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五十六章 敢戰否   
  
第五十六章 敢戰否

五更左右的光景,劉朗提著一把劍,有些失落的低著頭往回走,漸漸靠近驛站大門.

"什麼人?快站住!不然,放箭了!"

現在正處于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光,驛站門前一片黝黑,門前兩個執勤的侍衛,看見仿佛有個人影向這邊走來,連忙大聲叫喊.

劉朗聽見侍衛的叫喊,抬頭一看,已經到了驛站,立即恢複了威嚴狀,沉聲道:"是本官!"完,繼續走向大門.

手執武器的侍衛,望著走近的劉朗,認出正是欽差大人,連忙拜見請罪.

這批侍衛經過那次大戰之後,精氣神明顯上了一個台階.在這接近黎明,最容易瞌睡的時候,依然保持著警醒,劉朗非常滿意,親自扶起兩個侍衛,並大加贊賞.

直到劉朗走進驛站,兩個侍衛相互看了一眼,都很是疑惑,這欽差大人是什麼時候出去的?當然,這是大人物的事情,他們這些兵也不敢過問.

劉朗不管後面侍衛的想法如何,徑自走回房間,坐在桌旁,拿起寶劍一看.這把劍雖然比不上騰龍劍,但也算是百煉精鋼所制,劍鋒很是銳利,劍柄上用篆體銘刻了"凌波仙子"四個字,這大概是楊英的別號了.劉朗用手輕輕撫摸了這四個字,深深歎了一口氣.

劉朗到現在還是非常自責,自己怎麼會作出那麼糊塗的事?難道自己對那個初戀真有那麼恨?還是犯了男人的通病,得不到的才更有征服的?唉,就算她真是前世那個又愛又恨的初戀,也不應該如此邪惡的報複,更何況她不是,自己已經傷害了一個無辜的少女!

天剛蒙蒙亮,雪兒推開了劉朗的房門,"咦,公子,你怎麼起來得這麼早?這把劍是誰的?我好像沒見過嘛."

劉朗一看是雪兒進來了,又恢複了笑容,"管家婆,一早上哪來那麼多問題?我睡不著,出去練了會劍,認識了一個朋友,這把劍是和他交還的,你仔細收好了."劉朗隨手把劍遞給了雪兒.

"嗯,什麼香味?公子這劍怎麼有一股脂粉味道?"雪兒疑惑望著劉朗.

"我哪知道,興許那朋友在哪沾染了吧,你好好擦一擦,哦,對了,傳話讓他們送盆水來,我要洗個澡,剛才練劍出了一身汗."劉朗有些心虛的道.

劉朗梳洗一番,又調息了一會,天色已經大亮了,崔忠信和孫猛分別進來問安.

"孫指揮,你帶本官去看看賊首夏誠."劉朗對剛進門的孫猛道.

"卑職遵命,大人請!"孫猛答應一聲,並在前面領路,趕到關押夏誠的廂房.

看守的侍衛打開門,劉朗和孫猛走進廂房,看到夏誠被綁在一根柱子上,正怒目望著他們.

"夏誠,本官有話問你,希望你坦誠回答,免得誤人誤己."劉朗在一張椅子上坐下,道.

"狗官,有屁快放,爺也不是孬種!"夏誠抬起憔悴的面孔,望著劉朗.

"你和楊麼之妹楊英是關系?"劉朗盯著夏誠問道.

"英妹?狗官,你把英妹怎麼啦?"夏誠明顯驚慌了.

"這要看你是否如實回答本官的問話了."劉朗心,爺已經把她正法了,你又能怎麼著?

"狗官,大爺沒什麼好的,英妹何等武功,豈是你等留得住的?"夏誠鄙視的看著劉朗.

"是嗎?昨夜有位自稱楊英的紫衣女人闖進來了,至于怎麼樣,你是不是想看看那把刻著'凌波仙子’的寶劍?"劉朗哈哈一笑,嘲諷地看著夏誠.

"大人..."旁邊的孫猛驚了,他一早已經得知昨晚劉朗出去過,還不知是什麼事,原來是追女賊去了.那女賊闖了進來,竟然所有侍衛都沒有發覺,這,這萬一出什麼事,他就是有十個腦袋都不夠坎的.

劉朗看了孫猛一眼,明白了他的心事,朝他揮揮手,讓他稍安勿躁.

夏誠同樣驚慌了,楊英喜歡穿什麼衣服,他當然知道,她的佩劍更是一刻都沒有離開過身,如今劉朗竟然知道了她佩劍刻的字,那不是...他掙紮著,叫喊:"狗官,你把她怎麼啦?你要是害了她,大爺做鬼也不饒你!"

"回答本官問話!"劉朗眼睛也不眨一下,直盯他道.

"我,英妹是大爺未婚妻!"夏誠屈服了.

未婚妻?那,那自己不是那啥人妻了?劉朗大喝一聲,"你謊!為何她只你是她大哥?"

"不錯,她是不願意,她一直視我為兄,但長兄為父,既然他兄長許諾了,她也不可能反悔的."

夏誠一完,劉朗明顯從眼里看到一些痛苦的神色,看來只是單相思呀.都是萬惡的封建包辦婚姻,她不願意就好,看來自己做了件好事嘛,幫助了一位無辜少女,脫離殘酷的封建包辦婚姻的枷鎖.

劉朗見也沒什麼好問的了,就走出房間.一出房門,孫猛急忙跪倒在地,請罪道:"大人,卑職失職,請大人責罰!"

這事和他毛線關系都沒有,但劉朗也懶得解釋,扶起孫猛,安慰道:"你初來乍到,不熟悉房屋結構,有所疏忽也不能怪你,那女子武功高強,本官也只稍勝一籌,只是擊落了她的劍,被她走脫了.此事不談也罷,你吩咐下去,收拾一下,繼續趕路吧."

"多謝大人恩德,卑職遵命!"孫猛聞言施禮退了下去.

楊全有早就安排人在驛站外守望,見劉朗一行上路了,他們也整裝出發.

路上行行複行行,非止一日.這天到了一片山區,劉朗打量了一下,來時曾經走過,過了這里就到德清了,離臨安已經不遠了.有道是別勝新婚,離開兩個侍妾已經快一月了,還真是有些想念呢.

"報!"只見一名侍衛從隊列前面跑了過來,"稟大人,前面有一位自稱叫花雨的,請求拜見欽差大人!"那侍衛趕到近前,拜見劉朗.

花雨?這是何人?自己好像不認識嘛,劉朗向那侍衛問道:"來人作何打扮?"

"稟大人,來人作江湖游俠打扮,身背一張長弓."

身背長弓,姓花,莫非是李廣花榮之子花逢春?劉朗心中暗想,連忙吩咐侍衛把人請過來.

劉朗站在轎前,看見一位儀表堂堂,三十歲左右的漢子,迎面走來,就迎上幾步,笑道:"不知壯士何方人氏,找本官何事?"

那漢子一見親自迎過來,不敢怠慢,連忙拜倒在地:"草民花雨拜見欽差大人!請恕草民冒犯之罪!"

"哪里話,四海之內皆兄弟,這位壯士不用多禮,快快請起!"劉朗親自扶起花雨,又問道:"花壯士,與那花逢春花英雄可相識?"

"逢春正是草民賤字,不敢當大人英雄之贊!"花雨又施一禮道.

"哦,花壯士可是當年梁山豪傑,李廣花榮花當家之子?"劉朗急忙問道.

"正是草民,多謝大人垂問!草民日前在瀘州行走,恰好遇見了吳能哥哥,因而得知大人仁德,特來拜見."

"花兄已經見過了吳兄了?吳兄可好?"劉朗一臉驚喜之狀,拉著花雨的手,問道.

"吳家哥哥一切,草民代哥哥謝大人關愛!"花雨很是感動,深感吳能得遇明主,自己,唉,都怪自己立了一個誓言.

"好好,花兄,如今行止如何?若是不急,可否隨我一同進京,到寒舍住幾日,也好晤談一番?"

"多謝大人邀請,草民這次來拜見大人,是有個不情之請."

"哦,何事?花兄只管開口,只要可能夠辦到,絕不推辭."

"多謝大人,草民聽大人箭術天下無雙,草民特來請教,還請大人不吝賜教."

靠,又是來比武的,還以為是來當打手的呢,浪費了爺一臉表情.劉朗不禁暗自腹誹,卻又笑著:"花兄過獎了,花兄家傳絕技才真正堪稱天下無雙,可膚淺之學就不用獻丑了吧?"

"大人文武全才,草民佩服,此次千里趕來求教,還請大人成全!"花雨一臉堅定的道.

"這,好吧,咱們就切磋一番.來人,把本官鐵胎弓拿來."

厮把劉朗的寶弓拿來了,花雨是此中行家,一見弓就知劉朗是高手,心中頓喜.

劉朗和花雨商量了一下比法,侍衛們正要去設置靶子,正好一行雁飛來了,二人相視一笑,都搭箭望向天空.

劉朗以精湛的絕技,一箭穿三雁,完勝花雨.

花雨拋去長弓,跪倒在劉朗面前,"草民請求大人收留,甘願為大人牽馬執鞭,萬死不辭!"

"逢春兄,這是做什麼?快快起來!"劉朗急忙拉起花雨.

花雨又是恭敬的行禮道:"草民從吳能哥哥那里得知大人仁德,就有相投心事,只是曾立過一個誓言,今生只願為勝過自己箭技的效力,所以堅請大人賜教,如今逢春心服口服,還望大人收留!"

"能得逢春兄如此英雄相助,可當然求之不得,好,我也不矯情了,就請逢春兄暫充作護衛,隨我同回臨安再安排如何?"

"屬下遵命!"花雨立即施禮答應下來.

上篇:第五十五章 江邊夜戰    下篇:第五十七章 從哪來回哪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