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57 居心不良   
  
057 居心不良

若眼前這人換成別人,也許不會有眼下的這種尷尬.她與他是有過肌膚之親的,最是親密的行為,而且,當時還是她主動的情況.原先幫他上藥時,雖將他身上衣服脫下,但好歹當時他是昏迷著的,並未醒來,此時,他目光灼灼如火的盯著她,又赤坦著上身,兩人還靠得這般的近,真叫她渾身不自在.

軒轅睿澤看著面前的她,看著她臉上浮現的那一抺淡淡的紅暈,看著她眉間的那抺不自在,看著她越發的小心翼翼不想碰到他的身體,卻又因這過份的小心翼翼指尖時而劃過他赤果著的腰間,他只感覺當她指尖劃過之時,渾身浮現一股酥麻之意,看著眼前的她,聞著她發間散發出來的淡淡清香,心中似有一團火在燒,而這團火又因她指腹間不經意的擦過,漸漸的往下腹湧去,讓他感覺到某一處,火熱一片,呼吸也似乎粗重了幾分.

這般沒有自制力的沖動,乃平生第一次,明知不應該,但卻該死的對她起了反應,而這種反應,讓他看著她時,心中不禁有些心虛,有些擔心她會發現他身體的異常,因此,他整了整心神,輕咳一聲,別開了眼,讓自己不再去看她,同時也靜下心來,趕走腦海中那些不應該存在的旖旎春色.

原本有些不自在的顧七,在聽到他輕咳一聲後,抬眸看了他一眼,這一眼,卻見他臉上似乎湧上一層紅潮,額間滲出著點點汗水,不禁有些詫異,壓低著聲音問:"怎麼了?"

"沒事,就是覺得有點熱."軒轅睿澤移開目光,將視線放在別處,幽深的眼中,有著一抺不易察覺的心虛.

"熱?"顧七怪異的看著他,又掃了他赤坦著的上身一眼,道:"此時漸入夜,林中溫度較低,這小帳內還好,若在外面,寒風一吹,就你我身上的衣袍還尚不足以禦寒."

聞言,他抿著唇沒有說話,忽的視線一轉,看見那只一進小帳就被顧七扔在一旁的烏鴉呆呆的坐著地上,正仰著頭,花癡一般的盯著他赤坦的胸膛看著,那被綁著布的嘴還微張著,流著口水.

看到這一幕,他臉一黑,冷冷的掃了那只烏鴉一眼,看向顧七,問:"你打算帶著它?"

顧七順著他的目光看向那只烏鴉,頓了一下,斂下了眼眸,掩去眼中一閃而過的複雜,道:"在掏鳥蛋時,不經意劃破手時流的鮮血滴入殼中,與它形成了血契."

其實,在她試著與烏鴉用神識交流時,才發現,這只烏鴉繼承了它父母的傳承,在它的腦海中有很多連她都不知道的事情,也許是因為它才破殼而出沒多久,那些傳承斷斷續續有些看不太清,似乎被加了封印一般,只碰觸到金山的一角,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這只烏鴉不簡單,因為,一般的靈寵根本無法開口說人話,也只有與靈寵契約的主人才能聽懂靈寵的話,但這只烏鴉卻一破殼就是說人話的,若是被外面那些人知道,指不定還會帶來什麼麻煩.

"烏鴉終究是讓時下人不喜."

"無礙,我若要養,又何懼他人眼光."她淡淡一笑,掃了那只烏鴉一眼.

原本對著軒轅睿澤赤坦著的胸膛流口水的烏鴉聽到顧七的話後,黑溜溜的眼珠子帶著一抺詫異的朝她看去,正好對上她掃來的那一眼,竟似有些不好意思般的別開了眼,有些傲嬌的用那短小的翅膀遮住它的眼.

軒轅睿澤聽了她的話,幽深的黑瞳瞬間掠上一抺亮光,他深深的了她一眼,目光幽深,也不知在想著什麼.

"明日天一亮,我們便先出林,我已經問過了,往東直走便可出這片森林."她緩聲說著,查看了他背後的手臂上的傷後,擰開那藥瓶准備上藥時,卻聞到那瓶中散發出來的淡淡氣味.

見她眼中掠過一抺肅殺之氣,拿著那藥臉色難看,便壓低聲音問:"有問題?"

"嗯."她抿著唇,微點了下頭,目光透過小帳的簾子似乎在看著那外面,壓低著聲音回道:"這藥是傷藥不錯,但里頭卻摻了能讓野獸發狂的藥,而且野獸若聞到這氣味,定會追著你不放,看來,他是打算用你當誘餌."

軒轅睿澤接過那藥聞了一下,眉頭輕挑:"我怎麼沒聞出有別的味道?"

顧七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忽的神色一動,對軒轅睿澤使了個眼神,將脫下的衣袍一丟,蓋住那一旁的烏鴉,接過他手中的藥後,道:"公子,我給你灑一些在傷口上,你手上的傷不輕,只怕沒個七八天好不了."

看著她在他傷口上灑下那些藥,軒轅睿澤眉心隱隱一跳,眼角余光瞥見小帳的簾子微動,一抺衣角一晃而過,過了一會,他看著被包紮好的手臂,定定的看著她,黑瞳中光芒流動:"你想如何?"

知道外面的人已經走遠,顧七清眸半眯,唇角勾起一抺神秘而詭異的笑意:"你很快就會知道."將那剩下的藥收入懷中,替他披上中衣,她走上前兩步,拿起蓋住烏鴉嘴衣袍,將烏鴉一並塞入衣袖中,道:"你現在回火堆邊去坐,我去給你把衣服稍微洗一下."

聽了這話,他只是揚了揚眉,沒有多問,便邁著步伐走出外面,往那袁二爺所在的位置走去.顧七跟在他的身後,滿臉笑容的對那袁二爺道:"袁二爺,我想幫我家公子洗一下衣袍上的汙跡,可否讓一位大哥帶我去水源之處?"

那袁二爺瞥了顧七手上拿著的那件染血的衣袍一眼,又見軒轅睿澤身上只披著一件中衣,便朗聲笑道:"這有何難?不過水源之處離此地稍遠了點,此時天色漸暗,你又毫無自保之力,可得小心一點."說著,一招手,叫來了一名男子,交待他陪著顧七去水源處.

上篇:056 上藥    下篇:058 別靠我太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