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28 兵行險招!   
  
028 兵行險招!

聽到身後那低沉而帶著磁性的男子聲音,顧七心頭一提,拉著馬繩的手一緊,暗暗的輕呼出一口氣,臉上神情不變的回頭看去.

身後三米之外靠邊停著一輛豪華的馬車,馬車的車窗簾被一雙修長的手挑起,露出里面的那個宛若天人般的男子,軒轅睿澤.

她清幽的眸光毫無預警的撞進了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瞳,兩人的視線交彙在一起,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那樣靜靜的凝視著.他的神情太過平靜,他的眼神太過幽深,以至于,讓她完全猜測不出,他此時是否發現了她就是他在找的那個女人?

說不緊張,那是假的,此時的她若是被發現,可不一定能逃得掉,這些人一個個都精通玄氣修為,她一個只懂醫藥的跟他們硬碰,那就是找死.

更何況,這個男人有多想將她抽筋剝皮她可是再清楚不過的.

"過來."

低沉強硬的兩個字,絲毫不給人反抗余地的從軒轅睿澤口中傳出,他那幽深莫測的黑瞳還是緊盯著那馬上的少年,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相似之處.

顧七挑了挑眉:"閣下是什麼人?憑什麼叫本公子過去?"

"大膽!見到洛王還不速速行禮!"邊上的護衛沖著顧七厲喝著.

"哦?原來是洛王爺,失敬,失敬."她一勾唇,抱拳朝他行了一禮,卻依舊坐在馬背上,不亢不卑,瀟灑隨意.

"過來!別讓本王說第三次!"他依舊盯著馬背上的少年,盯著那雙清幽的眸子,心底隱隱有幾分懷疑,然,當看到少年那帶著英氣的面容,卻又不太肯定心中猜測.

一旁的白羽和流影都不太明白主子的用意,此時,兩人一雙眼睛都在那少年身上打轉著,一再的打量也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凝視著那男人幽深而泛著森寒氣息的目光,她勾唇一笑:"既然洛王叫到,我自然不敢不從."聲音一落,翻身下馬,身姿矯健而飄逸,十分的賞心悅目.

她邁著悠哉的腳步,來到馬車旁,看著坐在馬車里的男人:"不知洛王有何指教呢?"眸光一掃,居然瞥見這男人的另一只手中,正把玩著一顆帶著流蘇的珠子,而那珠子,正是她丟失的那一顆.

不動聲色的斂下眼眸,心下盤算著應該如何脫身,又怎麼樣才能從他手中拿回這顆珠子?卻冷不防的聽到他的聲音響起.

"你怎麼沒有喉結?"他半眯著眼睛,盯著她白皙纖細的脖子,眼中閃動著危險的光芒.

顧七一怔,繼而玩味一笑:"我有沒喉結關洛王您老人家什麼事了?您不會想說我沒有喉結就是女兒身吧?還是想說我是你們就在找的那畫像上的女子?"瞥著他黑沉下來的俊臉,她莫名的心情十分的愉悅,唇角一勾,往馬車邊靠近了一步:"既然洛王懷疑我是女子,不如,就由洛王來驗證一下?"

一旁的白羽微微別開了眼,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幾下.老人家?他家主子風華絕代,如今也不過二十五歲的年齡,就算這小子也不過十五歲,可怎麼也扯不上往他家主子身上安上老人家這三個字吧?

軒轅睿澤黑沉著臉,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少年,渾身的冰冷氣息彌漫而出,沉聲問:"如何驗證?"這少年,有著與那女人有幾分相似的背影,還有一雙與她有幾分相似的清眸,若他為女子,必定是那可惡的女人無疑!

"當街脫衣有辱斯文,找個女人來亂摸本公子,就是洛王不嫌麻煩,我也嫌髒,所以,最直接方便的方法就是,洛王自己來,就這里."她唇角噙著一抺興奮期待的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能讓如此風華絕代俊美過人的洛王爺摸一回胸,我回去定三天不洗澡,好好回味一下,洛王,來吧!"說著,竟當真伸著手就抓住他的手往她的胸上按.

軒轅睿澤也沒料到這少年竟然這般大膽,一不留神,他的手就被他伸進窗口來的雙手抓住往他胸口按去,最可恨的是那少年的手指竟狀似不經意般的在他的手背上劃過,指尖的剌激讓他猛然回過神來,瞬間抽回自己的手,眉頭皺得幾乎可以打結,原本就黑沉著的俊臉更是浮上了森寒之氣,只聽他冷聲喝道:"滾!"而後,竟嫌惡的抽出自己的白手帕拭了拭手,活像碰了什麼髒東西似的.

顧七一臉惋惜的歎了口氣,道:"如此,那我就先走了,我相信,我們還會見面的."話落,她利落的翻身上馬,繩子一勒,揚鞭往城外而去,只留下一道灰塵飛漫著.

軒轅睿澤拭著手,一遍又一遍的拭著,突然間,動作一頓,看著自己的手,回想著剛才的一切,猛然回過神來,臉色驟然一變,抬起頭,怒喝一聲:"該死的女人!給本王追!"

那還沒反應過來到底怎麼回事的白羽和流影,聽到他的話後,臉色也是一變,兩人迅速翻身上馬,帶著人馬不敢耽擱一分的追了出去.

馬車里,軒轅睿澤黑沉著臉,渾身散發出來的森寒氣息讓人不敢靠近一分,他死死的盯著自己的手,就是這只手,剛才按在她的胸口上,可該死的他竟然沒摸出什麼來,讓那詭計多端的女人就這樣從他的面前大搖大擺的溜走!

那個女人!那個可惡的女人!他就不信,她有本事一次次的逃得無影無蹤!

出了城,馬跑了一段路後,顧七便翻身下馬,讓那馬匹往一個方向跑去,自己則往清河鎮的方向而去.以那男人的精明,她知道只能唬得住一時,待他反應過來,定會想明白又讓她給耍了,這也是她很干脆的翻身上馬離開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天知道她有多緊張?雖然胸早就用綁布綁平,可那男人是什麼人?要是察覺出來一二,她哪里還有活路?

好在,最後她還是賭贏了,現在就是不用看,也可以想象那男人的臉到底有多黑.

想到這,她不禁愉悅的勾起唇角,哼著小曲,往清河鎮而去……

------題外話------

以後每天更新,改在下午三點左右,如有變動,會另行通知哈

上篇:027 他來了!    下篇:029 辭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