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三十三 我承認,我被打動了   
  
三十三 我承認,我被打動了

周侗是參過軍打過仗殺過人的人,加上多年的經驗,一些很細微的東西,或許可以瞞得住別人的眼睛,但是瞞不過周侗的眼睛,有句話叫做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周侗就是那個老,岳翻一直都很尊敬周侗,信任周侗,哪怕自己已經決定走文人之路,卻依然認定周侗是自己的老師.

所以當周侗起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擔憂的時候,岳翻不由得也擔憂起來,這種事情大不大,不,如果是周侗誤會了,那麼一切都好,如果不是的話……岳翻覺得自己有必要把這個事情弄明白.

岳翻回到家中,做些准備,要帶的東西不少,至少要帶上具有殺傷力的武器,還有最擅長的弓箭,既然決定要做,那麼只能由自己去做,因為周侗決定親自出馬,自己作為弟子,無論如何不能讓老師單獨去做,尤其是岳翻注意到,自從從開封城回來,周侗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岳翻非常擔心,擔心周侗的身體會出問題,上一次,他救了自己一命,為此付出的是血流不止,他很老了,傷了元氣,很可能會折損壽命,一念至此,岳翻心痛難耐.

所以周侗打算自己去做的時候,岳翻什麼也不答應,你要去可以,我要跟著,不管怎樣,我一定要跟著.

宣和元年十一月十二日,岳翻永遠不會忘掉的一日.

"哥哥,今日回來早些,今日是冬節,雖然日子過得有些緊巴巴的,但是奴家還是覺得要稍微慶賀一番,便吩咐了大家伙兒一起包餃子,怎麼著,也要把冬節辦起來,哥哥可是重要的人,可不能不來啊!"翠翠走到岳翻身後,伸出雙手環住了岳翻,把腦袋緊緊貼在了岳翻的背後.

婚後,本該喊夫君或是六郎,以示親近,岳翻也是這樣希望的,只是岳翻還是希望翠翠可以喊自己哥哥,翠翠是毫不在乎的,只是既然結了親,在家人面前就要在意些,不能喊哥哥,但是私下里,夫妻相處的時候,翠翠一聲又一聲的哥哥,總能讓岳翻感到幸福,心里面酥麻麻的,很舒服.

岳翻微微一笑,轉過身子把翠翠抱住了,溫聲道:"你才是要注意好自己的身體,家里面事多,母親和嫂嫂都去了縣城,我太忙碌,父親又病了,一切只能靠你操持,卻是苦了你了,今日我會吩咐下人准備些你愛吃的,晚上,我們一起過冬節."

翠翠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什麼都可以的,現在家中糧食緊張,哥哥不要為了奴家耽誤了事情才好."

岳翻把翠翠抱得更緊,帶著一絲歉疚,岳翻詢問道:"家中還有蜜糖嗎?"

翠翠微微了頭:"還有很多呢,哥哥,今日……能不能……再……再喂奴家一次……"

翠翠沒有下去了,岳翻卻是明白的,翠翠最喜歡蜜糖,尤其喜歡自己送給她的蜜糖,從張英府上帶回來的蜜糖早就沒了,但是那只罐子還在,岳翻每一次去找張英的時候,總會順手把張英府上的蜜糖打包帶回來,給翠翠吃,而翠翠最喜歡的吃法,就是岳翻拿筷子,從罐子里面沾一,送到她嘴里……

然後舔啊舔,舔啊舔,甜到了心里面.

"好,等我回來,咱們一起吃蜜糖,然後……翠翠,什麼時候給我生個孩子?"岳翻露出了促狹的笑容,抱著翠翠的臉蛋兒,吻了下去,好一會兒才松開,翠翠面色潮紅,臉上帶著誘人的色彩,數月相處,翠翠也稍微放開了一些,咬著嘴唇,竟是帶著一絲嫵媚:"就今晚……"

話音未落,岳翻按耐不住,又吻了上去,良久唇分,和翠翠依依分別,帶著自己的武器,全副武裝趕向和周侗約定的地,這是一次兩個人的行動,主要的目的只是刺探而已,在這個岳和生病在家休息,岳飛隨軍征戰在外的日子里面,岳翻必須承擔起大量的責任,不論他是否願意,他都要承擔起來.

岳翻吩咐了自己最信任的十四歲的王輝帶著十個人代替自己進行秩序的維護和巡視,家中則交給了剩余的家仆和自己的另外十個屬下,就准備出門,結果剛一跨出大門,岳翻就無奈的捂住了額頭,沒什麼別的原因,老儒向崇又一次的出現在了他家門口,坐在一張凳子上,老僧坐定一般閉目養神,聽到了動靜之後睜開眼,一看到岳翻,雙目放光:"岳翻,做老夫的弟子吧!"

岳翻簡直要無語凝噎,這是第多少次了?岳翻看了看自己左手邊的牆壁,數了數上面的"正"字,恩,整整二百七十六筆畫,今天又來了,又該記上一筆——二百七十七筆畫……

自從和向崇的初次見面之後,這老家伙每隔五日就會准時准的出現在岳翻家門口坐著,時間一般是從上午十到晚上六,見到岳翻就大喊一聲:"岳翻,做老夫的弟子吧!"

岳翻當然不答應,向老學究就一直這樣一直這樣,不論風吹雨打,從不間斷,整整三年,從不間斷,每隔五日,早上十鍾准時出現,大概是巳時三刻的樣子,出現,中間到了午時三刻的時候,會大大咧咧的走進岳家蹭一頓午飯,然後繼續坐在門口,看到岳翻就喊,看不到岳翻就算,到了晚上六,也就是卯時三刻,還要蹭一頓晚飯,然後大大咧咧的離開岳家,再過五天,又是一個循環.

岳翻的確不喜歡他,覺得他沽名釣譽,沒多少學識,是個沒有未來的老學究,但是岳翻忽略了一,他四十五年的科舉生涯里面,或許他多次打了退堂鼓,但是沒有一次他放棄過,他一直堅持,一直堅持,岳翻再不喜歡他也要佩服他的執著和毅力,所以岳翻就遭罪了,三年以來,每隔五天,只要一出門,肯定能看到向老學究坐在門口,要求自己做他的弟子.

一開始岳翻還會耐心地和他講道理,講自己不想拜他為師,更沒有興趣拜他為師,破了嘴皮子,向老學究充耳不聞,動輒一句:"岳翻,做老夫的弟子吧!"

岳翻就瘋了,第二年的時候,岳翻還當眾駁斥了向老學究的觀,把他駁斥得啞口無言,為此聲名鵲起,可向老學究似乎毫不在意,依然如此執著,每隔五日,岳家就要多添一副碗筷,為向老學究准備午飯和晚飯,一開始岳翻是不想讓他繼續下去的,只給他剩飯剩菜,他居然也就坦然接受,剩飯剩菜吃得不亦樂乎,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到後來岳翻自己都覺得過意不去,這才吩咐廚房給向老學究添一副碗筷和食物,讓他每隔五日就來岳家享用一天的伙食.

一開始向老學究還遵循著食不言寢不語的古禮,搞得岳家飯桌上也不敢話,誰讓他是讀書人呢?岳爸爸岳媽媽都是白丁,岳飛是武人,兩個媳婦兒都是無才有德的女子,反而讓向老學究有了反客為主的架勢,到後來估計向老學究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居然開始給岳爸爸和岳飛講解起了儒家經典,天知道他們是怎麼開始的!

岳爸爸和岳飛對學問都有很強的求知欲,對這位非常有名的老文人只有尊敬和崇拜,雖然他們都知道個中緣由,但是他們不會強迫岳翻,向老學究也不在乎岳爸爸是個農人,不在乎岳飛是個武人,給他們講解儒家經典,甚至還幫岳爸爸掃盲,給身為武人的岳飛講解仁義,讓他不要妄開殺戮云云,算是吃白飯的回禮,岳爸爸還覺得這樣的恩惠太重了,想要給他送禮,向老學究搖頭——我只要岳翻做我的弟子!

岳家人無語了,岳翻是什麼性子,他們都明白,向老學究漸漸也明白了在岳家里,岳翻特殊的地位……

上篇:三十二 我擔心的,還是來了    下篇:三十四 絕境中亮起的微弱之光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