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68 驚險擦身!   
  
068 驚險擦身!

與此同時,外面的那十來人,此時站著沒動,卻有意無意的將那小小的藥鋪給包圍了,除了他們之外,暗處應該也安插了不少人守著,這十來人在南甯城的身份地位都不低,一個個也都是見過世面八面玲瓏的老狐狸,他們非常清楚那人的重要性,臉上雖然一個個都鎮定而淡然,不露半點聲色,但心下已經轉了好幾個念頭,想著如何將這人給請到自家去.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此人從沒露面,可拿出手的東西卻件件價值連城,只可惜東西的數量並不多,沒有往外流出的機會就被他們南甯城中醫藥公會一購而空,就連他們九大家族的人也只能得到醫藥公會從指縫中流出來的一小些而已.

他們所有人都在猜測,此人應該是大丹師級別的煉丹師,要不然,怎麼能拿得出那些從沒見過的營養液以及一些有著顯著神效的藥物?若此人願成為他們家族的供奉閣卿,為他們的家族煉丹,那……

光是想想,心頭已經激動萬分,越發的下定決心,先禮後兵,定不能讓此人走了!

正想著,就那藥鋪里面走出來一抺白色的身影,那人身著結白耀眼的白色衣袍,簡單素雅的衣袍只在領口以及衣袖之處繡有云狀暗紋,腰間掛著兩顆似珠非珠用藍色絲線編制而成的球子,素雅流蘇垂落在尾端,隨著他步伐的走動,流蘇搖曳生輝,甚是好看.

一面白玉面具遮去了他大半張的臉,只露出一雙清冷而幽深的清眸以及唇部下巴,白玉面具讓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卻為他增添了一股神秘不可侵犯的氣息,他負手緩走走出,步伐輕盈而飄逸,白色衣袂拂動,更添幾分仙氣.

內斂的氣息讓人看不出他的深淺,但他挺直的腰杆,透著清冷光芒的眼眸,以及那渾身散發出來的攝人氣勢,卻讓在場的眾人不敢小窺,一個個暗自猜測著此人的來曆,如此氣質,如此氣勢,難道真的只是一名煉丹師?

他們怕就怕,此人不僅是品階極高的煉丹師,還是某些修仙家族里的子弟……

要知道,他們雖然在城中是大世家,但走出南甯城遇到那些修仙家族,他們根本什麼也不是.也正是這樣,他們急切的想要提升他們的修為,想要讓他們家族中的子弟得到更好的未來,若是他們家族中的子弟在丹藥的輔助之下實力能節節提升,他們的家族才有走出南甯城的一日!

打量完那戴著面具一身白衣的男子,他們的視線也朝他身後的兩人看去,帶著探究的目光掠過一身灰衣毫不起眼微垂著頭的老者,落在了那一身黑衣渾身散發冰冷氣息的男子身上,看著那渾身透著殺氣的黑衣男子,他們心下有了一番思量.

果然是他們沒錯!

這半個月,就是這黑衣男子跟著那老者去收購藥材以及將營養液之類的藥物送到拍賣會拍賣的,那麼這樣一來,那戴著白玉面具的白衣公子就是他們的主子了,也是那煉出丹藥之人.

"呵呵,在下是醫藥公會駐南甯城的公會公長郭東,一直想要拜訪尊上,只可惜一直未能得見,今日聽聞尊上在此出現,特來拜見."公會會長先一步上前,恭敬而有禮的朝顧七行了一禮,面上帶著親切隨和的笑容,似乎想用他的親切與隨和來贏得對方好感一般.

"哦?原來是郭會長,久仰."顧七淡笑著,不亢不卑的聲音不緊不慢的傳出,目光也落在郭東的身上.

那一旁的眾人一見,似是怕落後于人一樣,也連忙上前拜見.

"南甯城城主洪權坤見過尊上,先前得知南甯城來了尊上這樣的貴客,一直想要請尊上到府中好好招待,只可惜一直未能得尊上行蹤,今日得見,實乃洪某之幸,還望尊上賞臉,到洪某府上小住些天,讓洪某略盡地主之宜."

"尊上,在正是南甯最大拍賣會的會長,尊上的兩位隨從這段時間就是將靈液以及丹藥拿到在下那拍賣的,原先只知尊上煉丹本領高超,卻未能得見,心中有撼,今日能得見尊上,內心激動萬分,還請尊上賞臉,讓在下好好招待尊上,以示在下敬仰之心."

"珍藥軒軒主拜見尊上,尊上的隨從有大部份的藥也是從我那里……"

一個介紹,後面的人便也不甘落後的湧上前,一個個都想將顧七請到他們府上去,一個個言行舉止都帶著恭敬之意,這一幕,看得那在藥鋪里面偷看的木藍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若非親眼看到,誰會相信這個在皇城被人所看不起,被罵是廢物的顧七小姐,到了這里竟然讓這城中大家族的家主們一個個禮待有加,恭敬不已?

這一幕,若是讓那將這顧七小姐逐出家族的顧家人看到,估計也會難以置信吧?若是讓他們知道,被他們逐出顧家的顧七,原來是個煉丹高手,他們的臉色得有多精彩?

要知道,就是在云天國有著極高名聲的他家公子,到現在也無法煉制出丹藥來,不僅是他,就是公子的師傅也不是丹師的品階,可這顧七小姐……

想到這,他目光複雜的看著她,猶記初次見她時她是那樣的狼狽,被皇城大街上的人又罵又打,如今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她卻恍如變了個人,只怕,現在的她,是皇城那些人怎麼也不會想到的吧!

這邊,木藍正看著前面那一幕怔怔失神著,那邊,顧七聽完他們的介紹後,微微一笑,視線掠過面前的眾人,清眸閃動著莫名的神采,眼底暗光流動,高深莫測,問:"各位想留我在這南甯城中多住些日子?"

"尊上難得來南甯城,我們若不好生款待,豈不失了禮數?"

"呵呵……"

顧七輕笑著,看著他們,語氣帶著幾分的慵懶,道:"想必各位也知道,我缺靈藥煉丹,而南甯城中似乎已經找不到我所要的靈藥."

一聽這話,醫藥公會的公長最先開口,道:"尊上大可不必為藥材一事憂心,我可派人快馬加鞭到鄰城公會為尊上調集所需藥材."

"不錯不錯,尊上需要什麼藥材,我們都可以想辦法弄來,藥材一事,尊上不必憂心,只要安心在南甯多住些時日便好."一旁的眾人也迅速表態,如果用藥材能留住他,而不用動武,他們願意想盡辦法弄來藥材,相信,他若得了他們的藥材,也斷不會再拒絕他們的請求的.

聽到這話,她唇角微勾,眼底幽光掠過一抺詭異的光芒,笑道:"既然諸位一再相留,盛情難卻,我便留下,在南甯城再住一段日子."

眾人聽到這話,一個個欣喜之情溢于言表,都想將顧七請到自己府中,只是,到最後,入住的地方還是城主的府邸……

至于那藥鋪中的君千殤和木藍則並未跟上,因為顧七對他們道,只是路過見此人傷重出手醫治一下,與對方不認識,自不必將他接進城主府.

因此,顧七只是開了藥給木藍熬給君千殤喝,又留了藥給他換傷口,便跟著那些人離去.

當晚,城主府里眾人齊聚,而除了白天見過的那些人之外,他們甚至將他們的女兒都帶來了.那各家的小姐們有青澀的,也有成熟的,有羞澀的,也有妖嬈的,一個個貌美如花,不時美眸含情朝顧七看去.

只因在來之前,她們就已被告知,這白衣男子是大丹師級別的煉丹師,要極力的討好,若是能入得對方的眼,不僅是她們搖身一變,就連她們的家族也將會有莫大的好處.

原本還擔心大丹師級別的會是丑陋大漢或年近中年,卻不料到這一看,對方雖以白玉面具遮面,卻也不難讓人知道他甚是年輕,而且氣質如此出眾,一時間,便讓眾女芳心暗動,無需長輩叮囑,便自己殷勤上前為那白衣男子倒酒,更有一些端著酒杯輕聲軟語的向顧七敬酒.

而,顧七……

站在一旁一副老者模樣的花千色看著那被一群女子圍住的顧七,嘴角微抽了抽,他倒是不知她竟還有這等本事,被那群女子圍著也能談笑自如,來者不拒的接過那些女子為她倒的酒,一杯杯的喝下,還能時不時的投給她們一個帶笑的眼神,一邊與著那九位家主和公會以及城主他們暢聊著.

如果不是他知道她是女的,看到這樣的一幕,真會以為她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子,而且,還是有極會挑逗女子的男子……

那似不經意間的手,複上一名女子端著酒杯的手時,又沖著那女子一笑,看著那女子羞紅的臉,又貼近了對方的耳邊輕聲說了聲多謝,如此簡單便將那些女子迷得七暈八倒,分不清東西.

如冰塊一樣站在顧七身後的無痕,則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仿佛對眼前那一幕早已經見怪不怪,那面癱一般的臉是半點表情也沒有.

倒是那些家族的家主們見到顧七如此,心下很是歡喜,都希望著他若是能看中他們家的女兒就好了,今夜挑著跟來的都是容顏極為出挑的,若是能以美色迷住他,以此攀得關系,那就真的是不費吹灰之力了.

宴會直至夜深,顧七才在花千色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微步微晃,似乎醉得不輕一樣,對著眾人擺了擺手,醉醺醺的道:"今晚……嗯,很開心,夜也深了,我也喝不下了,就先回去休息了,各位,請."說著,也不待他們多說什麼,便對花千色道:"扶我回去休息."

"是."花千色應了一聲,扶著她往後院中而去,一旁的無痕自然也跟著離開.

待他們離開後,各家主屏退了自己的女兒們,幾人相視一眼,其中一人道:"我觀他甚是享受,想來,短時間里應該不會離開了."

"嗯,他若對美色不拒,這倒是容易,只要能留下他,除了張羅著靈藥,每晚送一女子與他,又有何妨."

"他也是男子,豈會不受美色所惑之理?如今看來,我們原先擔心的,現在已經無須擔心了."

聞言,眾人都點了點頭,又說了一會話,無非就是迅速尋來他所需要的靈藥之類的事情.

另一邊,回到房中的顧七取下面具,神色自若的直到桌邊坐下,倒了杯水喝,看得一旁的花千色直挑眉:"主子,你沒醉啊?"這酒量,還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他可是看著她一杯一杯的飲下的,如今見她,卻跟沒事人一樣.

"在那幾只老狐狸的面前,我能不醉嗎?"顧七喝了杯水後,抬眸瞥了他一眼,唇角帶笑:"最難消受美人恩,這話真是一點也不假."說著,抬起衣袖聞了聞身上的味道,一陣的胭脂香味.

花千色嘿嘿一笑:"你那是豔福不淺,我看今晚回去後,他們指不明天就給你送美人過來了,我說,主子,要是你不要,不如就把他們送的美人給我?"

聞言,顧七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你都一腳快踏進棺材了,我怕你有那個心,也沒那個力啊!"

這話一聽,花千色頓時被哽得說不出話來,只是嘴角抽搐了幾下後,撫了撫胡子,看著自己這身老頭裝扮,又笑道:"主子,卸下這身裝扮,我可是正值當……"他的話還沒說完,因為看到她那戲謔的神情帶著幾分詭異的往他身上瞧著,只感覺背後一寒,訕訕的笑了笑,連忙道:"主子,我這就讓人給你備些沐浴的水."說著,便逃一般的走了出去.

接下來的幾天,顧七一直呆在城主府里沒有外出,倒是如花千色所言,隔天那幾人就送了一數名美人來名為侍候她,她來者不拒的收下了,讓城主將人安置在院中,而這幾日,他們也送來了大量的靈藥,可以說她所需要的靈藥就算他們沒有,他們也會千方百計的為她搜尋來,而送上靈藥之後,言語中又透露著他們的需求.

看在靈藥的份上,她答案了給他們煉制一些丹藥,這讓他們激動不已,尤其是在一人拿到一瓶三道靈息可助實力提升的丹藥後,更是只差沒把她祖宗供奉著,因為拿到了丹藥,他們更是連家里一些珍藏著有市無價的靈藥都拿了出來.

而這一日,也是他們留在城主府的第五天,成七對著他們說要煉丹,不要讓人打擾,那些人連同城主一個也敢多留,唯恐打擾到他煉丹,因這數天來,顧七也沒有其他舉動,以至于,他們相信,他是不會走的,卻不想……

南甯城里的動靜,如風而過,很快的便傳到別的地方,尤其當正身處別處的鳳凌天聽到南甯城的消息後,第一個念頭就是,顧七!

這讓尋不到她的鳳凌天心頭熱血沸騰,又是憤恨又是興奮,想到那個狡詐如狐的女子,想到那個對他下手極狠,又放出那樣狠話的女子,他說不清心中是何種感覺,只知道,他的某一處從那一日之後,就一直垂頭喪氣,可恨的是無論是讓醫者還是藥師來看,都檢查不出會什麼問題.

可偏偏,它就是不抬起頭來,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他倍受挫折,這段日子心情也十分壓抑,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陰冷的氣息,讓跟在他身邊的人都變得小心翼翼,唯恐一不小心觸怒了他.

在聽到風聲後便馬迅速趕往南甯城,打算將顧七圍堵在這里,為免她知道他來,因此,他帶著人進入南甯城都是盡量的不弄出風聲,然而,他沒想到的是,早在顧七被他們留下之際,她就猜到不出幾日鳳凌天必會追來,因此,早就讓無痕在城門處注意著,一見鳳凌天他們進城便馬上向她稟報.

當無痕看到鳳凌天一行人果然進了城時,目光一閃,迅速便提氣往城主府的後院掠去,悄然進入,來到顧七所在的地方,開口道:"主子,人已經進城,正往城主大門而來."

聽到這話,顧七毫不意外,只是唇角微揚的笑了,對兩人道:"從後門走!"

"等等."花千色說著,朝那個煉丹爐走去:"等我在這里面加點東西再走,也好給他們點見面禮."

顧七和無痕回頭,只見他一個人在那里也不知搗弄著什麼,點起了火焰,又往那爐中放進了一些不知什麼東西,最後一個使力,將那爐移到了門口處擋著,這才拍了拍手:"好了,我們快走."

三人悄然無聲的從後面離開,直往城門而出,而在那城門外面,無痕早已經安排了馬匹在那里候著,他們三人騎上了三匹馬,又將另外三匹往另一個方向趕去,這才揚長往另一個方向而去……

當鳳凌天來到城主府時,得知是修仙大家族中的少主鳳凌天到來,城主和眾名正在談著靈藥的家族和公會會長他們便也起身相迎,鳳家,他們雖遠在南甯城,但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鳳家的龐大,遠非他們這南甯城中的家族可以相比,只是,鳳家的少主怎麼會來了這里?

難道是為了那位尊上而來?想到這,他們相視一眼,心下暗自思量著,怎麼說也不能讓鳳家的人把那位尊者給接走了.

"呵呵,鳳少主遠道而來,失迎之處還請莫怪,鳳少主,快里面請."城主臉上帶笑,做出請的手勢,只是,那一身紅衣氣勢攝人的男子卻是面色陰冷,那妖媚的目光更是冷嗖嗖如同利劍一般的朝他掃來,一開口中便是蘊含威壓的凌厲聲音.

"人呢?"

在場的人心頭皆是一震,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威壓在空氣中彌漫而開,震得他們體內血氣翻滾,隱隱沖上喉嚨,感覺到口中那一絲血腥味,以及耳膜傳來的劇痛,眾人臉色皆變得慘白,目光驚駭的看著面前這渾身透著妖孽氣息的男子.

"人,人?什麼,什麼人?"

到這一刻,他們仍不想說出那位尊上的下落,因為他們太清楚,一旦說出來,他們定無法再將人留下.

只是,鳳凌天豈是善良之輩?一聽這話,凌厲而陰寒的目光朝那說話的人掃去,同時手一拂,一記風刃襲出,砰的一聲上,那人便狠狠的撞飛了出去,重重的將廳中的桌椅砸碎,摔向地面.

"好大的膽子!在本座的面前,還敢不說實話!"他負著手,目光陰寒而攝人的盯著那臉色慘白的眾人:"說!人呢!"

強大威壓迫逼而來,讓眾人都不由的倒退了一步,從未面對過這樣強大駭人的威壓與凜冽森寒的殺氣,此時,直叫他們心神恐懼!

"人,人在後院……"

"帶路!"鳳凌天陰寒的目光一掃,收回釋放而出的威壓.

強者面前,他們不敢再推辭,只能帶著他往後院而去,後院,因那位尊上的來到,特意劃出了一塊地方讓他們居住,為方便他煉丹,在旁邊空出的院子也設為煉丹院,此時來到,見院門緊閉,聽著里面傳來的火焰呼呼的聲音,不禁頓住了腳步,回頭看向那面色陰寒的男子.

"鳳少主,那,那位尊上可能在煉丹,此時打擾,怕不太好……"

聽著那里面的聲音,是爐中火焰在燒的聲音,鳳凌天原本陰冷著的臉色緩了下來,妖孽般的容顏也勾起一抺笑:"阿七,本座就說你是逃不掉的,如今,可信了?"

里面,沒人應聲,依舊是那火焰在聲音在呼呼而響著.聽到沒人應聲,火爐的聲音也沒變,鳳凌天眉頭一擰,深瞳掠過一抺暗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意又斂了起來,原本負在身後的手一轉,凝聚一股氣息便朝那緊閉著的門擊去.

"呼!"

"砰!"

"轟隆!呼!"

氣刃從他手中襲出之時,發出一股呼呼之聲上,當砰的一聲擊中那扇門時,那扇門應聲而毀,卻不料,氣刃撞到里面的東西,再度發轟隆的一聲巨響,巨響一出,頓時暴發出強大的氣流,火花更是沖天而起……

"又逃了!"鳳凌天目光陰森,看著眼前沖天的火光,深瞳暗光流動:"阿七,終有一日,你定會再落入我的手里!"聲音而落,轉身便離開了這里.

"這,這怎麼回事?那位尊上呢?那位尊上呢!"

鳳凌天一走,城主以及其他們頓時紅了眼,看著那火光沖天的院子,哪有半個人影在?人呢?人怎麼不見了?他們的靈藥,他們的費盡心機收羅來的那些靈藥啊!竟被一卷而空了麼?

想到掏了半個家底收購來的那些靈藥全都進了那人的袋子里,而他們連根藥渣也沒瞧見,只除了先前得到的那一瓶裝著五顆三道靈息的丹藥,一時間,一個個腿都軟了,跌坐在地上怔怔失神……

而那讓他們尋之無蹤的幾人,此時卻正騎著馬往云天國的方向而去……

至于那聽了顧七交待的木藍,也早在顧七他們去城主府當天拿雇了輛馬車離開了,數天過去,在某一個鎮落中養傷的君千殤坐在院中看著蔚藍的天空,神色複雜,也不知在想著什麼.

木藍手里端著藥進來,見他家公子在那靜坐著,便走上前:"公子,藥熬好了."

"嗯."君千殤收回目光,應了一聲,接過木藍手中的藥,卻不急著喝,只是將藥放在一旁,看著那碗藥,半斂著眼眸,低聲似自語般的問:"木藍,這顧七小姐,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一個不像女人的女人."木藍煞有其事的說著,見他家公子也沒抬頭,只是盯著那碗藥不知在想什麼,便又沒心沒肺的道:"你說她一個女人,看著被脫光衣服的公子竟然也能面不改色,我看要不是她旁邊跟著的那老頭給公子留塊遮羞布,估計她也沒想給公子留塊布."

君千殤微漲紅著臉抬起頭來,瞪了他一眼:"莫要胡說."

"不過公子你放心,我有在旁邊盯著的,她沒怎麼占你便宜,只是該看的都看了,不該看的我有擋著她沒瞧見."木藍咧嘴笑說著,又似想起什麼一般,娃娃臉上頓時蔫了下來:"公子,她說她若救活了你,就要我,就要我跟她……"

"要你做什麼?嫌你話不夠多?"君千殤整了整神色,端起那碗藥吹了吹,端著湊近唇邊喝著.

一聽這話,木藍臉色略顯不自在,似有幾分別扭,又似有幾分委屈,見他家公子沒甚在意,便憤憤的道:"她說治好公子讓我報答她,說,說,說看我甚是有趣,讓我跟了她算了,公子你說哪有人這樣的?一開口就讓我跟了她,我木藍像那麼隨便的人嗎?"

"咳咳!"

正喝著藥的君千殤一聽木藍的話,頓時被藥哽了一下,輕咳幾聲,拍了拍胸口,朝木藍掃了一眼.

"公子,你為何這樣看我?"木藍被他的目光看得寒毛直豎而起,迅速往後退了一步.

"若她真要你,我便將你送她得了,算還了她的救命之恩."

"不行!"他大叫一聲:"公子,就是她真要我,你也不能把我送她了,你不知道,她的膽子可大了,竟然敢坑了南甯城里面那些人的靈藥一走了之,現在外面四處都在找她,跟在她身邊,風險太大了,一不小心連命都沒了."

聽到這話,君千殤目光幽深,臉上盡是嚴肅之色:"木藍,此事事關重大,你要管好你的嘴,她的身份外面的人並不清楚,無論對誰都不要提起有關她的事情."

"公子放心,我還是知道深淺的."木藍點了點頭說著.

"我的傷也養得差不多了,你明日准備輛馬車,我們回云天國."他看著手中的碗,目光若有所思……

半個月後

此時的皇城中,表面看著一派平靜,實際上卻是暗流湧動,軒轅鴻烈與軒轅睿澤兩人更是已經勢如水火,互不相容,軒轅睿澤那一次半路遇襲,便是軒轅鴻烈想要他無法將關東城所得的藥送回皇宮,只是他低估了軒轅睿澤的處事能力,早在上路不久,就已經暗中讓人分道而行,將藥物從水路帶回皇城,而他當時所走的陸路只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罷了.

而回到云天國的軒轅睿澤最近一段日子也一直在找顧七,只可惜,雖有聽到她在那邊還沒回來的消息,卻一直無法找到她所在的位置.

洛王府中,站在房中書房窗口邊的軒轅睿澤手里拿著那枚顧七一直在找的珠子把玩著,目光則看著那外面的天空,想著,那個狡詐的女人,到底藏到什麼地方去了?

"主子."外面,傳來流影的聲音.

"進來."書房里,軒轅睿澤的聲音傳出,站著依舊沒動,只是收回了目光,落在手中那枚珠子上,似乎正透過手中的珠子,在想著那個讓人又恨又愛的女子.

一身黑衣的流影走了進來,看了眼窗邊的主子,而後,恭敬的道:"主子,暗衛傳來消息,說顧七小姐半個月前在南甯城出現,只是在坑了南甯城九大家族以及醫藥公會和拍賣會城主府他們不少靈藥後又消失無蹤,到現在,天璃國那邊四處都下了傭兵令,而顧七小姐則成了懸賞金幣最高的黑戶,各地的傭兵都四處在尋找她,只是到現在也沒有她的消息."

聽到這話,軒轅睿澤微皺起眉頭,握玩著珠子的手一緊,轉過身來,幽深的黑瞳落在流影的身上,沉聲道:"讓影衛去找,務必給本王找到人!記住,確保她的安全,只要有一點她的消息,都給本王傳回來!"

流影詫異的抬頭看了他一眼,應了聲是,又頓了一下,道:"主子,顧七小姐的父親在半個月前回皇城了,據說他的神智已經恢複正常,回到顧家照顧顧老爺子去了."

"半個月前的消息,你到現在才對本王說?"軒轅睿澤挑著眉,深邃的目光一片幽深,臉色更是如常,這話問得也甚是隨意,卻讓流影心頭一凜.

"他那顧家老太爺不是說病得下不了床?顧家如今也由顧成剛掌權,他回去想必他們也不會善待他."軒轅睿澤移開目光緩聲說著,目光幽深,也不知在想著什麼,只聽他低語聲:"那女人,若知道她父親回了顧家,不知又是什麼神情?"

看著他家主子那神情,流影心下只感覺詭異,他知道那顧七小姐就是強上了主子的女人,只是,前段時間主子還揚言抓到顧七小姐定要剝了她的皮,讓她生不如死,可自回來之後,就是他說起顧七這名字,也會被他投來冷冷一瞥.

說什麼沒規距,顧七這名字是他可以叫的?

而且還經常拿著那枚珠子露出笑意,看得他跟白羽是驚詫不已,難道,主子真的看上那顧七了?可是那顧七那樣平凡,長得又一般,而且還對主子做了那樣傷男人自尊的事情,主子怎麼可能會看得上她?

"不管她父親的瘋病是否好了,讓人暗中保護著她父親,不要出了什麼意外,如果她回來,定會去見她父親的."軒轅睿澤交待著,對流影擺了擺手:"下去吧!"

"是."流影應了一聲,這才退了出去,可走到一半,又像想起什麼似的,回頭看了他家主子一眼,道:"主子,還有一事,端王最近也在找顧七小姐的下落."卻不料,他這話才出,就接到他家主子那冷嗖嗖的眼神.

"流影,看來你沒太將本王的話聽清楚,回來時本王就交待過,但凡與她有關的事情都得向本王稟報,而你,做到了嗎?下去吧!到刑房自領三十鞭,若有下次,定不輕饒!"冰冷的聲音帶著渾天而成的威儀與寒意,他只是冷冷的掃了流影僵硬的身影一眼,便轉過身去,不再看他,但說出來的話卻是那樣子的冷漠無情.

而他,看似溫文如玉,但只有清楚了解他的人才會知道,他的冷漠無情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哪怕是跟在他身邊最久的人,只要犯了錯誤,他都不會輕饒.

流影臉色白了白,見背過身去的主子,最後,恭敬的應道:"是,屬下知錯,屬下這就去自領三十鞭子."說著,這才走了出去,關上了書房的門.

在他和白羽的心里,對那顧七都有著排斥,若不是她,他們主子也不會在前段時間險些喪命,但凡她跟主子在一起,主子就會惹上麻煩,那樣一個女人,在他們眼里,怎麼都配不上他們尊貴無上的主子,所以,他們私心的希望,那顧七最好不要出現,永遠也不要再出現在主子的面前才好.

只是如今主子的話,卻讓他明白,主子對那顧七,真的非同一般……

與此同時,眾人都在尋找的顧七,卻已經悄然無聲的回到了皇城,由花千色易過妝的她,就是她瘋子老爹站在她面前只怕也認不出來,其他的人,就更不用說了.

因為還看不清眼下皇城的局勢,也不知道她的瘋子爹爹在顧家如今怎樣?她便讓花千色先找了個地方落腳,打算看看局勢再說.

這一隱,便是兩日,摸清了如今皇城的動靜,以及那湧動著的暗潮,知道除了洛王軒轅睿澤的人在找她之外,就是那軒轅鴻烈也不知為何在找著她,花千色更是告訴她,就連她爹爹那里都有兩撥人在暗中注意著,等著她現身.

"主子,現在這院子也不太安全的,找你的人的人太多,勢力太大,在這里遲早會被找到,你真打算留在皇城?不離開了?"花千色走了進來,見院中的顧七也不知在想著什麼,站在院中看著頭頂上的天.

顧七轉過身來,清眸帶笑的落在他的身上,不緊不慢的道:"最危險的地方才最安全,你不是也懂得這個道理?天璃國的人怎麼也不會想到我會是顧家的那個廢物顧七,他們就算有所懷疑,也找不到這里來,至于皇城那些在找我的人,更不會想到我回到皇城,因此,這里是藏身最好的地方."

她的聲音一頓,邁著悠哉的步伐慢慢的在院中走著:"不過這里確實不安全,一個不安全的環境也不利于我修煉,我得另外找個地方才行,至于你跟無痕,也不能跟在我的身邊."

"顧家那邊……"花千色看著她,想知道她到底是如何打算的.

"我爹爹眼下在顧家也算是安全的,你找個機會去顧家看看他,告訴他我很好,讓他不用擔心,適當的時候,我會去見他的."她緩聲說著,走到院中的臥榻睡下,整個人懶洋洋的倚著榻邊,從空間中取出一本書來看.

"主子想找哪個地方落腳藏身?"聽到她的話,他頓時好奇了,什麼地方能讓皇城最大的兩撥勢力找不到她?原本他以為她回來皇城會馬上去見她爹爹,卻不料她如此沉得住氣.

顧七從書本中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勾,眼中流光躍動,神秘而莫測:"一個很安全的地方."

與此同時,在書房中辦公的軒轅睿澤,忽覺眼皮一跳,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題外話------

猜到顧七如何進入洛王府麼?嘿,答案也許明天就會揭曉,欲知後情如何,記得明天再來,要他們面對面擦火花?嘿嘿,快把月票交出來,哈哈

本書由首發,!

上篇:067 傷在臀部    下篇:069 藏!情初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