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五十七 然後,我遇到了他   
  
五十七 然後,我遇到了他

是劉元慶發現這個衣衫襤褸的丑男的,劉元慶打獵一向很猛,追著一只野兔就玩命的跑,玩命的射,于是很快就把這只野兔給廢了,廢了之後,就順帶著發現了這個昏倒在地的丑男,上前一試探,發現居然還有氣.

于是這個丑男就被劉元慶當作戰利品混在了獵物堆里面拎了回來,交給了岳翻,岳翻一看是個活人,身上也沒什麼傷口,就是髒兮兮的,然後面色發青,岳翻初步推斷,這人應該是給餓昏過去了,喚醒一個餓昏過去的人很容易,于是岳翻就地生了一堆火,把一只野兔給烤了,無視身後七匹狼綠油油的眼光,把這只烤的焦黃的野兔放到了丑男的鼻子邊上.

于是他就醒了.

醒來之後第一件事,不顧燙手就抓住了這只野兔,一口咬下去撕下來一大塊兔肉使勁兒的大嚼,眼睛里全是兔子,都看不到其他的東西,咬進去就不帶吐出來的,好像誰要跟他搶那些骨頭渣子一樣,也不知這人哪里來的咬合力,硬生生的連骨頭帶肉一起吞了下去,別提多生猛了.

岳翻和七匹狼一起看著這出大戲,竟然都愣住了,一直到這位丑男把手指頭添的干乾淨淨,並且抬起頭用看兔子的眼神看著他們的時候,才恍然驚覺,一只很肥碩的野兔已經被他全部吞了下去,而他似乎並不滿足,七匹狼被這種強大的進食所震懾,而岳翻,也稍微愣了一下,才緩過神來.

"你,是不是還很餓?"岳翻開口詢問道,聽到這句話,丑男似乎從那種強烈的進食里面擺脫了出來,開始用人類的眼神審視著岳翻和他身後的七匹狼,似乎有些畏畏縮縮,眼神飄忽不定,好一會兒才稍微頭:"餓."

聲音倒是挺有磁性的聲音,可人怎麼就這樣猥瑣?一開始只是丑,可是如今則顯得更加猥瑣,岳翻撓撓臉頰,開始懷疑救下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個錯誤……

他又吃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只野豬,剩下的三分之二是岳翻和七匹狼平分的,岳翻甚至還有些擔心他吃得這麼猛會不會突然暴斃,不過這家伙的腸胃似乎比較強悍,野豬肉吃完了,一兒事都沒有,讓岳翻開始對這個人形生物的腸胃構造產生興趣,不得不,這個人似乎極為強悍,尤其是生命力方面.

"吃了那麼多,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誰?叫什麼名字?來自哪里?為何會暈倒在此處?"岳翻開始詢問核心問題.

那丑男低著頭,還在舔手上的骨頭,岳翻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是什麼樣的,過了一會兒,這丑男才開口,一口北方口音:"時雨,我叫做時雨,及時之時,雨水之雨,乃是山東人,家鄉遭了災禍,不得已而逃難至此,腹中饑餓,久不得食,這才暈倒,在下還要多謝恩公救命之恩!"丑男丟下了骨頭,就勢朝著岳翻跪倒,似乎是在表明心跡.

時雨?及時之時,雨水之雨?時雨?時雨?及時雨?及時雨宋江?

這個念頭僅僅是一瞬,岳翻就自己推翻了這個想法,開什麼玩笑,真要是出現水滸傳的橋段,這個時候宋江應該去梁山才是,又怎麼會出現在這里?他的岳家莊?時雨,很少見的姓氏啊,如果不是宋江,到極有可能和那個鼓上蚤時遷有些關系,心念一動,岳翻開口詢問道:"你可認識時遷?"

自稱為時雨的黑丑男抬起頭,露出疑惑的神情,繼而似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後又變為一片沉寂:"並不認識,雖為同姓,但想來不是同支."

岳翻頭,繼而詢問道:"看你談吐不凡,莫不是讀書人?"

時雨頓了一下,搖搖頭,道:"只是粗通文墨,做過些帳房事宜,識得幾個字,會些算術,便在大戶人家家里混口飯吃,因此識得幾個老學究,學著他們話而已,也當是附庸風雅,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岳翻再度頭,繼續詢問道:"那你孤身一人至此,將來有何打算?"

時雨低著頭,默然良久,方才開口:"無家之人,哪還有什麼打算,只求溫飽,勉強度日而已,只可惜,到如今,卻也是奢求,今次遇到恩公,僥幸活命,下一次,便不知道要被哪家野獸叼了去,但身在這人世間,能活一日,都是上蒼眷顧,只是如今在下身無長物,不知該如何報答恩公大恩大德,只能奢求來生,結草銜環以報恩公大恩大德."

岳翻開口笑道:"你既無處可去,為何不想著找一處地方停留下來,好做長遠打算,卻只想著下輩子?"

時雨深深歎了口氣,無奈道:"離開家鄉,卻是不知天下之大,何處可為在下容身之所,得過且過,能活著,能話,已屬萬幸,怎敢有其他奢求?"

岳翻不由得笑道:"你若無處去,倒不如就留在這里好了,正好我家缺少一個帳房先生,你若是願意,我付與你錢糧度日,你為我做帳房之事,如何?"

時雨愕然抬起頭,有些不確定的疑惑著詢問道:"恩公……恩公所言……當真?"

岳翻笑道:"那是自然,我岳翻過的話,從來都不會收回去,如果你願意,你就來我府上,包你安然無恙便是!"

時雨先是一驚,然後恍然大悟:"難道,恩公便是湯陰岳郎,岳翻?"

岳翻有些意外,便開口道:"我便是岳翻,只是,我這湯陰岳郎之名,怎麼著,傳到山東去了?我卻絲毫不知道?都是大家的謬贊而已."

時雨露出了笑容,雖然仍然很丑:"恩公不知道便是,恩公大名,早在數年前在下便有所耳聞,言湯陰縣九歲郎岳翻與知州張英為忘年交之友,近些年來,恩公大名愈發如雷貫耳,湯陰岳氏……而如今,卻是想不到,恩公居然,居然……實在是想不到……恩公在上……請受時雨一拜!"

時雨又是一拜及地,岳翻伸手扶起他,笑道:"何須如此,何須如此,既如此,時郎君便是願意在我岳氏府上做工了?"

時雨連忙頭:"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能為恩公做事報恩,又能得一安身立命之所,時雨感激不盡,時雨不求錢財,只求溫飽度日即可,如此,方可報恩公救命之恩啊!"

上篇:五十六 所以,我要沉澱    下篇:五十八 我向往桃花源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