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10 公子千殤   
  
010 公子千殤

轉過身,就見自家公子從懷里取出一個精致的藥瓶遞給他:"把這傷藥給那少女."

木藍愕然的瞪大眼睛:"公子,這烏金散這麼珍貴,怎麼可以給那兩人."他沒有接,因為他知道這瓶藥價值連城,如今卻要送給那對父女?他是打心里一百個不舍.

青衣男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是公子還是我是公子?"

木藍一哽,半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好應了聲是,接過那瓶藥後往樓下而去.到了樓下,看著那漫罵的眾人,再加上他心里憋著氣,當下便大聲的一喝:"都給我住手!"一股肉眼可見的玄力氣息伴隨著他的大喝聲傳出,震得眾人心頭一驚,紛紛停下了手,回頭望去.

周圍的人退開,扁擔也沒再拍打在身上,顧七看著緊抱著孩子的顧浩天,這才輕聲開口:"爹爹,把孩子給我."

"不要,小七是我的,她是我女兒,是我女兒."顧浩天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孩子,雖然剛才被打,但他將孩子護得很好,只是孩子受了點驚嚇,此時仍在哭泣著.

聽到這話,她的心緊了緊,看著面前神志不清的父親,看著他明明神志不清,卻用著那慈愛柔和的目光看著懷中孩子的他,她放輕了聲音,露出了笑容:"爹爹,您看,我才是小七,你忘了嗎?我才是小七啊!"

顧浩天聽到她的話後,抬頭看著她,目光專注,好半響,迷茫的目光中終于出現了一道亮光,驚喜的喚了一聲:"小七!小七你去哪了?爹爹到處找你,你不能跟壞人出去,會不見的."

顧七趁機抱過他懷中的孩子,對他道:"我知道,爹爹,您等一下,我帶您回家."她將孩子抱還給那婦人,目光看向那名剛才喊住手的男子:"多謝."

木藍輕哼一聲,走上前幾步,抬頭往酒樓的二樓看了一眼,將手中的藥遞給她:"拿著,我家公子給你的."也不管她接不接,直接就將那瓶藥塞進她的手里,轉身便離開.

顧七眸光一動,抬頭往上一看,一旁酒樓二樓處,坐著一名執酒獨飲的青衣男子,舉止間散發著幾分灑脫與隨意,玉冠束發,半張側臉俊逸,氣質更是出眾,許是察覺到她的目光,他轉過臉來,樓上樓下,四目遙遙相對.

"小七,小七我們回家,回家……"顧浩天拉著她,喃喃的說著,目光專注的落在她的臉上,像是怕一眨眼她又會不見一般.

顧七收回目光,看向他,微微一笑:"好,我們回家."雙手扶著他,這才往顧家走去.

酒樓的二樓處,青衣男子看著她唇邊的那抺笑,眸光微閃了一下,而後也別開了目光,繼續喝著酒,直到,木藍上樓來.

"公子,我們又不認識那兩人,那烏金散那麼珍貴,你還真舍得給."酸溜溜的語氣仍是帶著不舍,他也只敢這樣說說,卻不敢對他家公子不滿.

青衣男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而後放下酒杯站了起來:"結賬,去洛王府."

一聽這話,他連忙應了聲是,從腰間拿出碎銀子放在桌上,而後迅速跟上他家公子.

"公子,洛王府中不是有那個叫白羽的家伙嗎?他的醫術雖比不上公子,但也不差啊!怎麼這回會這麼急請公子過來?該不會洛王的病又重了吧?"

青衣男子腳步一頓,斜睨了他一眼:"木藍,禍從口出,你成天管不住自己的嘴,為免你將來因此而丟了性命,不如回頭我給你配副藥?"

木藍聞言嘴角一抽,訕訕的笑道:"不用麻煩公子了,木藍這就閉嘴,以後也少說話."說著,將唇抿得緊緊的,不再開口,唯恐他什麼時候給他弄些說不出話來的藥,那就糟了.

洛王府

軒轅睿澤自回到王府後,便陷入昏迷,情況一度的不樂觀,昨天夜里連夜讓顧家醫術最好的顧老爺子和顧家主過來看,只是就是他們也束手無策,宮中禦醫守了一夜,也是一個個搖頭歎息,最後,還是白羽連夜命人去請大藥師的弟子君千殤,只是,從昨天等到現在,也不見人來,看到他們主子氣息越發的弱,他們更是心焦如火,坐立不安.

"我去外面等."在屋中來回走著的白羽終是等不下去了,眼見這都過了正午也不見君千殤的身影,他當即便往外面走去,打算去王府的大門口等著.

看著白羽往外走去,守在床邊那如冰塊一般的黑衣男子沉著一張煞氣騰騰的臉,他抿著唇,看著昏迷的主子,心中殺意更甚.那個可惡的女人,他一定要替主子找出來!將她碎尸萬段!

白羽在王府大門處來回的走著,不時的抬頭看著前方,那緊鎖著的眉心泄露了他的不安與心焦,當看到那抺青色的身影映入眼底時,他神色一喜,連忙快步迎上前去.

"君公子,你可來了!快快快,隨我去看看我家主子."

看到白羽親自在這外面等,君千殤挑了下眉頭:"怎麼回事?他的病情不是控制住了嗎?看你這模樣,莫不是又嚴重了?"他曾給軒轅睿澤號過脈,對他的身體也清楚幾分,本想應該沒什麼大事的,不過看白羽這模樣,定是又出了什麼意外.

"我家主子昨日出了些意外,如今正昏迷著,氣息越發的弱了,宮里宮外的醫者都請了,就是沒一個有辦法,君公子,你快隨我去瞧瞧."說著,連忙在前面為他引路.

見狀,君千殤跟了進去,穿過倘大的王府,來到主屋,看到那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軒轅睿澤時,他不由的一皺眉,因為他感覺到他呼吸的細弱,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斷氣一般.

來到床邊,指尖搭上了他的手脈,當探查到他的脈博時,一張俊逸清朗的俊臉不禁浮上了愕然與怪異,他看了那昏迷著的軒轅睿澤一眼,繼而斜瞥向那一旁的白羽,語氣深沉的道:"白羽,你怎麼能讓你家主子縱欲過度?你難道不知道力不從心是要沒命的?"

上篇:09 剌痛的心!    下篇:011 吊著命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