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二十九 緩緩轉動的命運之輪(上)   
  
二十九 緩緩轉動的命運之輪(上)

也不知道是誰過人生如戲這個道理,不過沒有人願意人生如戲,尤其是遇到韓劇那樣的戲碼,車禍,失憶,白血病,妹妹,種種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看不到的戲碼,總讓人感到來自這個世界深深的惡意,沒有一個正常人希望這樣的戲碼上演在自己身上,所以,沒人希望人生如戲.

可有些事情不是希望不希望的問題,而是會不會發生的事情,如果命運決定了這件事情就會發生,無論如何,你都無法逃避,除非你現在就死,但是你死了,你又如何確定這不是你的命運安排?岳翻從來都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是一場別人眼中的戲,所以他竭盡全力,讓自己的人生可以被自己把握,但是,誰都沒有辦法真正把握自己的人生,即使是皇帝,又如何?

徽宗皇帝掌握自己的人生了嗎?欽宗皇帝掌握自己的人生了嗎?一千多號人的趙宋宗室掌握自己的人生了嗎?

生于這個世界上,你就不可避免都要被這個世界的某些規律所玩弄,即使你千方百計地想要避免,卻也避免不了.

宣和元年的收成不是很好,夏天太過炎熱,秋日雨水不多,連帶著整個相州周邊地區,岳氏的將近一千畝田產的收成也下降了三成左右,岳氏的土地都是好土地,而且得到了很多佃戶的傾力相助,即使如此,損失仍然在三成之上,岳爸爸岳和愁的幾天幾夜睡不好覺吃不下飯,眼看著饑荒將近,岳爸爸開始准備救濟糧,准備壓低米價,按照以往的慣例,給沒飯吃的同鄉一口飯吃.

三個多月以後,冬日來臨,岳家莊子周邊的鄉民都來到岳氏這里討飯吃,以往的慣例被很好的貫徹,岳爸爸親自指揮家丁和鄉里鄉親派發救濟糧,但是人越來越多,短短三日,前來討飯吃的人數超過了五百人,岳氏的存糧救不了那麼多人,無奈之下,岳爸爸派人到縣府告急.

岳翻則緊急核對這些來討飯吃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沒飯吃,亦或是游手好閑的破落戶來這里騙吃騙喝,幾天內就揪出了二三十個過來騙吃騙喝的破落戶,岳家護衛一頓棍子加拳腳把這些破落戶全部趕走了.

縣里面的縣官緊急向州府請求開糧倉賑濟災民,因為按照大宋朝的規矩,地方官員沒有權力私自開糧倉,就連"權知相軍州事"的張英都沒有這個權力,需要路轉運使,提舉常平公事的允許才可以,甚至很多時候需要上報中央,目的就是不允許地方上產生威脅中央的集團,層層分權監督,因此,岳家的告急發到縣里面,除了新任李知縣趕過來緊急磋商以外,並沒有實質幫助.

與此同時,一個不太好的消息來了,張英從相州治所趕回了湯陰縣,帶來了一隊廂軍兵馬,主力留在了湯陰縣城,他帶著幾個兵急匆匆的趕到了岳家,和岳家一群人見了面,正好碰上了前來緊急磋商的李知縣.

"今秋收成不好,除了我們相州,黃河以北諸多州縣都遭了災,六月的時候我就把這個消息上報給朝廷,可是一消息都沒有,結果一個月前,刑州和大名府附近出現了很多股災民組成的盜賊集團,不攻城,只是四處流竄,打劫糧食,傷天害理,已經害了不少條人命,朝廷一動靜都沒有,按照常理的話,這個時候,就需要我等出兵征討,把這些盜賊給平定了,否則他們流竄起來,流毒無窮!"張英面色嚴肅,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李知縣和岳家人.

李知縣和岳和大驚失色,岳翻眉頭一皺,問道:"難道,那些盜賊,已經流竄到相州了嗎?"

張英頭:"沒錯,七八股盜賊往相州方向而來,人數大約不下二千人,都已經不能算盜賊了,那是亂賊,探馬來報,他們人數不算太多,但是分開的比較散,相州兵力不足,老弱殘卒不到千人,我帶來的這五百人已經是極限了,亂賊里面最快的一支正往湯陰而來,我正准備帶著這五百人把他們給收拾掉."

岳和和李知縣面面相覷,岳飛卻露出了一絲絲的渴望,而岳翻皺眉道:"盜賊二千余人,而官軍只有五百人,怕是有些不太夠啊,這哪里是亂賊?分明就是叛軍啊!"

張英搖頭:"他們沒有攻城,而是一路打家劫舍,搶劫村莊,各地官員只想著保護城池,誰也不願意去野外找他們的麻煩,而且也不願意把此事擴大到叛軍層面上,事情鬧大了,別相州,整個黃河以北的官員都要受牽連,我就懷疑,朝廷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消息!"一言至此,張英咬牙切齒:"出兵征討的只有我這一支人馬,我向大名府求兵馬相助,一消息都沒有,相州兵太少,我不止一次告訴過朝廷,可朝廷也是一消息都沒有!"

張英一錘桌面,滿臉的憤怒和無奈,過了一會兒,才看著岳和,開口道:"岳員外,我此來,其實有一個不情之請."

岳和一愣,岳翻卻立刻就明白了張英的意圖,岳和還不明白,詢問道:"知州有何不情之請啊?"

張英先是看向了岳翻,抿了抿嘴唇,又把目光投向了岳飛:"相州兵少,更別提什麼將帥之才,我一介文人,不通軍略,戰敗事,賊軍失去顧慮,大肆燒殺搶掠事大,近幾年,聽聞岳五郎跟隨周侗老先生學習武藝,研習兵法,大有長進,有萬夫不敵之勇,所以,我想向岳員外借五郎一用,為我軍中將領."

岳和瞪大了眼睛,李知縣恍然大悟,岳翻皺了皺眉頭,岳飛卻是一臉的激動之色……

"飛,飛兒?可,可他才十六歲……他……唉……飛兒,國家有難,你等男兒,正是為國出力,建功立業之時,你早就你願意投軍,這一次,你是否願意跟隨張知州平定叛亂?為國建功立業?"岳和起初有些猶豫,不過隨著一聲歎息,他的信念堅定起來,看著岳飛,以父親的威嚴十分嚴肅的詢問.

岳飛立刻站了起來,雙膝下跪,朝著岳和一拜:"兒願隨張知州平定叛亂,為國出力,建功立業!"

張英和李知縣大喜:"真不愧為好男兒!"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張英和李知縣緊急趕回湯陰縣城處理事務,岳飛整理一下行裝,一日之後趕赴湯陰縣城,隨軍出征;岳和把這個消息通報了全家,也告知了周侗,于是岳媽媽和岳飛之妻劉氏就鬧開了,十六歲的孩子,馬上要做爸爸的人,怎麼就要參軍了呢?參軍還不算,馬上就要打仗了,這,這,這是要死啊!!!!

岳媽媽大哭不止,劉氏拽著岳飛的衣服不讓他走,岳翻在一旁無奈地看著,翠翠怯生生的握住岳翻的手,和他貼得緊緊的,周侗撫著胡須,不話.

"夠了!這是我的決定!這個家,我了算!更何況,飛兒自己也很願意,他自己從立志要參軍報國,此時正是時候,為何不願意?難道要眼看著賊人殺到我們家里面來嗎?荒唐!此時就這麼決定了!"岳和終于按耐不住,大怒道.

岳媽媽和劉氏被嚇了一大跳,不敢話了,場面冷了下來,只有岳媽媽和劉氏的聲抽泣,周侗眼見與此,便開口道:"唉,此事,叫老夫來看,對于飛兒來,不是什麼壞事,雖然有些危險,不過飛兒的武藝和兵法,老夫已經全盤傳授,只要飛兒保持冷靜,不冒進,有張知州在一旁指引,對付些賊人,不在話下.

倒是這里,怕是不太安全,要按照老夫的看法,倒不如,我等一起去湯陰縣城避難才是,再不濟,也要把女眷全部放在湯陰縣城里才是,有城牆護著,那些賊人怕是不會進去,也安全些,要是還在莊子上,難保不會有逃竄的賊人流竄至此,那就麻煩了,員外,你呢?"

岳和看了看周侗,看了看家人,緩緩頭:"那,那就按照周老的法,飛兒,你去的時候,把你母親和鳳兒,還有翻兒和翠翠一起帶走,全到縣城去避難,正好鳳兒有了身孕,帶去縣城也好找大夫再調理一下身子,這樣挺好,但是家里面不能沒有管事的,我留下來,還有二十多個家丁和佃戶,怕是沒什麼問題的."

岳翻一聽這話,也不知怎的,立刻開口道:"我也留下來,怎麼能讓父親一人身陷險地?"

岳翻不知道,所有人也都不知道,這不知為何脫口而出,或者僅僅是為了一份孝心而出的一句話,徹底改變了整個世界,從此,屬于岳翻的,屬于大宋的,屬于整個世界的命運之輪,緩緩轉動起來,帶著之前全部的征兆和意外,脫離了原本世界的軌跡,朝著不可預知的道路,緩緩前行,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產生了.

上篇:二十八 接著,我發生了變化    下篇:三十 緩緩轉動的命運之輪(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