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44 氣死他   
  
044 氣死他

少了鬼醫的藥品會,依然熱鬧,眾人拿出自己的藥物評比著,又以物易物,可說是好不熱鬧,最後據說藥品會的評比藥物勝出者是醫藥公會的關海,那幾樣價值千金的藥材歸他所有,然而,縱贏得第一,他卻也面帶愁容,只因那鬼醫不知下落,玉嬌被病痛折磨,若是回到公會,他如何向會長交待?

顧成剛在藥品會中換得了所需的藥材,只是,拿到藥材的他卻也發懵了,鬼醫不知所蹤,就算他聚齊藥材又如何讓他幫他女兒治療?

有的人在猜測,是不是那鬼醫自知得罪醫藥公會的人而不敢參加這藥品會?要不然怎麼早不被擄晚不被擄,偏偏在參加藥品會前就被擄?

原本醫藥公會幾個商量著借著藥品會出一口氣的大藥師,此時也是面面相覷,也只有他們知道那人是有多不將他們放在眼里,怕他們醫藥公會?如果他真怕他們醫藥公會就不會那樣當面威脅他們了,只是,到底是什麼人擄了他去?他們也極想知道這一點.

就在眾人都暗自猜測著的時候,軒轅睿澤將這次藥品會收集到的藥物都讓人整理好,余下的交給白羽負責,便離開了藥品會,出會場時,遇到那背著包袱的戴云笙,那小子看到他,眼神微縮了一下,慌亂的別開了眼,垂低著頭,快步往外走去.

軒轅睿澤眸光微暗,瞥了他一眼,便邁步離開.經過一整天的藥物交換和評比,此時也漸入傍晚時分,天邊的彩霞似羞紅臉的少女一般,紅豔豔的一片,十分迷人.

幾個躍轉,軒轅睿澤負著手步入一處院子,往里走去,來到一間雜物屋前,視線透過窗口處看向那躺在稻草堆上的身影,幽深的黑瞳如同神秘不見底的大海,蘊含著吞噬一切的危險.

守在屋外的流影一見到他,當即上前一步,行了一禮:"主子."

"那女人可曾醒來?"

"不曾."

"吩咐眾人整頓隊伍,啟程回皇城!"低沉的聲音蘊含著上位者的威壓,不緊不慢的從他的口中傳出,他的目光,依舊盯著那抺卷縮著的身影,面容冷峻,不怒而威.

"是!"流影應了一聲,大步往外走去,吩咐眾人整裝返程.

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便准備好了一切,包括白羽也從會場趕了過來彙合,隊伍整裝完畢後,軒轅睿澤便命人將顧七帶了出來,丟進他的馬車里,一眾人這才浩浩蕩蕩的往城門處而去.

可憐的顧七自被抓了回來,身上的東西就被軒轅睿澤搜刮乾淨,就連藏在發里的藥物和衣袖內側的銀針也被搜走,甚至,連她手上戴著的那個樸素無華的空間戒指也一並被拿了去,渾身上下一點自救的東西也沒有,而且,被點了昏穴不止,還被灌下藥物,渾身軟綿無力.

軒轅睿澤他們通行無阻的離開了關東城,沿著大道,往皇城而去,而在馬車中昏睡著的顧七,在搖搖晃晃中終于緩緩的醒了過來,當她睜開眼睛時,看到的便是那靠坐在馬車內側盯著她的男子,那幽深的眼眸一片的冰冷,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仿佛一頭隨時准備把人吞噬的凶猛獅子.

她想起身,卻發現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而且身上的東西似乎都被搜走了,連她手指上戴著的那個空間戒指也被拿了去,渾身無力,她便直接躺著,感覺到馬車的搖晃,以及外面的幽寂,心知這定不是在關東城中,這家伙,定是趁機將她帶了出來,找不到她,無痕怕是急死了,只是,就他那冰塊一樣的榆木腦袋,什麼時候才會發現擄走她的就是這個可惡的男人?而且,這人能在那樣的情況下將她帶出來,就算無痕知道是他抓了她,只怕也救不了她.

心下幾個飛轉,既然無痕救不了,她怎麼也得想辦法自救,總不能等著被剝皮抽筋吧?

軒轅睿澤幽深的目光一直盯著她看,看著她初醒時的警惕,看著她眼底浮現的怒火,看著她瞬間恢複的平靜,看著她不驚不慌的躺在那里,看著她眸光中流動著的光芒,越看,越覺得這女人詭詐得很,同時卻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冷靜與鎮定,看她那神情,估計此時又在想著怎麼逃走了吧?

想到這一點,他的黑瞳越發的顯得幽深,臉上的冰冷之氣也越發的濃郁,怒火湧上心頭,似乎看不得她如此愜意一般,沉聲開口:"你就不怕本王殺了你?"

顧七瞥了他一眼,轉了轉身,直接合上了眼,當沒聽見.

見狀,軒轅睿澤的怒火更甚,沉聲問:"為什麼不說話!"

"沒力氣."顧七有氣無力的說著,依舊不去看他,合著眼睛想著怎麼樣才能讓身體恢複過來?沒有藥材,沒有防身的東西,連空間戒指也沒有,如何從這可惡的男人手中拿回那些東西再逃離?

而且,她似乎低估了這世界修煉玄氣者的本事,他們的實力之強,就算她精通醫藥之道,想從他們的手中占上風,也難,再者,除卻醫藥,她並沒有什麼自保的能力,今日被他擄走,讓她反省了自身的不足與大意.

聞言,軒轅睿澤的怒火似乎消了一下,他往後倚著,雙手環胸冷眼睨著她:"你不是很有能耐的嗎?"

"再有能耐,也比不上卑鄙無恥的陰險小人."

稍轉好的臉色在聽到這話後,再度黑沉了下來,那眼中的怒火在躍動著,那神色,似乎恨不得上前去掐死這可惡的女人,然,不等他有其他動作,那原本閉著眼睛的女人卻突然睜開了眼,直勾勾的盯著他瞧著.

被那目光看得擰起眉頭的軒轅睿澤冷聲問:"盯著本王做什麼!"

"我要解手."

這話一出,軒轅睿澤的臉徹底黑了,他咬牙切齒的盯著她,從牙縫中迸出幾個字:"給本王憋著!"

------題外話------

是不是不上不上吊著口氣了?嘿嘿嘿,都給我憋著!看我回來整治你們……今天下午四點多的飛機.估計到家也要六點,碰到電腦也要七點,玩回來准是累得不想動的,美人們,快來給我動力,一人一個香吻,回來我看看留言有多少.

上篇:043 被擄    下篇:045 泛紅的耳垂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