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五十三 沉淪的岳飛(下)   
  
五十三 沉淪的岳飛(下)

岳和的家法在自己累的再也提不動木棒,岳飛已經被打得暈厥過去,而張憲醒來,苦苦哀求岳和不要再打,張母也終于松口的前提下結束了,岳飛整個背身被打得血肉模糊,一片血漬,血肉和衣服已經分不清了.

岳和手中的木棒一丟,自己也暈了過去,倒地不醒,岳翻連忙上前扶住岳和,手忙腳亂的李知縣立刻大呼叫著讓人們去找大夫,然後讓人把岳飛和岳和還有張憲一起抬到了里屋,等待救治,事情也就此告一段落,岳和對岳飛執行家法,直到把岳飛打的昏迷過去,渾身血肉模糊之舉傳遍了整個相州.

人們議論紛紛,而當日親眼目睹岳和棒打岳飛的人們也親口作證,岳和的名望是越來越高了,深得大家信服,而岳飛,因為有了過錯,所以人們對他持保留態度,認為少年人不可能不犯錯,但是要看是否知錯能改,然後再去做別的考量,至于岳翻,沒有人提起.

老醫生一臉不忍的為岳飛清理傷口,好在岳飛在整個過程中處于昏迷狀態,所以沒有醒來,也沒有痛呼,老醫生用了大半天的功夫幫岳飛處理傷口,然後給他上藥包紮,出來之後,看著已經蘇醒的岳和和李知縣,還有岳翻張憲和張夫人五人,歎息道:"岳員外下手也太重了些,差一兒,岳五郎下半輩子就要在床上躺著了."

完,老醫生就搖搖頭,去配藥了.

張憲聞言,皺緊眉頭,低下頭什麼也不,張夫人微微歎了口氣,岳翻看了看面無表情的岳和,李知縣用略帶著些責怪的語氣對岳和道:"員外下手也太重了,五郎雖然有錯,但也不至于如此苛責,大宋律法,打人鬧事的,也不過是打十板子告誡一下,唉……萬幸,萬幸……"

岳和吸了一口氣,開口道:"今日若是不把這逆子打的他一輩子都記得疼,他就還會再犯!還要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趁著老夫還活著,還能打他,就要讓他永遠記住!老夫本以為他出來一年會大有長進,結果這逆子居然酗酒打人,玩忽職守,越活越回去了!"

李知縣不話了,只是微微歎氣,這件事情,關乎到岳氏家風,自己家事,他這個知縣也不好參和,只能搖搖頭,不去管,倒是張憲強自站起身子,不顧母親的阻止,來到岳和面前,開口道:"岳員外."

岳和一看是張憲,隨之站起身子,愧疚的看著張憲,又看了看張憲的母親,歎了口氣,道:"賢侄,你不要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你養傷的全部花銷都有我岳氏承擔,岳氏還會賠償你一筆錢款,算是賠罪吧!我岳和教子無方,養出了這麼個混帳東西,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啊!"

張憲連忙開口道:"員外不可如此,不可如此,其實,其實此事也不能全部怪罪五郎,起來,五郎之所以酗酒,還是在下的過錯,若不是在下看著五郎苦悶,帶著他去了酒坊喝酒,五郎也不會如此,本想著讓五郎借酒澆愁,怎想著……在下也算是罪有應得吧……唉……"

一時間,大家都沒有話,場面顯得有些尷尬,于是岳翻微微歎了口氣,開口道:"舉杯澆愁愁更愁,張大郎此舉卻是好心做了壞事,喝酒從來都不能解愁,只是逃避之舉罷了,若是喝酒就能解愁,天下何須動刀兵見血?"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沉默的岳翻,岳翻接著道:"兄長心中有事,那是心病,以往總聽人們,心病還須心藥醫,誰都不知道心藥是什麼藥,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這杯中之物,絕對不是心藥,無論多麼苦悶難耐,最不該做的就是借酒澆愁."

李知縣苦笑一聲,微微歎道:"六郎學識淵博,此話是真的,往日苦悶之時,也想著借酒澆愁,可無論喝了多少酒,除了頭痛難耐,就只有愁更愁了,呵呵呵,酒啊,不是好東西,除了壞事,就是壞事,天下人都以為借酒澆了愁,可從不會想到,這愁,就像是糧食,越澆,長得越快啊……"

所有人都在微微歎息,都知道這話是對的,可是可以醫心的藥,哪里有呢?

坐了一會兒,商議了一些以後的事情,大家都離開了這里,岳飛被馬車載回了岳家莊養傷,沒個半年是沒法兒好利索的,張憲的傷要輕一些,一兩個月就好了,李知縣就把岳飛的隊長職務暫時交給張憲來做,讓張憲做副隊長,讓岳飛安心養傷,也算是縣府給張憲的一補償.

岳飛在三天之後醒過來,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岳翻坐在他的床邊,剛有了一兒動靜,就被岳翻察覺了,岳翻看到岳飛醒了過來,不由得松了一口氣,放下書本,然後略帶埋怨的詢問道:"醒了?"

岳飛稍微試著動一下身體,只覺得渾身酸痛不已,乏力,動彈不得,回想起他當時被打的畫面,岳飛懊惱不已,詢問道:"六郎,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岳翻道:"兄長已經昏迷了三天了."

岳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只有眼珠子不停轉動,大概在回憶著之前一切的事情,然後應該是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所以面露羞慚之色,沒一會兒,便開口向岳翻詢問道:"六郎,阿憲他,他還好嗎?"

岳翻責怪的看著岳飛,然後歎了口氣,道:"兄長神力,差兒沒把張憲郎君打死!"

岳飛閉上了眼睛,緊緊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然後有淚水從眼睛里面冒出來,岳飛趕緊睜開眼睛,眨了眨,手沒法兒動,岳飛似乎是想靠著眨眼睛讓岳翻無法發現自己正在流淚,他內心極度痛苦,身體也極度痛苦,處于常人難以想象的煎熬之中,岳翻拿著面巾,為岳飛擦拭了一下眼角:"哭有什麼用,兄長七尺男兒,難不成要學劉備?"

岳飛連忙把頭偏到一邊,不讓岳翻看到自己的表情,但是,那痛苦的模樣岳翻用腳也能想到……岳飛不是神,他也是人,他也是一個曾經迷茫痛哭過的男人,然後,他才慢慢成長,慢慢成長,到了一個讓人難以企及的高度上,他不是一蹴而就的,這是他人生的第一重考驗,而通往民族英雄的道路上,還有太多太多的考驗要等著他.

他就此沉淪了嗎?岳翻絕對不會相信.

上篇:五十二 沉淪的岳飛(中)    下篇:五十四 你不能沉淪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