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六 有人,具有勇氣   
  
六 有人,具有勇氣

林沖來了.

在岳翻和岳飛再一次前往周侗所在之處學習武藝之時,突然從密林中殺出一人,一杆亮銀大槍直直的朝著岳飛和岳翻而來,岳飛大驚失色,急忙揮棍抵擋,岳翻眼神一轉,露出了笑容,從容不迫地避開槍鋒,拉住了被那大槍擊退了五步的兄長岳飛,笑道:"林教頭大駕光臨,怎的一句話沒有,就刀劍相向?"

大槍的主人看著驚魂未定的岳飛和從容不迫的岳翻,放下大槍,笑道:"六,你的眼力是越來越好了,可為何不與我交手看看呢?"

來人正是林沖,周侗的第二個弟子,林沖,東京禁軍棍棒教頭,林沖,被人稱為豹子頭的林沖,六,則是林沖對岳翻的稱呼,同理,對于岳飛,林沖稱之為五.

岳飛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林沖林師兄來了,重重的松了口氣,只聽得岳翻笑道:"既然已經知道來者不是敵,為何要刀劍相向呢?"

林沖微微的歎息一聲,繼而露出了笑容:"五,你的武藝也大有長進,能夠在那樣的狀態下擋住我的一擊,很好,足以見到你並沒有疏忽大意."

岳飛一直很仰慕這位武藝高超的師兄,能得到他的贊揚,岳飛很高興:"多謝師兄!"

林沖頭,道:"走吧,師尊等待你等許久了,一起過去吧,師兄從東京城帶來了不少你們喜歡吃的,快來吧!"

岳飛歡呼雀躍,拉著岳翻就跑了過去,每一次林沖從東京城過來,都會帶來許多好吃的東西,岳飛最喜歡吃這些東西,而岳翻也很喜歡,一邊走一邊看著林沖高大的身軀,不由得有些感歎,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突然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原因,根本不存在于曆史的林沖和盧俊義出現在了北宋末年的這個時代,岳翻不知道這個北宋和曆史中的北宋有何區別,一樣的宋朝,一樣的徽宗皇帝,一樣的童貫老賊,一樣的蔡京奸相,除了多出來的這些水滸英雄們……

既然已經有盧俊義和林沖的出現,那麼別的人是不是也會出現?武松?宋江?晁蓋?魯智深?李逵?

岳翻喜歡讀書,出于保全自己的附帶產品,讀書就是最大的喜好,一生命危險都沒有,除了《紅樓夢》死也讀不下去之外,其余三大名著都讀過,《三國演義》讀過七遍,《水滸傳》大略看過四遍,《西游記》看過無數遍,雖然對于《水滸傳》的具體故事了解的不詳細,但是一百零八位好漢,還是記得清清楚楚,這位郁郁不得志的大才林沖,卻也知道不少.

英雄,悲情英雄,只能這樣,別無他法.

這個稍微有些不一樣的時代里面,林沖會不會還和另一個時空中一樣,郁郁不得志,悲情到死?

岳翻不知道,他連自己是否會悲情到死也不知道,他是岳飛的弟弟,岳飛是誰?無論是什麼時候,岳飛岳王爺永遠是抗金英雄,金人會南下的,一定會的,岳翻相信,大方向是不會變的,不會因為突然出現了一百零八個原本不存在的人就會讓金兵不在南下,況且宋江還是的確存在于曆史中的人,這一百零八位好漢,在真實的世界里面,一定有著各自的原型,曆史沒變,變的,只是人名而已.

眼前的林沖和岳翻所記住的林沖沒有差別,父親是東京的提轄官,岳父也是禁軍教頭,算得上是出身官宦家庭,只不過不是文官,而是武官,宋代對武將的壓制成功的消滅了前唐以來的勃勃尚武之風,使得北宋中期以後天下尚武之風蕩然無存,"甯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的豪情壯志蕩然無存,只剩下頗具諷刺意味的"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

在宋代做武官,需要一勇氣,要不然就是干脆的無恥,有抱負而沒有勇氣,是不能做武官的,別文人鄙視武人,就算是平頭百姓也鄙視武人,宋代對于武人的看法就是文人手下的一條狗,無論那個文人打了多少敗仗,抑或是根本不會打仗,那也比武人高貴,文人掌握軍權,就是比武人方便.

可是類似于范仲淹這樣的文人在兩宋實在是太少太少,范仲淹文武雙全,那麼所有的文人都是文武雙全嗎?更別崇尚清談和空中樓閣的宋代,出一個能辦實事的官員是多麼困難,靖康,建炎年間的武將們,都是在戰火中逐漸成長,在失敗與血淚中逐漸成長,而不是在戰爭前就嶄露頭角.

澶淵之盟以後,宋代武備廢弛,仁宗以後的物質文明的極大豐富,已經注定了宋代悲劇性的結局,就連唯一一支具備戰斗力的軍隊西軍,也在軍隊和軍官的雙重作用下喪失了原本精銳的戰斗力,只剩一個表殼,宋代的悲劇,已經不可避免.

這個時候,縱使林沖和盧俊義有再大的才華又如何?國家之間的戰爭,不是一兩個人可以決定的,即使是皇帝也不能主導國家戰爭的勝負,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林沖縱使再有才華,再熟讀兵書,那又如何?在東京城的大相公的眼里,林沖只是一條狗而已.

南宋初期的一個宰相呂頤浩就對趙構過,文人商議國家大事,哪里有武人的事情?武人只要負責執行就可以了,還拿出了漢高祖的一個典故來舉例,直言文人是人,武將只是負責執行人的命令的一條狗而已,沒有商議國家大事的資格,此話傳出,不少武將都恨不得提刀入京斬殺呂頤浩.

自此南宋文武嚴重不和,對立相當激烈,數次北伐失敗都有朝廷內部不穩,文人黨爭,文武對立,主戰與主和之斗爭等等,雖然呂頤浩這樣只是個人法,但管中窺豹,可以得知宋代文人對于武將的基本看法——狗,執行命令的狗.

狗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只需要執行命令就可以了,仗打贏了,那是文人的功勞,仗打輸了,就是狗自己的問題,兩宋之交,面對金人的攻擊,宋軍敗退之淒慘,宋朝君臣之愚蠢,軍事對策之荒唐,國家決策之荒謬,皆是由此而始,從被林沖掩藏在笑容之下的疲憊與不得志,岳翻就看得出來,宋朝的悲劇還是無法避免,既然如此,為何還要停留在這里,等著給那幫蠢貨殉葬?

不對,那幫蠢貨沒死,死的都是平民百姓,被金人殺,被漢人殺,被敵人殺,被自己人殺,被敵人殺,被本隊殺,被敵人吃,被自己人吃,被官軍吃,被匪軍吃,被比自己強的人吃!殺殺殺殺殺,吃吃吃吃吃,殺來殺去,吃來吃去,只能給人留下一句歎息——老百姓的命真賤呐……

一定要南下,一定要走,提前在江南置辦田產,最好還是嶺南,對,嶺南!招募訓練私兵保護自己的財產,做一地之大土豪,守土自衛,免得到時候沒被金人蹂躪,反而被那些軍賊兵匪給劫掠了,也免得被秦檜那"南人自南,北人自北"的求和策略當成了犧牲品.

知道曆史走向,就是有這好處.

和林沖一起來到了周侗的家中,果然看到了大包包的很多東京特產,宋代雖然武備廢弛,但是沒有異議的是,宋代的精神物質生活是整個中華古代的巔峰時期,因此宋代被世界曆史學家稱之為中國的文藝複興時代,文化極度繁榮,物質極度豐饒,民間非常富裕,整個宋朝的gdp一度占據了世界的二分之一,商業之繁榮,以至于誕生了資產階級的前身——市民階級.

甚至可以,宋朝中國是最早出現了資本主義萌芽的地方,而此時,歐洲人還在宗教裁判所和野蠻人的雙重威脅之下苦苦求生.

不過用不了多久,中國人也會步上歐洲人的後塵,在野蠻人和程朱理學所帶來的生理和心理的雙重威脅下苦苦求生,大家都一樣,東西一致,哦耶!

但是……

岳翻不止一次的設想過,如果宋朝稍微有骨氣,稍微有武力,或許在大錯鑄成之後亡羊補牢,或許還有那麼一延續輝煌的機會,如果能把岳飛的骨氣和勇氣轉移十分之……不!百分之一給趙構……或許中國不會走上那條道路……即使是趙構逃到了杭州以後,還是有機會的……那樣的話……中國人或許就不用苦苦掙紮到如今……或許……

哪來的那麼多或許?

林沖的悲劇,只是一個時代的縮影而已,悲劇的,不僅僅是一個林沖,懷才不遇的,也不僅僅是一個林沖,林沖的悲劇,是整個大時代的悲劇,也是必然,那啥,怎麼來著?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岳飛很愉快的挑選自己喜歡的東西,周侗笑眯眯地看著岳飛和岳翻兩個弟子,他一生無後,也就把盧俊義和林沖當作了兒子,岳飛和岳翻這兩個弟子當作了孫子,非常疼愛.

岳翻一轉頭,看到了林沖走出了屋子.

"師兄,你,在東京,還好嗎?"岳翻走出屋子,看著坐在石凳上撫摸著自己佩劍一言不發的林沖,這樣問道.

林沖的身體微微一頓,轉過頭看到了岳翻,露出了笑容:"當然了,師兄在東京,挺好的."

岳翻搖頭道:"師兄,在我面前,有什麼必要謊話呢?你知不知道,你從來都不會謊,你的笑實在是太假了."

林沖張張嘴,似乎想要什麼,到頭來還是沒話,換上了溫和的笑容,伸出手示意岳翻到他的身邊來,岳翻走了過去,林沖就把大手按在了岳翻的頭:"六,年紀,哪兒來的那麼多心思?師兄知道你聰明,是下一個晏相公,呵呵呵,不要想那麼多,好好讀書,好好兒的考取功名,將來東華門唱名,師兄的臉上可就有光了,到時候可千萬不要忘了師兄啊!"

岳翻伸手握住了林沖的手,把他的手從自己的頭上拿下來,緊緊握在手中:"師兄,如果東京城里過得不愉快,就走吧,我正打算勸服父親舉家搬遷到南方去,我們一起去,在江南,最好是嶺南,置辦更大的家業,買他個幾百上千畝良田,圍成一個大莊園,招募幾百個人手,農忙時種地,農閑時交給師兄來操練,為一地之土豪,守土安民,就如同盧師兄一樣,豈不美哉?"

林沖瞪大了眼睛,疑惑道:"江南?嶺南?這……這是為何?六,這話可不能亂,湯陰乃是你岳氏祖地,你父豈可答應你南遷?再者,為何要南遷至江南?乃至于嶺南?荒蠻之地,哪里是安身立命之所?切不可胡言亂語!"

岳翻搖頭道:"不,不,不是這樣的,師兄,你在東京禁軍里,禁軍是個什麼樣子,你應該最清楚不過了,不是嗎?"

林沖一愣,隨後皺起了眉頭,最後化為一聲歎息:"縱使如此,又如何?"

岳翻道:"若是北敵南侵,這樣的禁軍,可能守住大宋江山?禁軍尚且如此,除此之外,大宋可還有能戰之兵?"

林沖愕然,隨後搖頭:"禁軍百萬之眾,北遼又有多少人?不兩國和約仍在,就算是北遼大舉南侵,那又如何?我們人多勢眾,萬眾一心,自然可以外禦國辱,何須地方廂軍?"

岳翻放下林沖的手,露出了冷笑:"百萬之眾?萬眾一心?師兄,就算你不知道,令尊也不知道嗎?禁軍?百年不戰,就算是鐵人,也能生鏽,更何況是活人?師兄,禁軍當真能戰?"

林沖沒有正面回答岳翻的問題,而是按住了岳翻的肩膀,開口道:"六,這都是那張縣令告訴你的吧?張縣令是文人,那些文人從來就瞧不起我等武人,輕視我等武人,這樣也並不奇怪,但是六,你必須要知道,國家有難,能上去的只有我等武人,滿腹詩書面對鐵騎鋼刀又有何用?你最清楚的不是嗎?不然為何要習武?"

岳翻直視著林沖:"正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我才這樣,師兄,我知道現在這樣對你你肯定不會答應,也不會相信,但是,師兄,如果有一天你覺得我的話是對的,就來這里找我,我們一起南下,我會一直等到你來為之,我相信你會來的,師兄!"

上篇:五 所以,我懦弱    下篇:七 可是,大多數人沒有勇氣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