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第十二章 金蠶解蠱   
  
第十二章 金蠶解蠱

我凝神一看這二人,原來是我家樓下那兩保安——一個保安隊長,一個青瓜蛋子.

這兩個瓜皮在朵朵被竊的事後拼死抵賴,既不提供信息,也不配合,指鹿為馬地辯駁,把當時痛失朵朵的我氣得夠嗆,于是當面發了毒咒,暗地又指使金蠶蠱給他們兩個來一下子,本想給他們一個教訓即可,哪知後來忙于交易,而後又身受重傷,竟然將這兩個倒黴鬼忘記了.我下的是慢蠱,這幾日他們肯定是毒發了,痛苦莫名,被蕭克明見到,于是領了過來.

我心中僥幸,想著幸虧有蕭克明在,要不然我莫名其妙地手中就多了兩條人命,這樣有傷天和.不過雖是如此,我自然也不肯承認自己下了蠱,只是問怎麼回事?

那保安隊長已經哭得眼淚鼻涕糊滿了臉,一直磕著頭.

他見我問,抬起一張扭曲的英俊臉孔,可憐巴巴,哭著說他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我放過他們.我說這真奇怪了,我怎麼就不放過你們,我做了什麼?他張開口,伸出舌頭,里面全部都是大片大片的潰瘍,脖子後頸大片膿瘡,肚子有圓球那麼大,不斷地嗝著酸臭的氣,嘴唇腫得外翻,疼得只是哭.

我很冤枉地說我住進醫院都有十來天了,哪里有機會去搞這些呢?生病了就住院嘛,找醫生,找我有屁用?他們見我這麼說,哭聲更大了,說去了醫院了,也沒用,還說上有老下有小呢,他們那天是王八蛋,是他們錯了;那個青瓜蛋子使勁扇自己巴掌,說他那天在玩手機,所以沒有注意,但是怕受懲罰,于是就說了謊.

他打得很使勁,又揍到自己口腔潰瘍的上面,哇哇地哭,大把大把的眼淚掉下來.

病房里的其他病人紛紛側目看著我.

我說好了好了,真不是我搞的鬼,我當時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還真靈驗了,所以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做事都要憑良心才好,對不對?我聽說,只要誠心悔意,連上帝都會原諒你們的呢,對不對.好了,你們真不要找我了,看一看你們旁邊這位仙風道骨的道長,我隆重推薦一下,他才是一位奇人異士呢,找他,才會有辦法的.

說完,我讓金蠶蠱把這兩人體內的毒性截斷,然後朝蕭克明眨了眨眼睛.

雜毛小道久混市井,一顆玲瓏心晶瑩剔透,一點就通,于是嗯嗯啊啊的扯呼起因果報應來,講得云山霧罩,玄之又玄.兩人皆俯首稱是,他送走兩人出門口,折回來問我解法,我一一相告,他滿意而去,稱這筆生意八二分成,因為他出力較多,于是他八我二,成不成?我閉上眼簾,贈送他四個字:"滾你個球."

他們走了之後,一個病友問我小陸你還懂法術呢?

我說我年紀輕輕的,哪里懂這些,那個年輕道士好像有,我就見過他用木劍挑起一張黃符紙,突然一下就點燃了,好厲害呢.那個病友驚呼一聲說這麼神奇?旁邊有一個摔斷腿的老人嗤之以鼻,說那張黃符紙做過處理,上面塗得有紅磷.我說也許是吧,你這麼說,看著倒真是騙人的玩意.

他們哈哈笑,說本來就都是騙人的,世界上哪里會有這些.我說是啊,怎麼可能呢?剛說完,一旁的朵朵就沖我做鬼臉,猛地眨眼睛.

********

晚上的時候顧老板打電話給我.

他之前也打過電話,向病中的我問候,對于跟他的約定,我已經表示恐怕不能去了.他表示了理解,說聽阿根說了,都癱在床上了,自然是來不了的.這一次,他一見面就問我,說那孩子快不行了,遍訪名醫,高人而不得,幾經無奈,她父母輾轉知曉了我這邊有點路子,于是央求顧老板帶到東官來,求我想想辦法.

我很驚訝,說香港那麼大,高人異士輩出,都是大師,我現在看的好多玄學書典都出自于港台一地,怎麼會沒有一個人能夠出手救治,居然還想跑來找我這個小苗寨子出身的家伙?顧老板歎氣,說香港確實有高人,但是托人找了幾個,對于這件事情的態度卻都是出奇一致,不願意出手.李家湖是他生意場上多年的朋友,若是你懂,務必幫你顧哥這麼一回.

我說不保證看好,但是看看這沒問題,你只管帶過來就是.

顧老板很高興我能賣他面子,笑眯眯地說小陸你放心,只要治好,診金一定豐厚.我苦笑說我要是沖診金,真就是王八蛋了,主要還是你顧哥的面子大,你都開了口,我還能說什麼?他說明天就啟程過來,讓我准備准備,于是心滿意足地掛了電話.

第二天下午我還在研究十二法門,忽然看到門被推開,一個穿這青色西褲白襯衫的中年人走了進來,在他後面有一個戴金絲眼鏡的年輕人,提著燕窩魚翅等貴重禮品和一個花籃.這中年人便是我之前一直提起的顧憲雄顧老板,旁邊那個是他的助手秦立.我連忙關上了電腦,招呼道:"顧哥你來了……"

想撐起身來,但是顧老板很快就阻止了我,他走到我面前連著我的手,感慨地說了一番寒暄之話.沒幾句,他就進入正題,說他朋友李家湖和他太太,以及他們的小孩都到了東官,他先到一步,他們隨後而來,問我在哪里可以開始.

我說找一個獨立的房間就行.

他環顧了一下病房,說阿根太不懂事了,怎麼能讓小陸你住這種房間呢?要不然給你換一個單間吧?我說不用,創業初期,宜儉不宜奢,這里挺好的,足夠了,顧哥你去院方那里找一個獨立病房,我在那里給那小孩看病好啦.他讓秦立去安排,坐下來陪我聊天,問關于巫蠱之事孰真孰假的事情,這里病房人多嘴雜,我也不願多談,搖搖頭,點到為止.

他是聰明人,見我這般,呵呵的笑,說我們改日好好聊一聊,于是沒有再談及.

那家人很快就來了,我讓秦立去院方那里借了一架輪椅,在護士和他的幫助下,讓人推著我過去.他們找的是十五樓的一個高級病房,一進去,就聞到有清新的香水味,現在是下午,溫暖的陽光從明亮的窗外灑進來,如同金子.這病房是套間,我首先和小孩的父母見了面,都是四十來歲的人,男的儒雅精干,女的秀麗婉約,很有素養,只是面容有些憔悴.

然而他們見到坐在輪椅上的我,卻有些失望.

雖然經過了十來天的治療,但是當時的我身上到處都是固定骨骼用的夾板,脖子處有護頸,臉上有疤,給秦立推著進來,穿這病號服,頭發好多頭沒洗,油油的透著股酸氣,精神談不上壞也談不上好,哪里有世外高人的風范.

顧老板給我們雙方做了介紹,他對我頗有吹捧之辭,什麼苗疆世家,曆代傳承,又將近日發生的兩起怪事移花接木,把我大大粉刷了一番.那男的叫作李家湖,還能保持禮貌,跟我打招呼,那個女的英文名叫coco,顧老板介紹作李太太,她秀美蹙起,看著我就仿佛如那招搖撞騙的江湖騙子,一臉不善.

我不以為意,說能不能先看看病人?——因為不知道叫什麼,所以我只能以病人作稱呼.他們說好,秦立把我推到了房中的一個病床之前,輪椅是可以升高的,大概升了五十公分,我正好能夠看見病人,把目光一放到床頭,我嚇了一跳:哇,黑氣縈繞.

床上躺著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瓜子臉,西瓜劉海,兩頰消瘦,閉著眼睛,長長的眼睫毛微微顫抖,仿佛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一頭黃色的波浪卷發散落在枕間.她本應是個極美的女孩兒,然而此刻小臉是病態的灰白色,沒有一絲生氣,嘴唇干,發白,好多灰殼.

我想站起來看身上,但起不來,問她父母能不能夠把被子掀開?

李先生把女兒的被子掀開,里面是一具玲瓏的女性軀體,穿著可愛的粉色睡衣,胸口微微隆起,腹部平坦.我問身體有結膿成瘡的現象麼?李太太說沒有,我又問,發病的現象是什麼?她接著回答說大便秘結而瘦弱,不肯飲食,夜里渾身發燙,起初還只是十天左右一次,最近越來越頻繁,每隔一天便發作,疼得難受,需要把嘴堵上以防咬舌自盡.

我說去過醫院,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是病毒感染,厭食症,身體虛弱,ct過,查明體內有結石,但是經常轉移.

我又問,李先生是做什麼生意的?

李先生和他太太對視一眼,他雖不惑,但還是給我說明:他是做珠寶玉石生意的,常年在緬甸,泰國和越南等地往來,在香港有幾家連鎖的珠寶店,大陸也有,在深振羅湖.

我說不對吧,你在馬來西亞應該也有生意吧?

他很吃驚,問你怎麼知道的?我說我猜你在馬來西亞惹到仇家了,你女兒應該是中了馬來西亞降頭師特有的玻璃降.何謂玻璃降?原理我就不跟你們解釋了,這是藥降和飛降結合的一種混合降法,中降者起初只會厭食,整日怏怏不振,而後腸道蠕動變慢,消化系統被損,而後,多則三兩年,少則數月,體內會多出一堆碎晶石,形同玻璃,五髒糜爛而亡.

李先生動容了,他說大師你說得果然不差,我們前天去給sheri做體檢,在胃部發現了一些玻璃……李太太更是激動,她緊緊抓著我的手,哭著讓我救她女兒.

我揮手阻止了情緒激動的兩人,說在香港,之所以那麼多高人不願意解,這里面原因有二:第一是會玻璃降的人,必定是積年的老家伙或者天資卓絕之輩,不好得罪;其次是因為這是混合降,飛降乃靈降,用施降者的靈力,咒法生成的怨念很強,惡毒,還能轉移,會讓解降人走背運……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李先生你找的高人,其實未必真的很厲害.

李先生緊緊握著我的手,神情激動,說大師你能解麼?

顧老板也說,是啊是啊,小陸你快幫忙解啊!

我笑了笑,說:"李先生,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在馬來西亞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呢?"

上篇:第十一章 百年槐木牌    下篇:第十三章 血手掌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