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五十四 你不能沉淪   
  
五十四 你不能沉淪

任何人都可以沉淪,只有岳飛不可以,因為在不遠的未來,以及之後所有的時刻,可以在野戰中正面擊敗異族軍隊的人,只有岳飛一人!岳翻知道,這些事情都是在另一個時空中岳飛真正經曆過的事情,他做過弓手,酗過酒,打過人,當過逃兵,甚至還做過許多許多不盡如人意的事情,然後,才有赫赫威名.

在所有人都在崩潰,都在喪失信念,都在想方設法存活的時候,只有他逆流而上,這份勇氣,不是每個人都具備的,具備它的,只有少數人,而從一而終的,更是少數中的少數,在時代的大潮流中,無數人從堅定信念的失望中選擇了隨波逐流,以致晚節不保,而岳飛,他永遠不知道"退縮"二字怎麼寫.

他是漢人的脊梁,漢人的英雄,中國的國魂.

不久之後,一位叫做馬伸的文人會在他打算交給金人統帥的泣血之言中喊出一句話:中國英雄,必將雪中國之恨!

那位英雄,應該就是岳飛了.

當然了,英雄不止岳飛一人,只是岳飛的戰功太大,能力太強,光芒太強烈,所以才將其他英雄的光芒掩蓋了,但是他們仍然在熠熠生輝,他們仍然在發光,他們的靈魂是高貴而不可企及的,他們無論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當之無愧的民族英雄.

死守東京的宗澤,李綱,保衛蜀川的吳玠,吳璘,死守釣魚城的張鈺,王堅,堅守揚州的李庭芝,姜才,他們都是中國的脊梁,他們不會投降,不會認輸,不會變節,在他們的字典里,只有"死"而已.

岳飛和他們一樣,甚至在很多地方要超過他們,他們是英雄,但是能力不足,只能為國而死,岳飛不一樣,岳飛可以為國打勝仗,可以為國禦辱,為國洗刷恥辱,他和孟珙是一樣的,都是這樣的英雄,岳飛不僅是英雄,更是百年難得一遇的軍事天才.

所以岳翻不會允許自己的兄長就這樣沉淪下去,把所有的雄心和銳氣都折損在床上,在岳飛的傷勢稍微好一些,可以坐起來的時候,岳翻就為岳飛打造了一把輪椅,讓他可以坐在椅子上,然後推著他出去,見見陽光,見見綠樹,見見美好的人間.

雖然經曆了那樣的慘劇,但是岳翻依然不能否認這個世界依然美麗,這是一個美麗的世界,沒有罪惡的,純潔的世界,世界是沒有罪過的,有罪過的是人,有罪過的是你,是我,是所有的大家.

"好久不曾見到陽光了,六郎,謝謝你."岳飛坐在輪椅上,抬頭看著從天上撒下的陽光,微微歎了口氣,道.

岳翻推著岳飛的輪椅,慢慢地走著,笑道:"你我是手足兄弟,談何謝謝?只盼著兄長的身體快些恢複,那就最好了,還有,那就是兄長再也不要飲酒了,再飲酒的話,估計父親再也不會停手了,兄長可要引以為戒啊!"

岳飛苦笑不已,歎道:"知道了,知道了,為兄都發過誓了,從今以後,滴酒不沾,有違此誓,人神共憤!"

岳翻滿意的頭,笑道:"那是最好的了,兄長的身子本就比常人要好,自然恢複的也快得多,大夫,兄長這樣的身子,原本大半年才能好的傷,現在只要四個月左右就可以恢複了,父親沒有打傷兄長的筋骨,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張憲郎君也還好,兄長沒有打死他!"

岳飛揉了揉眼睛,歎道:"為兄是沒臉回去了,把阿憲打成那樣,為兄哪里還有臉去見他?唉……"

岳翻開口道:"兄長,話不能這樣,別張憲郎君根本就沒有責怪過兄長,他甚至還覺得兄長之所以酗酒,都是他的錯,更何況兄長還被父親打的兩個月不能下床,大家都已經原諒了兄長,更別張憲郎君是個難得的好漢,如果兄長就為此而不與張憲郎君和好,那也太可惜了."

岳飛看著遠方,也不知該些什麼好,只能歎息,而後道:"等為兄身體好些,定要上門道歉才是."

岳翻頭,表示贊同,推著岳飛慢慢走著,慢慢的,走上了和張英一起居住的山頭,打算去看望周侗和翠翠,很久沒看他們了,岳翻很想念他們,岳飛也很想念他們,走到那里的時候,岳飛和岳翻看到了張英正在那里揮舞著戰刀習武,一招一式,頗有幾分模樣,這些日子,張英的武藝越來越好了.

岳飛有些羞愧,似乎不想去見張英,張英卻主動迎了上來,看著岳飛,不無責怪的開口問道:"能下床了?"

此言一出,岳飛更是羞愧難當,一句話也不出來,岳翻見狀連忙插嘴:"好了,三郎,你就別多了,兄長他,已經知錯了."

張英搖搖頭,歎了口氣,看著岳飛道:"我可以不在乎這種事情,可是令師尊,怕是不會不在意這種事情,如果令師尊得知了,他會如何做?五郎,我認定你是大將之才,我也知道你的志向就是大將,但是古往今來的大將,但凡有酗酒的習性,都沒有好下場!酒這個東西,不是好東西!你心中苦悶,以為喝酒就能解決?錯!大錯特錯!那只會讓你更加苦悶而已!"

張英一看就是過來人.

"一看就是經驗之談."岳翻翻了個白眼,吐槽張英,張英難得的老臉一紅,不話了,轉身離開,岳翻推著岳飛的輪椅向著周侗和翠翠的墓碑處前進,不一時,兩座墳墓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中,兩人心中最重要的人,都在這里了.

岳翻把岳飛推到了周侗的墓碑前,開口道:"師尊,兄長的腿還沒有複原,不可下跪,就請師尊諒解兄長吧!"

岳飛似乎極為羞愧,尚且不敢直視周侗,他似乎還能感受到周侗那如利刃一般可以刺透他心防的銳利目光,每每讓他無所遁形,岳翻蹲下身子,為周侗的墓碑清理雜草,一邊清理,一邊開口道:"兄長,心里面有什麼苦悶的話,就來這里,找師尊吧,師尊一定會願意聽你這些話,酒只能讓你更加痛苦,心里面的苦悶不出來,也會更痛苦,如果不想對我,對父親,對母親,那就來這里,對師尊吧,師尊一定會願意聽你這些的."

岳飛長歎一口氣,低頭黯然道:"為兄做了這種事情,還有何面目見師尊呢?"

岳翻轉過身子,笑著道:"師尊會原諒兄長的,所有的一切,師尊都會原諒兄長,因為他是我們的師尊!兄長,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師尊,讓師尊知道,然後,養好傷,回去吧!去找張憲郎君,向他道歉,一切就會過去的,沒人會在意,我們總會向前走,不會停的,一旦停下來,我們就要死了,不是嗎?"

上篇:五十三 沉淪的岳飛(下)    下篇:五十五 我決不後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