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二十四 我的心里,有一個十年計劃   
  
二十四 我的心里,有一個十年計劃

岳翻想去江南,最好還是嶺南.

張英覺得非常郁悶,他不知道岳翻為什麼想要去嶺南,他想過很多種岳翻想要去的地方的選擇,但是唯獨沒有想到嶺南,而岳翻之後的那句話更讓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咱們大宋朝做地方官的,不是經常要調職嗎?聽我一句,往南邊去,越南越好,哪怕是大海之濱,天涯海角,把家業祖業都遷過去,我不是用一個平民的身份,是用你的好友的身份,如此,方能保全自己和家人.

張英真的弄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岳翻會想要去嶺南做官,也要他把家業祖業遷移到嶺南,嶺南是什麼地方他不知道嗎?荒蠻之地,炎熱難耐,都是些不開化的野蠻人群居的地方,根本就沒有什麼像樣的城池,哪里是安身立命之所?大宋王朝的祖宗之地就是中原之地,也是最繁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對于此而言,張英實在是不能理解.

他當然不能理解,正如同十年之後,所有大宋人都在歡欣鼓舞著國家終于收複了燕云十六州,以為國家達到了鼎盛狀態,結果僅僅幾個月之後,宋這頭紙老虎就被來自北方的金戈鐵馬戳的透心涼,速度之快,進程之荒謬,幾乎讓所有宋人都無法相信.

但是無論張英如何詢問,哪怕是動用了縣太爺的官架子,岳翻也不原因,其實也沒用,岳翻怎麼會理睬?只是這樣,然後就要讓張英把注意事項告知自己,還有他當初參加科舉考試的時候所遇到的考題,由見大,岳翻可以一窺宋朝考官出題的規律和考試范圍.

就好象是大學里面考試時,學生總是想要考試范圍,出題范圍,可是往往老師是和你打游擊戰的,個個都是行家里手,總是喜歡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試圖取得完全勝利,造就一批掛科學生,好多賺取一些外快;而這一,在大宋朝似乎並不流行,因為大宋朝的教材就是那麼一些,無非是在炒冷飯而已,岳翻想著,如果可以在這冷飯里面加一顆蛋,炒成一盤蛋炒飯,想必也是極好的.

如何加蛋,那就要看岳翻自己如何操作了,反正岳翻擁有的過目不忘的記憶能力,讓他具有非常高的起,如今的科舉考試,雖然只剩下進士一科,而且內容很多,但是該不,總該是要深刻的理解儒家經典的含義,然後作答,和如今的考試並無兩樣,而且進士一科里面難免會遇到死記硬背的東西,就如同如今的默寫一樣.

背,就是背,林沖贈送給岳翻的那一套書籍成為了非常好的教材,岳翻拿出來,讓張英給劃劃重,講解講解其中的奧妙所在,讓這個成功從應試教育中脫穎而出的實用主義者和理想主義者給自己講解一些真正可以用來應付京城里面那些書呆子的招數.

考試,從出現開始,就是考生和考官斗智斗勇的一場戰斗,考官如何如何的費盡心機得出難題,出偏題冷題刁難學生,試圖找出真正的"人才",而學生也會如何如何的采用各種手段應對考官的刁難,比如紙條,槍手或者是賄賂考官等等,總而言之,能在這樣一場決定無數人命運的黑幕重重的戰爭中脫穎而出,需要一手段和才華.

從這里來看,整個中國曆史,從科舉考試占據了選拔人才主流地位的那一刻開始,就是從考官和考生之間斗智斗勇的傳奇故事開始展開的,無數名臣奸臣重臣權臣都是從科舉考試里面脫穎而出,成功忽悠考官,繼而登上權力巔峰,進而發展出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君臣相愛相殺的故事,而這些故事在百無聊賴的史官的傳承下,構成了二十四家史的基本素材.

從此以後,考試就是選拔人才的不二方式,沒錯,岳翻很認同考試的存在,這的確是現階段唯一一種可以較為公平的選拔人才的方式,在大宋朝尤其是這樣,趙宋家法對科舉考試的關注不是一般二般的程度,趙匡胤親自規定了科舉考試的諸多規矩,力求面面俱到,平民出身的他,力求從整個平民階層里面選出人才,而不是從所謂的世家大族,再者了,唐末五代十國數十年的割據混亂,已經把世家大族階層摧毀了,宋代重塑的,是君主——平民二元社會.

不管岳翻如何嘲笑那些京城里面的老學究,他都不能否認楊廣首創的科舉考試制度是一個很好的制度.

只是如今大宋朝的考試內容,實在是讓岳翻啼笑皆非,就拿明經來,"明經"實在是個既可笑又討厭的東西,白了就是填空題,把古文經書兩邊蓋好,中間空出,能填出來你就過關,再稍高一的就是"墨義",是對經文的字句進行標准的解釋,其實只要你記准了經文的注釋就成,一切純屬死計硬背.

而進士,不僅要考你詩詞歌賦,還要你寫時文論政,那可都是真才實學,還得臨場發揮,所以才值錢,但就是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仍然變得不切實用了,尤其伴隨著時間推移,宋朝皇帝和大臣們的藝術品位越來越高超,藝術修養越來越超凡入化,進士科也就成為兒科了,與其是選拔治國理軍人才,倒不如是選拔文學藝術家,大家一起討論文化藝術發展,從此十分快樂,等到了五國城,那就更快樂了.

雖然如今明經和墨義都被視作末流,乃至于被廢除了,進士科卻依然是選拔文學藝術家的不二法門,能夠通過進士科考中進士的人才,無一例外,都是藝術修養非常高超的人才,一個一個的子曰詩云,出口成章,讓煌煌天朝充滿了文藝氣息.

這些人,如何能讓岳翻產生忌憚的感覺呢?起來,岳翻忌憚的從來不是這些所謂的奸臣和權臣,而是他們的手段,岳翻大可以從精神上無限鄙視他們,可是卻無法忽視他們的卑鄙所促成的暗殺手段,那一次的經曆,已經讓岳翻無數次午夜夢回驚出一身冷汗,自打回來之後,就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

岳翻終于開始明白,原來緊緊靠著文學藝術在大宋朝還是站不住腳跟,單純的文官身份似乎並不能給岳翻足夠的安全感,于是乎,岳翻決定,要在這個時候,就著手培養親信,父親母親是死心眼兒,堅決不去南方,那麼就有自己悄悄的在南方置辦田產,置辦家業,然後悄悄的訓練一批可靠的家將,待得十年之後,他們就會使自己在亂世中得以保全自己的王牌.

岳翻給自己定下了十年計劃,兩個中心,第一,東華門唱名,最好是狀元;第二,置辦江南家業,從數之不盡的流民饑民里面,選擇父母雙亡的孩子,變成自己的心腹,收其心,使之對自己死心塌地,盡量從其中尋找人才,偷偷送到江南為自己置辦家業,開拓境況,然後偷偷開始組建自己的私人武裝力量.

宋朝廷對江南的掌控在趙構南逃之前都是很薄弱的,尤其是在南方丘陵山區,岳翻知道的就有兩個州最適合自己派人發展,一個是吉州,一個是虔州,話江南西路一共有十一個州軍,而吉,虔兩州的面積幾乎占了全路的一半,兩州位于江南西路與廣南東路,荊湖南路,福建路的交界之處,山深林密,地形險阻,官府的統治一直很薄弱.

此地民風強悍,法紀意識淡薄,從宋庭建政立國開始,這里就是治安極為不穩定的地區,很多地方的農民在農忙時種田,農閑時集結成伙干盜賊的勾當,這種以種田為主業,以搶劫為"副業"的生存方式竟然漸漸成為一種慣例,一種習俗.

朝廷屢禁不止,屢次派兵卻又無能為力,只能聽之任之,派去最嚴酷的官吏去和這里的民眾作對,百多年來,民殺官,官殺民,早就勢同水火,近乎于國中之國,對于宋庭來,這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讓他們頭疼不已;但是對于岳翻來,這卻是千載難逢的良機.

若是可以的話,岳翻甚至打算六年以後參加科舉考試,奪得魁首,然後向朝廷主動申請去吉虔二州的某一地做官,岳翻相信這些地方應該沒有那個腦袋正常的官員想要去,但是岳翻偏偏就想去這兩個地方,雖然很危險,不過只要自己先期布置好了,那里只能是自己的國中之國,很安全,非常安全,安全的足以在金兵南下的時候成為世外桃源.

這樣的世外桃源,誰不喜歡?如果有這樣的地方做自己的安全保障,或許,才能安全度過一生.

沒錯,就要把吉虔二州打造成自己的私屬王國,在那個地方,把家業安置起來,剽悍的民兵會成為自己的臂助,他們只會聽從自己的命令,保護自己的家人和產業,讓趙構兒見鬼去吧!

上篇:二十三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能幫我    下篇:二十五 他為我介紹了一個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