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第十一章 金蠶蠱沉眠   
  
第十一章 金蠶蠱沉眠

我立定,閉上眼睛,深呼吸,苦思冥想著,嘗試著去聯系它——黑暗中,整個世界一墜一墜的,很累,黑暗在蔓延,景象動搖,往前飛,使勁兒飛,用吃奶的勁兒……終于,前面出現兩個黑影,一個穿黑色運動服,猛用手擦地下泥疙瘩的猥瑣長毛男,一個左手提包,右手放在太陽穴上做沉思的普通青年,臉上有疤.

很有必要,值得一提的一點,這個青年的傷疤,淺,恰如其分的地把他的娃娃臉修飾得彪悍帥氣.

隨著蕭克明的一聲歡呼,我睜開眼睛,只見一個二十公分直徑,像卷心菜一般的赤紅色果實,飄在我面前,我一伸手,這果實就掉落在我手上,入手有點沉,好幾斤,而在這赤紅果實的上面,有一坨金黃色的東西,黑豆兒眼睛滴溜溜地看著我.

我心中一下子被幸福填滿——多麼顧家的小東西,就知道往家里面搬貨.

這東西,就是俺家的金蠶蠱,手上這顏色豔麗的果實,就是剛才日本小子不惜殺人搶奪的東西.我不認識,但是知道有人搶,就是好東西,果斷收起來,讓金蠶蠱回家,然後和蕭景銘一起邁步跑到停著車的道路上.

車子啟動,沿海走了幾分鍾,就聽到"嗚哇嗚哇"的聲音擦肩而過.

本來想著去報警的,沒想到有人提前去報了.

我們不管,一路開回到了口岸的東方星夜總會.把車停好,正是夜場散去的時候,我和雜毛小道一起進去,自有侍者帶著,來到了上次鬧鬼的辦公室.坐著,蕭克明給我講起昨晚上我走之後事情的後續:

他和劉哥去了敏香的單獨化妝間,找到了那個陶瓷彩璃的古曼童,敲碎,里面是碎骨,毛發,指甲和些許尸油,里面有黑煙密繞.房間里還有煮熟的雞蛋,供奉著香,碎米和糕點.他做了法壇,超度了亡靈,而後在敏香的帶領下,在一個下水道里面發現了四具尸體,有的高度腐化,有的長起了尸斑(包括那天死的那個醉漢),之後由夜總會幕後的大老板段叔與局里面的人協商,讓敏香投案自首了.

我說你昨天一晚上沒有回來,只以為去雙飛了,沒想到還干了些正經事.

他嘿嘿的笑,說那是,不過呢,那兩個烏克蘭大美女,活兒簡直不是蓋的……他興致勃勃地講起昨天的豔遇來,用詞言語簡直不堪入目,哪里像一個有道之人.我連忙攔住他,說懶得聽他床上那點兒事,問劉哥說的那只黑貓,不知道是幻覺,還是有蹊蹺.雜毛小道被打斷談興,有些不爽,說一只貓而已,這黑貓是驚魂之物,能辨陰陽,驚粽子,當時出現也是正常的,疑神疑鬼什麼?

說著話,這里的安保主管劉明劉哥進來了,他說楊經理回去了,不過包廂安排了一整晚,現在回去,若有人來調查取證,他們自會應酬的.這些事情,他只是做,但是從不問緣由,做他們這一行,總是有些涉灰的,很多東西自然懂得,也見過我和老蕭的手段,總體來說還是可信的.

我站起來跟他握手,說多謝了.

他擺手,說舉手之勞的事情,又問他們老板段叔想見見我們,問有沒有空,安排個時間吃頓飯.

我心急著回去給朵朵准備召回地魂之事,沒心思應付,但是人家幫了忙,冷淡了不好,于是點頭說今日晚上即可.蕭克明這雜毛小道喜歡錢,又好色,自然樂意認識——他們這些混江湖的道士,就跟知名學者一樣,需要權貴來捧的,要做到"談笑有權貴,往來無白丁"的時候,就可以出書,成為大師級人士,之後,自然名和利,滾滾而來.

約好地點,我們步行返回酒店,一覺睡到天明.

早上八點起來,我打著呵欠,開始整理起昨天的收獲,打開拉鏈,卻發現背包里面的十年還魂草的葉面有些泛黃,心知這特制泥土雖然有用,但是總不及根系地脈要穩妥,我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它找個地方先埋著,等返回東官後再挖出來——即使把這價值100萬的草本植物放在草叢里面,也不會有丟失的危險,這世界識貨的人很少的.

再翻背囊,只見到昨天收獲的那赤紅色果實,居然癟得只剩一張爛皮了.

半晚上的功夫,這東西怎麼給誰吃了麼?

我大怒,跳到雙人間的另外一張床旁邊,把抱著枕頭做春夢的雜毛小道給揪了起來,使勁地搖晃他,大罵你個狗曰的,不聲不響就把我們的勞動成果給侵吞了,你當這是火龍果啊,一口吃完?

雜毛小道睡眼惺忪,回過神來,問怎麼回事?

我說還怎麼回事?你這個家伙是不是半夜偷偷起來,把我們昨天弄回來的紅色果實給當夜宵吃掉了?

他大呼冤枉,打早上回來一上床,頭沾枕頭就睡得稀里糊塗,哪里還有時間去想什麼別的東西?再說了,那個來曆不明的東西,還是從那個妖氣沖天的房子里面拿出來的,說不定有劇毒,嫌命活長了的人,才會干這傻事兒呢!

我說你等等,剛剛說到哪兒了?

他愣住,說:"嫌命活長了的人,才會干這傻事兒呢……"我說前一句,他說:"說不定有劇毒的……"我們兩個四目相對,跑過去翻包,果然,在那變成暗紅色的爛皮上,果然躺著一條肥碩了不少的蟲子,金黃色的背上,有一道紅色的紋路,波浪形,這紅色像血,極為妖豔.雜毛小道叫了一聲"無量天尊",先是給了我肚子一拳,說果真是賊喊抓賊,罵了隔壁,然後歎服道:"螞蟻食象,原來就是這樣啊?"

的確,那赤紅色果子足有20厘米的直徑大小,居然被拇指一般粗細的金蠶蠱一晚上就吃光了,而這厮僅僅才增大了一小圈兒.

這,符合新陳代謝定律麼?這符合物理定律麼?——這不科學!

我怕它吃壞了東西,連忙聯系它的意識.然而這家伙仿佛進入了冬眠狀態,蟄伏了,怎麼叫都叫不醒.我無奈,拎著這家伙的軀體放進了上衣口袋,然而,它一入口袋里,立刻隔著白襯衫,漸漸地融入了我的皮下去,開始鼓成一個包,像輸液時鼓起的青筋,然後慢慢變平緩,最後不見蹤影.

"半靈體?"雜毛小道驚呼,他歎服曰:"你這家伙一直不肯說它藏在哪里,原來是在你身體里面啊……原來如此,原來本命蠱還真的是在人體體內,需要怎麼養?它吸你的血麼……"他一連串的問題就問了出來,而我不答,心中的狂喜將頭都沖昏了,激動得很.

在這一刻,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滴滴嗒嗒的,把他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個情況?

唉,很多事情,辛酸苦辣,不足外人道啊!

既然已經起床,那麼就下了樓,在二樓餐廳用了早點.我返回房間,背上了裝有十年還魂草的背囊,和老蕭來到附近街區景觀的花園壇子里,他算了一卦,于是找了個地方把這株草埋下.用的是隨地撿到的破碗挖的土,兩人一手泥,找了個地方洗洗手,雜毛小道見路上行人多,擦擦手說要不然今天開張一門生意?

我說好,陪著他在路邊攤忽悠人.坐著無聊,想起有一個遠房堂弟陸言好像也在江城打工.想去找他玩玩,可是翻開手機通訊錄半天,沒找到電話,想著我這身份,天煞孤星呢,去找他估計又是平添麻煩,就此作罷.

雜毛小道生意不錯,一直到了下午四點才關張,收入150元.收了工,我們返回住的賓館,發現大堂正有兩個警察在問大堂招待什麼東西,那女人看見我們,朝我們指了指,然後他倆就走了過來,威嚴地問:"是陸左陸先生麼?"

我心想果然來了,臉上卻沒有半點變動,點了點頭,說我是的.

上篇:第十章 無盡小鬼遍地生    下篇:第十二章 酒店失竊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