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65 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065 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好大膽的人類!打傷吾兒,還想殺吾兒契約主,當真是不想活了!既然不想活,老娘就送你們一程!"

那暴怒的聲音蘊含著滔天怒火,赤紅的火焰以及那剌眼的光芒直逼得眾人無法直視,但顧七不同,她就站在原地,看著那騰空而起的金色巨鳥,似雞非雞,似鳳非鳳的鳥兒,頭頂有兩道藍紅相交的根須,鳳一樣的頭,雞一樣的身,而尾部羽毛之處,有三道較長的羽毛微卷,帶著三簇赤紅火焰,身下,不是鳳的兩只鳳爪,也不是雞的兩只足,而是三足!

上古神鳥,三足金烏!

顧七心頭微震,看著那騰飛在半空的三足金烏,它周身散發強大而駭人的上古威壓,金色光芒尤如太陽,耀眼得讓人無法直視,它伸展著翅膀飛在那光芒之中,羽翼之上盡是耀眼的太陽真火……

饒是她,也沒想到烏鴉的本體竟是太陽神鳥,竟是上古神鳥三足金烏,不得不說,她這運氣,還真的是好得讓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而這時,聽到那只三足金烏口中自稱,她這才知道,為何那只剛出殼不久的烏鴉會一口一個老娘的自稱.

只是,她十分清楚,如今出現的三足金烏只是烏鴉傳承中所留下的一縷神識,為了保護它的孩子而留下的一縷神識,而她必須借著三足金烏的這一縷神識換來她活命的機會,借著這一次機會狠狠的給這視人命如螻蟻的所謂強者一次致命的教訓!

"嘶!三,三足神鳥!那是上古神鳥三足金烏!"

看到那三足金烏的瞬間,所有人的都震驚了,那可不是一般的靈獸,那可是三足神鳥啊!被稱為太陽神鳥的三足金烏,擁有的戰斗力有多強,絕對他們可以想象得到的,他們怎麼不會想到,那個看似平凡普通的女子,竟然藏了只這麼強大的契約獸,她,她到底是什麼來頭?相傳的太陽神鳥,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此時,在那三足金烏強大的威壓之下,他們只感覺體內血氣翻滾,極懼的滅頂之災讓他們心神俱裂,只想著此時若是能昏過去就好了,不用面對死亡前那極具恐怖的一幕,只是,老天沒有聽到他們的祈求,此時的他們想逃無處可逃,想後悔也已經莫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只盤旋在他們頭頂上的三足金烏嘴一張,噴出了一團火焰將他們吞噬!

"嘶!啊……不要,救命啊……"

淒厲的慘叫聲在刹那間劃破天空,直達云霄,那數十名的保護和那名修仙者都被那熊熊大火所吞噬,而來自三腳金烏的火焰遠非小小烏鴉可比,它的火焰被稱為太陽真火,不焚盡一切,不滅不息!

公會的眾人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熊熊烈火,一個個猛的往後退著,嚇得臉色慘白.三足金烏……上古神鳥啊!這,這……他們到底招惹的是什麼樣變態的人物?一個明明看起來沒有修為的人,卻偏偏有著令人震驚的戰斗力,還有這麼一只強大得無法直視的契約獸,誰來告訴他們,他們現在認錯,還來得及麼?

"金烏,我要那醫藥公會,變成一堆廢墟!"

顧七一字一頓的說著,此時的她,因心頭之血而臉色蒼白,但那目光,那渾身的冷然,仍舊讓人不敢忽視.也許,從她當著醫藥公會的人擊殺那兩名丹師開始,就已經沒人敢忽視她了.

"不!不要……不要燒了公會,我錯了,我錯了,我跪下求你,不要燒了公會……"那朱會長聽到顧七的話後,驚呼出聲,當即跪了下去,朝她磕頭認錯著,只求著她不要燒了那有幾百年根基的醫藥公會.

"太晚了."顧七清冷的聲音緩緩的傳出,目光不偏不移的看著那醫藥公會的大門,仿佛沒有看到,那朱會長痛哭求饒的模樣.

飛在半空中的三足金烏朝顧七看了一眼,那一眼,似乎蘊含著諸多的含意,它嘴一張,一團火焰再度噴向那下方的醫藥公會,太陽真火蔓延而開,迅速的將整個醫藥公會包圍住,烈火焚燒,發出呼呼咔嚓的聲音.

看著整個公會被火燒吞噬,看著那百年根基毀于一旦,公會的眾人一個個癱坐在地上,怔怔失神.公會被焚,他們,他們就算活著,也難逃總部生不如死的刑責……

三足金烏的出現,震撼著人心,也成功的震攝住那欲對顧七出手的人,烈火熊熊,淒厲慘叫聲不絕于耳,整個公會被火焰包圍焚燒著,公會的前面也是一團火焰與求饒聲,顧七並沒有讓三足金烏燒死那公會的人,而是暗中灑了一味藥,死亡有時對某些人來說,是一種解脫,公會被毀,他們勢必難逃追責!

解決了下面的那些人後,三足金烏來到顧七的頭頂,爪子一抓,擒住她的衣領便將她帶離了原地,往天邊飛去……

那一幕來得太快,以至于很多人都反應不過來,只是怔怔的看著那一鳥一人漸飛漸遠.而在酒樓二樓處的紅衣妖孽,卻在下一刻提氣飛躍而起,追著那抺身影而去.

"主子!"那站在紅衣妖孽後面的兩名黑衣護衛也猛然回神,迅速追著他們主子而去.

殺了人,毀了醫藥公會的人走了,只留下那熊熊的大火和失了靈魂一般的公會眾人,以及那周圍看傻眼了的百姓們.當供奉那兩名丹師的家族趕來之時,也只看到那轟隆一聲倒塌下來的公會大門,以及那一片狼藉之地,而他們,此時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另一邊,三足金烏將顧七帶到一處小樹林中將她放下,躍動赤色炎焰的眼珠子看著眼前弱小的顧七,又看了那躺在她懷中只露出小頭的烏鴉,開口道:"人類,老娘也就只能幫你這一次了,雖然你很不錯,但現在還太弱小,修仙之道上強者比比皆是,你得加緊修煉才有能力保護老娘的女兒,而老娘的女兒雖然繼承了傳承,但,你是它的契約主,你若弱小,它的實力也會被限制,你若強大,它也會跟著你一起變強大,成為你很好的助力,你也清楚,老娘現在也就只是一縷神識,無法守護你們太久,以後,就靠你們自己了,要記得,漫漫修仙路,只有強大,才能不被輕易扼殺."

心頭血的消耗讓她的氣息越發的不穩,臉色也越發的蒼白,她強忍著一適,點了點頭,鄭重的道:"嗯,我會的,你放心,你的女兒是我的伙伴,就算你不在,我也會保護好它,就像它今天守護著我一樣!"

三足金烏點了點頭:"有你這句話,老娘就放心了,你失了心頭之血,又初進入煉氣五層,得好好調養一下才行,只可惜老娘幫不了你什麼,你自己萬事小心吧!"說著,它用著溫柔慈愛的目光看了看那躺在顧七懷中的烏鴉一眼,眼中滿滿的盡是憐愛,隨著那一縷神識越來越薄弱,它的身體也漸漸的變得透明,見此,它最後對她道:"好好努力吧人類,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會見面的……"

看到那三足金烏最後的一縷神識消失在空氣中,她的步伐也微晃了一下,往後倒退了兩步之際卻不料跌入身後的一個懷抱中,本能的想要掙脫站開,看看身後之人是誰,卻被身後之人強而有力的雙臂環住身體,動彈不得,只感覺到身後之後貼近了她,溫熱的嘴唇在她的耳邊低笑著.

"阿七莫驚."

短短的四個字,讓她寒毛直豎而起,真真實實的嚇了一跳,讓她原本有些蒼白的臉色更加的慘白,猛的用力回頭,果然看到那紅衣妖孽媚眼帶笑的模樣:"是你!"怎麼會在這里遇到這妖孽?

"呵呵,看來,阿七看到本座很是驚喜啊!本座見到阿七,也十分的歡喜呢!"他眼中流動著異樣的光芒,目光灼灼的看著被他強摟在懷中的她.

驚就有,絕對沒有喜.

顧七壓下心頭初見他的驚愕,道:"男女受授不親,公子,還請放開我."真真是該死!怎麼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遇到這難纏的妖孽?她要如何脫身?

"嗯?本座以為阿七不甚在意這些的,畢竟上回,我們連更親密的都做了."他依舊摟著她,將她圈在自己的懷里,不讓她掙脫開,妖媚的眸光流轉間帶著幾分笑意與曖昧,溫熱的氣息似有似無的在她的耳邊呵過.

顧七只感覺渾身一陣惡寒竄起,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臉色也越發的難看:"我此時身體不適,實在沒精力與閣下戲耍,若再不放開,休怪我不客氣了."

"呵呵……"

紅衣妖孽聽了她的話,低沉而深厚的笑聲從他胸膛傳出,在小樹林中傳開著,他似乎十分的愉悅,也不惱她的冷淡,反而笑道:"嗯,不錯,阿七現在身體不太好呢!本座更是不能松手,若是松手,阿七站不住跌倒了本座可是會心疼的,不如這樣吧!本座帶你去療傷."說著,也不管她願不願意,瞬間出手點了她的昏穴.

"你……"顧七怒瞪了一眼,只可惜,終抵不住的昏了過去.

紅衣妖孽看著昏迷的她,勾唇邪肆一笑,大手一撈,將她抱了起來,轉身之際,就見遠遠追來的兩名下屬.

"主子."兩名黑衣男子看到他抱著那女子,心下微怔,連忙恭敬的行了一禮.

"嗯,回吧!"他說了一聲,抱著顧七離開了這片小樹林.而身後的兩名黑衣男子則相視一眼後,迅速跟上.

另一邊,因以為顧七回了云天國的軒轅睿澤在襄城市集買了一匹馬後,便趕往云天國而去,並不知道,在他身後所發生的一幕正是與他在找的顧七有關……

而在天璃國中,當顧七悠悠醒來之際,想起了先前發生的事,不由擰了擰眉頭,起身坐了起來,想到原本胸口處的傷,她低頭一看,伸手一撫,眼中掠過一抺異色.

好了?怎麼這麼快?烏鴉呢?

心下想著,目光一掃,就看到那躺在她旁邊的那只也包紮著的烏鴉,看到它微微起伏的胸口,她這才放下心來,想到了那個妖孽男子.

他到底想做什麼?這里又是哪里?

外間的門輕輕被推開,兩名身著輕紗,美豔性感的女子端著東西走了進來,一見珠簾後面的顧七坐起來,當下便恭敬的上前:"小姐醒了?奴婢幫小姐換藥吧!"

顧七清眸一掃,認出了這兩名女子便是上回跪坐在馬車里侍候那妖孽男的那兩名美豔女子,見兩人手中端著紗布和藥物,眸光一閃,問:"你家主子呢?"

"主上在前院."其中一名美豔的女子輕聲說著,將托盤放下,走到顧七身邊就要解她的衣服,卻在觸到顧七那清冷攝人的目光後心下一驚,連忙收回了手,垂低下了頭:"小姐恕罪,奴婢沒有冒犯之意,只是想為小姐換藥."

顧七松了松衣襟,微微掀開往胸口處一看,那被刀尖剌破的傷口已經結疤,她剛碰了一下,已經不疼了,便問:"我昏迷多久了?這里又是哪里?"

"回小姐的話,您已經睡了五天了,這里是無錫城."那女子連忙說著,不敢抬頭看顧七.倒不是說因為懼怕顧七,而是懼于她們主上,想到她們主上交待的話,兩人越發的小心翼翼,唯恐侍候不周.

顧七眉心一皺:"無埸城?離襄城有多遠?"

"快馬一天便可到襄城."兩名美豔女子說著,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又道:"小姐,再上點藥吧!不然傷口會留疤的."

聞言,顧七淡淡的應了一聲,便示意兩名女子上前幫她上藥,墨發披散而下,衣裳半褪,雪肌凝膚,甚是迷人.尤其是自她離開顧家後,在鬼谷中調養了那麼久的身體,身上的肌膚早已不同往日,饒是那兩名美豔女子這幾天都幫她上藥,可每每看到她那凝脂一般的玉膚都忍不住暗自羨慕著.

那兩名女子打開藥瓶,只聞到一股清香彌漫而開,其中一人用著棉枝沾了些瓶中藥膏,透著綠色的晶瑩藥膏顏色十分悅目,抺在傷口那處疤痕處,傳來一股清涼舒爽的感覺.

"嘎吱."

突然間,房門再度被推開,那身著紅色衣袍的妖孽男子邁步走了進來,似乎沒想到里面竟在換藥一般,刹那間看到珠簾後面,那女子衣裳半褪斜倚在床頭,墨發披肩,冰肌玉膚甚是迷人,胸前春光若隱若現,看得他心頭一動,往前邁近一步想看得更為清晰之時,那女子卻已經將衣裳攏起,平凡的面容上帶著一絲不悅與冷然的看著他,讓他不禁低笑出聲.

"呵呵,阿七,本座來看你了."他挑開珠簾走了進去,心下暗自覺得可惜,刹那春光太美,可惜,他還沒瞧仔細呢!

兩名美豔的女子風到他,皆恭敬的彎腰行禮,微垂著首靜退了出去.

而倚在床上的顧七,則冷眼瞧著那紅袍拂動,邁步走進來的妖孽男子:"閣下把我帶到這里,意欲何為?"

紅衣妖孽挑了挑眉,來到床邊,一拂衣袍就往她身邊坐上,傾身靠近她的身邊,面對面的與她相視著,兩人靠近的距離只有一個拳頭的位置,見她面不改色,神色依舊,他唇邊的笑意不禁加深了幾分,深瞳流動間,泛過點點光芒,魅惑的聲音緩緩的說著:"阿七,記住了,本座姓鳳名凌天,本座許你直呼我的名字."

顧七皺眉,卻是未語,清眸依舊直視著他,似乎在思忖著,此人究竟要做什麼?

見她不說話,鳳凌天低低一笑,伸出手勾起她的下巴,語氣曖昧的貼著她的耳邊道:"阿七,如果本座告訴你,本座看上你了,你信嗎?"

聞言,顧七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她打掉他勾著她下巴的手,頭微微往後退了點,冷眼直視著面前的妖孽男子:"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鳳凌天深瞳一眯:"玩笑?你看本座似開玩笑嗎?"聲音一落,他半眯著的眸光又染上了幾分笑意,看著她,道:"阿七,待本座在無錫城的事情處理好了,便帶你一起回去,本座已經讓人傳信回去籌辦婚禮之事了,只等我們人一到,便可即刻拜堂成親."

他說著,又伸手為她攏了攏身上的衣裳,繼續道:"本座記得,你還有一位爹爹?如今在哪?本座派人去把他接來."

"這是我與閣下的第二次見面吧!第二次見面閣下就要跟我成親?"她臉上露出一抺嘲諷的冷笑:"我自問還沒到人見人愛的地步,你說沒有別的企圖?誰信?"

聽到這話,他深瞳掠過一抺暗光,看著她笑了:"不愧是阿七,本座連美男計都用上了,卻還能依舊保護清明的頭腦."他的話一頓,一指衣袍,起身走了兩步後停下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道:"上古神鳥三足金烏已經現身,你在襄城的事情也已經漸漸傳開,殺了丹師,毀了醫藥公會,還有火焚了那麼多人,你覺得,他們會放過你?"

"這不勞閣下憂心."她的目光沉了幾分,心下了然,果然是沖著烏鴉來的,至于她殺丹師,毀了醫公公會一事,她也知道,那些人定不會輕易放過,本打算回云天國後找個地方先修煉,加強自身的實力,卻不料被這妖孽帶到這里來.

"你可知,本座原本也是沖著三足金烏的蛋而來?"看到她眸光微動,他繼續道:"本座收到消息,上古神鳥三足金烏的後代將在這片大陸孵出,因此才有數月前去云天國的一幕,只可惜一直找也沒找著,不料卻便宜了你."他低笑一聲,目光掠過那包紮著的烏鴉,又看向顧七,道:"既然三足金烏已經認你為主,與你契約,本座便也認了,畢竟三足金烏不比別的神物,凡是它認定的人,至死不移."

"而你,阿七,本座也確實對你甚是好奇,頻為感興趣,你看著平凡不起眼,卻總能做出不平凡的事來,本座喜歡你的狠絕,你殺戮的果斷與干脆,雖然容貌是普通了點,但本座有足夠的美貌便可以了,將來我們生出來的孩子,只要繼承了本座的容貌,也將是一個美得驚天動地的男子,再說,以本座的各方條件,你都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不是嗎?"

聽著那自信過頭變成自戀的話語,顧七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一下,她站起身,攏了攏身上的白色里衣,淡漠的道:"你說的不錯,可是,我拒絕."她站直了身體,清眸直視著他:"我若不想做的事,沒人可以強迫得了我,成親?就算有那麼一天,新郎也絕不會是你."

果然,她的話一出,鳳凌天唇邊的笑意頓時消失無蹤,臉色也變得極為的難看,那雙妖媚的深瞳緊盯著她,沉著聲音,問:"原因?"

"我若不喜,又何必原因?"清傲的語氣,不亢不卑的聲音,昭顯著她心中的凌然,以及屬于她的那一份傲氣.

鳳凌天聽了她的話,再看她眉眼間散發出來的那股自信清傲的光芒,忽的仰頭哈哈大笑:"哈哈哈……好!不愧是我鳳凌天看上的女人,我喜歡!"他大笑的聲音驟然而止,深瞳帶著灼灼光芒的盯著她:"阿七,你越是如此,我越不想放手了呢!"看著她緊皺著的眉頭,他愉悅的邁著大步離開了.

她皺著眉頭,看著那紅衣妖孽愉悅的邁著步伐離開,心中頓生不好的預感,她都把話說得這麼清楚了,他還執意如此?如今的她容貌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像他那樣的男人,怎麼會看上她了?

不行,此處不宜久留,她得想辦法離開才是.

轉身看著床上的烏鴉,她俯下身碰了碰它,喚了幾聲:"烏鴉?烏鴉?"見沒動靜,便將它提了起來放在掌心中,湊近一聞,聞到一股藥的味道,心下了然,原來是被灌了藥.

她解開它包紮著的翅膀,見也好得七七八八了,但暗暗運用了靈力氣息透過手掌傳送到它的身上,靈力的湧動,原本昏睡著的烏鴉微動了一下,不多時,便睜開了那閉著的眼睛,一看到顧七,頓時跳了起來.

"呀!呀!呀!七七!七七!太好了,你沒死啊?人家以為你死定了!"它撲騰著翅膀撲進她的懷里,在她的懷里蹭了蹭,十分的激動.

原本見烏鴉醒過來而微揚的唇角,在聽到它的話後,微抽了一下,手指輕彈了一下它的腦袋:"你就不能說幾句好聽點的?"想到它那時護她的神情,便將它提了起來,放在面前道:"乖乖呆著,跟你說點正事."

"呀!呀!你說你說,老娘聽著呢!"烏鴉歪著腦袋看著她,黑溜溜的眼珠子轉動著,心下十分疑惑,她們是怎麼活下來的?

"你是的我契約獸,雖然是只烏鴉,但怎麼也得起個名字,我想了想,你以後就叫吉祥吧!"烏鴉又可稱為吉祥鳥,給它取這個名字也符合了,更何況,它還是一只三足金烏.

"呀!呀!老娘有名字了?呀!呀!呀!七七,你對人家真好,吉祥吉祥,這名字老娘喜歡."它又是傲嬌,又是羞澀的看著她.

"現在我便告訴你,我們的處境眼下可不妙."她朝外面瞥了一眼,直接用神識與它交流:"我遇到一個難纏的家伙,我們得逃出去才行,這天璃國現在對我們而言,太危險了."

"咦?七七?你靈力修為提升了?"它後知後覺的才感應到她實力的提升,又問:"那天我們怎麼活命的?難道我們現在被那些壞人抓住了?"

"靈力修為提升到煉氣五階,但跟那些人相比,還太弱了,而且,眼下不僅我成了別人的目標,你也成了別人的目標,你的真身為三足金烏,乃上古神鳥,現在外面的人定都在找我們."

"呀!上古神鳥啊?老娘就知道老娘不是一只普通的烏鴉,呀!呀!呀!"某只烏鴉得瑟的叫著.

顧七睨了它一眼,涼涼的道:"你縱使是上古神鳥,但眼上這麼弱小,修仙者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有什麼好得瑟的?"

"人家這不是激動嘛!"它又扭捏起來,短小的翅膀在身前碰了碰,那尾部微微的擺動著,那模樣,著實是讓顧七一陣無語.

她起身,想找件衣服來穿,卻見這里面沒有衣服,想從空間戒指中拿一套出來,又怕被那妖孽男知道她有空間戒指而被收取去,于是,喚道:"外面有沒人?進來一下."

先前退出去的那兩名美豔女子連忙走了進來,輕身行她福了一禮:"小姐有何吩咐?"

"給我拿套衣服進來."

"是."兩人應了一聲,其中一人往外走去,另一人則道:"奴婢幫小姐梳頭吧!"

"嗯."她應了一聲,起身走到那梳妝台前坐下.

那美豔的女子則連忙上前,仔細的為她梳著墨發.不多時,另外一人也走了進來,手里捧著幾套顏色不一的衣服來到她的面前:"小姐,這些都是主上為小姐准備的,小姐想穿哪一套?"

顧七瞥了一眼,見都是一些女子的裙裝,便道:"就那套白色的吧!"

"是."那美豔女子應了一聲,將其他的放下,取出那套白色的衣裙候在一旁.

見那美豔女子給她梳的發型太過複雜華麗,不由皺起眉頭:"不要太複雜,梳簡單點的就好,也不要給我戴那些東西."

"是."那美豔女子應了一聲,重新梳了一個發型,整個頭上,什麼也沒帶,只是用絲帶束起一束墨發,余下的隨意的披散在身後,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但顧七卻覺得異常的賞心悅目.

梳好了頭發,兩人便為她著裝,女子衣裙不比男子衣袍,一層一層,穿起來有點複雜,當那兩人幫她束起纖細腰肢時,勒得有點用力,她又是一歎:"別勒太緊."雖然時下女子喜纖纖細腰,常把腰肢緊緊勒住,但她可沒虐待自己的嗜好,一切都以舒服為主.

著裝後,她看了一下,這才對那呆坐在床上看著她的烏鴉道:"吉祥,過來."

"呀!七七,老娘發現你這身裙子比你人好看多了."它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又引得顧七一記白眼.

"閉嘴!"她沒好氣的說著,將撲騰過來的烏鴉塞進了衣袖里,這才往外走去,只是走沒幾步,卻是微皺著眉頓下腳步,回頭半睨了那跟在身後三步之處的兩名美豔婢女:"你們二人跟著我做什麼?退下!"

那兩名美豔女子聽了,不由相視一眼,想退不能退,只能小聲的道:"主上吩咐,讓婢子寸步不離的跟著小姐."

聞言,顧七眸光一閃,移步繼續往前走著,在里面轉了一會,見大門就在前面不遠處,當下便朝那走去,卻不料,還沒靠近那大門就被擋住了.

"小姐,主上說宅中任何地方小姐都能去,就是不能出門."原本跟在她身後的兩人突然間來到她的面前,擋住了她前進的腳步.

"讓開!"她的聲音微冷,眼中不悅之色顯而易見.

"請小姐不要為難婢子."兩人寸步不讓,卻是垂低下了頭.

她的目光掠過那前面大門,那里還有兩名護衛把守著,而眼前的兩名婢女明顯也是懂武,于是,她斂下了眼眸,道:"帶我去見他."

兩名婢子聽到這話,抬起頭相視一眼,應了聲是,便帶著她去找鳳凌天.

此時的鳳凌天,正交待著手底下的人去辦事,吩咐好後,拂退了眾人,邁步走出房門之際,就見兩名婢女帶著顧七走來,當下露出了一抺妖媚魅惑的笑容:"阿七這麼快便想我了?"

看著斜倚在門邊妖嬈魅惑的妖孽男子,她沉著聲音,問:"讓人寸步不離的跟著我,還不准我出門,你這是打算囚禁我?"

"呵呵,阿七想岔了,我可是為你好,你可知,如今外面有多少人在找你?只有我這里才是最安全的,如果你起出去也行,我可以帶你出去,有我在,你才安全."他低笑著說著,與她說話,不再用本座,而是自稱我,這讓跟在他身後的兩名黑衣男子以及那兩名垂低著頭的美豔女子心下驚愕不已.

看著他不似玩笑的神情,顧七抿著唇,沉默著不再開口,而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後,轉身往回走去.

"鳳二,跟上."鳳凌天在見到她什麼話也沒說便轉身離開後,沉著聲音對著身後的一名黑衣男子說著.

那黑衣男子怔愕的抬起頭看著他,見他家主子抿著唇臉色不怎麼好看,連忙應了一聲,迅速跟上顧七.

"主子,這宅子護衛重重,難道還怕她跑了不成?"另一名黑衣男子鳳一有些不解的開口,畢竟在他看來,就是那顧七確實很是不凡,但也不可能在重重防守之下出得了這大門,更何況,鳳二跟他一向只守護主子,如今鳳二竟被主子派去盯著那個女人,著實是讓他錯愕.

主子是不是太高看那女子了?

鳳凌天半眯著神秘的深瞳,看著那已經走遠的身影,緩聲道:"不要把她當成一般的女子,她,不是你們能看清的,也絕非你們能比得上的."聲音一頓,又道:"本座約了無錫城主有事商討,這兩日應該不會回來,你告訴鳳二,讓他把人看好了."

"是."鳳一訝異,卻也只能恭敬的應了一聲.

另一邊,回到房中的顧七關上了門沒讓人進來,她來到里面桌邊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心下則思忖著:既然明的走不了,她也只能來暗的了,打定主意,把烏鴉叫了出來,讓它一旁呆著,自己則走到床上盤膝調息,閉目修煉著.

候在門外的兩名婢子聽著里面什麼聲音也沒有,不禁心下詫異,但她們知道這間屋子除了正門之處別無出路,因此也不怕她從哪里逃走了,于早,便一直靜候著,直到,傍晚時分,才敲門問道:"小姐,晚膳時間到了,可要現在用膳?"

"嗯."里面的顧七正好輕呼出一口氣,睜開了眼睛,下床走了走,活動一下手腳後,見烏鴉睡了過去,便喚道:"吉祥?醒來了,等會吃點東西."

"七七."它拍了拍短小的翅膀跳到她的身邊,張了張嘴似打了個哈欠一般,道:"七七,這樣呆著老娘很悶啊!"

顧七一笑,用神識告訴它:"呆會多吃點,晚上好跑路."

一聽到她的聲音透過神識傳來,烏鴉的一雙黑溜溜的眼珠子瞬間光彩照人,興奮叫喚的聲音也透過神識傳給顧七:"呀!呀!真的?太好了,這里無聊死了,老娘要是再呆下去,准會被悶死,晚上跑路嗎?晚上好,老娘喜歡晚上."

不多時,婢女進進出出的端了十二道菜擺放在桌上,正當她挑著眉頭看著桌面的十二道菜時,就見門外那抺紅色的身影邁著步伐走了進來.

"阿七,我過來陪你吃飯."鳳凌天邁步走了進來,紅色衣袍一揚,便在桌邊坐下,看著對面的她,深瞳含笑的問:"這十二道菜,阿七可有喜歡的?"

"呀!呀!美人!美人!"烏鴉怪叫了兩聲,拍騰著翅膀色眯眯的看著那紅衣妖孽男子,黑溜溜的眼珠子泛著狼光的盯著他那半敞開著的衣袍露出來的性感胸膛,只差沒流出口水來.

顧七瞥了沒出息的烏鴉一眼,而後,清眸掃向那妖孽男子鳳凌天,道:"我區區小人物,怎敢勞閣下大駕相陪?"說著,也不去看他,自顧的拿起筷子夾起菜吃著.

"呵呵,阿七,我今晚得出門,估計有這兩天都回不來."他低笑著,說著這話時,目光一直看著她,當看到她在聽到他要出門時手微頓了一下,唇邊的笑意便加深了,繼續道:"本來我讓人好好跟著你,以防你不見了,不過後來我又想想,覺得此舉不甚妥當."

顧七皺著眉,停下筷子,抬眸看著他.

見她抬眸看來,鳳凌天便為她倒了杯酒,媚眼含笑,繼續道:"所以,我打算帶著你一起出門,這樣一來,可以帶你隨便逛逛,二來我也才能放心,你說我這主意如何?"

"阿七這是太過驚喜了?以至于說不出話來?呵呵,我就知道阿七定會喜歡,看來,我這主意確實是不錯啊!"他看著沉默不語的她,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眼中笑意點點.

顧七掃了他一眼後,緩緩扔斂下了眼眸.帶她一起出去?他是猜到她晚上會溜走?他倒是挺自信的,就相信把她帶在他的身邊,她就走不了了?唇角微勾,她露出一抺笑意來,抬眸看著他,道:"鳳凌天,我們來打個賭吧!如果你贏了,我便留在你的身邊,如果我贏了,你就此放手,當從沒遇見過我."

聞言,鳳凌天妖媚的深瞳中泛動著一抺暗光,他看著她,半眯起眼眸,邪肆的唇角微微勾起:"說來聽聽."

"就賭,兩天之內我能從你身邊離開,而且讓你找不到我."她看著他,聲音清冷,目光中閃爍著一抺詭異的精光.

聽到這話,鳳凌天唇邊的笑意更深了,看著面前自信非常的女人,低笑道:"阿七,你是無法從我這里逃走的,這賭,未賭我就知道你輸了."

"是嗎?那我們拭目以待."她端起酒杯,往前一舉,挑釁的看著他.

"呵呵,好,既然你執意,我又怎能不奉陪."他也舉起酒杯,往前與她的酒杯輕輕一碰,妖媚的深瞳看著眉宇間散發著光彩的她,語氣篤定的道:"阿七,被我看上,你是逃不掉的,我等著,把你變成我的女人."

顧七淡笑不語,清眸中流光泛動,她知道,接下來的兩天將是關鍵……

------題外話------

最近兩天的更新時間會在凌晨.因為我好歹也就這麼兩天存稿.囧,後面有變動,再告訴你們.依舊會是萬更.另外,求月票啊求月票.月票榜現在離我好遙遠,美人們,有票別留著了哈,萬更需要各種動力動力呐,另外,逢八必送的幣已經發送,你們可以瞧瞧喲,總有一些幸運滴,雖然不多,但也是心意哈

本書由首發,!

上篇:064 以吾之名,命汝現身!高潮!    下篇:066 還之彼身!遁無蹤!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