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第四章 吊腳樓里鬼壓床   
  
第四章 吊腳樓里鬼壓床

鳳凰古城,這個沈從文先生的故里,曾被新西蘭著名作家路易-艾黎稱贊為中國最美麗的小城,時至如今,已是著名的旅游文化勝地.很多來自城市的游客,來到這里尋找大自然的純真和少數民族風情,看到那青石板街,沿河吊腳樓以及名人故里,覺得新奇,覺得自然,遠離塵世,覺得美.

當然,我並不覺得.

身處同一地域,我早已見慣了如此風情景物(除名人故里之外),也沒有覺得有多迷人.就我而言,我個人認為如果沒有了沈從文先生,不誇張地說,這座古城便少了一半的魅力.在本文的最前面,我就提過了沈先生,我對先生的崇敬,最早起源于我一個姓石的高中語文老師.他說先生的《邊城》,其實是可以拿諾貝爾獎的,但可惜諾貝爾獎只授予活著的人,先生又故去得早,于是就失之交臂.這說法我至今都不知道有幾分真幾分假,只是每當我讀起《邊城》,總感覺在讀自己的家鄉,翠翠就生活在我身邊,親切.

可惜,我那在地圖上近在咫尺的家鄉,就旅游業而言,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我其實對鳳凰能擁有沈先生,有著無比的妒嫉.

我大概是下午五點五十到的鳳凰,大過年的,少有人旅游到此,地面上看著倒也冷清.總有當地人來拉客,我也不理,徑自地走開.所謂萬壽宮,萬名塔,奪翠樓之類聞名的景觀也懶得一觀.我走到城門口,有個人過來問我要不要住宿,他是個老人,頭發發白了,在寒風中發抖.我不由想起了我父親,問在哪里?

他說在河邊吊腳樓,不過遠些,在下河那邊去,是民俗屋,居民家庭客棧,當然,價錢也便宜.

我說好啊,那就去吧.他很高興,要來幫我拿行李,我來得匆忙,就背了一個小包,里面只有一套換洗衣服,和一些常備物品,也沒讓他拿.其實,除了旅游黃金周,節假日的時候,鳳凰的消費並不高,城中最好的天下鳳凰大酒店,標准間也不過360元.這大冷天去吊腳樓住著,並不方便,不過我這人,性子一向都隨意,也沒所謂.

天色已晚,我也餓了一天,到了那民俗屋中把行李放好,我就一邊打電話給雜毛小道的那個朋友,一邊往熱鬧的地方溜達,去找吃食.電話過了很久才通,是一個聲音低沉的男人接的,當得知我的來意,並不熱情,不過也沒有推諉,只是讓我明天早上去找他,他在家等我.他的冷淡,讓我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覺,總感覺陰氣十足.虹橋邊的夜市,雖是正月,到了晚上也熱鬧得很,姜糖,米豆腐,臭豆腐,血粑粑,米粉,酸菜魚……這些東西讓我這個吃貨興奮不已,大快朵頤,吃的肚子都撐了,才姍姍返回.

回到家庭客棧已是深夜,我上床歇息,看著四周的木板牆壁,默然不語.

因為是淡季,樓里除了房東,只有我這麼一個顧客在,我睡不著,在床上挪動身子,引得木質地板一陣亂響.苗寨侗鄉土家族等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吊腳樓並不少見,這種建築大部分都是以木材為主體,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本來也常見,木屋子制造簡單便宜,但其實穩定性和居住性並不好,隔音很差,我躺在床上,能夠聽到樓下房東的咳嗽聲.

我合上雙眼,把雙手放到胸前的槐木牌上,聞著木頭和桐油的香氣.

朵朵並沒有沉眠,小丫頭一直在和妖氣作斗爭,雙方實力均衡,有勝有敗,每當朵朵勝利了,就會把意識蔓延開來,連接到我腦海中,給我安慰.這也使得我的旅途少了許多擔憂.朵朵的乖巧,使得我越加的內疚,我暗自下了決心,一定訪遍奇人,完成我對她的承諾,讓她快樂地在這世間生活.

窗外有風在吹,呼呼.

這聲調是田野的呼喚,是大地的心語,是天然的催眠曲.旅途總是勞累的,我不知不覺,合上了眼睛.

********

迷迷蒙蒙之間,我突然醒來,眼不開眼睛,意識中是一片的黑暗.

我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清醒了,然而身體卻僵直得動不了,此時的我還沉浸在剛才的一個夢境里:夢里面,我跌進了水里,四面八方的水蔓延過我的頭頂,讓我無法呼吸,水草一樣的東西(或許是頭發)遮住了我的視線,我伸手摸,是絲一樣的物質,細滑,黑暗在侵蝕世界,我奮力掙紮,然而越是掙紮,就越往下沉去,我變成了怪物,眼睛有乒乓球一樣大,滿面都是血,一回頭,突然又出現在岸上,看見水面上有一座橋,好多長頭發的白衣女人,正往橋上走去……偶爾有一個女人回頭來看我,沒有臉孔,眼睛,鼻子,耳朵等五官一應皆無,仿佛蒙上了一層白布……

沒有臉的白衣女人們,紛紛跳下了只有一半的斷橋.

水是黑色的冥水,上面有白骨森森在漂浮,跳下去,便沉了,沒有一絲的漣漪.

我醒來了,心神劇動,想喊人,想翻身,想跳起來瘋狂的展現出自己的恐懼,然而卻是渾身的肌肉酥軟,動彈不得,好像被什麼東西緊緊包裹,有千斤重.我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躺在床上,蓋著厚厚的棉被,但是,我連推開被子的力氣都沒有.

接著,一股滑膩膩的東西從我脖子處鑽了進來.

這東西是一個很長的東西,像是蛇,又像是魚,表面的黏液將我身上所有的汗毛都驚起來,驚悸就像一股電流,把我全身都電得酥麻,接著,陰森的寒意蔓延進了我所有的毛孔里.

我幾乎停止了思考.

之後,我反應過來了,我被鬼壓身了.

什麼是鬼壓身?它也叫做夢魘,是一種潛意識覺醒,但是支配肌肉的神經中樞還未完全醒來,所以會有很恐怖的不舒服感.當然,這是醫學上面的解釋,十二法門中有載,人沉睡時是意識防范最薄弱的時候,若周身有邪物,最容易近身.這東西可以是一種生物,也可以不是具象的物質,它或許只是一段虛無縹緲的記憶,電磁波,或者是一個怨氣未消的鬼魂……它很弱小,只能夠侵入身體虛弱,疲勞久病,陽氣不足的人,但是,長此以往,被壓者一定精神疲憊,疾病纏身.

我還在奇怪著,那東西已經滑到了我心髒搏動的胸口,然後我感覺到胸口處有麻麻癢癢的被吮吸感.

不對,這不是幻覺,這真的是一個具體的東西.

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鬼壓身,而是一個有預謀的襲擊.雖然頭腦極度疲憊,但是我不敢再將自己的意識沉浸下去,而是在心中默念著九字真言,每念一遍,就覺得腦子清醒一番,我默念,越念越快,當念到第九遍的時候,心中一動,身子已經完全恢複了控制!我感到胸口處不對勁,使勁掀開棉被,結"不動明王印",朝胸口抓去,口中還在怒吼:"臨……"

聲音在小木屋里回蕩,我掀開棉被,伸手去抓,感覺到有一股滑膩的東西沿著睡衣往下面躥,游走到了大腿的位置.我也隔應這種冰涼的東西,使勁一抖,看到一股黑線往地板下電射而去,我跳下床來,拿拖鞋去砸,沒砸中,它從窗戶的間隙拱了出去,我打開燈,驚魂未定地看著自己的胸口,只見身上濕淋淋的,有很濃重的泥土水腥味.

這時樓下的房東也醒了過來,打開走廊的燈,喊我:陸先生,陸先生,你怎麼了?

我沒作聲,呆呆地看著胸口處,有一個恐怖的咬痕,上面有十七八顆尖銳的牙印,出血了,但是我卻沒有感覺到疼,好像中了麻醉一樣.而我的雙手,虎口處不時一陣灼熱,燙得厲害.這時門被敲響了,我打開門,房東老頭睡眼惺忪地看著我,疑惑地問怎麼了?我指著敞開的胸膛,問這是怎麼回事?他看著我胸口的牙印,上面的滑膩濕痕腥臭難當,本來還睡得迷迷糊糊的臉一下子就變成了極度的恐懼.我抓著他,問這什麼個情況?

他結巴的說,這個,是水鬼吧……

我問他們這里經常鬧?——不應該啊,作為一個人氣這麼旺的旅游城市,鬼怪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呢?房東老頭哭喪著臉,說前半年他們這里剛剛也死了一個游客,胸口也是這樣被咬,結果死了,不是中毒,不是流血,而是死于恐懼之後的心肌梗塞,奇怪得很.後來,附近有一個擅長此道的高人來看過,說是河邊溺死的人,沒有及時打撈上來,積怨而成,變成了水鬼.河里冷,它就經常上岸來找人糾纏,索命,下去陪它.

他看著我,默默地望了一會兒,說我是第二個.

這句話讓我十分郁悶,看來我人品真的有問題,居然住個店,都碰見了這種倒黴事.說實話,那個東西,看著好像是靈體,但是,又好像是一條蛇……至于到底是什麼呢,我心中一點兒底都沒有.發生了這樣的情況,我自然也不敢睡了,又洗了一個澡,坐在房東客廳的烤火盆旁邊,一直守到了天明.我找來鏡子看,覺得自己一臉黑氣,又困又乏,眼睛里面全是白色的眼屎.

我心中隱隱感覺,似乎前一段時間的事情,有了後遺症了.

天亮了,房東也沒敢收我錢,一陣好言相勸,請求我不要去報案.我知道,他開門做生意,就指望著這點住宿費養活一家老小,我也是個性子疏懶的家伙,昨夜的事情,也不想聲張,點頭承諾後,去找車子前往阿拉營鎮.

無論如何,都要先把朵朵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在我心中,朵朵的事情第一大.

上篇:第三章 輾轉湘西    下篇:第五章 王氏大屋,煉尸家族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