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鬼醫聖手01 錯上腹黑狼   
  
01 錯上腹黑狼

"不,不要過來……你們不要過來,求求你們,求求你們放了我……"

陰暗的角落處,那名少女強忍著身體的燥熱緊的抓著自己的衣襟,顫抖的身體往角落處縮著,盈著淚水的眼中盡是驚恐與無助.

"嘿,雖然長得一般,不過也是個雉,咱們兄弟幾個就將就一下,別把人整死就成,到時直接丟到顧府門前就行了."為首的那名漢子猥瑣的笑著,一步步的朝那少女走近,大手一抓,便撕下了她的一角衣裙.

"嘶!"

"啊!不要!"

面料撕裂的聲音讓那少女驚呼出聲,揮手就朝那漢子的臉摑去,那漢子也沒料到少女竟然敢打他,一個沒注意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臭婊子!敢打你爺爺我!找死!"大手扯著少女的頭發將她揪了起來,抬腳往她腹部一踹,將她踹向了另一邊的角落,只聽那少女慘叫了一聲,頭部撞上了那牆,整個人昏死了過去.

"大哥,好像昏過去了."另外兩名漢子走上前在她的鼻息間一探,見還有氣,便也放下心來.

"昏了?哼!一個廢物竟然也敢扇我巴掌,真是找死!拿鞭子來!"那漢子不解氣的大聲喝著,另外兩人一見,迅速的一旁牆上的鞭子取下來給他.

"咻!啪!死廢物!敢打我,我抽死你!"

一聲聲的怒罵伴隨著鞭子抽落的聲音在屋中響起,地上昏迷著的少女在劇痛中醒了過來,體內媚藥的作用下,臉色已經開始泛紅,額頭處也滲著汗水,此時鞭子抽打在她的身上,劇痛讓剛醒過來的她再也承受不住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一口氣緩不過來,身體抽搐了一下,整個人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旁邊兩人見狀,連忙道:"大哥,別打了,打死了就不劃算了,這女人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不過我們還沒碰過呢!"看著那被鞭子抽破而露出的肌膚,雪白中帶著那鞭痕,不由的一陣心猿意馬,這廢物雖然是無鹽女,不過身材發育得不錯,尤其是那肌膚,白里透紅,讓他們看了都有些口干舌燥.

"晦氣!"漢子收起鞭子,又踢了地上的人一眼,道:"這女人就給你們玩,爺看著那一身的傷都沒興致了!"可一腳踢過去,地上的少女連哼一聲也沒有,依舊動也不動的躺著,漢子不禁一怔,道:"不會死了吧?"當下彎下腰伸著手往她鼻息間探去:"死了."他皺了皺眉,對方可沒讓他將人打死,這廢物真是廢物,才這樣就死了?

"啊?死了?那怎麼辦?"另外兩人一臉的可惜,他們還沒碰過呢!怎麼就死了?

"隨便你們,不死都已經死了,還能怎麼樣."漢子煩燥的說著.

"剛死的身體還暖和著,要不……"兩人眼中閃爍著淫邪的光芒,相視一眼,當即撲了上前,七手八腳的就去撕她身上的衣服,而在這時,原本應該死去的人手指動突然動了一下,眉頭微微皺起,下一刻,眼睛驟然睜開,清冽的目光一掃,寒光驟現,幾乎出自于本能的便扣住了那兩人的手往後一折.

"嘶啊!"

"噗!"

在兩人痛呼的同時,一根釵子已經剌入了他們的喉嚨,兩人的身體筆直的倒了下去,雙目暴睜,面容駭人,直到死,他們也沒想明白,為什麼那已經沒氣的人,卻會突然活了過來.

原本已經打算走出去的漢子回頭一看,頓時厲聲怒喝:"好你個廢物!竟敢殺了我的弟兄!老子廢了你!"大步上前,手中的鞭子一揮,猛的朝她抽了過去.

少女就地一翻,一個飛身竄出,人已經到了那漢子的身後,動作快而狠厲,在那漢子還沒緩過神來的同時,手中的釵子已經抵在他的喉嚨處:"說!是誰指使你們暗殺我的!"

漢子大驚,臉色刷的一聲變得慘白,一動也不敢動一下,顫聲道:"七,七小姐饒命,小人,小人也是奉了,奉了三小姐的命令行事的,真的不關我們的事."

少女眉頭一皺:"你說我是誰!"

"啊?你,你是醫藥世,世家的顧,顧七小姐,顧風華……"聲音一落下,那釵子已經剌入了他的喉嚨.

"你,啊……"

看著倒在地上的三具尸體,少女眼中劃過一絲的不解,看了看自己如今的這具身體,眉頭微皺.她,顧風華,二十一世紀隱世家族的第三十九代傳人,有著鬼醫聖手之稱的她,竟然死後魂穿了?還穿到一個與她同名的女子身上?腦海一陣剌痛,一些陌生的記憶出現在她的腦海里,殘缺不全.

"該死!"身體竄上的燥熱和頭部傳來的痛意讓她低咒一聲,一手往脈博上一搭,臉色驟然一變:"極品媚藥!"所謂極品,則,沒有解藥,唯一能解的只有與人交歡.

她黑沉著一張臉,顧不得多想,當即快步朝外走去,身上衣裙破爛不堪,已經無法遮體,她也顧不得那麼多,想要活命,她就只能找個男人來當解藥!

"這是什麼鬼地方!竟然半個人也沒有!"她氣喘喘的加快步伐,已經將近小跑的狀態了,可入眼所見,盡是密林,體內的火焰直竄而起,再不找個男人來解,她就只有等死了,這樣憋屈的事情竟然發生在她的身上,著實是讓她怒火中燒.

"噗!"

耳邊傳來的聲音讓她腳下步伐一頓.什麼聲音?目光朝周圍看去,見前面不遠處樹下倒著一抺白色身影,定睛一看,是個男人,猶豫了一下,還是邁步走了過去.

見那人一身白色衣袍,衣袖邊有著黑色竹葉暗紋,腰間系著四指寬的同色玉帶,容顏淨若琉璃,清朗出塵,仿若謫仙,只是面容蒼白毫無血色,嘴角還有著未干的血跡,此時正昏迷著,似乎傷得不輕.

她蹲下身,強忍著體內的燥動把了下他的脈博,這一脈,臉色越發的難看.這人氣血極虛,而且體內氣息亂竄,明顯就是久病之人,而且因為那亂竄的氣息反噬,此時還受了不輕的內傷,已經是一腳踏入棺材的人了,可這時,她卻顧不得那麼多,再不找個男人解了身體里的極品媚藥,她一定比他先死.

咬了咬牙,她將男人身上的衣袍脫了下來,墊在男人身下,又脫下他的褻褲,利落的從他的里衣上撕下布條,綁住他的眼睛,再利用釵子剌向了他腰間的幾處穴位,這才看向了男人的身體,這一看,不由的微怔了一下.

看這人臉色蒼白,一副病弱的模樣,卻不想身材竟然這般的好.體內竄起的燥熱以及看到面前男子程大字形全祼的躺在她的面前,只感覺血氣一下往上沖著,臉上熱得冒火,她雖有鬼醫聖手之稱,但,這還是第一回這樣看著一個男人的光赤著的身體,讓她不得感歎的是,這個男子全身上下真的很養眼,無論是容顏還是身材還是那一處,都有著傲人資本,她顫著手,壓下心頭的悸動,脫下自己的衣服,摸上了他的胸膛.

原本不動的男子在這一刻輕輕動了動手指,試著想抬起手來,卻是渾身四肢一陣無力,根本無法動彈半分,只能直挺挺的躺著,似乎察覺到他如今是砧上魚肉,渾身釋放出一股冷厲的肅殺之氣來,她手一頓,落在他的胸前,本能的看向了他.

"你是何人?膽敢如此放肆!"聲音雖然透著虛弱,卻是寒入骨髓,讓人心頭一顫.

體內的藥物再度竄上,血脈似乎已經澎漲到無法壓抑的地步,她一咬牙,直接伸手探向了他的身下,而她也察覺到男子身體瞬間的緊繃,看著男人那黑沉得可怕的臉,她不由的有些心虛.

他都一腳踏進棺材了,她還對他用強,實在是……

"本王會殺了你!咳咳……"怒火攻心,再加上本身受著重傷,此時猛的咳了起來.

看著他咳個不停,她心下微微一歎,壓低了聲音,用著那沙啞而暗沉的聲音說著:"時不由我."本王?還是個王?只是她眼下沒得選擇.她的手再度動了起來,可是,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她身上因那藥物而滲出了一層層的汗水,雪白的肌膚也泛上了一層紅暈,而手中之物,卻依沒有半點反應,她又是羞惱又是泄氣,這人不會中看不中用,是個不能人道的吧?

而那男人,此時緊緊的抿著唇,黑沉著臉,也不再開口,任由她在他身上四處點火,身體的某一處就是不起半點正常反應.

怎麼辦?沒反應?怎麼就沒反應?她能試的方法已經試了,可那男子根本就不配合,再這樣下去,她強他不成,自己就得爆體而亡了!

"竟然是個不舉的!"心下泄氣,竟將心里的話直接說了出來,話一出口眼中閃過一絲懊惱,朝男人看去,見他緊緊的抿著唇,一張臉黑沉得可怕,身上那股殺氣比起之前更甚了,不知怎麼的,心,竟是顫抖了一下.

------題外話------

此乃新文,十分需要妹紙們點擊收藏放進書架,看完這一章節的,若覺得尚可,就請幫我收藏吧!你們的每一個收藏,于新文都十分重要.

   下篇:02 凶多吉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