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靖康雪四 而且,我也沒有主角光環   
  
四 而且,我也沒有主角光環

"兄長,要來了!"岳翻手持木棍,緊緊盯著岳飛.

"來吧,六郎,這是第七次了,可不要再輸了!"岳飛手持木棍,自信的笑著,緊緊的盯著岳翻.

岳翻深吸一口氣,咬咬牙,揮舞著木棍向岳飛展開了進攻,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岳飛不停格擋,顯得游刃有余,雖是步步後退,仍然步步為營,進退有據,反觀岳翻,雖然無論是招式還是速度還是力量都不在岳飛之下,但是缺少了一股進攻的勁頭,雖是練習,到為止,但是完全沒有侵略性的打擊,對于岳飛卻沒有任何用處.

周侗微微地歎了一口氣,看向岳翻的眼中充滿了惋惜,天資如此卓越的孩子,他活了六十多歲,卻只見過岳翻一個,他一生教授弟子不少,但是岳翻之天資,平生僅見,其余的弟子里面,無論是名震京師的禁軍棍棒教頭林沖,還是河北大富商,綽號玉麒麟的盧俊義,在天資上都不如岳翻.

周侗也微微有些不滿,對于朝廷用人政策的不滿,壓制武人,抬高文人,使得前唐留下的尚武之風蕩然無存,盧俊義在他看來是難得的帥才,林沖則是難得的將才,要是在前唐,他們的成就不會下于凌煙閣武將,但是在大宋……

林沖的郁郁不得志他看在眼里,盧俊義甯願經商也不參軍,他也看在眼里.

所以當他在垂暮之年收了岳家兩兄弟做關門弟子的時候,還是有所猶豫的,若不是看著岳家大郎岳飛酷愛習武,喜讀兵書,周侗是斷斷不會讓這個孩子自毀前程,岳飛的天資也是上乘,但是身在大宋朝,是他的悲哀.

縱馬奔馳屬于有失體統,武槍弄棒屬于斯文敗類,購置刀劍就要被懷疑是否造反,在對文人出乎意料的寬容中,對于武人,是前所未有的苛刻與壓制,正是如此,國家武力衰敗至今,除了西軍常年抗衡西夏尚有一戰之力,其余禁軍廂軍早就是不可用,林沖每一次來看望他時臉上深深的疲憊與失落,周侗不是看不出來.

至于岳家六郎岳翻,他的弟子,他是最覺得惋惜的,不是這個弟子的前途不好,岳翻被張縣令看重的事情整個相州都知道了,人們都傳揚著岳翻是下一個"晏相公",相當的尊崇他,在文人這條路上,周侗有理由相信岳翻可以走到峰,所以當岳翻主動對他提出自己要習武強身健體的時候,他才如此激動.

文人習武,就是文武雙全,這年頭,文武雙全的人越來越少了,讀書人越來越喜歡紙醉金迷,整個大宋朝都洋溢著一股醉生夢死的味兒,從東京飄過來的那令人迷醉的味道,周侗躲在鄉下都聞得到,最要命的是,這股醉生夢死的味兒,不僅醉了文人,也醉了武人,醉了軍隊.

岳翻看得很通透,請求自己收他為弟子的時候,他就,朝廷暗弱,軍隊腐化,戰斗力全無,北敵不南侵還好,北敵一旦南侵,大宋江山就是一層紙糊的窗戶,一捅就破,那個時候,兵荒馬亂的,要是沒有一身武藝,面對鐵騎鋼刀,一肚子詩書有個屁用.

就沖著最後一句話,以及當初岳翻的年歲,周侗原諒了岳翻對朝廷的大不敬之罪,原諒了岳翻對江山的漠不關心,執意收他為弟子,但是周侗考慮到岳翻的名聲,以及習武可能給他帶來的影響,讓岳翻在外人面前不要提起這件事情,只要隨著岳飛一起來,他自然會傳授武藝給岳翻,師徒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就好.

什麼時候,習武都是一件見不得人的事情了?

周侗深深為之歎息,而在進一步感受到岳翻的天資之後,這種感覺就更盛,岳翻的天資,領悟力,不僅僅體現在了詩書上,也體現在了武藝上,給岳飛講解三遍岳飛才明白的,給岳翻講解一半,岳翻就可以舉一反三推斷出來了,這種天資,還有近乎于過目不忘的記憶力,讓周侗為之歎服.

周侗也深深了解這孩子內里的善良,他面色冷冷的,沒有尋常孩童純真的笑容,話也不多,語氣也是冷冷的,平平淡淡的,對待誰都是如此,但是周侗還是看出了這孩子內心里面深藏的善良,還有對家人的關懷,從那把他親自指導木匠打造出來的叫做"躺椅"的物件上,就看得出來這孩子心里面的細膩.

但是只有一,周侗發現了,無論在什麼時候,岳翻似乎都缺少一種下定決心的氣魄,以及不顧結果的拼搏,他沒有最堅定的意志,這一,他不如岳飛,岳飛這孩子雖然在天資上不如岳翻,但是認准了一條道路,就會義無反顧地向前沖,不會猶豫,不會後悔,但是岳翻,似乎總是猶豫再三,遲遲不能決定,除了某些他似乎一早就決定好的事情,他會表現出驚人的執著.

而在習武方面,周侗認為比岳飛三歲的岳翻在招式和速度上已經超越了岳飛,除了因為年紀造成的氣力不足以外,其他方面,岳翻強于岳飛,可是七次練習戰,除了這一次尚且勝負未分,前面六次,岳翻全部落敗,至于原因,周侗覺得都是一模一樣的——沒有侵略性,根本沒有抱著打敗岳飛的目的.

給人的感覺似乎就是如此,找不到侵略性,找不到岳翻進攻的野心和決心,似乎岳飛是為了獲勝而進攻,岳翻只是為了確認自己的武藝,毫無進攻,招式施展的稍微狠一些就要立刻收手,被岳飛逼到牆角的時候也能發發狠扭轉局面,但是瞬間就被反扭轉——他不喜歡爭斗,害怕受傷.

周侗感覺到了岳翻心底里面的那一股子不自信的氣息,那是限制岳翻發展的最大的障礙,如果沒有了這個障礙,周侗相信,岳翻的未來不是林沖和盧俊義可以比擬的,或許,岳飛也遠不及之.

他總是在最應該給予岳飛致命一擊的時候收手,猶豫,被反應過來的岳飛迅速打敗,完全沒有接著戰斗下去的機會.

這孩子,到底在顧慮什麼?

周侗已經是花甲之齡,對于人世間已經是明明白白,這世道越來越不太平,貪官汙吏橫行,百姓生活困苦,岳家在兩年多以前還是個四等戶,屬于下戶,清貧,勉強度日而已,尋常會發生的被官府稅官欺壓之事也是常態,在他看來,岳飛和岳翻自就是看著官府欺壓百姓,豪強欺壓弱者這種事情長大的.

岳飛和岳翻從就看到了強者以各種方式掠奪,占有,並且還受到尊敬,被人羨慕,而弱者受到欺凌和輕視,岳家是貧農,貧農是社會的底層階級,是末世中的弱者,他們的生活充滿了苦難.

苦難是一個試驗杯,把人放進這個試驗杯,出來的會各不相同,選擇反抗的成為英雄,選擇同流合汙的成為魔鬼,選擇逆來順受的成為懦夫,周侗確定岳飛選擇了反抗之路,從他十歲的時候帶著幾個好友一起圍毆橫征暴斂的稅官的時候,周侗就聽了岳飛的名字,收為徒弟之後,更加了解這位弟子是一個選擇反抗,永不妥協的性子.

可是,和他在同一個環境生長的岳翻,為何卻會是這樣的性格?他知道岳翻智計深遠,對于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即使是對付旁人,他也絕對不會自己出手,而是找人幫他,他是幕後策劃者,卻絕對不是執行者,他缺乏拋頭露面的勇氣,他似乎更願意做一個不為人所知的人,而不願意自己暴露于大庭廣眾之下,對于惡人,岳飛選擇斗爭,岳翻卻會選擇退卻,除非惡人逼迫甚急,否則絕不出手.

果不其然,第七次戰斗,失敗的依然是岳翻,他還是在最後時刻收手,岳飛反應過來,一棍把岳翻掃倒在地,終結了這場戰斗,岳飛帶著一些惋惜和不解看著躺在地上不作任何反抗的岳翻,開口道:"六郎,方才你有數次擊敗為兄的機會,你為何不下手?若是戰場,你早就死了很多次了!"

岳翻躺在地上笑了笑,道:"因為你不是敵人,是兄長啊!"

岳飛皺眉道:"那在戰場上,真刀真槍的時候,你就一定下的去手嗎?!"

岳翻又笑了:"不會有那一天的,我不會上戰場,兄長,你也不會!"

岳飛收起了木棍,皺眉道:"大丈夫若是不為上陣殺敵,那又為何要習武?六郎,為兄從來都只為了參軍征戰而學習武藝,為兄也知道你不願意做這些事情,為兄不會逼迫你,你可以去讀書,考取功名,將來東華門唱名,光宗耀祖,但是你也不要把為兄想的那樣不堪一擊,縱使北遼再強,為兄也不會懼怕!即使面上刺字,為兄也定要參軍報國,征戰沙場!狄公就是為兄之榜樣,你可明白?"

岳翻歎了口氣,搖搖頭,坐起身子,無奈的笑道:"兄長,你的對手,可不是北遼啊!"完,岳翻站了起來,朝著周侗走去,留下岳飛一臉的不解與錯愕……我的對手……不是北遼?那,那是誰?除了北遼,還有誰是大宋的敵人?西夏?區區國,連童貫那個太監都能鎮得住,算什麼?

岳翻沒有解釋,他來到了周侗面前,深深的行了一禮:"師尊,弟子又敗了."

周侗沒有什麼意外的表情,默默地看著岳翻看了一會兒,開口道:"翻兒,為師何止一次過,你之敗,不是敗在武藝和身體上,而是敗在心里,飛兒把你當作對手,你卻沒有把飛兒當作對手,甚至沒有把任何人當作對手,要是如此,你縱使武藝天下第一又如何?受傷?翻兒,這不是理由,習武過程中,你何止一次受過傷?"

岳翻開口道:"那是為了武藝學成之後不再受傷,僅此而已,師尊,弟子從來不希望和任何人產生爭斗,只希望平安一生,富貴一生而已."

周侗閉上眼睛,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道:"翻兒,為師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孩子,若是尋常的十歲孩童這樣話,為師定然會將之怒打一頓,廢了他的武藝,懦弱之人就算是學會了武藝一樣懦弱,勇敢之人不會武藝一樣敢血拼,翻兒,你能告訴為師這都是為什麼?你為何如此執念于安穩一生?習武之人不能欺凌弱者,但是遇到旁人欲圖欺辱你,你難道不會反抗之?"

岳翻眨了眨眼睛,似乎想要些什麼,但是終究沒有開口,只是朝著周侗深深一拜:"師尊,時候不早了,還請師尊早些休息,弟子告退!"

上篇:三 只是,這出戲不是喜劇    下篇:五 所以,我懦弱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