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五 所以,我懦弱   
  
五 所以,我懦弱

岳飛的對手,不是北遼,而是金人,未來會做皇帝的趙構,未來會做宰相的秦檜,還有他們身後千千萬萬不知廉恥愚蠢至極的宋武人和宋文人,岳飛死于集體謀殺,死于時代的謀殺.

但是現在,誰相信?這個農家子弟,未來會成為南宋朝廷的擎天之柱?唯一一個敢于和金軍鐵騎面對面較量的大將,乃至于堪稱整個兩宋三百年唯一一位具備進攻勇氣的軍事戰略家?岳飛僅僅還停留在習武階段,不久之後就會進化到好勇斗狠的階段,至于戰略家和名將?遙遙無期……

餐桌上,岳家的氣氛依然比較緊張,面色嚴肅不言不語的岳爸爸,面色冷清不言不語的岳翻,把岳媽媽和岳飛夾在中間,有些尷尬……

"啊,飛兒,今日習武可有什麼收獲?周公可曾教習了你什麼厲害的招式?"岳媽媽端著飯碗,故意把話得很大聲,岳飛心領神會,立刻也很大聲的道:"母親,今日孩兒學習武藝大有收獲,周師孩兒已經學會了所有的棍法招式,很快就可以學習槍法和箭術,周師左右開弓之術可是聲威遠揚啊,孩兒甚為仰慕!"

岳媽媽很欣慰的笑道:"啊,是這樣啊,那很好,很好,學會了周公的武藝,就可以拜托周公為你謀一份差事,你林師兄還在京城做事,那可是禁軍教頭,前途不可限量啊!"

岳飛大:"哈哈哈哈,多謝母親誇贊!孩兒一定努力學習!"

岳爸爸瞪了岳飛一眼:"餐桌之上,豈可如此無禮!食不言,寢不語,為父教導,你忘到哪里去了!"

岳飛頓時就萎了,低下頭不話,專心吃飯,岳媽媽剛想寫什麼,岳爸爸一瞪眼:"還是你起的頭,我平常如何教子你不知道嗎?婦人之見!"

岳媽媽一臉委屈,不理睬岳爸爸了,飯桌上的氣氛重歸了方才的尷尬冷清,岳飛看了看岳翻,深深地為自己的弟弟那深厚的定力感到折服,可是太安靜了實在是太不爽了,正當岳飛忍不住又要開口話的時候,岳爸爸卻開口了,對著岳媽媽的:"今年雨水不多,土地多有旱情,你預先備著一些糧食,若是鄉中人沒有糧食吃,就給他們拿去度日,可明白?"

岳媽媽一臉的不情願:"又要給他們?我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都給了別人了,要是賣給城中富戶,那可是好幾倍的收獲啊!"

岳爸爸皺眉道:"婦人之見!同鄉有難,我豈可不伸出援助之手,難道要眼睜睜看著同鄉餓斃路邊?餓殍遍地?!城內米鋪倉庫已經有大量積糧,又有縣府錢糧相助,無論是不是災年,我們都可以有飯吃,有米可以賣,鄉中人呢?我們省一口,就能救一條命!多大的善事?你啊你啊,為何就是不明白?!"

岳媽媽張嘴想要什麼,岳爸爸的表情越來越不善,岳媽媽到底還是沒有把想的話出來,估計是考慮到如果出來了可能會逼的岳爸爸動家法,對于一個要在兩個兒子面前保持母親形象的女人來,這是不劃算的,更別岳爸爸才是一家之主,于是岳媽媽到底還是沒有話,認了.

岳爸爸歎了口氣,道:"嘴服心不服,真是婦人之見,區區一糧食,和人望,哪一個重要?為五郎六郎未來前途考慮,我岳氏名望越好,他們的前途就越遠大,還想不通嗎?若是我們鬧出了一個不顧同鄉之情,坐視同鄉餓斃的丑事,五郎六郎的未來都會被毀掉!"

接著岳爸爸轉向了岳飛和岳翻,開口道:"旁的為父也就不多了,為父的確是在為你們二人考慮,但是也是在為同鄉之人考慮,鄉里鄉親,本都是一樣的人,救人一命,比什麼都來得實在,人家餓得快要死了,我們卻還有飯吃,只要給人家一口飯,一條命就回來了,一條命和一口飯,哪一個重要?為父知道你們讀的書都比為父多,可是這件事情上,你們無論如何都要照做,不得有誤!"

岳飛愣了一下,深深感到父親這樣做是正確的,所以立刻表示:"孩兒謹遵父親之命."

岳翻沒話,岳爸爸皺著眉頭看著岳翻:"六郎,你呢?"

岳翻抬起頭,放下了碗筷,把嘴里面的食物全部嚼完,咽下,開口道:"父親得很對,母親,父親做的很對,我們可以吃飽,又不是吃不飽,既然可以吃飽,不如拿這些糧食去提高我們自己的名望,提高岳氏良善人家之名望,京城里的相公們,最喜歡這些調調了,父親,母親,兄長,我吃完了,我先離開了."

岳翻站起身子,離開了餐桌,留下岳飛和岳媽媽面面相覷,留下岳爸爸望著岳翻的背影不話,良久,歎息一聲,道:"接著吃飯吧!"

飯後,岳爸爸趁著岳飛和岳媽媽整理家事的時候,慢慢踱步來到了岳飛岳翻兄弟二人的屋子外,這間屋子,原本住著兄弟六人,可惜,天災連著人災,伴隨著岳翻的出世,岳家子弟一個接一個夭折,只剩下岳飛岳翻兄弟二人,他不會不疼愛這兄弟二人,尤其是兒子岳翻,從性格內向,六歲那年生了一場重病,整個人變得更加內向,面色清冷,絲毫看不到尋常孩子天真爛漫的模樣.

岳爸爸甚至懷疑過他究竟是不是孩子,是不是自己親生的那個六郎.

清冷的面容,淡淡的性子,無欲無求的樣子,和張縣令交談的時候絲毫不見膽怯的樣子,面對美味食物的時候稍微的動容,還有……岳爸爸都不願意相信的那一份被岳翻深深埋藏住的怯意,對,怯意,怯意,就是怯意,不知為何而產生的,面對什麼而產生的怯意,無論什麼時候,岳翻始終把活著當作最基本的需求,尋常人根本不會去在意的事情,岳翻會在意,並且固執地認為這會對他的生命,乃至于全家人的生命造成威脅.

岳爸爸起初不以為然,但是無數次的經驗和血淋淋的事實告訴岳爸爸,岳翻不是無緣無故這樣做,而是真的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最初的驚訝和驚喜之後,岳爸爸發現了岳翻的膽怯……

或者用懦弱來形容更好?

知子莫若父.

岳飛膽大包天,爽朗外向,卻有些魯莽,而岳翻卻是謹慎微到了懦弱的地步,從不與人爭,一旦遇到需要爭取的時候,無一例外的退縮,除非旁人主動詢問他,但是他卻意外的智計深遠……一文一武,一粗一細,一勇一怯,一大一,一兄一弟,真的是天作之合嗎?上天的意思?

本想推開房門,和岳翻做一番深談,關于他突然提出的南下的事情,直覺告訴他,身為父親的直覺告訴他,長期的經驗告訴他,岳翻不會無緣無故那樣,而是問題已經嚴重到了需要拋棄祖業求生的地步.

可是,伸出的手,卻無論如何無法推開那道房門……唉……

岳爸爸微微一歎,轉身離開.

上篇:四 而且,我也沒有主角光環    下篇:六 有人,具有勇氣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