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64 以吾之名,命汝現身!高潮!   
  
064 以吾之名,命汝現身!高潮!

看到那抺詭異至極的笑,看到那女子清冷卻蘊含殺氣的清眸,看到那女子眼中迸射而出的狠絕之色,老者心頭一窒,一顆心提到喉嚨之處,只感覺心頭刹那間因女子的舉動而緊張得無法呼吸,腦海中只浮現一個念頭.

她想做什麼?

這個念頭才一浮現,就見那女子手中匕首一轉,身形一變,她一腳踩在一名丹師背上,半彎著身體揪起另一名丹師,鋒利的匕首就抵在那丹師的脖子處,刹那間,只聽周圍傳來一聲聲倒抽冷氣的聲音.

"嘶!"

"她,她想做什麼?她難道還想殺了那兩名丹師!"

"她,她好大的膽子!"

顧七半彎著身體,一腳踩著一名丹師的背,讓他已經奄奄一息的他無法動彈,一手則揪住另一名丹師的頭發,將他的頭拉高,露出了致命脆弱的脖子,鋒利的匕首就抵在那脖子之處,握著匕首的手微微用力一壓,那丹師的脖子處便滲出一道血跡,驚得那名丹師臉色慘白,大氣不敢喘一聲,唯恐一動,鋒利的刀鋒便會抹過他的脖子,到那時,他必死無疑!

"別,別殺我,別殺我……"那丹師慘白著臉求饒著,提著猛跳不停驚慌恐懼的心髒,再度道:"只要,只要你不殺我,我,我會既往不咎,絕對不會讓人為難你,要是,要是你殺了我,你,你也定難活命的."

顧七勾了勾唇,露出一抺涼薄淡漠的笑,清冷的聲音淡淡的,透著幾分滲人的寒意,她睨了那臉色慘白身體在顫抖的丹師一眼:"現在說這些,你不覺得晚了嗎?"

"不,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那人見她要殺他們的決心不移半分,僵硬著頭看向那前方,向著那老者求救著:"朱會長,朱會長救我!"

那老者穩了穩心神,看著那兩名淒慘的丹師一眼,繼而將凌厲的目光掃向顧七,厲聲喝道:"快放了他們!否則,你走不出這襄城地界!"

顧七冷哼一聲:"老頭,這是我跟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你確定要插上一手?"她清眸一轉,眼底寒光閃爍,聲音越發的冰冷:"還是說,只因他們是你們醫藥公會的丹師,受你們醫藥公會的保護,就可以恃強凌弱?以一副高姿態的模樣輕視他人生命?他們殺人就是理所當然,我殺他們就是罪該萬死?"

她的話,幾乎說出了周圍百姓的心聲,強者越強,弱者越弱,恃強凌弱從沒人敢說什麼,就算是當街殺人也沒人理會,因為他們弱者的生命尤如螻蟻,在那些所謂強者的眼中,要他們生,他們就生,要他們死,他們就得死,不得有怨言,而今,這女子說出了他們一直不敢說出的話,一時間,一個個心頭心酸不已,熱血在胸膛上湧動著,雖不敢為那女子仗言,但一個個看向公會的目光,看向那兩名丹師的目光,都帶著前所未有的憤怒.

見周圍眾名百姓的目光帶著憤怒的看向他們,公會的眾人都不約而同的皺起眉頭,為首的那名老者更是在聽到顧七那放肆而大膽的話語後怒目瞪起,只感覺一股血氣直沖腦門,氣得眼前直冒金星,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你,你大膽!"他身為醫藥公會在這天璃國邊境之地的分會會長,居于高位,何時有人敢這般跟他說話了?這女子,真是好生狂妄!

"大膽?"

顧七挑了挑眉,唇角笑意加深了幾分,而那眼中卻依舊清冷一片,殺氣四溢:"我就大膽給你看看,又如何?"語落,只見她手一動,那抵在丹師脖子處的匕首一劃,狠狠的劃破了那名丹師的喉嚨,鮮血頓時如泉水般湧出,剌紅了眾人的眼,也驚呆了周圍的眾人.

剌目的鮮血染紅了地面,那名丹師連慘叫的聲音也沒有便挺了挺身子僵硬的倒在地面,至死,又目都驚恐的暴睜著,也許,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就因他輕視他人性命,高傲自大,自己有朝一日,竟就死在一個被他所輕視的人手上.

"啊……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另一聲驚恐的尖叫劃破眾人的耳膜,震醒了被驚呆的眾人,當看到那女子竟抓起先前那名被她踩在地下的丹師時,看著那名丹師慘白驚恐的臉,看著那女子抵在丹師脖子處的匕首,眾人的臉色一變再變,從最初的震驚,到不可思議,到深入骨血的震撼!

公會對面的酒樓二樓處,紅衣妖孽男子轉動著酒杯的手一頓,魅惑妖媚的深瞳看著那小小女子將那兩名丹師擊殺,唇邊的笑意更大了,自顧著喃喃低語:"好個阿七,當真是有趣啊!"

站在紅衣妖孽身後的兩名黑衣男子不知他家主子何意,但他們知道,那女子死定了,就算她的身手詭異非常,但一看就是沒有內息之人,她對付那兩人名半吊子的丹師還可以,若是對付公會養著的那些強勁守衛,只怕必死無疑.

而那公會的人,此時則臉色難看,蘊含殺意與怒火的目光一一落在顧七的身上,她這樣當著他們的面秒殺了兩名殺丹師,不是挑釁他們公會的威嚴又是什麼?既然不懼他們,他們就勢必讓她看看,醫藥公會的威嚴不容觸犯!

"來人!把這個,把這個目中無人的狂傲女子給我砍殺當場!"那名姓朱的老者氣得直顫抖,厲聲怒吼著,手指直指那緩緩站起的顧七,也隨著他的一聲令下,四名身著灰衣的中年男子從公會中掠出.

那幾人,目光凌厲如劍,渾身氣息雄厚,單單一個眼神,就讓人感到心頭一緊,渾身如置冰霜,一股死亡的氣息充斥在空氣之中,在那四人凌厲嗜血的目光之下,似乎逃無可逃,遁無可遁!

提氣掠出的那四名中年男子,當見到他們要殺的人竟只是一個弱小的女子時,目光一閃,四人並沒有一起出手,而是三人旋身站立在一旁,只有一名中年男子手掌頓變成爪狀,湧動體內玄氣氣息,朝那女子的脖子擒去,速度之快,有如飛鷹捕食,凌厲不容避開!

看著那名灰衣中年男子對顧七出手,招式凌厲殺機四溢,彙聚內勁的一爪有著絕對將顧七扼殺的可能,但他也只是眯了眯魅惑妖媚的深瞳,好整以暇的看著那接下來的一幕.

一個能將兩名丹師嚇得心神失守的女子,一個狠絕起來連男子都比不上的女子,一個敢當著公會眾人的面擊殺丹師的女子,縱然她身無玄力之氣,看似弱小,但,他相信她若反擊,勢必精彩絕綸!

身著灰衣的中年男子一出手,周圍的百姓一個個提起了心,屏起了呼吸,緊張得手心滲汗,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個的看著那一幕,她是不是會死?她能躲開嗎?

另外的三名灰衣中年男子,目光凌厲如劍,眼中有的只是冷漠與木然,他們靜看著前面那一幕,毫無意外,那女子一招之內必亡!區區一介平凡女子,竟也敢與公會為敵,他們也不得不贊一聲,好膽量!

所有的人,除了紅衣妖孽之外,都覺得顧七必死無疑,然而,當看到接下來的那一幕後,一個個臉色頓變,就連那一旁的三名灰衣男子也是目光微縮,眼底暗光湧動.

只見,顧七站直著身體,清冷的眸子毫無懼意的直視那朝她而來的凌厲手爪子,呼呼風聲似乎就在耳邊掠過,那一爪所帶動的風勁讓她清楚,這一招的殺傷力有多大,但,她也只眸光微動了一下,她不避不閃等著那一爪子的到來,直到,那爪子接近她的脖子只有一個拳頭的位置,感覺到爪子上湧動的殺氣直奔脖子,她清眸半眯,眼中寒光掠過,同一瞬間,腳下步伐詭異的移動,一手扣上那灰衣男子的手腕,腳下步伐微移半步,不過半步的距離,就讓她的身體側靠對方身側,握著匕首的那只手轉動著匕首,以著掩耳不及的速度反剌向對方的肋骨之處.

那灰衣男子眼瞳一縮,刹那間眼中掠過震驚之色,他反應極快,再加上身體有內息存在,速度上以及應變能力上都遠比先前那兩名丹師可比,只見他空出的另一只迅速扣住那顧七握著匕首的手腕,手中用力想將她的手反轉過去,卻不料對方的反應也極快,瞬間便有破解之法.

她借著他的力道身體騰空一轉,這一轉,扣住她手腕的手被逼松開,但她扣住他手腕的手,卻依舊扣得死死的,也不知她用的是什麼手法,只感覺那只手使不上力,無法抽離.

因手被顧七扣住,那灰衣男子無法掙脫開,只能近身攻擊,卻不想,對方極精近身攻擊之術,招招凌厲,刀鋒每每險擦過他的命門,若非他實戰經驗豐富,此時在她手中也走不過十招.

兩人的過招引得周圍眾人唏噓不已,在眾人眼中,那女子不過一普通女子,卻能在那灰衣男子手中久戰不敗,他們看不懂當中的門路,只知道,那女子的身手似乎很好.

但在那些懂得行道的人眼中,起初的不經意的目光卻變得幽深而晦暗,尤其是在看到她借力拉起那灰衣人的手往他腋下重重一擊,那灰衣人悶哼一聲倒退了幾步,身形搖晃臉色劇變之時,原本站著的三人身形一閃,只見灰色衣袍掠過,三抺人影從三個方向掠向顧七,來自三方的攻擊,凌厲而駭人,三人將她包圍得死死得,讓她無法逃離,似乎,想給她致命的一擊!

原本還帶著欣賞神色看著那下方一幕的妖孽男子,在見到那三名灰衣人發狠的攻擊後,眸光一眯,唇邊的那抺魅惑的笑意一點點的消失,盯著那三抺灰色身影的目光透危險與冰冷.

來自三方的攻擊夾帶著強大的氣壓,刹那間,讓她體內的氣血湧動,喉嚨一咸,一絲鮮血從口中滲出,步伐也微微晃了一下,可不容她有閃避的機會,來自三人擊來的氣刃就將她整個人擊飛了出去.

"砰!"

氣刃擊中她的胸口,發出砰的一聲重響,整個人呈一個弧度的在半空掠過,一團烏黑也從她的衣袖中滾了出來,摔向遠處,與她一同重重的摔向地面.

"噗!"

一口鮮血從顧七的口中噴了出來,整個人的臉色也顯得蒼白,她想起身,卻感覺胸口處疼得厲害,就像五髒移了位一般,牽一動,全身痛.

"呀!摔死老娘了!"

不遠處同樣摔向地面的烏鴉撲騰著短小的翅膀大叫著,早忘了顧七讓它不要出聲,一摔向地面,小小的身子痛得厲害,一爬起來便撲騰著短小的翅膀指著那三名灰衣人怒罵出聲:"該死的不長眼東西,連老娘也敢摔!看老娘不燒死你!"它憤怒的罵叨著,正要奔過去,卻見不遠處同樣摔在地面臉色慘白嘴角帶血站不起來的顧七,當下連忙撲騰著奔了過去,沙啞難聽的聲音淒厲而悲慘的叫著:"呀!呀!七七!七七你可不能死!你死了老娘也得跟著你一起死!七七啊!七七!你不要死!老娘來救你了!"

突然出現的烏鴉,還是一只會說人話的烏鴉,一瞬間,所有人的表情都變了,有震驚,有愕然,有厭惡,有不可思議,有難掩的驚喜,也有掩不住的貪婪之色……

靈獸有,但,說人話的靈獸,則不常見,雖然是只烏鴉,可就沖著它通靈性說人話這一點,就注定了它的不凡,若是據為己有,契約了這只靈烏鴉,他們的實力是否會隨著提升?

想到這可能,那三名灰衣中年男子眼中閃爍著勢在必得的光芒,盯著那只渾身長滿剌毛的烏鴉,如同在盯著即將到手的獵物,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從公會里面突然走出了兩名三十來歲的青袍男子,兩人的目光也是灼灼的盯著那只撲到顧七身上去的烏鴉,眼中閃爍著與那灰衣人同樣的光芒,貪婪!

原本注意力都在烏鴉身上的三名灰衣人,突然看到那兩名青袍男子出來,頓時一驚,連忙低頭恭敬的行了一禮:"見過兩位仙長."看到兩位仙長出來,他們只知道那只烏鴉于他們已經無望了,不禁眼中劃過一抺暗色,雖心下不甘,但他們修習玄氣武道之人,實力遠比不上這兩位修仙之人.

正想著,忽聽身後砰的一聲,猛然回頭一看,才見那自被那女子擊退的灰衣男子突然間昏倒在地,臉色發白,身體微微抽搐著,他們迅速走過去一看,見他渾身完好無傷,卻不知為何這般,當下連忙叫公會的人將他抬到一旁查看.

此時的眾人,包括那公會的朱會長的注意力都放在烏鴉身上,對那突然倒下的灰衣男子,也只投去疑惑的一瞥.那女子,怎麼會有一只說人話的靈鳥?雖是烏鴉,但能引得兩位修士出來,可見這只烏鴉必有不凡之處.

酒樓二樓的妖孽男子,在看到顧七被撞飛出去的那一幕時,手中酒杯被他掐碎化為灰燼,可就在他打算起身之時,卻也看到了那只沖著顧七淒厲慘叫著的烏鴉,目光眯了眯,盯著那只烏鴉,若有所思……

而此時的顧七,面朝天,仰躺在地上,身上趴著一只哭天喊地的烏鴉,她盡量的讓自己去忽視烏鴉嘴里說出來的那些話,微閉著眼睛,輕輕的呼吸著,感覺到,身體里流竄著的那一絲暖暖的靈力氣息,心下,暗暗的運用著靈訣,她突然發現,原本只有一絲靈力氣息湧動的身體,不知因何故,那股靈力氣息漸漸的變強,體內的靈力氣息變得越發的濃郁,絲絲滋潤著她的身體筋脈,強行的撐開著每一條筋絡,而那種感覺,撕心裂肺,痛得骨血,讓她整個臉色都變得蒼白,冷汗直滲而出.

"呀!呀!呀!七七……七七你不要死,大不了老娘以後都乖乖聽你的話,再也不對著美男流口水,七七,你要是死了老娘也得跟著你一起死,七七啊,七七……老娘才出生沒多久,老娘還不想死,七七啊……"

趴在顧七胸前的烏鴉,嚎得那個黑天暗地,叫得那個淒厲悲慘,好似顧七就要死了一般,也沒察覺眼下情況好似不太對,更沒察覺那一道道落在它身上的貪婪目光,依舊缺根筋一樣的在嚎叫著,直到,那蘊含殺意的聲音傳入它的耳里.

"送那女人一程."

話,從那兩名修士的口中傳出,那一旁的三名灰衣男子聽了,當即應了一聲:"是."對付一個已經連站起來都沒力氣的人,根本無須三人一起出手,于是,其中一人邁步上前,一手微收,食指與大姆指形成扣環狀,夾帶一股暗勁猛的朝那躺在地上顧七的喉嚨掐去.

"不想我死,在我站起來之前就不要讓人靠近我."

也在那一瞬間,顧七的聲音傳入烏鴉的腦海中,也讓它猛然一震,瞪圓了一雙烏黑的小眼睛,但它沒有多問,而是察覺到危險的來臨,猛然撲騰著短小的翅膀轉身,烏鴉嘴一張,脖子處似乎動了動,呀的一聲一團火焰也隨侍著從它的口中噴出燒向了那只朝顧七喉嚨扣去的手.

"嘶!啊!"

那灰衣男子沒料到那只烏鴉會突然噴火,擊出的手來不及收回被燒了個正著,赤紅的火焰瞬間將它的手包住,火燙的劇痛讓他倒抽了一口冷氣,同時也慘叫了一聲,猛然回手手使勁的甩著,用身上的衣袍去壓滅那火焰,卻發現,那火焰一經沾身,不易滅.

"啊……快!快幫我滅火!嘶!燒死我了!快!快滅火!"那灰衣人慘叫著,越急越甩那火焰就著衣袍順勢而燒,很快的竄到他的身上去,咋看之下,他整個人就如同一個火人一般,身體各處都布滿了赤紅的火焰.

然而,看著那不易撲滅的赤紅火焰,兩名修士眼中卻是躍上驚喜的光芒,其中一人當下伸手凝聚一個靈決,只見刹那間一道水蛇竄向那灰衣男子身上,水蛇形成水流包圍住火焰,直至火焰熄滅.

城中百姓極少在這天璃國邊境之地見到修仙者,此時見那修士一個凝水決就能喚出水蛇,不由羨慕驚歎的看著那兩人.

那兩名修士相視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烏鴉,對那幾人拂了拂手,示意他們退一旁,繼而,一步步的走近.

"老娘警告你們,不要過來,要不然老娘噴火燒死你們!"它尖著聲音大叫著,小小的身子張開了短小的翅膀擋在顧七的身前,黑溜溜的眼珠子怒瞪著那朝它走來的兩人.

在它腦海的傳承中有著這樣一種人,修仙者,而眼前的這個混蛋就是修仙者,因為他們會更仙法,也是靈決.可是,它記得它的火焰是不滅的,怎麼會被那小小水蛇澆滅了?

烏鴉心下疑惑著,腦瓜子太小,想不明白這麼複雜的事情,腦海的傳承記憶又有一些似乎封印著,一些模糊著,它根本就不知是怎麼一回事,但它緊記著七七的話,若不想她死,就不要讓人靠近她.

見那兩人還走過來,它當即再度張開嘴:"呀!呀!老娘燒死你們!"只是,這一回不知怎麼的,張開的嘴卻噴不出火來,頓時讓它自己都有些傻眼,呆愣愣又不死心的張著嘴噴了噴:"老娘噴!噴!噴火!呀!沒火了?怎麼沒火了?呀!呀!呀!"它有些緊張,又有些驚慌的撲騰著翅膀呀呀叫著.

"呵,是只靈鳥不錯,不過還太小了."

那兩人瞧著烏鴉那模樣,低笑出聲,原本有些防備的神情也放松了下來,兩人頓下了腳步,看著烏鴉道:"跟著一個沒用的女人有何用?倒不如跟了我們其中一人."

"呀!呀!呀!不要臉的東西!不要臉的東西!長得又丑又老,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沒臉蛋,老娘才看不上你們兩個不要臉的老東西!"烏鴉撲騰著翅膀尖著聲音咒罵著,口沫橫飛,憤怒不已:"你們兩個不要臉的老東西才沒用,敢說我家七七沒用,老娘咒詛你們倆的*永遠硬不起來,老娘咒詛你們倆的*永遠沒用!"

聽到這話,兩名修士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雙眼染上了怒火,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竟在聽到那只烏鴉喋喋不休的咒罵後,身體的某一處竟有種詭異的感覺,一種讓他們寒毛直豎的驚悚之感,頓時不自由主的夾緊了雙腿,怒瞪著那只烏鴉,厲喝出聲的同時,一記掌風也隨著拍了出去.

"找死!"

"呀!"烏鴉小小的身子被一記掌風拍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落到顧七的身邊,又再度拍著翅膀跳了起來往前沖著,一邊咒罵著:"呀!呀!不要臉的東西,敢拍老娘!老娘詛咒你們生兒子沒屁眼,不對不對,*都沒用了,生不了兒子,老娘咒詛你們天天戴綠帽子!對,就天天戴綠帽子!"

周圍的眾人聽到那烏鴉喋喋不休的咒罵,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著,又覺得好笑,又覺得詭異,一只烏鴉,怎麼懂得那麼多人類的事物?

聽到烏鴉的話,強忍著讓那股濃郁的靈力所息撐開筋脈的顧七又覺得好笑又覺得好氣,笑的是它這般的毒舌,比起某個男人來說還更上一籌,氣的是它這是找死的節奏,明明打不過卻還激怒那兩人,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她敢在公會前對殺那兩名丹師,一是因為她相信自己可以輕易的取那兩人性命,至于公會的怒火與殺意,她本想借機激發出烏鴉身體中的一記神識封印,那里有一股強大的靈力,應該是烏鴉的母親留下來的,只是那只呆愣的烏鴉似乎還沒弄明白,而她此時體內的變化,她猜得不錯的話,也是因為烏鴉而發生的轉變,應該就是那與烏鴉契約而遲來的靈力進階.

靈神合一,心神一致,她才感應到烏鴉那還沒解封的能力,但哪怕只有細微的一絲,對此時的她來說,也是有如泉湧,如同甘露.

她閉著眼睛,可以感受到身體筋脈在那股靈力的撐漲之下發出咔咔的聲音,撕心裂肺的劇痛在她試著將那股濃郁的靈力轉化為入丹田之處時,漸漸的化為能量,她體內的靈力氣息從最初的引氣入體一級級的往上跳動著,煉氣一層,煉氣三層,煉氣五層,在煉氣五層的級別中停了下來,刹那間,只感覺身體一股溫暖的靈力氣息在流動,就連先前受傷的五髒也似乎被那股靈力氣息所修複.

而在那時,腦海中莫名的閃出一些幻影,一些與烏鴉相關的幻影,她凝著神,仔細的聽著那幻影傳入她腦海的聲音……

酒樓二樓的妖孽男子注意力從烏鴉身上移到顧七身上,見她從剛才就一直躺著不起,一動也不動,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口以及那時不緊緊擰著的眉頭,還真會讓人以為她已經重傷不治死去,只是,很快的他就察覺到不對勁,也許別人沒有感覺到,但他感覺到了,那股似有若無的靈力氣息在她的身上湧動著,時弱時強,包圍著她的身體,看到這一幕,他妖媚的深瞳劃過一抺異色.

還真是令人意外啊!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居然在進階?

而就在顧七穩定著體內靈力之時,在她身前守著的烏鴉又再一次的被拍回,短小的翅膀擦過地面被摩擦出傷口來,鮮血從翅膀滲出,濕了它那剌剌的羽毛,沾滴到地面,一點點觸目驚心.

那兩名修士看著那只翅膀擦傷血跡斑斑的烏鴉,眼中劃過一抺光芒,明明是一只稚鳥,卻偏偏犟得很,被他們打得傷痕累累仍不願降服,不得不說,確實讓他們有些意外,若換成別的靈獸,只怕早就降了.

"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真的不願跟我們契約?"若它執迷不悟,他們也只好殺了它了!

"呸!就你們倆東西這貨色,老娘就是瞎了眼也瞧不上,老娘告訴你們,我家七七一定會給老娘報仇的!"烏鴉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嘴角也撐損了,滴著血珠,翅膀也垂了下去,撲騰不了了,但嘴里仍不甘示弱的咒罵著.

見狀,那兩人臉色陰沉,低低一笑:"既然如此,我們就讓你看看,你那沒用的主人是怎麼被我們殺死的!"聲音一落,兩人走向顧七,手掌暗暗運起靈力氣息,那盯著她的目光,也變得陰寒而充滿殺氣.

烏鴉一見,頓時一驚,連忙沖上前去,口中叫罵著:"呀!呀!混蛋!你們想對七七做什麼!"搖晃的身體還沒靠近,又被其中一名修士踢了出去,身子在地面上擦過,稚鳥的羽毛被摩擦掉,擦破了皮,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血跡.

"混,蛋!"它想再站起來,只是這一回,站起來後卻又再次撲倒,小小的身體掙紮了幾下,終是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七七……"

其中一人走上前,來到顧七的面前,彙聚了靈力的手掌狠狠的朝地上顧七的天靈蓋拍去.這一舉動,讓周圍的眾名百姓都捂住了嘴唯恐叫出了聲,不忍直視的別開了眼,更讓公會的人眼中都湧上笑意,盯著那一幕,也讓那酒樓二樓處的紅衣妖孽眯起了深瞳……

只是,出乎眾人意料的是,下一刻,傳來的不是那女子死亡慘叫的聲音,而是那修士殺豬般淒厲尖銳的叫聲,以及骨頭被折斷的咔嚓聲.

"啊!"

"咔嚓!"

躺在地上的顧七猛然睜開了雙眼同,清冷中泛著冰冷駭人的殺意,她瞬間擒住了那修士拍向天靈蓋的手掌,反手用力一折,以著掩耳不及的速度將他的手掌折斷,同時借著力道躍起身,手中匕首一轉,鋒利的刀刃在太陽光芒之下折射出一道凜冽的寒光,只聽嗖的一聲.

"嘶!啊……"

還沒落下的慘叫聲再度響起,而這一回,是死亡之前的慘叫,聲音劃破空氣,直達眾人心頭,震得眾人的耳膜微微生疼著,所有的人都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那一幕,那一名修士,修仙者,就那樣被那女子一記匕首狠狠的剌向了心髒之處……

他們只看到,那修士整個人僵硬著身體,雙目不甘的暴睜著,隨著顧七匕首的拔出,鮮血如同水柱般噴了出來,而那修士的身體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這一切,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快得讓人震驚,一名修仙者,就這樣死了,那嗜殺的場面,那女子狠絕清冷的面容與干脆果斷的手法,深深震撼了眾人的心靈……

紅衣妖孽眯起了妖媚的深瞳,眼中劃過一抺亮光,看著顧七的目光越發的幽深,越發的滿意,越發的欣賞,那眼中,閃爍著一種勢在必得的光芒.

這個女人,他要了!

另一名修士震驚的看著她,當觸到她冰冷凌厲的目光時,心頭一震,猛然回過神來,步伐卻是止不住的往後踉蹌了一步!

驚!極致的震驚與駭然充斥在心頭,心防一失守,冷汗直滲而出,看著她,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竟不知如何下手.

公會的人看了,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他們驚慌而震驚的喊著:"快!快來人!把那女子給殺了!馬上殺了!"如此危險的女子,殺了兩名丹師,擊敗了一名灰衣男子,如今又擊殺了一名修士,她,她簡直不是人!她是妖孽!

那公會的人一喊,從公會里面迅速的湧出數十名護衛來,大多都是玄力的修煉者,而且每一個人的實力修為都不低,如今換成別人,看到那數十名殺氣騰騰的護衛,只怕也會嚇昏過去,畢竟,那一股股渾厚的氣息在空氣中形成了一張大網,渾厚的威壓覆蓋而下,讓人逃無可逃!

空氣中的氣息變得低沉而壓抑,殺氣四溢而出,凜冽風刃呼呼而響,吹刮拂過顧七衣袍,她筆直的站直了身體,目光凌厲而蘊含攝人氣息的掠過那數十名氣息渾厚的護衛,眼中光芒不避不閃,不驚不懼,仿佛睥睨天下萬物的至尊強者,眉宇間,傲氣天然!

此時的她,身上靈力氣息湧動,淡淡的靈力氣息湧動在她的周身之邊,縱然她面容平凡,但那氣質卻是獨一無二,混合著這股靈氣,飄逸如同仙人,尊貴不可侵犯!

她收回掠過那眾人的視線,邁著步伐,一步步的來到重傷昏迷著的烏鴉旁邊,雙手將它捧了起來,微低著頭看著手心中稚小的烏鴉,刹那間,清眸中劃過一抺溫柔,她一手輕輕的撫了撫它的頭,小心翼翼的將它放進自己的懷中,再抬眸,溫柔不見,取而出現的是凌厲的殺意與攝人的寒光.

"今日,縱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我顧七,也勢必要你醫藥公會大門倒塌!要你百年根基毀于一旦!要你為今日作為付出代價!與我為敵!勢必誅殺!"

清冷而狂傲的聲音蘊含著一股靈力氣息從她口中而出,在空氣中一聲聲的回蕩著,也清晰的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那話語中的冷然,那話語中的狂傲在這一刻,從那個女子的口中傳出之時,在場的每一個人只感覺心頭一震,沒有人在這一刻去質疑她有沒那個本事?因為這女子已經一而再的顛覆了他們的認知,顛覆了他們所認為的不可能,此時她那狂傲的話語一出,公會的所有人,連同那名修士的心頭都是一沉,隱隱的,有種不好的預感.

"快動手!殺了她!"

因驚慌,因心頭那莫名的恐懼與不安,公會的人連忙大聲的喝著,喝醒了那被她的話語震到的眾人.

那眾名護衛連同那名修士猛然驚醒,穩定了心神,皆不約而同的提氣運息,數十人,不約而同的朝她發起攻擊,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狠厲而帶著肅殺之氣,殺氣鋪天蓋地,厲喝聲聲聲震耳,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此女太過詭異,必誅之!

看著那數十人朝她而來,她詭異的勾起了唇角,扯出一抺冷然詭異的笑意,眼中流光暗動,揚起手中的匕首,卻是剌入自己的心頭,心頭之血滴出,滴落那被她收在懷里烏鴉的身上,也滴落她的手心之中,只見她收起匕首,雙手相合結出一個複雜而詭異的手法,清冷的聲音尤如從遠古傳來,一字一字,傳入眾人耳中.

"以吾之血,解汝之封!以吾之名,命汝現身!"

隨著顧七的聲音一字一落,她的身上出現一股濃郁而強大的靈力氣息,而在這股濃郁的靈力氣息當中,還湧動著一股駭人的威壓,一股讓那些護衛修士寸步難行的強大威壓!

那些護衛只感覺全身被一股恐怖的威壓籠罩著,那呼呼而過的風刃夾劃過他們的臉頰,帶來絲絲寒入骨血的剌痛,一種滅頂的恐懼之感占據整個心頭,籠罩住他們整個身體,想逃,身體卻像僵硬住一樣邁不開步伐,在那威壓一再加重壓下之際,他們那僵硬著的雙腳更是開始顫抖著,直至,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壓不住體內湧動沖上喉嚨的鮮血,一個個噗的一聲噴出腥紅剌目的鮮血,體內真氣亂竄,怎麼也壓不住,大有沖頭爆腦的前兆,讓他們一個個都陷入了極致的恐懼!

酒樓二樓紅衣妖孽深瞳一縮,整個人猛然站起,深瞳落在顧七的身上,震驚的看著那下方那一幕……

只見,就在顧七那悠遠的聲音落下之際,她身上突然迸射出一股強烈尤如太陽的光芒,在那太陽光芒之中,隱隱有只渾身帶著赤紅火焰的金色巨鳥展開翅膀騰飛而起,鋪天蓋地的遠古威壓在那刹間彌漫狂湧而出,暗啞而帶著怒火的聲音隨著那金色巨鳥尖長的嘴一張一合而傳開,那聲音,蘊含威壓太過強大,似乎要劃破眾人的耳膜方肯罷休一般……

------題外話------

新文首訂,活動福利,但凡訂閱了的親可以到留言區留言,凡是樓層為八的都有幣幣送喲,當然,就不要重複留了,我會數樓數暈的,另外,凡是正版讀者,是否訂閱,我在後台都看得到,讀者粉絲值是透明滴,我會盡量萬更,也請親們都訂閱支持,養文神馬滴,就不要了啦,哈哈

上篇:063 勢必誅殺!高潮一    下篇:065 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