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大明海風第一百一十八章 師徒   
  
第一百一十八章 師徒

雖然曆史上徐渭沒有中過舉人,但是徐渭不知道啊,況且現在徐渭作為小天的半師和幕僚,在大明的名氣遠不是曆史上的什麼狗屁神童啥的可比,他要是再考試,恐怕還真就是中的可能性更大.

這金榜題名時,作為人生四大喜事之首,是每一個讀書人的夢想,埋頭苦讀幾十年,為的就是這一朝功成名就,光宗耀祖.阻攔他人科考,說是生死大仇也不為過.

可要是考了科舉,你便是朝廷的人了,要麼做先做庶吉士,學上兩年再放個知府,要麼干脆就直接下放,先從知縣開始干,反正再想給小天當幕僚,可就難了.

只聽徐渭歎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我便留在島上幫你吧".

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給小天弄得一愣,半天沒反應過來,不確定的開口道:"你的意思是..."

徐渭笑了一下,說道:"沒什麼,我便不考科舉了,安心做你一輩子的幕僚,替你守著這點家業吧".

小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動的都快說不出話來了,顫抖的問道:"你..你說真的?"

徐渭道:"唉,看開了而已.其實我就算高中,也得從六七品的小官做起,真要熬到緋袍,還不知道得多少年,哪像現在,三品四品的,見了我都得行個禮.況且我這身上早就打下了你們爺倆的印記,這條命,已經跟你們爺倆拴在一起了,何必又要費那個二遍事呢.

最重要的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大明的希望.我大明開國將近兩百年,最難無過本朝,是陛下無能,是朝政昏庸麼?不!是積弊難返.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大明王朝,已經到了不得不改的時候了,不改,光宗室一樣就能將我大明朝給吃跨了.

你做的這些我都看在眼里,也正因為跟了你,我才知道這天地之寬廣,你是在用你自己的方式變革啊.自古以來,改革無不從土地著手,但成者少,敗者多,你讓我看到了我大明朝改革的另一條路,那就是大海.而這樣的改革只能由你來做.

我徐渭,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朝廷,于公于私,都要替你保駕護航啊.既然如此,這個功名,考來還有何用呢?跟著你,未必就沒有名垂青史的機會".

小天也沒有想到,徐渭竟然會跟他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徐渭分析的有道理,別說今世,便是曆史上的徐渭,一生無緣科舉,但他為這個國家民族作出的貢獻是多少狀元也比不上的,也做到了青史留名,名垂千古.【零↑九△小↓說△網】何況這一世?

但想明白歸想明白,這世上哪有真的能看輕功名的人?況且徐渭畢竟還年輕,也就三十來歲,真要是考上了進士,將來入閣為相未必就做不到,可給小天當幕僚,這一輩子的成就大概也就這樣了.

想到這,小天恭恭敬敬的給徐渭跪下,磕了三個頭,開口道:"師傅,謝字太輕,徒兒就不說了,等從倭國回來,咱們就正式把拜師禮行了吧".

這情景,說什麼都輕,小天根本就無以為報,想來,也只有拜師最能體現他的誠心了.

小天一直管徐渭叫半師,是因為十來歲的時候跟徐渭請教過學問,這半師跟師傅可是兩回事,古人說天地君親師,師一字,可不是說著玩的,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從這里也可以看出來,師傅可不是隨便拜的,小天這一跪,徐渭從此以後,可就不是外人了.

徐渭大喜,激動不已,連連開口道:"好,好,能有你這麼個徒弟,我也算是足慰平生了.拜師禮就算了,咱們師徒二人何必講那些虛的,將你父親請回來也就是了.

小天卻道:"那怎麼行,我樂天拜師,你徐渭收徒,怎麼也得昭告天下才行,就算不在京城辦,也得在杭,州辦,這事兒就這麼定了吧".

收徒是大禮,誰不想辦的風風光光的?這徐渭嘴上說不用,可其實心里比誰都想,就好像後世兩口子結婚,新娘嘴上說'婚禮不過是個形式,不用辦的太好’,可你要真敢給人家弄的啥也不是,包管你婚後過不順利了.

徐渭只感覺活了三十來年從來沒有這麼爽過,這年頭名師難遇,可難道好的弟子就容易找了不成?小天可不是什麼還未經雕琢的璞玉,他特喵的早就是閃閃發光的鑽石了.

又推讓了幾番,終究還是小天的盛情難卻,徐渭也就半推半就的答應了.

在澳門又耽誤了小一月的時間,離小天和織田信長約定的三月之期已經遲了兩個月了,既然要把樂平推到前面來,那就干脆,把樂平留了下來,全權處理善後事宜,包括怎麼在澳門建廠,建什麼廠,統統交給樂平來決定,同時還給他留下了一萬多人的部隊,這即是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也是給他的考驗,做好了,從此以後樂平就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做不好,那就只能再緩兩年了.

不過小天已經決定,不管樂平做成啥樣,他都會回來給他擦屁股,他特麼就是在澳門開個棉花廠小天都能想辦法讓它賺錢了.

而此時的倭國,織田信長盼小天已經盼的望眼欲穿了,每天都恨不得隔海相望.當然不是跟小天有這麼深的感情,實在是織田信長急啊,汪直那已經買不到火器了,他還等著小天的火器打仗呢.

小天走的這小半年,織田信長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向身體健康的父親織田信秀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害死的,強敵今川義元哪里肯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已經開始厲兵秣馬了.織田信長就是在這樣的局勢下繼位的.

可是屋漏偏逢雨,在這關鍵的節骨眼上,家族重臣林秀貞公然冊立自己的弟弟織田信行,兩方面拔刀相向,骨肉相殘再說難免.

在這內憂外患之下,織田信長飛速成長,剛剛十九歲的織田信長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放浪不羈,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個小大人一樣,沉穩的厲害,只有每次在望向海面等待小天過來的時候,眼神才會波瀾一下.(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真正的幕後之人    下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答不答應?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