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九 同時,他們也是魔鬼   
  
九 同時,他們也是魔鬼

卻林沖花了大價錢為岳翻購置了文房四寶和一批書籍之後,便帶著岳飛岳翻和師尊來到了自己家中,岳翻早就知道趙家皇帝喜歡拿錢砸人,卻沒曾想到財大氣粗原來是這麼個意思,林沖為禁軍棍棒教頭,原本也不是什麼高階武官,但是住所卻比之岳家新屋好不知道哪里去了,便才知道這塊肥肉端的是肥的流油,難怪金人如此眼饞.

當然了,林沖府上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府邸的大氣,而是府中女主人林娘子張若貞,岳翻初讀水滸傳時只是為林沖與林娘子之間的悲劇結局感到惋惜,可是讀著讀著,卻讀出了些別樣意味,直到偶然從圖書館舊書堆里面得到了一些相關殘本之後,才對這些秘辛有了不少興趣,對古代文人的高超手法感到折服,對于這位林娘子……

平心而論,岳翻覺得林娘子很美,娥臉杏眉,雙眸汪汪,雪膚滑嫩,纖腰盈盈,身材高挑修長,玲瓏浮凸,實是美到了極,無處不透著誘人的風情,彷佛一朵怒放的雪蓮,不過與此同時,似乎是出自于本能,岳翻總覺得看到了林娘子,有些不舒服,盡管周侗不停地誇獎林娘子端莊賢淑,實乃是不可多得之賢內助,所以林沖雖然與林娘子成婚日久無子嗣,卻依然沒有想要納妾侍延續香火的想法.

不過僅僅是一瞬間,岳翻卻也沒了其他的想法,這里終究是一個現實的世界,自己活生生的存在于這個世界,岳飛就在自己身邊傻愣愣地看著林娘子仿佛丟了魂兒一樣,絕對的,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世界,林沖和盧俊義,以及周侗,或許並不是《水滸傳》所言之林沖盧俊義乃至周侗,但是無論哪個世界,都有這樣的人,如若不然,作者是如何憑空捏造這樣的人的?

"五郎怎地這般看著嫂嫂,莫不是得了眼疾,那可要叫你師兄好生尋個大夫,治一治!"林娘子看到了岳飛傻愣愣的眼神,倒也不覺得如何,只覺得有些好笑,于是莞爾一笑,只這一笑,又把岳飛半條魂兒弄飛了,岳翻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腳踢在岳飛的屁股上:"兄長,這是嫂嫂!"

岳飛這才回過神來,其實他曾經見過林娘子,否則林娘子也不會不知道他是"五郎",不過那個時候他才十歲,還沒到對女性感興趣的年齡,而如今三年已經過去,岳飛開始發育,開始對女性有了興趣,對只有十歲的同鄉翠翠開始感興趣就是他荷爾蒙分泌過剩的體現,岳翻對此十分不滿,很希望讓師尊周侗好好兒的處理他一下……

林沖沒什麼表示,只是笑笑,估計對自己家娘子這幅容貌已經習以為常,對于初次見到林娘子的男子的表現也習以為常,並沒有責怪岳飛的意思,倒是蹲下身子難得的調笑岳飛:"五也長大了,這次回去該拜托師尊和你父親一,談一門親事,倒不是一定要現在成婚,不過先預訂著,否則可不知道要去哪里禍害人家良家女子了!"

林娘子聞言嬌笑連連,直叫岳飛面紅耳赤,低頭不言不語,林娘子這才把目光轉移到了岳翻身上,流露出欣賞的感覺:"六郎倒是長大了不少,湯陰岳家郎之名可是如雷貫耳,年紀便得到縣令賞識,想來東華門唱名亦是不遠,嫂嫂可要恭賀六郎了!"

岳翻很禮貌地笑了笑,朝著林娘子行了一禮:"多謝嫂嫂誇贊."

周侗看著岳飛和岳翻的表現,不由得心中微歎,若是把岳飛的大膽性格轉移一些給岳翻,岳翻就真的是不缺什麼了,這份沉穩,這份自制力,這份應對能力,的確是上上之選,岳飛的天資已經是上乘,岳翻比之更強不,還具有良好的心性,可最缺乏的,就是勇氣.

少年人就該年少輕狂,現在不輕狂,什麼時候輕狂?年輕就是可以犯錯的資本,犯了錯,年輕啊!還有機會啊!難道要到了七老八十,才來一個老夫聊發少年狂?

勇氣可不是一時半會兒就可以擁有的,那也不是從書本上可以學到的,周侗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自然而然的,周侗需要做好引導人的身份,才能正確的對待岳翻,周侗不知道岳翻為什麼會如此,不過他也想明白了,改正才是最重要的,周侗開始思考如何改正岳翻對人對事消極懦弱的態度.

而面對著林沖和林娘子的調笑,剛剛開始對異性有莫名感覺的岳飛臊的厲害,大腦一片空白,覺得自己居然那樣看著自己的嫂嫂,簡直是荒謬,簡直是大不敬,簡直是對不起林師兄這般的大恩大德……可……嫂嫂真的好迷人啊……

林沖笑了笑就不在意了,很恭敬的把師尊周侗迎入了大堂,讓林娘子去准備茶水心,讓岳飛和岳翻也跟著來,一起來享用剛才岳飛狂性大發購買的那麼多吃食,這麼多東西,沒有三五個人是吃不掉的,岳飛那是初次見到繁華似錦的東京,更兼手中有余錢,少年人心性,自然是按耐不住,也不怪罪,大家一起吃就是了,正好今日就不吃晚飯了,等待明日把林沖的父親和岳丈一家全部請來,一大家子人再好好兒的歡聚一堂.

周侗認同了,岳飛和岳翻也沒有意見,于是五六個人便聚在一起好好兒的開始了吃喝聊天大業,因為是自己人,便也沒有女子不上桌之事,林沖素來疼愛妻子,自然沒有相關想法,只是坐下之時林娘子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坐在了岳飛身邊,好笑的看著岳飛,直教岳飛面紅耳赤渾身不舒坦,也讓林沖和周侗哈哈大笑不已,唯有岳翻表面調笑,心中有些怪異的感覺.

一行人吃著喝著,林娘子胃口,便起身告退了,林沖也緊隨跟上,似乎有什麼悄悄話要,周侗笑著讓他們夫妻二人自己去處理事情,岳飛總算是松了口氣,方才林娘子坐在身邊,他只覺得渾身燥熱難耐,心中如鹿亂撞,怎麼也吃不下方才很渴望的食物,林娘子起身離開之後,他又有些悵然若失之感,不過到底還是恢複了食欲.

岳翻回憶著自己所看過的水滸,似乎人物也對上號兒了,只是,當真是如此?當真有高衙內,當真有陸謙?當真有梁山?當真有宋江吳用?金兵南下的檔口,難道真的會出現水泊梁山?水滸之事在原本中記載的時間並不詳細,想來是施耐庵有意避開了無法詳述的環節,如靖康之變……

想來,施耐庵的名字也挺有意思,反過來,庵耐施,俺乃是……似乎頗有幾分味道在里面……

不過一切尚未確定,又如何可以妄自揣測?岳翻謹慎的心理在這一刻顯露無疑,他決定不再去想這些無聊的事情,專心致志的攻擊眼前的美食,可吃著吃著卻覺得腹中一陣疼痛,估計是要大解了,于是向周侗告了一聲罪,起身尋找茅房,找到了茅房痛痛快快的"噼啪轟,嘩啦啦啦"一陣,清空腸道壓力,頓時覺得渾身舒坦.

提了提褲子,走出茅房,本想順著回來時的路走,卻神使鬼差的不知為何走了另一條路,或許是想要趁機看一看林府內的別致景色吧!走了走,正在欣賞一株盛開的桃花,卻突然間聽到了林娘子的聲音——"官人又是自己去菜市購置這些吃食,男兒家的,怎可如此做?這要是叫旁人知道了,指不定如何羞辱奴家,奴家與官人結親三年,尚未有子嗣,外人已經諸多閑言碎語,奴家實在是……"

林娘子似乎是在抱怨林沖自己去菜市場買菜,而不是讓她去買,更因此引申出自己三年沒有身孕的事情,岳翻覺得這樣也是,古時候,尤其是如今的宋代,倡導的是君子遠庖廚,這些事情自然是男兒家不該去做的,男人去街市上購置菜肴,除非是孩子,要是個成年男人,那是會被人恥笑的,林沖家里也不是沒有伺候的下人,所以林娘子有此一.

再者女子嫁給丈夫最大的作用就是延續香火,而林娘子三年沒有生育,也真的是會遭到巨大的壓力.

"為夫只是不想娘子如此勞累而已,順道著,也就做了,這世道不太平,東京城內達官貴人數不勝數,若是一個不好,怕是……至于孩子,呵呵,不急,不急……"林沖想要什麼,不過沒出口,岳翻倒是又聽到了林娘子的笑聲:"莫不是官人害怕奴家蒲柳之姿,被些浪蕩子給……"

林沖的聲音里面似乎多了一絲害羞的味道:"娘子怎地這般為夫……為夫……為夫只是……"

林娘子似乎很開心一樣,忘卻了無子之悲哀,話的聲音也是頗為嬌俏,聽的岳翻心神不甯:"那,官人可要好生看緊了奴家,若是一個不好,奴家一介弱女子,怎得反抗呢……咯咯咯咯∼"

岳翻覺得面色上有些發熱,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應該離開的時候,于是轉身悄悄離開,不過心中卻是對林娘子多了一些認識,還有就是,林沖的性子,岳翻也了解了七八分,大概,那水滸古本里所言,當真是真的,若是此時再出來一個某家衙內,或是某虞候,岳翻就該為林沖好生謀劃一翻,林娘子絕不是紅杏女子,岳翻也絕不會坐視林沖遭遇悲慘結局……

不過這個事情尚未確定,另一個事情卻讓岳翻也覺得始料未及……

上篇:八 不過,他們很富裕    下篇:十 他們,順從于**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