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二十 所以說,魯達不笨   
  
二十 所以說,魯達不笨

卻林家和張家兩家人得到了岳飛的報信,火急火燎的收拾家中細軟准備從西門離開東京城的時候,岳飛的報信卻也驚動了張家門口的蔡京密探,林家門口的那時候,岳飛沒有話,沒出聲音,那密探不好判斷情況,可是張家門口,林爸爸那句"沖兒難道出事了"卻是刺激了那密探的神經,一時間,那密探立刻意識到,蔡相公的計劃泄漏了.

當然,貿貿然之下,這密探還不知道該如何辦理,看著岳飛和林爸爸離開張家,也還沒有下定決心,但是等到張家拉來了兩輛大馬車,並且往里面裝了一些包裹的時候,這密探立刻就意識到,必須要提前動手,否則張家和林家都會逃出生天了!

話分兩頭,林爸爸帶著岳飛趕回自己家,林家門口那密探也覺著不太對勁了,林家男人怎麼和剛才那個子一起過來了?難不成,他們有什麼事情要做?難不成,蔡相公的計策泄漏了?

這密探還不敢妄自揣測,必須要眼見為實才好,于是他便耐著性子繼續看著,這一看不要緊,兩輛大馬車出現在林家門口,密探嚇了一跳,立刻意識到計劃泄漏了,方才那子就是來報信兒的!密探立刻決定去給蔡相公報信,立刻開始動手,大家早就准備好了,只等蔡相公一聲令下而已.

"怎麼著,不多待一會兒了?打算去給蔡京老賊報信是不是?"

可怕的聲音在密探背後響起,密探渾身寒毛豎起,頭皮發麻,剛一回頭,就看到一只大手朝著自己伸過來,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頓時密探就有些呼吸不暢了,不停的敲打著這只手,然後定睛一瞧,只瞧見一個粗豪大漢站在自己身後,滿臉戲謔的笑容看著自己,密探早已嚇得六神無主魂不附體,只剩下求生的本能而已.

"算你運氣不好,灑家心情不爽,正想著殺人解解悶兒,蔡京老賊的狗,殺了也就殺了,算不得官司,反正也沒人知道是灑家做的,你千不該萬不該,對灑家兄弟家人下手,哼哼,不要急,蔡京老賊很快就會下去陪你的,你且安心去吧!"魯達一發力,只聽一聲脆響,那密探不再掙紮了,脖子被魯達生生扭斷,魯達一松手,那密探就軟綿綿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魯達瞧著這密探死的不能再死了,便把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林家門口,林家的幾個家仆正在搬運著一些包裹細軟,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中年婦人正在緊急商議著什麼,皆是一臉愁云慘淡,還有一個少年郎站在一邊,面色上也是一副焦急樣子,估摸這,中年男人和婦人就是林沖的父母,這個少年郎,應該就是岳飛吧?

魯達大大方方的站了出來,從林子里面走出了出來,嚇了林家人一大跳,林爸爸立刻拔出腰中佩劍,護住了林媽媽,岳飛也抽出木棍,死死地盯著魯達,二人皆是以為這是蔡京派來的殺手,林爸爸斷喝道:"你這賊厮,欲要害我家人,先過我這一關!夫人,你們快些退入府內,讓我來對付這賊厮!"

林爸爸心里也沒底,看著魯達這體格,還有那根又長又粗的水火棍,不由得心下戚戚,覺得自己遇到了麻煩,正想著如何應付他,卻不曾料到魯達哈哈一笑,開口道:"這位就是林伯父吧?哈哈哈,灑家可不是蔡京老賊的狗,灑家是種經略相公手下提轄,魯達,是受了林沖兄弟和周侗周老的托付,來這里接應林伯父和林伯母的,還有你,你這兒郎,便是岳飛吧?"

知道林沖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不足以讓大家信任,但是知道周侗和岳飛,尤其是知道了岳飛,那就一定是真的了,東京城里面,又有幾個人知道岳飛呢?魯達出了岳飛的名字,身份就可以信任了,那一定是周侗和林沖的托付了!

林爸爸放下了佩劍,岳飛也放下了木棍,魯達走上前,稍微拜了拜,而後道:"蔡京老賊甚是厲害,還派了人盯在這里,想來是我們這兒一有些消息,就會立刻通風報信,然後蔡京會立刻下手,那厮被灑家結果了,現在留給咱們的時間不多了,要立刻就走,離開這東京城,往官道上去!"

林爸爸隨之頭:"好,那就多謝魯提轄了,我們快些離開就是!還有會合親家一家子,一起出去才是!"

話間,林家一家子已經准備好了,林爸爸騎在馬上,岳飛也騎在馬上跟著,帶著兩輛馬車,女眷和女仆全部坐進了車子,男仆步行跟著,抄近路就往西門走,避開大道,專門挑巷子走,穿來穿去,西門便近在眼前了,事先約好的張岳父一家子已經在不遠處等候,兩家人會合,不勝唏噓,只是一起往西門處走,想要盡快離開這東京城.

不過走著走著,魯達卻感覺到了不太對勁,目力極好的他,看到了一隊人馬從城內沖到了西門,找到了西門的守門將,似乎是在交代什麼,心念一轉,魯達頓時暗叫一聲不好,疏忽了,蔡京老賊既然可以在林家安排人手,又如何會放過張家?定然是張家那兒的蔡家密探知道了這個消息,然後傳遞給了蔡京,蔡京老賊措手不及,只是盡快下令城門守將不准放人而已.

魯達一念至此,立刻揮手讓兩家人停下來,林爸爸和張岳父大惑不解,上前詢問,魯達指著城門處突然發生的變化對他們道:"灑家疏忽了,既然蔡京老賊會在林伯父家門口安插人手,又如何不會在張伯父家門口安插人手?

想來定然是那個賊厮報信,才讓蔡京老賊反應過來,但是我等已經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他倉促之中只能這樣做,但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封鎖城門,應該是下令一定要檢查過往車輛,如果看到了車輛里面有人就斷然不允許他們離開,我等如果是這樣的話,定然是離不開這東京城的,所以,我等要另外想一個法子."

林爸爸和張岳父一聽也是,看了看城門,的確開始對車輛進行盤查了,不過似乎並沒有對行人進行盤查,想來蔡京倉促之間想不了那麼多,可是機會也不多,時間也不多,要走的話,現在是最後的機會,要是等蔡京的第二道命令下下來,估計就真的走不了了.

岳飛默默聽著,靈機一動,開口道:"不如我等全部步行就是."

林爸爸搖頭道:"那這些車輛怎麼辦?雖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可這里面有很多東西對我林氏而言很重要,無法丟棄啊!"

岳飛道:"不是這樣的,伯父,我的意思是,我等可以步行,車里面不要有人,車輛的話,就讓幾個人趕著走,然後讓魯提轄帶著車輛,我等趁著那些官兵檢查車輛的時候,離開東京城,那是最安全的,至于這些車輛,里面沒有人,魯提轄干脆就是奉了種相公鈞旨辦事,誰敢為難?"

林爸爸和張岳父大喜,魯達摸了摸腦袋,露出了笑容:"行啊!真是想不到!岳五郎是吧?哈哈哈哈!好子,有腦子!灑家記住你了,長大了記得到西北來投軍!"

岳飛笑著摸了摸腦袋,似乎有些靦腆,魯達更喜歡岳飛,伸手在他的腦袋上摸了摸,然後哈哈笑著讓大家伙兒下馬步行,順著人流一起出去,然後把身上的兵刃之類的物品全部丟入車上,留下四個男仆駕著馬車跟著他一起出城門,其余人就趁著兵馬過來檢查馬車的時候,混出去,想來不知道大家伙兒相貌的那些軍兵,也攔不住大家伙兒離開東京城.

一行人立刻兵分兩路,果不其然,魯達騎著馬,拎著水火棍,帶著四個仆人和四架大馬車要出城,很快就引起了絕大部分軍兵的注意,這些軍兵想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上面命令要檢查過往車輛,看到里面有人就不要放過,他們只是照做而已,來的車輛也不算少,只是魯達這個車隊有些顯眼而已.

"你且停下來,停下來!這麼多馬車,干什麼的?且讓我等檢查檢查!"領頭的城門將知道緣由,立刻叫停了魯達,想要上前檢查一番,結果惹得魯達大怒,跳下馬來怒視那城門將:"怎麼著,你想查車不成?灑家的車馬也是你能查的!?"

城門將平時也是作威作福慣了,這車馬上的也不像是文人,都是武人,居然敢如此蠻橫,城門將便也是勃然大怒,開口道:"這是上頭的命令,本將可是奉了命令,要檢查過往車輛!來來往往的,誰敢不讓查?你敢不讓查?老老實實的讓開,否則定教你下獄!"

魯達怒極反笑,挺立在地,拿出證明自己身份的令牌,怒喝道:"灑家乃是延州府種經略相公手下提轄,奉種經略相公鈞旨,辦事而回,你們算什麼東西,竟然敢攔著灑家,不知死活是不是?!信不信灑家秉明種相公!立刻征調你們這一批人去西北戍邊!?"

魯達聲音大,氣勢足,一身剽悍之氣,讓人不敢懷疑他是不是西軍之人,尤其是令牌一出,更無從懷疑,城門將作威作福慣了,一聽種師中的名頭,立刻就萎了,尤其是聽到魯達威脅要將他們征調入西北,頓時嚇得魂不附體,這些原本精銳的兵,現在過慣了大爺兵的日子,哪里還受得了西北苦寒和生命之危?

不查了,不查了,再查連命都要沒了……城門將連忙陪著笑臉把魯達送出去,就像送走一尊瘟神一般,臨了了還被魯達坑了三壺好酒,肉疼不已,而在此期間,林家一家子和張家一家子已經順利的混出了東京城西門,順利完成大逃亡任務,就在他們離開之後僅僅不到一柱香的時間,第二批蔡京人馬趕到城門口,私下里帶著林爸爸和張岳父的畫像,開始了秘密檢查.

上篇:十九 然後,魯達也下定決心    下篇:二十一 而我,選擇了逃避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