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三十四 絕境中亮起的微弱之光   
  
三十四 絕境中亮起的微弱之光

"向老,我真是佩服您的執著……"岳翻捂住額頭,順帶著捂住眼睛,那畫面太美,岳翻簡直不忍直視,所以選擇了捂住眼睛,就當自己沒有長眼睛,慢慢往外挪,顯然,向崇已經習慣了岳翻這樣的舉動,絲毫不在意:"又要出去巡查了?恩,這是好的做法,不枉你讀了那麼多聖賢之書,老夫在這里等你回來,對了,今日是冬節,老夫也帶了些禮物,等你回來,便贈與你!"

岳翻有些驚訝,不由得放開了手,看向了向崇,這老家伙憑著年齡和資曆,每個五日在自己家聚餐一次已經是習慣,還從沒收過他的禮物,大概是以往的冬節他都不在這里的關系,不過大宋朝的節假日是整個古代最多的,一百二十多天的節假日,這老家伙也從沒有過要送給岳翻禮物,岳翻翻了翻白眼,這次老家伙轉性了?

不過到底,岳翻是不可能答應向崇的,于是岳翻只能無奈加郁悶的歎息道:"向老,我是不可能做您的弟子的,您還是回去吧,天寒地凍的,萬一凍出個好歹,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向崇只是露出了微微的笑容:"四十年前,也有人對老夫,老夫這輩子都考不過州試,呵呵,老夫從來就是個不認命的人,現在你也看到了,所以啊,哈哈哈哈,不了不了,你且去辦事,你的這份心意老夫就收下了,恩,今日的確有些寒冷,老夫就在你家大堂等著你回來吧,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岳翻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向崇拎著凳子走入了岳家,熟門熟路的,都不用人帶著,捂住了有些塞塞的心髒部位,深吸一口氣,沒再什麼了,再什麼,估計他會被氣死.

岳翻朝著和周侗約定的地方前進,今天要做的事情其實就是很猥瑣的跟蹤,要不是周侗無意間發現了那個人,或許也不會有今天的行動,不過,岳翻還是有些懷疑,賊?能有那麼豐富的經驗和策劃?居然還會事先踩?普通的農戶,就算是沒飯吃被逼成了盜匪,也不至于會用兵法去對付同樣的農戶吧?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

周侗帶著弓箭和佩刀已經等候多時了,穿著厚實的布衣,圍著岳翻親手為他制作的圍脖,花白的胡子和頭發隨風飄揚,面色青白,岳翻走上前,看了看周侗的面色,皺起眉頭:"師尊,您的臉色很差."

周侗笑了笑擺擺手:"不用在意的,為師老了,這很正常."

岳翻心中一陣酸楚,開口道:"還是請師尊回去休息吧,今日這事情,就讓弟子去做吧!"

周侗搖搖頭:"事情還沒有弄清楚,為師怎能讓你一個人身犯險境?這種事情,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存活下來的幾率,為師當初可沒少干過,打仗的時候,都需要這樣做的!哈哈哈哈,翻兒,今日為師就把這些本領傳授給你,行軍打仗,刺探消息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重要啊!"

岳翻沒再什麼,只是決定今天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師傅,沒發生事情最好,發生了……就要還師傅一個恩情,當初舍命相救的情誼,岳翻還沒有還.

那個時候,自己完全無法動彈,岳翻不斷的反思自己,不斷地想著那一天的情況,不斷地詢問自己如果再一次遇到這種事情,自己會不會還和之前那樣失去行動能力,恐懼的不能自已,岳翻覺得自己很沒用,之前的那一次,完全是靠著林沖和周侗的舍命相救,還有魯達的奮力一搏才得救,如果沒有他們,自己早就死了.

沒用的自己,還配活在這個世界上嗎?一味的逃避,對自己來,真的是可以的嗎?自己計劃了那麼久,完全只是為了活命,為了逃避,而在自己周圍的人們,不擁有崇高理想,基本上,都是具備了超出一般人的勇氣和目的意識,都是人,差別為什麼那麼大,自己還是一個來自未來的靈魂,和這些宋代的靈魂比起來,岳翻只覺得自己非常渺,渺的無法抬起頭……

在岳爸爸為了鄉親們和難民們可以吃飽飯而四處奔波的時候,岳翻覺得自己非常自私,非常卑鄙;在岳飛以十六歲的年齡跟隨張英平定盜匪的時候,岳翻覺得自己非常沒用,非常懦弱,看著岳飛興奮的表情,更是抬不起頭;周侗,林沖,盧俊義,不是豪爽之輩,就是膽氣十足之人,從來也沒見他們怕過誰,無論遇到什麼事情,他們不會選擇退縮,而是選擇迎難而上.

不久之後的未來,在全體漢人人生的岔路口上,有人選擇向南,有人選擇向北,向南的人一旦選擇向南,就再也沒有向北的勇氣,而向北的人一旦選擇向北,從此也不會回頭再向南看一眼,岳翻知道,如果讓岳和,周侗,岳飛,林沖,盧俊義他們來選擇,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把目光投向北方,再不去往南看,而自己呢?命運的選擇還沒有開始,甚至還遙遙無期,自己就已經選擇了向南嗎?

和這些人在一起,岳翻越來越厭惡自己的那顆懦弱的心,厭惡自己那只知道逃避的思想,厭惡自己那深刻的自私和卑鄙,他越來越厭惡現在的自己,每當午夜夢回,看到依偎在自己懷里的翠翠,他都會覺得,自己不配擁有現在美好的生活,或者,等到災難降臨的時候,自己還有沒有勇氣保護自己現在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愛妻.

岳和,岳飛,周侗,林沖,盧俊義,這些擁有大無畏勇氣和高尚人格的人,用他們閃閃發光的生命,把躲在牆角里苟延殘喘的岳翻刺的睜不開眼睛,但是那道光,卻意外的很讓岳翻向往,睜不開眼睛的時候,卻在他的心中,有那麼一塊地方和這道光產生了共鳴,它想成為和它們一樣的光!

岳翻緊緊握住了手里的弓箭,咬緊牙關,他想逼迫自己,想逼迫自己把這份的微弱的希望提煉出來,可是更多的時候,卻是被無邊無際的黑暗把這份希望之光遮擋住,讓岳翻看不見,摸不著,不知從何下手,這深沉而陰郁的黑暗,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消失?難道,一定要用熱烈而狂暴的火焰,才能燒毀它?一定要經曆痛苦的折磨,才能讓它放棄對自己的掌控?

冰冷刺骨的寒風吹在岳翻的臉上,他看著周侗,看著這蒼老卻依然腰杆筆直的背影,良久,岳翻低下頭,循著周侗的腳印,一步一步的跟著周侗走,周侗不僅僅是現在的引路人,更是岳翻未來的引路人,無論在什麼時候,周侗對岳翻的影響永遠是巨大的,岳翻看著岳爸爸的背影,得到了綿遠而悠長的暗香,看著周侗的背影,岳翻得到了勇氣.

即使這份勇氣來的很遲,甚至來的很偏頗,很偏執,一直到很久以後才能被岳爸爸留下的暗香中和,但是這份勇氣依然是周侗留給岳翻最好的禮物,是在漫無邊際的黑暗絕境中,為岳翻亮的,微弱的希望之光,雖然微弱,但卻為岳翻指明了前進的路線.

從岳翻得到這份勇氣開始,岳翻就再也沒有向南看過一眼.

上篇:三十三 我承認,我被打動了    下篇:三十五 每個人,都會遇到生命的轉折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