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70 天塌下來我扛著   
  
070 天塌下來我扛著

前面,負手而行的軒轅睿澤步伐緩慢而悠哉,雖沒回頭,也知身後的她此時臉上是何種表情,唇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一抺愉悅的弧度,邁著步伐往東院走去.

後面,顧七微垂著頭,跟在他身後三步之外的地方,也是不緊不慢,他腳步放慢,她的腳步也放慢,心下疑惑萬分,暗自猜測著,無端端的,叫她去做什麼?他不會不明白,此時的她所頂著的身份可是他老爹派過來的人.

那皇帝從眾名女子中挑選出四人來,除了都是容貌出色之外,還極精媚術,本就打著迷惑他的主意而來,從他將她們四人安置在偏遠的西院便可看出,他對女色並不貪戀,可如今,又為何叫她跟在他身後?

一邊走著,一邊思忖著,一不留神,竟撞上那前方不知為何停下的男人.

"嘶!"摸著被撞疼的鼻子,她微退了一步,卻不料,那人竟順勢握住她的手,她驚詫的一抬頭,望入了那雙幽深的眼眸.

"進來,陪本王用膳."軒轅睿澤一副自然而然的模樣牽著她的手往里面走去,無視她的怔愕,在桌邊坐下,見她仍站著,便示意道:"坐吧!"

顧七看著他,心下有些發毛,陪他用膳?他腦袋被門板夾過了?

"傳膳."軒轅睿澤對那候在門外的下人吩咐著,見他還站在,不由挑了挑眉:"怎麼?本王的話你沒聽見?"話才落,就見她移著步伐,走到離他最遠的桌邊坐下,見此,他忍著想笑的沖動,沉著臉,拍著身邊的位置:"坐本王身邊."

顧七身體一僵,抬眸看了他一眼,又起身,往他身邊坐過去,而後,靜垂著頭,也不言語,雖沒抬頭,卻能感覺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那目光,看得她心里一陣緊張.

以至于讓她不禁懷疑,她是不是太自信了?進入這洛王府藏身,真的是對的?她怎麼突然有種掉進坑里的感覺呢?

軒轅睿澤目光帶笑的看著她,那眼中,是掩不住的愉悅之色,看著她一直半斂著眼眸,靜坐著,甚至連頭也沒抬起,他察覺覺得有些無趣,這樣的她太拘束了,頂著這樣的一個身份,想來也不自在吧!

他想告訴她,可以做回她自己,無論她在外面做了什麼,惹了什麼樣的麻煩,都有他扛著,只是,卻又擔心他一揭穿她的身份,她又會偷偷溜走.

下人無聲的端上膳食,而最後端著東西進來的,卻是白羽.將一鍋用加了藥材的粥放在桌上後,他便候在一旁,看了看他家主子,又看了看那靜坐垂首的女子,臉上露出笑容,正想問要不要他來侍候?誰知他家主子就先發話了.

"都退下吧!"軒轅睿澤說著,自己動手添了一碗粥,卻不是給自己的,而是放到顧七的面前:"這是加了藥材用雞燙熬成的粥,嘗嘗吧!"

這讓剛退到門邊的白羽瞪了瞪眼睛,看了看他家主子,又看了看那女子,雖說那女子長得是不錯,可他家主子向來不是貪戀美色之人,怎麼這回,居然還親自給那女子舀了一碗粥?

桌上膳食甚是豐富,每一樣都精致而美味,顧七看了那軒轅睿澤一眼後,便放開著吃,她從昨晚泡溫泉到現在還沒吃東西呢!雖不知這軒轅睿澤到底搞什麼鬼,但眼下美味在前,她還是將那些疑惑拋到一邊.

入口那濃郁的雞湯味便在口中漫延而開,她嘗出,這粥中加了補血益氣的藥材,藥材在雞湯的調味中變得中和,粥中不見肉,卻口口盡是精華,她喜歡美食,不過這段時間真正能算得上覺得好吃的東西並不多,此時吃著這粥,胃口大開,一碗,沒一會就被她吃完了.

軒轅睿澤看著臉上露出笑容,再度為她舀了一碗,一邊道:"別光喝粥,吃點菜,嘗嘗有沒喜歡的."

聽著這話,她又抬頭看了他一眼,對上他帶笑的黑瞳,只覺詭異,但在他的目光之下,也只能應了聲好,繼續吃著,看著面前另一個碗中堆如小山的菜,她嘴角抽了抽,抬頭看著他,道:"王爺,我吃不下這麼多,你自己吃吧!"她停下筷子,不再動.

卻不料,他竟無聲的端過她面前還有半碗粥的碗,用勺子舀著粥就吃,看得她頓時有些傻眼:"那,那是我吃過的……"

誰知,他卻是半點嫌棄也沒有,反而優雅的用著餐,一舉一動都散發著尊貴的氣息,一勺子一勺子的將那半碗粥都吃下了.看著這一幕,她莫名的心一動,似有什麼不受控制的跳動了一般,尤其是在看到他意猶未盡的神情時,更是只覺臉上火辣一片.

這人,這人怎麼這樣……

門外傻眼的白羽,已經不知用什麼話來形容他心中的震驚與愕然,整個人如同木頭般呆站著,直到,那里面的主子牽著那女子邁出門往書房走去時,他也沒能回過神來.

被軒轅睿澤帶去書房的顧七根本不知他想做什麼,幾次想問,卻又見他沒有多說,到了書房只是讓他給他研墨,而他在一旁處理著事務,直到天色漸暗之時,她才回到院中.

回到小院的她坐在院中的石桌邊細想著今天的事情,越想越不對勁,在此之前,她跟他也相處過一段時間了,清楚的明白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更何況,她知道他是有潔僻的,可今天他竟然將她吃剩下的半碗粥給吃了,還吃得那樣的理所當然津津有味,明顯的就不對勁.

"難道……"

突然間,被從腦海中閃過的念頭嚇了一跳,難道他知道她就是顧七?可就算知道她就是她,可他不是無時無刻想著抽她的筋,剝她的皮嗎?

莫名的,又想到當日兩人受重傷的那幾天,他那重重怪異的行為,以及,那泛紅的耳垂……

心一怔,後知後覺的似乎猜想到一些什麼,可,怎麼可能?如今的她頂著一張平凡而普通的相貌,在世人的眼中,她如同廢物,無法修煉,連藥材也分辨不出,雖說他知道一些她的底細,可,他那樣的天之驕子,怎麼可能會對她動心?

是的,除了他對她動心,她找不到別的理由來解釋他的重重怪異,可這個理由,更是讓她覺得詭異,如果真的對她動了心,他又是看上了她的什麼?男人,不都是在極在乎女子的美貌的嗎?對著如此平凡的她,他那樣的一個人,怎麼就動心了?

一個個的疑問在心中冒起,越想越覺得這里不能留.

"還是離開的好,再呆下去,誰知會出什麼事?"她輕喃著,起身就准備悄悄離開,卻不想,才站起來就見流影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

"主子有請."流影半側過身,做出請的動作.

"有事?"她輕皺了下眉頭,她可是才回來不久.

"嗯."

聽到這應聲,顧七嘴角一抽,瞥了那流影一眼,這問跟沒問有什麼區別?當下,也不再開口,跟著他往前面東院而去.

幾乎繞了大半個王府才走到東院,只是,進了東院主院處,流影卻沒再往前走,而是道:"主子在里面等你."便站在院門口處,如同門神一般一動也不動.

她頓了一下,邁著腳步往前走去,推開房門才邁進去一只腳,卻又頓下了,因為,她看到里面水霧彌漫,這里明顯不是廂房,而是一處浴房,抬眸看去,可見那面屏風後面隱約的人影……

"進來."靠著浴池的軒轅睿澤看著那站在門口處不動的身影,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黑瞳中閃爍著一抺暗光.

他可以說是為了留住她,無所不盡其用了,只是,既然不能明著將話說開將她留下,那如果是她自己願意留下來呢?為此,他苦思著,如何能讓她心甘情願的留下來?唯一的一個答案,就是讓她愛上他了,只是,做著這樣的事,一向自信的他,竟也有些沒底.

因為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別的女人喜歡的東西,她不一定喜歡,她是第一個讓他無從下手的女人,而在遇到她之前,他從不懂女人心思,更不懂女人,想著色誘將人留下,這一方法還是白羽教的,也不知到底有用沒用.

邁出去的腳步正想收回,就聽到里面傳來他的聲音,顧七一頓,眸光微閃,還是走了進去,也許是因為已經猜測到他可能知道她的身份,因此,原本有些緊張的心倒是放平靜了下來,步伐也輕了幾許.

聽著里面的水聲,她唇角勾了勾,既然他不介意被她看光,她又怎麼能讓他一番心機白費?有養眼的美男供她欣賞,不看白不看,更何況,這男人的身材還真不是蓋的.

腳步輕盈的越過屏風,輕身向那靠在水池中的男人行了一禮:"王爺."眸光往水中一瞟,只瞧見那一池浮在水面上的花瓣,以及那赤著上身結實性感的男性胸膛,水滴從那胸膛上滑落,沒入水中,再加上他那披散著的墨發和剛毅俊美如謫仙的面容,真心是誘惑力度十足.

就是她,在看到這樣性感十足渾身散發著男人氣息的他時,心跳也快了幾拍,這樣的事情,就是鳳凌天那妖孽百般引誘也不曾出現過的.

"過來為本王擦身."他靠著沒動,只是黑瞳越過那煙霧灼灼的看著她.

原本正想拒絕的顧七,在眼角瞥到那放在他所靠著的水池邊那枚珠子後,眼睛一亮,當下輕聲應道:"是."繞過水池,來到他的身邊,看著那放在池邊的珠子,悄悄的將那珠子拿起,可就在手將縮回來之時,卻被突然伸出來的手握了個正著.

"女人,這回還不讓我逮著你."軒轅睿澤握著她手腕的手加了點力道,將怔愕住的她一扯,半蹲在水池邊的她整個人就往浴池中撲下,被他抱了個滿懷.

"啊!咳咳!"

顧七驚呼一聲,被水淹了一下,輕咳了幾聲,雙手攀上男人的脖子,對上他戲謔帶笑的黑瞳,頓時怒目以對:"軒轅睿澤!你干什麼!"想要退開,卻被那放置在她腰間的手緊緊摟住,半分退不得.

隔著那已經濕透的衣裙摟著她,軒轅睿澤仍覺得她的身體十分的軟柔,尤其是將她往懷里摟來,哪怕她的手已經半抵著想將兩人之間的距離隔開,但他赤坦著的結實胸膛仍與她胸前的柔軟緊緊的貼在一起,縱是她美眸含怒,可看在他眼里卻是含羞帶嗔,別有一番迷人風情在其中,甚是誘人.

"我突然覺得你上回提的那個建議不錯."

他冷不防的說出這麼一句話,沒頭沒尾,但顧七卻知道這句話的意思,瞬間臉一紅,有了那麼一刹那的怔愕,可他竟就趁著她那一刹那的怔愕,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霸道與強勢在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一手摟住她的手,一手托在她的腦後不讓她有一絲的退縮,強行撬開她緊閉的唇,火熱而纏綿的吻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毫無反抗能力的迷失在他霸道強勢卻又透著溫柔的熱吻中……

那一瞬間,她環在他脖子上的手是可以有所動作的,但她沒有,而是接受了這個熱吻,道不清也說不明是什麼緣由讓她沒有下手,反而接受了這個吻,但她可以知道的是,她對他的吻,並不反感.

直至,她整個人無力的靠在他的身上,直到她險些無法喘過氣來,他才放開了她.

看著嬌喘不停美眸透著迷離水色的她趴在他的胸前,他心中湧上了前所未有的滿足,雙手緊緊的摟住她的腰,深幽的黑瞳中透著認真與柔情,低沉而帶著磁性的聲音透著一絲線的沙啞:"阿七,留下來,留在我的身邊不要走."

好半響,顧七才緩過氣來,瞪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知道是我的?"她都易了容了,他還認得出?眼光要不要那麼毒?

"呵呵……"他摟著她,柔軟的女子身體讓他舍不得放手:"從你來時就知道了,你身上的味道,我聞得出來."

"狗鼻子."她推了推他:"放開,抱這麼緊,像什麼話呢!"

"不抱這麼緊,你又跑了我上哪去找?"他仍抱著不放,黑瞳帶笑的看著她,見她並不是那麼排斥他的碰觸,心中暗暗歡喜.

原來,愛上一個人,真的會因她的一顰一笑而牽動心情.

聞言,顧七抬眸,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是誰說,我相貌平平,身材平平,難以下咽的?"

"上了心,入了眼,就算世人都覺得你平凡不起眼,在我眼里,你也是無人能及的."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她,說著動聽卻又發自內心的話.

聽到這話,顧七心微動,看著他灼灼如炬的目光蘊含柔情與真摯,一時間竟不知說什麼好.

"留下來,不要走,天大的事情也有我護著你,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定不會讓人傷你一分."

這話鄭重而有力,像是蘊含是千斤力道,份量之重,也許此時的顧七沒有想到,但,在不久的將來,當軒轅睿澤用行動告訴她時,那時的她方知道,原來他將她看得比他自己的命還要重……

"我在天璃國的事,你應該也知道一些吧?留下我,可是留下個麻煩."推不開,她倒也沒再掙紮,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嗯,知道,不過我不懼."他露出抺笑容,低沉而磁性的聲音低低而出:"你只消在這里住下就好,也只有這里,于你才是最安全的."

聞言,顧七想了想,這才道:"既然這樣,你先放開我,我們好好談談."

軒轅睿澤看著渾身濕透的她,衣裳緊緊的貼著她的肌膚,呈現著半透明狀,看得他心頭一片火熱,移開目光,視線落在她的臉上:"阿七,不要戴著面具,做回你自己便好."說著,放開了她,視線又往她那緊貼著肌膚的衣服瞄了一眼,勾唇一笑:"後面有衣服,你可去換上."

顧七看了他一眼,便穿著濕淥淥的衣裙起身往邊上走去……

這一夜,兩人談了很久,至于說了什麼,除了他們兩人之外,估計也沒人會知道了,但,軒轅睿澤卻很開心,因為,她終于願意留下來了.

回到西院中的顧七直接往床上躺去,今天折騰了一天,可算累了,如今,終于可以睡個安穩覺了,心一放松,困意襲來,便沉沉睡去,一覺睡到天明……

接下來的日子,軒轅睿澤沒有來打擾她,但卻吩咐了東院中的護衛,但凡顧七來找他,不用通傳便可放行,只是,顧七並沒有閑時間去找他,而是整天都將自己關在房里修煉,因她有交待過,但凡她房門關著時,就不准人來打擾,就算是軒轅睿澤來了幾回見那房門緊閉著,也並沒有推門而入,而是在院中坐了一會,再離開.

但每日用膳之時,他不是來西院與她一同用膳,就是讓人請她過去東院,所給她准備的,都是吩咐廚子精心制作出來的餐食,就像這一日,軒轅睿澤留在了西院用膳,不時的給她夾著東西.

"嘗嘗這道菜,還有這酸甜肉也不錯."

"我自己來就行了."看著碗里的菜,她有些無奈的說著,看著他剛毅俊美的面容帶著笑容,黑瞳難掩柔情光芒,她不禁有些鬼使神差的問:"軒轅睿澤,你到底看上我什麼了?"

聽到這話,軒轅睿澤挑了下眉頭:"什麼看上你什麼了?當初你不顧我意願將我霸王硬上弓時,怎麼就沒想那麼多?"

每每他說起這個,顧七臉上都感覺有些燥熱,這個話題不能繼續,繼續下去,她這飯也不用吃了.輕咳一聲,別開了眼:"你吃完趕緊走,我還要修煉呢!"

"欲速則不達,不要太急切了,若不然只會適得其反."他語氣悠哉的說著,看了她一眼,道:"你父親不是在外置了宅子嗎?可要回去看看?我正好可以陪你回去."

聽到他的話,她便想到她的瘋子爹爹把顧老太爺,她那所謂的爺爺接到宅子里去照顧,她是他的女兒,可以理解他的所作所為,只是,仍為他感到不平,當日顧家人那樣對他們,無情無義,可偏偏她的瘋子爹爹還既往不咎,那是他們父子之間的血肉親情,她無權阻隔,也不會去阻隔.

她的瘋子爹爹本就是至情至性之人,若不然,當年也不會因她娘親而瘋顛,只是,無論她怎麼問,他就是不透露半點有關她娘親的事,只說等到將來再告訴她.

到底當年她的瘋子爹爹為何會瘋?而她的娘親又去了哪里?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當時是顧家家主的他變成瘋瘋顛顛的模樣?也許這一切,只有等到將來才會明白吧!

"不用,你陪我去太招搖了."她搖了搖頭,道:"過兩天我自己會回去."

見此,他也不再多說,用過飯後便將顧七帶著去東院後面的竹林走走,散散步,約莫半個時辰,顧七便又回到院子,正打算進房之時,忽聽頹後傳來一絲動靜,停步回頭一看,是花千色躍了進來.

"主子."他壓低聲音喚了一聲,快速來到她的面前.

顧七看了他一眼,推開房門:"進來."進了里面後,看著他關上門,便問:"怎麼白天過來找我?出什麼事了?"

今日的花千色,臉上帶著凝重之色,他看著顧七,半響,才道:"我收到消息,家中出了事,我得回去看看,只怕不能跟在主子身邊了."

"家中有事就去處理."

他欲言又止,她看著他,再度開口道:"花千色,其實你並不欠我什麼,這陣子你跟在我身邊已經幫了我很多了,而治好你的舊傷,你也用一枚珍貴的空間戒指相送,當日要你留在我身邊幫忙,並不清楚你身後的複雜,而當你坦誠相告你的來曆背景後,我就知道在云天國你是呆不久的,去吧!此處離你的家族甚遠,想必就是有消息也傳得不太清楚,回去把你的事情辦好了,也不必再回來了,如果有緣,他日我們還會再見的."

"主子……"看著她,他心里有些發酸,竟不知說些什麼好.

這段日子,雖說尊她為主,但他依舊是他,她不曾約束他什麼,更不曾強加什麼在他身上,越是相處,他越覺得跟著她是對的,若不是那邊有消息傳來,此時他還真不想離開.

顧七輕笑:"他日若得再見,你也不必再喚我主子了,現在我在這里很安全,你也不用擔心."說著,從空間中取出一瓶藥來:"你說你的修為目前是煉氣大圓滿,當年築期沖不過,又被人所傷實力下降,這里的丹藥給你,找個適當的機會把它服下."

"多謝."千言萬語,他只化為一句多謝,看著她,他露出了一抺笑容,問:"那以後不叫你主子,我們當朋友可好?"

"好."她笑著點了下頭.

"作為朋友,我沒什麼可送你的,這里有一本我家族的火焰掌法,現在我送給你,如今你修煉靈氣有所提升,相信以你的悟性,定能練得很好."他拿出一本舊黃的書遞給她:"這是當年我父留給我的,只是我修煉到第三掌就無法再悟得下面的的掌法,這掌法奇妙無窮,變化多端,若練好了,對你定有幫助."

"嗯,多謝."她接過,也道了聲謝:"好好保重."

"那我走了,你也萬事小心."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待他離開,她心中莫名的一歎,看了看手中的書,將之收入空間之中,進房修煉靈力氣息.

而在另一邊,起程離開的花千色在半路上忽想起還沒看看她送他的是什麼丹藥,便拿出那丹藥一看,這一看,手一抖,頓時驚呼出聲:"築基丹!而且,而且還是九道靈息的築基丹!"

所有的穩重在看到這築基丹後化為烏有,要知道,就是在海外地域修仙之地,築基丹在大家族當中也是十分難求,而她竟然……

把丹藥倒了出來放在手中,一顆,兩顆,三顆……足足有三顆築基丹!

"這,這……她這是在逆天麼?築基丹是這麼好煉的?我怎麼一直不知道?"他震驚得難以言表,拿著三顆築基丹的手抖了抖,左右看了看,又迅速將三枚築基丹藥收了起來,妥妥的放進空間里.

"呼!有朝一日我得被她嚇死."心頭的激動,內心的震驚,以及那難言的震驚,讓他硬生生的憋出了一身冷汗,拿著衣袖往額頭處一抹,深吸了幾口氣,試圖將心情放平靜下來.

在花千色離開的兩天後,這一天夜里,無痕來王府接她,兩人一並回她爹爹新置下的宅子,因有軒轅睿澤的人引開那軒轅鴻烈的人,倒讓她的進入異常方便.

顧宅里,這里並不大,除了正廳和花園亭台水池之外,也就只有兩處大院子,院中各有數間小閣,他們幾人住,倒也已經很是寬闊.

進入宅里子的顧七來到廳中,看到那在廳中來回走著等著她的爹爹,便快步的走上前去,面帶愉悅之色的喚了一聲:"爹爹!"見他又弄成這副不修邊幅的模樣,她笑了笑,拉了拉他的胡子,打趣的道:"爹爹,你又打算弄成瘋子爹爹的模樣出來嗎?怎麼胡子也不刮了?在鬼谷看慣你那賞心悅目的模樣,這個樣子還真叫我不習慣呐."

原本擔憂著她的顧浩天一聽這話,再見她扯胡子的舉動,不禁搖頭笑出聲:"你這孩子,都這麼大的人了還這樣皮,爹爹的胡子哪里能亂扯?沒規距."話雖說著,但那眼中的寵溺之色卻是怎麼也掩不住.

"對了,你現在在洛王府可還好?那洛王有沒為難你?"說起這事,他還是有些擔心.

"呵呵……"她輕笑著:"爹爹放心,我很好,他沒為難我什麼,今晚我要回來他還說要陪我回來,不過我沒允."

"那洛王可是喜歡你?"顧浩天有些遲疑的問著,看了看面前的女兒,又問:"明明那一回他還想千方百計的想要抓你的,怎麼就……"

"爹爹,這事說來複雜,不提也罷,你只要知道,我現在很好,他也不敢對我怎麼樣就行了."她笑眯了一雙眼睛,親熱的挽著他的手,感受著來自他身上的濃濃父愛與關懷,心下卻有些心虛,總不能告訴他,當時是因為他的女兒我,強行將人家給霸王硬上弓了吧!這話,打死她也在他面前說不出來.

"好好好,你說很好那爹爹也就放心了,對了,你來幫你爺爺看看吧!他的身體我幫他調理了幾天了,已經有些好轉,你再看看,能否怎麼治,讓他好得快一點."

聞言,她抬眸看著他,問:"爹爹,他們當時那樣對我們,你怎麼還一點也不記仇啊?"

"唉!"顧浩天一歎:"父子間哪有什麼不可解開的仇?我雖曾也為他們而感到心寒,但看到年邁的老父躺在那床上無人照顧,被病痛折磨,我又于心何忍?為人子女者,理應以孝為先,更何況,在病痛纏身之後,他也看清了誰才是對他好的人,如今他已後悔,我們又豈能再記恨."

聽到這話,顧七笑開了,眼中笑意溢出,以著又似恭維,又似玩笑的話語道:"有一個心胸豁達,又重孝道,至情至性的爹爹,小七何其有幸啊!"

"你這孩子."顧浩天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道:"隨爹爹去看看吧!"

"好."她應著,與他一同往主院臥房走去.

來到房中,床上的人也睜開了眼睛看來,當看到顧浩天帶著顧七進來時,愣了愣:"你是……小七?"

顧七看了床上的老爺子一眼,對身邊的顧浩天道:"爹爹,你先出去吧!這里我來就好."

聞言,顧浩天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床上的父親一眼,點了點頭:"好."便又對床上的父親道:"父親,讓小七幫你看看,我先去外面."說著,這才走了出去.

待她爹爹離開後,一直跟在後面的無痕為顧七搬來了一張椅子放在床邊,顧七坐下,看著從床上起來的老人,也不去扶,而是淡淡的道:"顧老太爺,好久不見了呀!"

聽到這話,顧老太爺不禁苦笑:"小七,你怨我是對的,我確實不配當你爺爺."

"我爹爹接受你,既往不咎,那是他心胸豁達,我這人不一樣,我比較記恨,別人待我好一分,我還人家十分,反之,也一樣."說話間她的手號上了他的手脈,一邊淡淡的道:"今天來給你治病,看的不是你的面子,而是我爹爹的面子,我爹爹重情,今後你若再讓他寒透心,不僅是你我不會放過,就是顧家的那些人,我也不會放過."

顧老爺子看著眼前面色冷淡的她,看著她眼中散發出來的光芒,以及那股狠絕之氣,不由的愣了愣,怔怔的看著她,就好像,從來都沒認識過她一樣.

曾經被人人罵為廢物的顧七,膽小懦弱的顧七,無法修煉連最基本的藥材也分辨不了的顧七,當真是眼前的她?

"你……"

他正想問出聲,就見她已經放開脈在他手脈處的手,也不知從哪里取出了一包銀針放在床邊,從中抽出一條細長的銀針來,看到那泛著銀光的銀針,他張了張嘴,有些不可思議的問:"你,你會用銀針?"怎麼可能?銀針之術高深莫測,就是他也只略懂皮毛,顧家之中,除了他的三兒子顧浩天,其他人更從不動針.

可如今,看她那握針的手法,嫻熟的動作,竟讓他好半響也沒能緩過神來.

"無痕,脫了他的上衣."顧七手里捏著銀針,對著身後無痕淡淡說著.

無痕上前,將愣住的顧老爺子上前脫去,候在一旁,同一時間,顧七瞬間出手,將手中銀針剌入他身體的穴道之中,顧老爺子渾身一僵,一動也不動的干坐著.

"都是一把老骨頭了,不必緊張,放松點,要不然我這針可不好紮."睨了眼因緊張而肌肉僵硬的顧老爺子,她淡淡的說著,同時,再度抽出數根銀針來.

顧老爺子干瞪著眼,最後,卻在她嫻熟的動作之下,漸漸的放松了下來,這一放松下來,便感覺她的針法十分的精妙,在她轉動著銀針之時,銀針剌激著身體里面的穴道,似有什麼在流動一般,整個身體異常的舒服.

"盯得這麼緊,想偷師?"顧七睨了他一眼,涼涼的說著:"可惜你太老了,學也學不會了."

被這麼一氣,顧老爺子只感覺胸口火氣湧動,似乎隨著這火氣的湧動,精神頭越發的好,說話也比平時有力:"臭丫頭,把本事都藏起來,若你早露這麼一手,這皇城你還不早就橫著走了!那端王也不會把跟你的親事給退了."

"打住,別把那令人惡心的人跟我扯一起."她涼涼的說著,轉動著手中的銀針:"還有,我在下針,你一把老骨頭別太激動,要這這針斷在里面,我可沒辦法取出來."

被這話一嗆,顧老爺子雖火氣在冒,卻並不憤怒,反而有些像平凡人家的老爺子一樣的開心,在顧家,誰敢這樣跟他說話?而這個七丫頭,卻是這樣的沒大沒小,最讓他震驚的是,她竟然藏拙!把這麼一身本事都給藏起來了!當真是個不得了的丫頭.

顧七倒沒想那麼多,只是她談不上對這顧老爺子有什麼血脈情義,會給他醫治,也是看她爹爹的面子,一番針灸之後,便收回銀針:"火氣這麼旺,生命力也強,看來,再活個十來年也不成問題."說著,便走了出去.

"臭丫頭,就不會說句好聽的."顧老爺子在後面低罵著,但那臉上卻是躍上了笑花.

自此,顧七每三天過來一次,半個月下來,他的身體也已經漸漸恢複成以往健壯的模樣,下得了床,跑得了路,時而還在院中打著拳法,身體雖好了,卻已經不再願回顧家了,他將名下的一些產業,偷偷的轉給了顧七,因為轉給顧浩天他不要,他也只能給顧七了.

畢竟是一代老狐狸,就算是重病,交權,又豈會真的將全部交出?如今顧家所擁有的也不過就是個空殼,真正的權力已經被他轉到了顧七的名下,包括顧家所擁有的藥田之類,以及顧家所養的暗衛,全部轉給了顧七.

而這些,不僅顧浩天和顧七並不知道,就是顧家主家的顧成剛他們,也全不知道……

這樣平凡而安靜的日子,誰也沒料到會被突然打破.

天有不測風云,風波平地驟起,一切來得措手不及,劇變的到來,更是打亂了顧七的一切計劃……

------題外話------

接下來,風云將起,男女主的感情不會寫太久,女主的崛起與曆煉為主,一旦進入女主曆煉崛起過程,男主,嘿嘿,你們懂滴,接下來將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變化?美人們不妨猜猜,劇情的緊奏度將再度提升,往熱血發展……

本書由首發,!

上篇:069 藏!情初開!    下篇:071 巨變!她的出現!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