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首席國士第056章 腦子有坑   
  
第056章 腦子有坑

本章字數:3055時間:2015-05-02 00:00:00.0]

柳媛媛還不等說話,只聽後廚傳來沉重的腳步聲,鷹鉤鼻丘老自門後現出身形,看到輕舞之後客氣的抱了抱拳,笑道:"老朽未能盡到保護小姐的責任,竟驚動了于小姐的大駕,實在是罪該萬死."

"丘老可別這麼說,我這是不來不知道,一來嚇一跳.這才幾天的功夫啊,咱們柳大小姐竟然……竟然……"于輕舞一時語塞,實在找不出合適的詞語形容她.

"丘老,可是秦先生審訊的過程中遇到了什麼麻煩?"柳媛媛將藕片放在一旁,笑道:"那三個殺手是窮凶極惡之徒,秦先生再怎麼說不過是一個書生,套不出話也是正常.你去告訴秦先生讓他在我房中稍候,就說待會我不但親自給他擺酒賠罪,還會介紹一位天大的美女給他."

柳媛媛笑容很不純潔:"多補充一句,就說我跟這位閨蜜從小一起長大,如果他有本事便將于小姐也收入房中吧!"

"柳媛媛,你給我閉嘴!"雖說丘老是長輩,但畢竟也是個男人,于輕舞當即臉上血紅:"你自己送上門,別拉著本姑娘一起!臭說書的在你眼里是塊寶,在本姑娘眼里屁都不算!"

"瞧瞧,瞧瞧,姑娘家家這麼粗俗,以後誰還敢娶你?"柳媛媛苦惱的搖頭.

"用不著你管!"于輕舞幾乎都要瘋了,閨蜜這絕對是中邪的表現.

"咳咳……小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兩個大小姐斗嘴,丘老聽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裝作什麼都沒聽到,正色道:"秦先生跟那三個殺手說了些話,然後……然後……"

"然後可是被罵得狗血淋頭?"柳媛媛笑了笑:"意料之中."

"不是……"丘老好像渾身微微顫抖了一下,身上掉了一層雞皮疙瘩,咧嘴道:"然後那三個殺手說,只要秦先生開出的條件小姐能親口答應,他們便知無不言,更願意將背後的主使說出來.現在已經可以排除,整個暗殺事件並非黑虎山的人做的."

"哦?"柳媛媛准備拿根黃瓜的小手頓時停在空中,不可置信的"哦"了一聲.

別說柳媛媛倍覺意外,就算那位于輕舞也不太願意相信這個結果:"你說那個臭說書的說服了三個死士?沒有動用任何私刑,只靠嘴巴?"

這事要不是親眼所見,丘老也肯定覺得是天方夜譚,不過事實擺在眼前,他不信也得信:"于小姐,老朽一大把年紀,豈敢在你和小姐面前撒謊?整個過程老朽一直在旁邊……怎麼說呢……哎,長江後浪推前浪,比起秦先生的手段,老朽自愧不如."

"他是怎麼做到的?"兩個美女幾乎同時問道.

"額……這……"丘老嘴唇動了動,為難的道:"小姐,秦先生在審訊之前跟你約法三章,其中第二條便是讓我們不許外傳,第三條是讓你不許過問……這……"

"媛媛,還有這事兒?"于輕舞似信非信.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柳媛媛一張嬰兒肥的小臉上浮現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笑道:"我只當先生覺得好玩,沒想到一切都在他的算計當中.輕舞,怎麼樣,是不是對我這位秦先生也有了興趣?"

"我只對他的審訊手段有興趣."于輕舞似有些迫不及待:"丘老,走,帶我去見他!"

于輕舞迫不及待,柳媛媛卻是不慌不忙,將做好的兩個小菜放在食盤上,讓丘老又去拿了一壇竹葉青,這才緩步而去.見到這一幕,那于輕舞更是不爽,哼道:"柳媛媛,你個重色輕友的家伙!那竹葉青我討了幾次你都不肯,竟給一個臭說書的享用,你就不怕糟蹋了美酒?"

"你遲早是別人的人,他遲早是我的人,你說給誰喝了才是糟蹋?"柳媛媛反唇相譏:"如果于大小姐肯放下身段,跟我二女共侍一夫,那我就給你一壇……哦,不對,秦先生跟我說已經成親了,咱們嫁過去只能做妾."

"你要死了吧!"于輕舞忍無可忍,平時對男人不屑一顧的閨蜜竟喜歡一個已經成親的男人?我去,這件事若是傳揚出去,江陵主城肯定要鬧翻天啊!

柳媛媛卻不理會于輕舞那副奶酸的表情,跟著丘老進入牢房,卻看到已經微醉的秦百川趴在桌案上,自己那些手下一個個面色古怪的看著他,竟然連大氣都不敢喘,整個牢房竟彌漫著一股讓人難言的壓抑之氣.

"柳小姐!"中間那個囚徒最先看到了柳媛媛,一改之前對她怒目而視的姿態,臉上滿是苦求之色,聲音里竟帶著哭腔:"柳小姐,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的錯,懇請您放我們一條生路!離開之後,我們自當隱姓埋名,絕不再跟柳小姐作對!"

"柳小姐,求求您放我們一馬!"另外兩個囚徒更加不濟:"我們以祖宗的名義對天發誓,以後絕不敢再踏入江陵半步!"

有道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雖然知道丘老不會撒謊,但是看到眼前三個囚徒哭爹喊娘的慘樣,柳媛媛還是愣住了.這三個囚徒的很辣她親自領教過,絕對是亡命之徒,到底是什麼法子將這樣的三個人嚇成了這樣?

"秦先生,辛苦了."柳媛媛沒理會三個囚徒,將小菜放在秦百川的跟前,笑道:"來,先嘗嘗媛媛的手藝,然後我介紹一位朋友給你認識."

"你就是秦百川?"在燈光火把的映襯下,于輕舞滿臉寒霜,居高臨下的問道.

秦百川醉眼朦朧抬頭看來看,眼前這妞絕對漂亮,可是這副盛氣凌人的姿態讓他有些不舒服,一掌拍開酒壇子上的泥封,痛飲了一口美酒,對柳媛媛道:"柳小姐,幸不辱命,想問什麼盡管問.不過,我已經答應過他們,只要他們老老實實回答問題,事後放他們一條生路."

于輕舞柳眉倒立,開什麼玩笑,她可是血衣衛赫赫有名的衛長,這個臭說書的竟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有心想要當場發作,但是想到一來自己沒穿官服,二來這該死的臭說書的又是柳媛媛這瘋丫頭喜歡之人,這才硬生生的壓制下來.

柳媛媛疑惑的看了看三個囚徒,三個人齊齊點頭,根本不敢有半點忤逆的意思.心里對秦百川的手段萬般好奇,但柳媛媛也知道現在不是詳談的時候,扭頭吩咐道:"丘老,牛遠,你們帶著另外兩人卻別的地方詢問,中間那人留在這里.你們三個也聽好,如果你們的口供有任何不一致的地方,我就把你們交給秦先生……"

"柳小姐只要放我們一條生路,絕不敢有半點隱瞞!"三個人幾乎瞬間嚇得魂飛魄散,賭咒發誓道.

柳媛媛輕笑一聲,對丘老和牛遠擺了擺手,後者解開兩個囚徒的鎖鏈,帶他們去了另外的地方.為秦百川倒了一碗酒,柳媛媛裝作不經意的對囚徒道:"你的姓名?"

"小人姓武,因家中貧窮無錢讀書便跟人學了一些武藝,後來爹娘就給我起名叫做武夫!"柳媛媛只問了一句,那武夫口齒清楚,飛快說道:"我左邊那瘦小的漢子有一身攀緣爬樹的本事,他姓侯,我們就叫他猴子!右邊那個擅長模仿各種飛禽走獸的音聲,我們就叫他五音!我們組織當中沒有真名真姓,只有代號!"

"你們組織?你來自哪里?"武夫竟相當的配合,柳媛媛也不拐彎抹角,直接發問.

"柳小姐,我說出之後,要麼你放我們一條生路,要麼干脆殺了我,千萬不要交給秦先生!"武夫咬著嘴唇,又敬又畏又恐又懼又氣又恨的看了一眼秦百川,這才低聲說道:"我們……我們……是長壽宮人……"

"長壽宮?"柳媛媛臉色微變,于輕舞卻是驚出了聲音,恨聲道:"長壽宮遠在臨安,平時只是負責為當今聖上煉制丹藥,祭天祈福而已,你既然在長壽宮當差,保護聖上才是重中之重,為什麼你們不遠千里要來到這里殺一個普普通通的戲子?"

于輕舞有替柳媛媛隱瞞身份之意,那武夫卻用力的搖頭,道:"我們只是奉命行事,具體細節不得而已."

于輕舞又問了幾個問題,卻始終沒有得出關鍵的線索.沒多久,丘老和牛遠先後回來複命,三個人將口供逐一對照發現他們的供述大同小異,完全可以排除說謊的可能性.

"哼,口供出奇的一致,我看他們分明是串供!"于輕舞猛然抽出腰間的繡春刀:"我去割掉他們的舌頭,看他們還敢不敢耍手段!"

于輕舞氣勢洶洶的沖著那三個囚徒走過去,三人非但沒有任何恐懼,臉上似乎流露出一抹解脫之色.

"柳小姐,你這位魯莽的朋友是什麼來頭?"不等于輕舞逼供,身後傳來那個臭說書的不耐煩的聲音:"三人都是實話實說,非說人家是串供,腦子有坑是怎麼的?"

"臭說書的,你罵誰?"于輕舞本來就看秦百川一百個不爽,拎著繡春刀扭頭呵斥.

上篇:第055章 閨蜜見鬼    下篇:第057章 你現在很危險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