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苗疆蠱事第四章 不靠譜的茅山道士   
  
第四章 不靠譜的茅山道士

我聞到了血肉腐爛的腥臭之氣,這女鬼長長的黑色指甲尖已經快要抓我的背上.

我人生的二十一,二年里,從來沒有一次像那日一般驚悸,在那一刻心髒都幾乎停頓住.

千鈞一發,無數念頭湧上了心頭.

這時候,十二法門里面的壇蘸里面的一門降三世明王心咒,鬼使神差地浮上心頭,同時我已然雙手結出大金剛輪印,作降三世羯摩會,扭腰,前推,然後將所有的負面情緒瞬間拋棄,沉氣,猛喝了一聲:"鏢——咄!"這一聲吼叫,集中我全身的精氣神,頓時間轟鳴若響雷,在整個樓道里面震動.

世界像鏡子一般破碎,燈光昏暗的樓道,閃爍的視覺,紅色的紗裙和腐爛面容,狠戾哀嚎的厲鬼,都化作了無數漫天的小碎片化作不見,唯有明亮的燈光在走廊里無言地對我嘲笑——這樣的描寫似乎有些視覺化,好吧,其實當時我就是感覺心髒一張一縮,驚悸過了一個點之後,所有的恐懼感都潮水一般退去.

我大概是失神了三秒鍾,聽到樓道里有"噠噠噠"的腳步聲,很急,也很沉重.

我這時候已然回過魂來,想起道行淺薄的厲鬼一般都是用幻覺嚇人,虧得我還是半個專業人士,沒想到擅泳者溺斃,我自以為可以有金蠶蠱辟邪憑恃,卻沒想著娘們竟找上了我來……可恨,當我好欺負麼?——好吧,之所以這麼氣憤,是因為此時我的褲襠,已經濕噠噠的了.

"陸先生,陸先生……"

下面有人喊我,是樓下遇到的那個胖保安,他跑上來,旁邊還有一個五十來歲的老保安,我也認識,老實巴交的一個人.胖保安氣喘籲籲地問我怎麼了?我說我遇鬼了,你信麼?他瞪著眼睛,說你今天也遇鬼了?

我一聽這個"也",心里面就知道這事鬧大了,就問也有人遇到?胖保安說是,有一位b座14樓的單身女子也遇到了,現在賴在保安室不肯走呢.我說你們怎麼上來的?他告訴我在監控室里面看到我圍著樓梯在打圈圈,感覺有點奇怪,然後就來看看,剛剛走到二樓,就聽到我大吼一聲,更加著急.

我說你們等一等,我讓他們在這里等著,我一口氣跑到十樓的家里.打開門來到客廳,發現黑咕隆咚的客廳沙發上坐著朵朵,她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臉緊張地看著電視,金蠶蠱在她旁邊飛,嗡嗡嗡,看見我來了,嗖地一下飛到我面前,想從我嘴里鑽進去.我一把擋住它,一看電視,是某衛視午夜檔播放的香港鬼片《山村老尸》,看著朵朵一副緊張害怕樣,我很無語——都是鬼,而且這是真鬼,那是假鬼,怕個毛啊?

朵朵也想來抱我,我攔住了她,跑去浴室草草換了下褲子,出來後讓朵朵繼續看,拎著金蠶蠱放兜里,然後跑到5樓的樓道口與兩個保安彙合.

在物業的監控室,我看到了顯示屏里自己剛才的那副蠢樣:一個人埋著頭使勁地在四至五樓的樓梯里上下轉圈,然後推開樓道門湊了一眼,退回來,然後死死盯住樓道的瓷磚,接著又往下跑,然後停住,大喊一聲……"鏢——咄!"

啊,跟個神經病一樣!

監控室里面坐著一個女人,鵝蛋臉,皮膚白皙,眼睛大而亮,年紀二十四五,算得上是個豔麗嬌媚的女子,只是臉上煞白,渾身發抖,顯得有幾分可憐.我看向她,她也看向了我,猶豫了一下,哆嗦地說:"你,你也碰到了那髒東西?"我說是啊,我也遇到了,你什麼情況?

她說在半個小時之前碰到一個一臉碎肉,身體僵直的女人在追她,嚇得她膽都快裂了,癱軟在地上不敢動彈,幸好碰到保安巡邏,把她帶回來的.我笑了笑,說沒事的,要真有鬼,那她也就只有嚇嚇人而已,還真能把你怎麼樣不成?轉過頭來問兩個保安,那個七月間死去的女人在哪個房間,住人了沒?

胖保安說沒有,死了人就是凶宅,掛在交易所了,沒見過人來看房.

我心想還好沒人來,要不然買房的人真的要經曆比旁人更加揪心的遇鬼經曆了.我說我能去看看不?里面有什麼髒東西,定是有牽掛的,把那東西毀掉,這棟樓才能平安.胖保安笑嘻嘻地奉承說陸先生你是開公司做老板的,還懂這個?我說我懂啊,你不信?胖保安直搖頭,說他沒有鑰匙進屋,去不了.

這時候一個大腹便便的肥人走進來,在沙發上坐著的年輕女子立刻跳了起來,乳燕投林,把自己塞進了肥人的懷抱中去,兩人一陣軟語纏綿,女子哭哭啼啼地抱怨著,說自己的見鬼經曆.肥人聽完,朝兩保安大吼,兩人維維是諾.肥人罵了一陣,氣喘,臉漲成了豬肝色,摟著女子就出去了,說要去住星級賓館,滾床單去了,還說那費用要找物業報銷.

我冷汗,看著那女子斯斯文文,瘦瘦弱弱的,怎麼能夠承受那近300斤肉的壓迫?

兩保安臉青一陣白一陣,胖保安連忙給上頭彙報.

我站起來,那個老成一些的保安問陸先生你也要出去?他是四川人,說話一口川普,很親切,我笑了笑說這倒不用,只不過你們上頭要是不處理,以後遇鬼的人會越來越多的,這棟樓恐怕就廢了,能不能打開門,讓我進去瞧瞧?胖保安掛了電話,包子臉上有些歉意的笑:"陸先生,不好意思,今天真不行,老板說他明天找人來解決……"

他的說法,有點像外交部的官方發言.

我沒有再說話,獨自走樓梯回家,經過第五樓的時候,我拐到五樓的走道里,借著金蠶蠱的靈性,去看各家的房門,發現東首第一間的房門有些特別,怎麼講——是那種有點淡淡黑霧的籠罩,書里面叫做"陰宅怨地,不加複生",是有邪物停駐的典型征兆.

我念了一段十二法門壇蘸中的一段內容,持續地念,然後結手印.

過了一會,那黑霧淡了一點.

我估計房間里面有些見不得光的髒東西,但是我畢竟是半調子,樓道里安檢措施又周全,我這種身份也不能夠破門而入,于是對著門口大罵幾句——這是罵魂,有的同志小時候應該看見父母做過,凶狠一點,其實也有一些驅邪的效果.

回到家里,我從書房里面拿出前些日子在香燭店里買來的黃符紙和朱砂,毛筆,香墨,也不管有用無用,照著電腦加密文檔里的十二法門影印原本,將精氣神凝聚,集中精神在腦中模擬了許久,然後一口氣書寫了四張"涅羅鎮宅符".畫完,我感覺一股疲倦之感升到頭頂,我叫來金蠶蠱,讓它噴點血上去.

金蠶蠱不肯,扭著肥肥的蟲軀在我上下左右飛,黑豆眼不時地沖我瞪.

我拉著朵朵的手,跟它溝通:這也是為了朵朵的安全,要是那女鬼沒事跑來這里串門,鬼鬼相吸,把朵朵給害了,以後誰還陪你玩?金蠶蠱停在空中,然後附在朵朵的靈體上,滑梯一樣的溜到地上來,過了一會,自己爬到桌子上的黃符紙上,蠕動,扭著屁股,又過了一會兒,四張黃符紙金光燦燦.

"涅羅鎮宅符"終于完工,我把這四張分別貼在房門口,衛生間,客廳窗口和臥室窗口.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外邪進入,穩定鎮宅.

有件事情值得一提——為什麼朵朵也是陰魂靈體,但是為什麼不受影響呢?

首先她現在已經是我養的小鬼了,心靈上面跟我有一定契合;其次她與金蠶蠱親近,金蠶蠱智慧並不多,但是對親近的人其實非常照顧的,所以並不會對朵朵驅害."涅羅鎮宅符"出至我與金蠶蠱之手(爪),自然不受傷害.

普通金蠶蠱愛乾淨,對主人是福星,養蠱的人很少生病,養豬養牛容易長大,更厲害的是把人下金蠶蠱害死後,可以驅使死者的魂魄為他干活,因此主人致富.但是,養金蠶的人,必須在"孤","貧","夭"三種結局中選一樣,法術才會靈驗,所以養金蠶的人都沒有好結果.于是,也誕生了一種叫做"嫁金蠶"的風俗,所以勸一勸路過少數民族地區的同志,地上有金銀,千萬莫撿,切記切記——這是題外話,略下不提.

我這本命金蠶蠱比較老實,對我要求不高,也沒有叫我做選擇題,除了剛開始不聽話,拼命折磨我外,一碗黑茶功德湯喝下之後,服服帖帖,雖然也偶爾鬧脾氣,愛喝小酒之外,其他還好,大事從來不掉鏈子——哦,它回住處的方式也讓我不喜,當然,習慣就好.

一夜無事.

第二日我心有牽掛,于是早早地回到家里,時值下午六點,看見一樓大廳里有一個穿得青色舊袍子的男青年,跟《神雕俠侶》里面全真教老雜毛們的穿著一般,大襟大袖的道袍,裹腿,著布鞋,頭上沒戴方帽,挽發髻,兩縷青須,正在樓下與人侃侃而談.

跟他說話的是物業房的一個什麼經理,我見過,但是印象不深.周圍為了一圈人.

倒是那個胖保安看見了我,叫住我:"陸先生,你來得正好,你昨天不是也遇到髒東西了麼?跟茅克明師傅說一說."他昨天晚上值夜班,不過這會兒倒也精神,只是眼睛上糊著眼屎,顯然也是被臨時叫過來的.那年輕道士看著我,作了一個揖:"這位先生,貧道這廂有禮."他沒叫我為居士,反而叫先生,讓讀過一些道藏的我有些意外.

而且,這道士沒有個道號,也好意思出門?

旁邊的經理給我介紹:"茅道長是上清派茅山宗第七十八代掌門的親傳弟子,玄機莫測,法力無邊,有了他來為我們超度亡靈,大家都可以放心了……"

"失敬失敬!"

我一邊回禮一邊看著雜毛小道——就這鳥樣就號稱掌門弟子,我還真的有些懷疑.

茅山道士這玩藝,他們長期活躍于各種影視劇里,多是以捉鬼降妖而名聞于世,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我也知道,所謂茅山法門多見于附道外道的民間巫術,殊不知茅山宗的教義精華卻跟這些毫無瓜葛.真正的掌門弟子,自有供奉給養,定是在山中盤腿打坐,磨練心神,哪里會勞累得四處奔波,裝神弄鬼,騙吃騙喝?

我正在疑慮中,那自號為茅克明的道士沖我微微一笑,說:"這位先生印堂發黑,眼角含煞,定然是沖了晨星,走了北火.無妨,來,來,貧道為你助一臂之力……"

上篇:第三章 五樓的回魂梯    下篇:第五章 驅鬼無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