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19 試探,跳湖?   
  
019 試探,跳湖?

君千殤依舊是那一襲簡單瀟灑的青衣,墨發高束,衣袍隨風輕輕擺動,他一手收于腹部,一手負于身後,踏著穩健的步伐走了出來,在他的身後,跟著的則是那一身黑衣的木藍.

"端王爺,這是怎麼了?"君千殤詫異的看著眼前這劍拔弩張的氣氛,走上前來,掃了流影和白羽一眼,皺著眉頭不悅的道:"你家主子在里面休養,你們在這里吵鬧成何體統!"

流影和白羽抿著唇,沉默著垂下了眼眸.

軒轅鴻烈眼底劃過一抺暗光,看著面前的君千殤,忽的露出一抺笑:"原來是君公子在里面,不知,睿澤的身體可好些了?"

"洛王的身體虛弱向來不是秘密,如今更是命懸一線奄奄一息,千殤這幾日守在這里,就怕他出什麼意外."他微微笑著,笑容得體中卻又帶著疏離.

"哦?既然這樣,那本王更應該進去看看他."說著,邁著步伐就要往前走去,然,卻被擋住.

君千殤伸出一手擋住了他,淡淡的笑道:"端王爺有心了,只是,洛王現在的身體不適合見客,如今他服了藥才歇下,端王爺若想見他,還是過幾日等他的身體好轉一些再來吧!"

聞言,軒轅鴻烈神情莫測的看著面前的君千殤,半響也沒有說話,而是負著手,笑了笑:"既然君公子都這麼說了,那本王便不進去了,就有勞君公子代為問候一聲,就說本王十分擔心他的身體,讓他好好的養著."

"一定."君千殤微點了下頭.

"那本王就先回去了,等過段時間再來探望."他說著,朝那緊閉著的房間看了一眼,唇角勾起一抺讓人猜測不透的笑意,衣袍一拂,這才轉身離開.

"流影,你怎麼樣?"白羽擔憂的看向一身黑衣冷著一張臉的流影:"我房里還有一瓶療傷的靈液,等會你拿去服下."

"我沒事,我出去找主子."流影冷著聲音說著,邁步就要往外走去,只是,嘴角卻再度溢出了一絲鮮血,整個人的臉色也越發的顯得蒼白.

一旁的君千殤皺著眉頭,若有所思的看向軒轅鴻烈離開的方向,而後,對流影道:"你被玄氣震傷,今天就先好好調養一下,免得還沒找到你家主子,自己就昏倒在外面."

"我沒事,只是小傷."流影拭去嘴角的血跡,冷聲說著,邁著腳步就往外走:"主子在外面多一刻,就多一分危險,我一定要找到他!"

見此,他無奈的一歎:"木藍,去把那瓶靈露拿來."

"是."站在他身後的木藍應了一聲,迅速往房中而去,將藥箱中的一瓶靈露拿出,來到外面,雙手奉上:"公子,靈露."而後,看了那流影一眼,那一眼,似乎盡是不滿.

接過那瓶靈露,流影抱拳向他行了一禮:"多謝."

君千殤微點了下頭,示意道:"去吧!小心一點,端王已經起疑了,他勢必會派人去找你家主子,若是讓他先找到,後果不堪設想."

"嗯."流影應了一聲,喝下靈露,大步的往外走去.

軒轅鴻烈那里,確實回去後便派了人手去尋找軒轅睿澤的下落,甚至下達了殺令,一經發現在外,當場就將他殺了.今日本只去試探,他們的態度讓他知道,軒轅睿澤必定不在府中,若不然,他們也不會一再阻攔,無論他是不是他在找的那個人,既然病弱時落單在外,就別怪他再送他一程!

夜色下,另一邊,顧七的破舊小院落中,此時的她正在幫著床上的軒轅睿澤下著最後一次針療,他的身體之所以虛弱以至奄奄一息,是因為除了重傷反噬氣息逆行之外,還有一種隱性的毒深藏在他的體內,也許他以往是用玄力壓制住,但那一回的縱欲卻引發了毒性的竄起,那一次她給他把過脈,只是詫異他的脈博如此奇怪,當時甚至沒有脈出他的身體里有隱藏毒性的存在,若不是他這回又碰見她,估計這會可以去見閻王了.

每一次的針療都要一個多時辰,而在第三回針療之後,每一次針療他身上都會有一層黑色惡臭的液體從毛孔滲出,那些黑色的惡心臭液體就充潛伏在他身體里的病因,也是隱藏性的毒液,知道他是皇子,也可以想象得到他所處的處境是有多複雜,會弄成這樣也不奇怪,要不然,那一回也不會倒黴的被她遇上了.

這是最後一次針療,他體內的毒液也已經排除乾淨,身上只滲出了汗水,不再有那些惡毒的液體,收好銀針後,她幫他攏好衣服,坐在床邊盯著床上昏迷著的他有些出神.

如果那一天遇到的人不是他,她是不是也會隨便找個人當解毒?

想到這一點,她的目光落在他那俊美如同天人的容顏上,勾唇自嘲的笑了笑,也許初見他時他就入了她的眼,不為別的,就為這副賞心悅目的皮囊.

食色性也,此言,當真不假.

夜色漸深,她帶上他,悄悄的從後門出去,打算甩掉這個麻煩,將他送回洛王府,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半夜恢複清醒過來的顧浩天本打算在院子走走,卻看見她似乎扶著什麼人出了門,心下疑惑,擔心她出了什麼事,便悄悄跟在她的身後,只是,他似乎高估了自己,跟沒多久,他的頭就一陣劇痛,整個人蹲了下來,抱著頭壓抑的痛哼著,好半響後,待再度站起來時,他又變成了那個瘋瘋顛顛的瘋子爹爹.

"小七?小七呢?小七?"他知道自己是跟著他女兒出來的,此時不見了她,邊跑邊喊急得團團轉.

"三叔?"今晚端王約她去游湖,到此時才回來的顧風清看著那瘋瘋顛顛的顧浩天,有些詫異,笑著走上前去:"三叔,你怎麼在這?"

"小七……小七呢?你有沒看見我的小七?有沒看見我的小七?"

聽到這話,她美目一動,心念一轉,喃喃的道:"小七?小七不在院里?我剛從湖邊回來,看見有一個身影往湖邊去了,該不會是小七吧?"忽的又驚呼出聲:"糟了!會不會是小七害怕明天的考核,一時想不開去跳湖?"

------題外話------

美人們,你們的花花鑽鑽以及打賞,我都看到了,一一道謝謝不過來,禮物雖輕,心意卻重,其實我想說,把幣留著吧,等著以後我上架了,來給我訂閱正版支持我便可了,不知道有多少老讀者來到我新文這里,但我從冒泡的讀者中看到不少熟悉的會員名,有的跟著我的文,跟著我,已經不下三本,不低三年了,很感謝你們一直都在.

上篇:018 登門相欺!    下篇:020 醒!誰救了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