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六十 然後,皇帝才會感興趣   
  
六十 然後,皇帝才會感興趣

岳翻很清楚自己寫的是什麼,《青玉案元夕》,如果看到這首詞的是太祖皇帝趙匡胤,估計他會很不屑的笑一笑:"不過是個會寫詞的人罷了,給個官就是."

宋太祖雖然是個武人,但是就是他開始了重文輕武的傳統,可即使如此,也不會妨礙他從心底里面看不起文人,認為文人是軟蛋,五代十國的大兵們普遍瞧不起文人,一刀下去了事,趙匡胤更直接,他不是一直手里提著一把斧子嗎?手起斧落,文官的兩顆大門牙就沒了,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起來,宋代如此重文輕武,文人瞧不起武人,怕也是風水輪流轉的結果.

如果這首詞被太宗皇帝趙光義看到了,估計趙光義會給岳翻一個清閑的高官顯職,來配合他重文輕武的正式策略,不過,仍然不會給岳翻實權,太宗皇帝是個務實的人,選的人才也要是一個可以辦事情的人,從五代十國走過來的皇帝,都明白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從真宗皇帝開始,宋代的皇帝都是養在深宮里,沒有見過外面的事情的深宮皇帝了,和一群女人呆在一起的皇帝,能夠是個什麼樣的皇帝?宋代皇帝的文學素養越來越好,想來不僅是重文輕武的國策使然,總是養在深宮里,也是難免的事情,男人不出去見見世面,哪里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也就是從真宗皇帝開始,寫詞寫得好,作詩作得好,寫文章寫的妙,那都是可以做高官達人的依仗,真宗皇帝那著名的勸學詩還不足以明問題嗎?多少男兒就是因為那首詩,所以才丟棄了冰冷堅硬的刀劍,提起了軟綿綿的筆,從此甯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的豪言壯語就再也聽不到了.

所以岳翻這樣寫叫做投其所好,大宋朝的官家和大臣們就喜歡這樣的調調,可以體現出無盡的風華之妙,實在是太美好了,至于邊關的苦寒風沙,老天,那怎麼是我輩文人所應該去的地方?那是那些臭丘八才應該去死的地方,和我們有什麼關系?

這首詞原本是辛棄疾為了表示自己的悲憤,表示整個南宋除了他自己沒有一個人想要北伐收複國土的孤獨寂寥之感,他痛恨自己手中那支軟綿綿的筆,他向往著鋼刀,鐵騎,向往著戰爭,渴望著勝利,他要光複故土,他要光耀神州,但是,但是,他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無論什麼時候大宋朝都是文人壓倒武人的.

于是梁師成開始按照自己的理解,對這首詞做出了自己的解釋,解釋之精妙,文采之飛揚,簡直是太監中的極品——陛下您想啊,這幅畫兒,很明顯的就是岳六郎在思念自己的亡妻,您看啊,這一男一女,隔著茫茫人海,男子回頭,女子卻不回頭,很明顯是回不了頭了,岳六郎是在感歎,自己的妻子再也回不來了.

民間如此歡樂的節日,大家都在慶祝,可是岳六郎呢?老奴聽,岳六郎在那件事情之後,就把亡妻和師尊葬在了一座山上,他自己也在那座山上結廬居住,一般不下山,為了陪伴亡妻和師尊,重情重義的好男兒啊,多麼好的男兒啊!過節了,他也想下去,看看外面的景色,然後便看到人潮湧動,大家都是成雙成對的一家人,只有他形單影只,他會是什麼樣的感觸?

唉,陛下,岳六郎他,太不容易了!

梁師成這樣感歎道,同時緊緊盯著徽宗皇帝的臉色.

徽宗皇帝目不轉睛地看著這幅畫和這首詞,不由得感歎道:"岳六郎之文才,之書法,實在是上上之選,這字,是顏真卿的字啊,這畫,也是絕妙,這詞,更是絕妙,岳六郎,岳六郎,真乃國之六郎啊!梁師成,岳翻今年多大歲數了?"

梁師成立刻明白了皇帝的意思,開口道:"陛下,和晏相公當初得到真宗皇帝禦賜同進士出身的時候,也是一樣的年歲,十四歲了."

徽宗皇帝嘴角微微挑起,笑道:"梁師成,你還真是我肚里的蟲子嗎?怎麼我在想什麼你都知道呢?哈哈哈哈哈哈!十四歲,十四歲,年紀大不大,也不能算,當初那楊億十一歲就中了進士,呵呵,畢竟也是個成婚的人了,只是要到做官,也太了些,所以太宗皇帝才會不讓寇准十九歲就做京官的,這不是才華的問題,而是年歲的問題,有些事情,你不到了那個年歲,你就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

真宗皇帝給晏殊十四歲做官,晏殊做到了宰相,岳六郎能否達到那個程度,我也不知道,也不敢貿然揣測,梁師成,你呢?你覺得,我是現在賜給岳六郎一個進士出身好,還是等到年歲再大一些再給他比較好?"

梁師成只要把徽宗皇帝去外面散心的心思磨滅掉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所以,他並不在乎徽宗皇帝什麼時候給岳翻封賞,只要自己安全就好,于是他打了個哈哈:"一起都聽憑陛下決斷才是."

徽宗皇帝笑了笑,收起畫卷,道:"我想起來了,前段時日我也曾下詔賜給岳翻一個同進士出身,召他入京,只是他不願意,他要給師傅守孝三年,還不要這個進士出身,怕是打算自己考取的,可是我大宋朝的進士是那麼好考取的嗎?東華門唱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嗎?哈哈哈,孩子,孩子,我倒是對這個孩子很感興趣啊!梁師成,以後要是有什麼岳翻的消息,大可以直接報告給我."

梁師成頭:"老奴遵旨."

徽宗皇帝這才重新走動,走了幾步路,又停了下來,開口問道:"我記著,這個岳六郎還有一個兄長岳五郎是吧?叫什麼名字來著?跟著張英一起平定叛亂的那個!"

梁師成想了一下,頭道:"是有一個,叫做岳飛,大了岳翻三歲,年僅十六歲就跟著張英上了戰場,平定了叛亂,斬殺了不少賊寇,是個很不錯的良家子,陛下也下令要讓岳飛一起入京覲見的."

徽宗皇帝頭:"這個岳飛這些時日怎樣了?十六歲就敢上陣殺敵,想來是個有膽略的良家子,這兄弟二人也是渾然天成,一文一武,哎呀,將來,這姓岳的可不得了啊!兄長從軍在外征戰,弟弟做文官在內治理國家,呵呵,這岳氏一門,興旺在即啊!只要岳翻真的可以做進士."

梁師成頓了一下,眼珠子一轉,心中暗念道"岳飛岳翻你們可要重重的酬謝我",然後開口道:"陛下,這岳飛可就不如岳翻那樣了,他可犯了大錯."

徽宗皇帝皺了皺眉頭:"怎麼了?詳細來!"

梁師成開口道:"老奴聽,那岳飛去做了一個游繳."

徽宗皇帝又是一愣:"游繳?那不是四等戶五等戶才去做的卑賤之職嗎?岳氏已是富裕之家,兩千畝土地,一千戶莊戶,為何還要去做這種事情?那岳飛到底是怎麼想的?"

梁師成道:"老奴也不太清楚,反正他就是去了,去了之後,一開始還好,後來不知怎的,居然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喝醉了酒,打了人,把人打的重傷,被人家老母親告到了縣衙去了,鬧得沸沸揚揚啊!"

徽宗皇帝的興趣完全被吊起來了,接著詢問道:"然後呢?這子真是魯莽了,真是叫我不太明白了."

梁師成道:"老奴也不太明白,就知道之後岳飛之父岳和趕到縣衙,一頓棒打,把岳飛打的四個月下不了床,差兒打死,後來,據岳飛知錯了,重新回去湯陰了,這岳和倒是個嚴父啊!"

徽宗皇帝聽的也有些訕訕:"四個月下不了床?岳和下手也夠狠的,不過也是,要不是這樣嚴厲的父親,哪里會有這樣有能耐的兒子?想來,岳飛被這樣狠狠教訓一次,也可以吸取教訓了,很好,很好,岳飛,岳翻,這對兄弟,還真是叫我好生期待啊!梁師成,你,我現在要是下詔讓他們入京覲見,他們會遵旨嗎?"

上篇:五十九 首先要有名望    下篇:六十一 可是,這是有風險的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