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四十八 真心話(下)   
  
四十八 真心話(下)

岳家莊在一片廢墟上開始重建,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春耕,岳和更是四處奔走,因為得到了皇帝禦筆,岳和的身份蹭蹭蹭往上蹭,田產擴充了一輩,達到了兩千畝土地,是名副其實的大地主,岳員外,被樹立為整個相州的士紳典型,岳和這樣的身份得到了往日連見都不願見的一些"大人物"的接見,並且大力支持,岳家莊的重建得到了空前的物質支援.

岳和自己都弄不清楚這是為什麼,但是強烈的責任感告訴他,他必須要去做,做得比任何人都多,都積極才可以.

他甚至沒有時間關心他的兩個兒子,去關心他的兩個兒子目前正在遭遇著什麼,正在體會著什麼,正在發生什麼樣的變化,他或許隱隱感覺到了岳翻發生的變化,比如他殺了人之類的,但是他覺得,那是逼到絕境不得已而為之的正當防衛,誰能一個不?所以他並沒有太多的在意,甚至連岳翻失去了妻子,也因為翠翠全家罹難,而告一段落,沒有他發揮的余地.

岳翻暫且不論,就岳飛,岳飛什麼損失也沒有,應該可以這樣,他沒有失去妻子,反而得了一個兒子,家是完整的,比他離開之前更加完整,是可以這樣的,他還在相州,乃至于河北地區揚名,成了比較有名的少年英雄,雖然宋代普遍鄙視武人,但是對力挽狂瀾的英雄,人們普遍有一種好感,加上皇帝親自賜封岳飛武職,被認為這是皇帝對岳飛感興趣的標志,岳飛很有可能會飛黃騰達之類的.

可是岳飛自己仿佛沒有多麼高興多麼飄飄然,而是日複一日的跪在周侗的墳墓前,物資到來的第一件事,岳飛就自己拿了一塊大石頭,自己打磨,自己篆刻,為周侗制作墓碑,甚至不要其他任何人的幫助,岳翻在一旁陪伴自己的妻子的時候,岳飛也絲毫不在意,然後,岳飛使用超過徒弟對師父的祭奠規格的標准祭奠周侗,為此甚至和岳和產生了爭執,岳和幾乎要舉起手杖怒打岳飛,岳飛就是不為所動.

岳翻或許知道為什麼岳飛會這樣,甚至丟下自己剛剛出生不久的兒子不管,天天來這里陪伴周侗,所以,岳翻不話,只是靜靜的跪坐,什麼也不,什麼也不做.

所以整整三個月,岳飛和岳翻之間沒有一句話的交流,就連大師兄盧俊義和二師兄林沖各自千里迢迢來祭奠周侗的時候,都只是那樣靜靜的坐著,為周侗守孝.

盧俊義離的比較近,來的比較早,他披麻戴孝,騎著馬抵達了湯陰,然後步行抵達了岳家莊門口,再然後,跪下來,膝行至周侗墓前,留下身後長長的一條血色印跡,然後便是大哭不止,八尺大漢,哭得像個孩子,幾度昏厥,並且留下為周侗守了七日的孝,接著因為緊急狀況,不得已,撒淚回家,臨行前,他告訴岳飛和岳翻,他還會再回來.

盧俊義臨走前留下了一堆錢票,,這是他的錢莊的錢票,不是那如同廢紙一樣的交子,所以,可以盡情的取錢,需要多少就取多少,師尊是我的授業恩師,教會了我武藝和做人的道理,可我一直都在打理家業,卻從未侍奉過師尊,現在……我只能以這些錢財……我……我……

我是個不孝之人,你們比我好,比我好……

林沖騎著馬趕到的時候,盧俊義已經走了,林沖得知周侗去世的消息時,正在參與對西夏的襲擾作戰,三年來,林沖在種師中的麾下一一的立下軍功,積累軍功到了一軍統制的職位,麾下三千軍隊號稱"常勝軍",皆為馬軍,距離他夢想中的"林家軍"只有一步之遙,他已經成為西軍內的中級軍官,威名赫赫,甚至可以和熙河軍超級暴力世家姚家當代家主姚古相提並論,為種師中愛將,種家軍頭號猛將.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威名赫赫,打的西夏人膽寒不已的林將軍林沖當即愣住,然後便是天旋地轉,一口逆血噴出,暈厥過去,落馬不醒,讓軍隊一陣大亂,等林沖醒來的時候,二話不,立刻把軍隊交給了副將,自己上馬就朝著相州的位置狂奔.

他見到了師尊的墳墓,數度哭的暈厥過去,當初師尊為了他拼死血戰的時候,為了他而不惜老邁之軀的時候,他都看在眼里,他能有今天,哪里離得開師尊的幫助?他痛苦,他痛哭,嚎哭三天三夜不止,直到嗓子嘶啞不能出聲,體力衰竭,再度暈厥為止.

十天之後,邊境戰起,毫無信義和道理可言的黨項人不按常理出牌,規模沖突演變為了大規模械斗,童貫大太監下令西軍全面反擊,作為西軍名將的林沖因為緊急軍務不得已而離開這里,離別之前,他握住了岳飛和岳翻的手,久久不願松開,面色哀傷,又是一陣淚流,好一會兒,才松開了岳飛和岳翻的手,什麼也沒,翻身上馬,一抽馬鞭,消失在了漫漫長路之上.

然後,岳飛和岳翻之間似乎進入到了奇怪的冷戰狀態,一直沒有改變,直到三個月過去,枯黃衰敗的大地出現第一絲生命的跡象時,第一絲代表春天的綠色來臨的時候,岳飛才終于對岳翻開口了第一句話:"六郎,為兄對你實話,其實,為兄真的很嫉妒你."

完全沒有出乎岳翻的預料,或者如果出乎了岳翻的預料,岳飛才真的超神了,岳翻是個人,岳飛同樣是個人,從升斗草民,到民族英雄,民族標志,岳飛走的路就那麼容易嗎?答案毫無疑問是否定的,岳飛也是個人,岳翻知道岳飛一定首先是個人,他一定會有人的感情,哪怕他是一個弟控,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心思.

這樣的感情來源于周侗對岳翻的偏愛,甚至是溺愛,岳翻感受到了,明明岳飛才是周侗正式的弟子,對外承認的弟子,但是周侗反而更加寵愛自己,更加偏向于自己,很多武藝都是先傳授給自己再傳授給岳飛,這種溺愛在和平的時候或許還沒有過多的體現,而在林沖事件的時候,便體現得淋漓盡致,年齡是其中一,對自己的過度愛護才是根本.

岳翻可以理解當時以及之後岳飛的感覺,因為如果換位思考,將心比心,岳翻覺得,自己是難以接受這種明晃晃的差別待遇,周侗兩次為岳翻流血,第二次便把性命交了出去,為了保護岳翻,但是相對于正式弟子岳飛,周侗的關注度卻了許多.

在家里,岳飛是長子,在外面,岳飛是師兄,謙良恭讓,讀書不多的岳和以及讀書很多的周侗都拿這個標准教育岳飛,而岳飛自己也在潛移默化中接受了,只是再怎麼接受,也有爆發的一天,周侗的死燃了岳飛積蓄已久的嫉妒和不滿……連死……都是為了六郎而死嗎?師尊,你真的好偏心……

岳飛感激周侗,因為周侗沒有絲毫藏私,沒有任何隱瞞,把自己全部的本領都教給了岳飛,包括左右開弓的絕技和三星連珠的神技,所以在箭術上,岳飛要超過岳翻,周侗也認為在箭術上,岳飛的造詣比岳翻要高,所以岳飛很感激周侗,即使心中有再多的不滿和嫉妒,卻也絲毫沒有顯露出來.

然而岳翻早已看穿了一切.

"我知道的,兄長,你我兄弟之間,還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呢?早一些告訴我就好,未必要等到我自己明白,乃至于這個時候."岳翻很平靜的回答.

岳飛苦笑了一下,看著周侗的墓碑,道:"你比為兄聰明,才華比為兄高,為兄到底只是一個武夫,可你不同,你會讀書,你能參加科舉,你能做文人,你能做大官,做宰相,可為兄卻不能,你可以得到張知州的欣賞,為兄不能,你可以得到父親母親的褒獎,為兄不能,你可以得到師尊的拼死保護,為兄不能,你可以的,為兄統統都不可以……

可為兄可以什麼呢?你是為兄的同胞弟弟,骨肉相連,血脈相通,手足兄弟,為兄怎麼可以嫉妒你,怎麼可以對你不滿,為兄應該要永遠保護你,永遠關心你,永遠護著你,無論什麼時候,都是這樣!這樣才是一個好兄長!

所有人都這麼,從你出生開始,就這樣,不停地,為兄有時候覺得,算了,就這樣吧,誰讓你是為兄的弟弟?就這一個,再也沒有其他人的手足兄弟,父母不可能陪伴一生,可兄弟可以相伴一生,今後你我兄弟一文一武,相互照應,一起建功立業,報效朝廷,難道不是最好的嗎?

為兄沒有騙你,是真的,是真的,為兄真的是這樣想的,但是,但是……六郎……你能夠想象到,師尊讓為兄一個人去開封城,而要帶著你保護你的時候,為兄是什麼感受嗎?你可以想到為兄知道師尊為你受傷的時候,為你流血的時候,為兄是什麼感受嗎?

一樣的弟子,一樣的血脈,一樣的兄弟,為什麼,為什麼不管是父親,還是師尊,都對你如此優容,而對為兄如此忽視,如此苛求?你覺得為兄是真的想要參軍報國,光宗耀祖嗎?或許有一些這樣的原因在里面,為兄不否認的確向往戰場,向往沙場裹尸還,可是究其根本,六郎,為兄不騙你,為兄真的,為兄是想讓所有人都看到我岳飛,都能看著我岳飛,而不是僅僅看著你,然後指著為兄,這是岳飛,岳翻的兄長!"

上篇:四十七 真心話(上)    下篇:四十九 再沒有你們的春天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