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六十三章 有美登門   
  
第六十三章 有美登門

江南花會的決賽結果,在人意料之外,也又在人意料當中.天香樓的新晉行首以一曲"音韻暢達,節奏自然,似聞暮鼓晨鍾,貝經梵語;如游叢林,如宿禪院,令人身心俱靜"的神曲——普庵咒,一舉奪魁,成為自江南花會舉行以來,最出人意料,但又眾望所歸的新魁首.江南花會的亞魁和季魁,分別被江甯聞香樓白衣勝雪的李行首,和臨安得月樓蓮兒姑娘獲得.李行首的梁祝前奏曲,與天香樓的秀娘普庵咒,其實實力伯仲,只是前者不夠完整而惜敗.據內部消息透露,這首梁祝的前奏曲,其實也是天香樓的首選曲目,可惜他們沒有的出色的笛子演奏的人才,而後又得到了劉朗的普庵咒,才決定放棄的.

這次花會的結果,成為臨安市民茶余飯後,一時津津樂道的話題.各樓行首的姿色才藝,以及一些花邊新聞,都是人們爭論的題目.不知是誰透露了,獲得本次花會前三甲的行首,決賽時的作品都是出自劉朗之手,于是,再一次讓他成了輿論的焦.劉朗的文才武功,早就天下聞名,以前人們還從沒聽過他在曲藝上的成就,想不到此次一出手,就驚豔天下了.

花會的結果,劉朗自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甚是他被輿論廣為流傳的事,也懶得關心.花會結束後,三家獲勝的青樓,曾派人送來了大量財物,也被他婉拒了.他當天陪老夫人和兩位侍妾賞過花會,隨後就一直在書房研究軍器監和水師的事,既然已經被委任了判軍器監和臨安水師都指揮使的職事,總要干模樣出來.更何況,軍器監是他非常看重的地方,大宋的兵器研制水平一直領先,好多技術後世都無法複制了,比如神臂弓之類.他若想日後有所成就,對先進兵器的研制和生產,是重中之重.而軍器監,無疑是最理想的平台,現在他已經獲得了此職,若不善加利用,就太對不住自己了.

劉朗對外界的傳聞,漠不關心,自有人時時關注.臨安南城,還是那座宅子後院閣樓上,松江徐家大姐徐慧和使女環兒,依然在那里談論.

"姐,我們來臨安都好幾天了,劉公子也已經回朝了,他現在又正好休假在家,我們怎麼不去看他?姐不是一直在念叨著他嘛?"環兒一臉不解的問道.

"瞎,誰一直念叨他啦?"徐慧美目瞪了環兒一眼,又有些遲疑地:"他還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怎好冒冒失失去見他?這不是被旁人看輕了嘛."

"姐,你不是認識老夫人嘛,可以以拜見老夫人的名義上門呀,再,我們還可以繼續扮男裝約他出來就是了."環兒看著徐慧有些消瘦的面容,又出主意道.

"老夫人既然已經知道我是女兒身,他也遲早會知道的,冒然上門或約他,都太輕率了."徐慧皺著眉頭道.

"唉,姐,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老是這麼等下去,他府里又不知要納進去幾個女人了."環兒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她是徐慧的貼身使女,怎麼不知道自家姐的心事,自家姐平時理事剛毅果決,獨獨在感情之事上,猶猶豫豫,瞻前顧後的.

"你胡什麼呢,他是豈是那種隨便的人?"徐慧立即為劉朗辯護道.

"姐,你也知道了這次花會後的傳言,多少不懷好意的賤女人在盯著他,偏偏他又那麼隨意,那些女人還不是順著杆子往上爬?姐,莫怪奴婢多嘴,你再不去管管他,以後後悔就遲了."環兒有些急了,勸著自家姐.

"我,我憑什麼去管他,我又不是他什麼人?"徐慧暗暗歎了一口氣,無奈地道.

"姐,你可以去求老太爺出面嘛,劉府老夫人也非常喜歡你,而且你和劉公子這份情緣,此事還不是水到渠成?只要你們定下了名分,你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管著他了."看到劉朗的女人緣強大,環兒也替自家姐擔心,又道:"這事還得早辦的好,省得夜長夢多,隨著他地位的升高,看中他的人更多了,若是被哪個貴人相中了,你哭都來不及了."

按下徐慧主仆談論不提,又回到劉府.此時,劉府內院來了兩位神秘客人,兩位狀如師徒的女人.那位年約二九妙齡的少女,正是此次榮獲魁首的天香樓行首秀娘,旁邊一位三十余歲的美嬌娘,就是秀娘的師傅,同時也是東方玉的救命恩人和師傅.此次,她們以拜訪東方玉的名義,從後門悄悄進來,被接到了東方玉的院子里.

其實,她們這次來的目的,是想拜見劉朗的.只不過現在劉朗身份不同,她們雖然是行首,但依然是奴籍,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只好利用東方玉的關系了.還有,秀娘的師傅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在公眾場合露面,也就是她們從後門進來的原因.

秀娘和她師傅來到了東方玉的院子,先是與她閑聊家常,記憶花會前後的一些趣聞,倒也相談甚歡.東方玉對她們非常禮遇,特別是師傅的第一次光臨,她盡其所有熱情招待.她們聊著聊著,話題自然也就轉到了劉朗身上,劉朗的才情,讓她們仰慕不已.秀娘和她師傅也就順其自然,提出了來意,希望能夠見到劉朗.

秀娘的請求,東方玉還可以推脫,但師傅不同,她不僅教誨和照顧她,還是她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她,自己還不知道被拐賣到何方受多大的罪呢?聽了她們的請求,她略略猶豫了下,就請她們稍等,決定親自去書房問劉朗意見.

東方玉走進書房時,劉朗正在書案上寫著什麼,她連忙走到旁邊等候.

劉朗一抬頭,看見東方玉進來了,忙停筆問道:"玉兒來啦,有事嗎?"

東方玉急忙行禮道:"相公,妾身的師傅和天香樓行首秀娘來了."

"哦,你那位神秘的師傅也來啦?好哇,她們都是稀客呀,你好好招待招待!"劉朗又不解地問:"她們都是你親戚朋友,來看望你很正常呀,這有什麼問題?"

"相公,我師傅向見見你,她曾是我的救命恩人,後來對我也非常照顧,奴家實在不好推脫,只好來問問你的意見."東方玉猶豫著道.

劉朗看到她的臉色,頓時明白了她的心事,想請自己去見見她們,又怕自己顧忌身份什麼的,于是,打趣道:"見我?你相公還有這麼大的魅力,有美女親自上門啦,還來兩?見,當然得見,可不能讓美女失望嘛."

"妾身的相公當然最有魅力,若是你願意,妾身幫你合,把秀娘也納進來."東方玉聽到劉朗那樣,頓時喜上眉梢,也打趣道.

"免了,免了,有你和淑真,已經足矣."劉朗呵呵一笑,陪著東方玉走向後院.

"奴家拜見侍制大人!"劉朗一走進東方玉的屋子,秀娘和她師傅連忙起身行禮.

"快快請起,無須多禮,兩位芳駕光臨,蓬蓽生輝呀!"劉朗含笑著虛扶一下,複又打量著兩位美女,秀娘秀麗中還稍顯青澀,前次已經見過了,另一位年約花信的女郎,正如盛開的怒蕊,國色天香的面容上,浸透了成熟女人的魅力.放在前一世,可與任一位當紅女星媲美.

"侍制大人的才學,令奴家等折服,這次來訪,還望大人不吝賜教!"那位成熟女郎淡定的神情,顯示出久經大場面的意味.

劉朗微笑的望著眼前女郎,對她的來曆甚是好奇,不由問道:"還未請教芳駕尊名,不知怎麼稱呼?"

那女郎淡淡道:"奴家出身風塵,不敢當大人尊稱,奴家自稱青蓮居士."

"青蓮?好名!蓮,花之君子者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居士好志氣,可佩服!賤內得居士救助,大恩不言謝,日後但有難處,只管尋來,可代賤內答應下來,會盡力幫助."劉朗對青蓮居士非常有好感,對她的名字大加贊賞.

"多謝大人贊賞,奴家不敢當!奴家與玉兒妹妹實是好友,些許助,無足掛齒.日後若有需要大人相助之時,一定會登門求教,奴家先謝過了.奴家這次和秀娘來府上,實是求教琴曲的,大人普庵咒令奴家敬佩得五體投地,還望大人抽空多多指."青蓮居士施禮道.

"到琴藝,你才是當之無愧的行家,教授的玉兒和秀娘都是一時無二,我的琴藝是入門都還不算不上,就不班門弄斧了.至于普庵咒,我也跟賤內過,只是一時觸發靈感所作可略通音律.再久聽賤內彈琴,也就萌發了作一首琴曲.原本只是打算給賤內的,只因曾答應過天香樓,就轉送給了秀娘."

"侍制大人過謙了,能作出普庵咒,梁祝這等曲子的人,何止是略通音律?只有真正的曲藝大家,才能有此成就!奴家雖然淺薄,但也曾見識過一些作曲名家,有人能終生成就一曲,都不容易了,而大人的能力絕不止此!奴家聽那首梁祝,總感覺意猶未盡,應該還未譜完吧?"

"居士不愧為行家,不錯,那段笛子獨奏,只是梁祝前奏,後面還非常長,其實也就是可曾過的梁祝故事的曲藝版."

"大人,奴家等人可否與聞?"

劉朗的一句話,吸引了在場三位琴藝高手的興趣,都一臉期盼的望著他.唉,幾個女人,都是為音樂而生的人呀!

上篇:第六十二章 三月三花會    下篇:第六十四章 為音樂而生的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