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第九章 吊腳坑的尸鼱   
  
第九章 吊腳坑的尸鼱

一大團黑影由上而下,朝我們這邊撲來.

我就地一滾,躲過這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感覺背上被拳頭大的東西拍打到,像被女孩子輕輕擂了一兩拳.我從地上站起來,把早已准備好的獵網掏出來往前撒去."啊,是蝙蝠……"吳隊長在旁邊喊道,周圍人一陣慌亂,用手中的東西亂揮,阻擋.好在這幾十只蝙蝠一飛而過,並沒有反複糾纏,而是在外圍繞圈.

看得出來,它們好像有些懼怕靠近擺放內髒的石桌子.

慌亂之後,七個人聚在一起來,我看到網里面有三個蝙蝠在撲騰,未展翅時和成人的兩個拳頭並攏一樣大,耳朵尖,為三角形,吻部很短,形如圓錐,犬齒長而尖銳,鋒利如刀,長相十分的凶惡恐怖,吱吱地叫喚,仿佛忍受了巨大的痛苦.

唯一的那個警察把手電照在上面,嚇了一跳,說這好像是吸血蝙蝠.

他這話說得並沒有太多根據,然而所有人的心卻都提了起來.這時,我的手電筒移向了剛剛蝙蝠群散落的地方看去,這不看還好,一看手都抖了一下,只見密密麻麻,不下近千頭的黑影在洞頂的那邊聚集著,蠕動著,很擁擠,有的在拍打著翅膀,在空中撲騰,偶爾露出的白色尖牙,有寒光,十分恐怖.

吳隊長也看到了,他當機立斷,說此地不宜久留,趕緊撤離.

說完,所有人都緩步向通道口慢跑去,我收起獵網,把里面三個毛茸茸,相貌丑惡的蝙蝠給放走,輕身返回.我們在通道里一路狂奔幾十米,發現並沒有蝙蝠追來,心中才稍稍放松了一點兒.我發現我們進洞來其實是很失策的,在千年古樹附近布下陷阱,守株待兔豈不是更好?說到底我們還是被李德財這個狗曰的給迷惑了,他之前說矮騾子居住在樹下面的一個土窩子里,然而卻給我們指了一個溶洞口.

一開始我們研究的時候,只以為是個地窖之類的空間,于是失算.

在黑暗中奔跑,含氧量又低,沒跑一會兒就氣喘籲籲了.終于到了三岔路口,我們歇了下來,吳隊長扶著岩壁一邊喘氣一邊說:"這個岩洞不知道有多深呢,估計我們已經驚擾到那矮騾子了,這趟任務怕是完成不了了."他說完,去找自己畫的粉筆記號,找了一會兒,很驚訝地大叫道:"咦,我剛剛畫的粉筆呢?哪里去了?"我們紛紛湊上來看,這光禿禿的牆壁上,哪里有什麼粉筆記號?

可是,也看不到有擦拭的痕跡啊?

有人疑問,說會不會是我們跑錯了方向,剛才遇到一個岔路口,你也不停,就往這邊跑.

吳隊長很奇怪,抓住那個戰士問:"剛剛有岔路口?我怎麼不知道?"我也奇怪,我們剛剛不是順著一條直道跑過來的麼,怎麼會有岔路口?那個戰士很肯定地說是啊,從大廳折回來一百多米的地方就有一個啊.他剛說完,那個警察也附和說是,有這麼一個呢!

聽他們這麼說,我感覺到一種詭異的冰涼從腳一直麻到了頭頂.

難道又是……鬼打牆了?

不可能啊!我有朵朵在,怎麼會碰上鬼打牆?難道是矮騾子在弄幻術了?聽到他們這麼說,吳隊長也急了,他提著手電筒,往回路黑乎乎的通道照去,一片出奇的甯靜.然後他把手電筒移回來,挨個的照著我們,數數:1.2.3……數到5,他聲音顫抖了,問:"胡油然呢?"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我們這些人里,少了一個.

胡油然,這個名字立刻讓我聯想到一個滿臉青春痘,愛笑的年輕人,他今天一直在殿後,剛才在石廳中發現石桌上內髒的,就是他.見少了人,吳隊長立刻就急了,這個鬼彎彎岩洞里面,要是迷了路,那問題可就大了.我們喊了幾遍,空曠的通道里隱隱有回聲——"胡油然……"

吳隊長說不行,一定要找到他.然後我們又折回去,仔細搜尋.

這回我算是上心了,口中一直默念著九字真言,讓自己的呼吸和這聲音共鳴,聯系朵朵,讓她給我指引.走了一段路程,突然聽到有微弱的呼救聲.吳隊長喊停,讓我們小心搜尋聲音的來源,慢慢找尋,最終確定了聲音的來源.我們攏在一處旋拐的突出區,只看到這里有一個吊腳坑.這坑只有臉盆大小,附身下去,有溫熱的風吹來,有血腥味,聞著讓人很不舒服.

黑乎乎的,也不知深淺,而這呼聲則是有下面傳來.

吳隊長趴在地上喊,胡油然,胡油然……

立刻下面就有微弱的聲音傳上來,帶著哭腔:"隊長,隊長,我的腳搞斷了,好疼啊……"吳隊長問下面什麼情況,胡油然說手電筒掉了,看不見,四處都是黑乎乎的,很空曠,說話有回聲.正說著,剛才說有岔路的兩個人指著前面的岩壁大叫,這里就是岔路口啊?我一看,不就是一面稍微突出的石壁啊?再仔細一看,發現這石壁的紋路有些特別,層層疊起,乍一看確實像一條路.

而那吊腳坑,便是在這牆壁的前面,胡油然就是看錯了,一腳跌進去的吧.

但是,為什麼他掉下去時,一點兒聲音都沒有出現呢?

是我們太急了,還是他根本沒時間叫?

當下也顧不得這些疑問,繩子我們是有准備的,聽這聲音也不深,幾個人連忙把繩子捆好放下去,放了四米多就到底了——還好,我知道,有的溶洞的吊腳坑幾十米,摔下去直接成肉醬.下面接住了,拽了一拽,很沉,我們幾個人就用繩子捆住腰,然後往上拔.那戰士有一百多斤,幾個人用勁並不算重,我們往上面拉了兩米,卻感覺繩子突然一沉,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洞里面傳來淒厲的慘叫:"啊……這是什麼東西,啊,好痛!好痛啊……你們快他瑪的拉啊……"

他奮力掙紮起來,而我們的繩子立刻就一沉,死重死重的.

吳隊長趴在洞口用手電筒照著,似乎看見什麼恐怖的東西,大叫快點,快點.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奮力地拔著,洞地下的那個叫做胡油然的戰士一直在大叫——說句不敬的話,就像殺豬一樣嚎叫著——讓整個黑暗的空間里.充滿了讓人驚悚的害怕,好像這恐懼馬上就降臨到自己頭上一樣.

啊——隨著這一聲慘號斷聲,我們感到下面的力道一松,全部奮力一拉,胡油然一下子就被我們拉了上來,非常輕松.然而于此同時,我感覺臉上熱熱的,一抹,全部是溫熱的鮮血,低頭看去,只見被我們拉上來的這個小戰士,全身自腰,盆腔以下,全部都被啃得血淋淋的,兩條小腿處甚至白骨森森,幾乎沒有一塊好肉了.他被我們拔出來,躺在地上,嘴里往外面冒著血沫子,嗓音嚎啞了,全身痙攣地抽搐著,眼睛往上翻,已經是沒有什麼生機了.

吳隊長一直守在洞口,人上來時自然甩了他一臉的血,他看到了胡油然的慘狀,一臉驚詫,抹了一下被血水糊住的眼睛,然後跪下來拉著胡油然的手問怎麼了,見沒反應又掐人中.那個警察受不了這血腥味,一下子就跪在一旁吐了,稀里嘩啦的.洞里面還有細細索索的聲音,吱吱叫喚,沸騰.有個戰士拿著微沖,往里面"嗒嗒嗒"掃射了一串子彈,這才消停.

吳隊長跪坐在胡油然的旁邊,地上流著的全部都是血,粘稠,胡油然疼得已經昏厥過去了一次,幾秒鍾後醒來,看著我們,問怎麼了?他似乎感覺不到疼了,但是說冷,連吳隊長問他的話,也不答.我看見他眼神渙散,便插嘴問有什麼遺言.他反應過來,想抬身子看一下自己的腳,然而剛一想起,就又輕聲地叫喚了一下:"啊……"

這一聲似乎完全透支了他的體力,臉上疼得扭曲了,強忍了一會兒,他盡量舒展了一下眉頭,輕輕歎道:"唉,當兵一年多,我都沒回過家呢,我想媽媽了……"

這話說完,他便再無聲息了.他死得很不甘,睜著眼睛.

胡油然是湖北人,年僅十九歲,花一樣的年華,然而卻死于一個大山深處的溶洞之中.

旁邊幾個男人都是他的戰友,一時間淚水止不住地跌落.可這個時候並不是傷感的時候,我一把拽著吳隊長問剛才看到了什麼,他說是老鼠,像小貓一樣的老鼠,一大堆,全部粘在油然的身上,一個接一個……我說最後怎麼沒有甩上來一個呢?

他說不知道,手電筒一照,個個的眼睛都是紅晶晶的.

我想起了雜毛小道的那句話——何為妖,反常必為妖!李德財也說過,他失蹤的時候,曾經見過很多大老鼠在他面前跑來跑去.老鼠其實是很怕人的,人們說"膽小如鼠",便指的如此.然而敢主動進攻人類的,必然是吃過人肉的,凶狠得很,這種老鼠又被叫做尸鼱.我們都知道,人死之後,尸體是最好的細菌病毒培養基,鼠疫可以在尸體的骨骼里面存活60年,炭疽40年左右,里面存在的尸毒極其厲害,若是感染,又被尸鼱食用之後,這尸鼱,便非常具有攻擊性,而且劇毒.

我抓起一大把糯米往洞中一撒,然後聽到吱吱的聲音傳來,非常痛苦.

我制止了其他人想要帶上胡油然尸體的舉動,並且不讓他們去摸.此刻的胡油然,不一會兒身上就全部都是毒了,一不小心,便能感染到人.他們都不干,說我不理解他們的戰友之情,兄弟之情.人都死了,要給他留一份尸首,好給他家父母交待啊.我看著吳隊長,問死了一個弟兄了,是不是想所有的弟兄都死掉?他愣了一下,死死盯著我,然後咬著牙,說先放在這,過幾天組織人手工具,再來!

用隨身帶的布裹好胡油然的尸體,放到一處懸空的石台上後,我們再次往著出口走去,一路做上記號.

這個時候,我感覺氣氛十分的沉悶,大家都不說話了.

那個警察拍了拍我,低聲說我的決定是正確的.我不說話,也不求理解,只是感覺進洞這個決定,實在是太錯誤了.往回走,岔路口的粉筆消失了,我們不管,來時是往左拐,回路時依照返回就是.然而,當我們走過了三個岔口的時候,我聽到風中有嗚嗚的哭咽聲,停住了腳步,用手往嘴里舔了一下,放空中,然後拉住了前頭的吳隊長.

他扭頭,瞪我,而我則很無奈地說道:"我們迷路了!"

上篇:第八章 溶洞子里的內髒    下篇:第十章 矮騾子的迷轉宮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