,不用認字,批卷的時候,白癡都看得出來哪張是定遠公的.

只見一張卷子上通篇沒有答題,只龍飛鳳舞的寫下了七個大字:

嚴!嵩!是!個!老!王!八!

媽的,狀元,必須狀元.

當時第一批判卷子的還是個嚴黨,那表情,別提多酸爽了.

等到了殿試的時候,洋洋得意的樂明穿著舉子服晃晃悠悠的站在一群舉子中,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拿著他的考卷湊到嚴嵩的眼前道:"看看,連禮部的官員都說我寫的好,嚴大人,你看看我寫的好不好.一會兒皇帝可是要點評的,要是他老人家也說我寫的好,你說你可咋整"

氣的八十來歲的嚴嵩,好懸沒暈死過去.

當然了,殿試也是走個過場,狀元自然是落到了樂明的頭上,按慣例,官至翰林院編纂,也不知翰林院上上下下誰使喚的動他.

殿試結束之後,一甲三人要接受皇帝的點評,榜眼和探花自然簡單,可輪到小天,嘉靖卻久久不能言語,好半天,才歎息一聲道:"文武雙全安天下,世間無此這般人."

至于樂明當官以後的故事,呵呵,那就是另一本書的內容了,我之爛尾,便是把第一卷寫完.

上篇:第二百零二章 上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