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第十四章 逃出生天   
  
第十四章 逃出生天

羅福安周身有淡淡黑霧籠罩著.

他古怪的話語讓我心中一凜,看著他扭曲的面孔,雙眼翻白,舌頭都不清楚,語調詭異,就知道此刻的他並不是他,而是被上身了.被上身有很多種,在中國這地界就有請神,神打,走陰,降臨以及……鬼上身.所有的一切,鬼上身是最危險的一種.因為被鬼上身,身體的操控權已經被死去的鬼魂或者靈體所掌握,生死寄于別人之手,身不由己.這樣子做出來的事情,最可怕.

這是死去的矮騾子靈體在借羅福安的口與我對話.

果然是有智慧的生物.

真神是什麼?是伊斯蘭教教義中的安拉麼?我管不了那些,但十二法門中對于喊魂卻自有一套方法,我也不含糊,懶得聽它在這里給我下詛咒,胡言亂語,一個大嘴巴子就抽過去,果決無比,羅福安的臉立刻肉眼可見地腫了起來,我用手指沾了一些傷口的血,抹在他腦門上,高喝一聲"洽",然後結內獅子印,念"金剛薩埵降魔咒"超度之.

過了一會兒,羅福安幽幽醒過來,睜開眼,看我,一臉訝異,問怎麼了?

馬海波笑著解開他的手銬和繩子,說鬼門關里走一圈,自己都不曉得.羅福安依然捂著自己的臉,發愣.這時候,周圍的人已經把矮騾子的尸體收集到一起,並把死去的三個人都收殮好.我說誰去里面接應一下吳隊長他們,矮騾子基本死絕,蟲子自然會散去了.幾個人面面相覷,都看向馬海波.馬海波手下有三個人,一個留在了洞子里,一個被矮騾子上身剛解,人手少,武警戰士倒是還有六個,但是卻不歸他指揮.見了我掏出來的這一堆蟲子,沒有幾個人樂意去走一遭.

我見他們猶豫,說我艹,老子為了爭取時間,一個人踏著蟲陣就跑了出來,一口氣都不帶停的.現在矮騾子死光了,蟲子也散了,里面還有你們的兄弟和戰友,在等待著你們的救援,可是,就沒一個有膽氣的漢子敢去?難道真的要讓我這個重病號再跑上一趟?

有個戰士很擔心地問:"那些蟲子真的散了?"

我其實並不知道,不過為了給他們信心,話就說得很滿,說沒了,不過你們進去小心一點,包裹緊一點兒,別掛到什麼東西.我這麼說,立刻就有人站了出來,向導,馬海波剩余的那個手下以及兩個戰士.我讓他們帶一點兒糯米去.他們幾個進了洞,其余人留在外面收拾現場,馬海波指揮著,過一會兒來問我,說上了羅福安身子的矮騾子說的是真的麼?世界上難道真的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沒好氣地說鬼扯,有麼?你見過麼?

雖然這麼說,我心里面其實也並不好受.事物因為神秘而恐怖,我不知道為什麼矮騾子能夠說話,也不明白它講的究竟是什麼玩藝,簡直太扯了.但是心中那道陰森寒意,卻讓我有些暴躁不安,總感覺被暗算了.

大冷天,風呼呼的刮,我總不能一直裸下去.沒人准備多一套衣服,地上雖然躺著毫無聲息的三位,他們不用穿了,但是我卻沒有半點驚擾亡者的想法,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我又重新套上去,一聞,臭得我自己都想吐.不過忍住了,比起臭味來說,身上的麻癢疼痛更加讓我難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法門記載,毒蟲繁衍地,必有良藥.有一個小戰士陪著我,我就讓他和我一起去千年古樹周圍轉了一圈,終于在西邊的草甸子里發現有龍蕨草的存在,我趕緊讓他多采了些,用石頭把草磕出汁水來,然後把這稀爛的草團子敷在身上.

龍蕨草性陰,闊葉鋸齒,綠色帶芒,解毒,對蛇蟲叮咬的治療有奇效.

我讓他幫我多弄一點,打包,准備帶回去.

敷上之後,感覺全身冰冰涼,蟲毒的灼熱蔓延感立刻消退了許多.我看著手中的這龍蕨草,想到了降服金蠶蠱的往事.當時它可是我人生的噩夢,哪能想到,我這會兒倒是有些想念這條肥蟲子了.它到底什麼時候能夠醒轉過來?

要是此刻有它在,趴在我傷口吸上一吸,我也不用這麼的難過啊.

那邊馬海波在叫我,我跟武警戰士一起回去,只見吳隊長他們已經出了洞,中了尸毒的劉警官被平放在地上,一臉的黑色.我問用糯米拔毒了沒有,有人說拔了,但是沒效果.我一看,那牙印已經結痂了,蹲下來,拿刀子把痂挑開,然後任那黑血流出乾淨,再找來糯米敷好.過了一會兒,他的臉色好了許多,摸了一下他的指甲,並不尖銳,也沒有發黑.

我這才長呼了一口氣,說沒事了,就是失血有點多,回去多補補.

吳隊長,馬海波兩個人合攏在一起來,盤點今天的戰果,吳隊長他們出來的時候,蟲子確實已經散去,就跟之前一樣沒,悄無聲息,只留下一地的尸體,以及死去的矮騾子.他們把矮騾子的尸體拖了出來,里面外面,總共十八具,整齊擺在不遠前的平地上,有人在專門拍照,調查取證.

今天的戰果顯赫,但其實損失也很大,死了四個人:武警戰士胡油然,小董,李德財和鄉里的王干事.剩下的這些人,傷的傷,驚嚇的驚嚇,心神未定,竟然沒有幾個正常的.這樣的結果,兩個帶隊的回去,肯定是要受到處罰的.特別是吳隊長,他雖然沒多說,但我知道他心情肯定是不好的.

商議了一會兒,決定帶著尸體回去,矮騾子太多,也只能背四個.其他的,也沒心思埋了,先放在岩洞里,改天來收拾.大家湊了一湊,總算弄出了三張裹尸布(胡油然的尸體留在了洞中).回程的時候,我屬于傷員,就沒有參與背尸的事情.我腳疼,走得慢,落在隊伍的後面.馬海波在我旁邊,背著小董的尸體,問我說岩洞里的內髒怎麼回事,吳隊長說得很奇怪啊,是矮騾子作的麼?

我說問我也沒用啊,我也奇怪著呢.那石桌很古怪,里面的蝙蝠沒有一個敢靠近的,盛著的內髒,只有干枯風化,卻沒有被蛇蟲鼠蟻給吞食,我站在那旁邊,感覺很不舒服.是一種祭祀的儀式麼?還是別的什麼……

馬海波問我,進山路上,那個老頭子搞了什麼鬼,把水壺里面的水變成蛆蟲?

我按了按肚子,發現中的蠱毒已經漸漸消散了,說你覺得呢?他說是不是被下蠱了,怎麼其他人沒有症狀?我說那個老頭,可能是我的一個仇家,回去的時候,把他帶上吧,投毒,不,應該是投放危險物質,怎麼弄,你們看著辦.他看著我,問真要搞?我點點頭,說人家都已經逼到了這個份上來了,我若不還擊,真當我是好欺負的?當然,我也不是指使你,我這算是報案吧,你秉公執法就行.

我們原路返回,一路上氣氛很沉默,三具尸體,以及留在溶洞中的小戰士胡油然,就像一座大山,沉甸甸地壓在每一個人的心頭.天空中陰沉沉的,像個憤怒的英國老婦人.所有人除了不說話,唯一相同的舉動,都是時不時用詫異的目光注視著我.為什麼?我被這些若有若無的眼光掃到,仔細思量,最後終于得出一個答案:

他們在心里想,這個吊毛怎麼還沒死?

被如此多毒蟲撕咬過後的我,體內的毒素足以放翻幾十個人,但是我卻沒死,踉蹌著走路.馬海波砍了一顆小樹,給我做拐棍,我就拄著,身上糊滿了綠油油的草液汁,發出一陣陣青澀的苦味,悲催淒慘,一副衰樣.身上的傷口先前腫脹,現在消了一些,說不清楚是金蠶蠱還是龍蕨草的作用,有時候我在想,這肥蟲子不是怕龍蕨草麼?

我塗滿,能不能把它激醒過來?

可是無用,呼喚它的聲音仍舊是石沉大海,丫的睡得可香呢.

下午5點多,我們終于走出山林,看到了一戶人家的松樹皮屋簷.遠遠的,我看見草垛子那邊有一個人在吸旱煙,天色昏暗,木屋和旁邊的天地都變得朦朧,所以這火星子尤其明亮.

那里有一個老人在等著我,他想看看,我是死是活.

很遺憾,我仍然活著.

我告訴馬海波和吳隊長他們,先別過去,我去會會我的這個同行.吳隊長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馬海波卻知道我養蠱人的身份,點了點頭,說小心,你去吧.我說這是屁話,給把槍防身不?他說不行,拿給我,我這是違法,他也是.我說得了,又不是環保袋,什麼時候都在裝著,累不累.我整理了一下儀容,像一個參加婚禮的新郎,走向我前面的這個對手.

他仍坐著,吧嗒吧嗒抽著旱煙,像個雕塑.

有風吹來.

青煙嫋嫋.

上篇:第十三章 憎惡印記    下篇:第十五章 耶朗故聞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