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五十四章 有美約架   
  
第五十四章 有美約架

臨安劉府的變故,劉朗無從得知,他暫時也關心不到此事.他這次把財物托給師兄轉運,自己率領欽差官船在前,師兄楊全有和朱貌押運著財物隨後跟來,雙方保持著視線可及的距離.劉朗離開舒州時,已經分配好了一箱財物給師侄楊勇,同時安排了四名護衛,吩咐他們即刻南下按預定計劃行事.

經過了數天日夜航行,兩個船隊先後抵達預定中的目的地丹徒港,按照事先計劃,他們將在這里該走陸路.

欽差大人的官船徐徐進入丹徒港,事先得知消息的丹徒縣令,早早就率領丹徒縣官紳恭候在碼頭上.官船一靠上碼頭,立即鞭炮齊鳴,鑼鼓喧天,呈現出一派熱烈歡迎的架勢.劉朗偵破江甯府軍械奇案的事跡,早已傳遍兩浙路各州縣,得知欽差要來的消息,很多充滿好奇的民眾,也圍在碼頭觀看.

也正因為欽差劉朗的轟動效應,使得在旁邊碼頭靠泊的楊全有一行,完全沒有人注意了.當然,為了這次轉運財物能夠順利,劉朗也做足了功課,他離開江甯之前,已經征得徐亮認可,讓楊全有車馬行進入兩浙路以後,就打起為松江徐家運送貨物的旗號.以徐家在兩浙路的勢力和影響,足以保證路途關卡的順利通過.

其實,若是亮出劉朗欽差的身份,路上同樣不會有任何糾葛.但為了不使有心人盯著,便于以後行事,劉朗希望在明面上,和自己撇開關系,因而不想施加欽差的影響.

楊全有的業務主要就在江南一帶,丹徒縣自然有他自己的庫房,他們卸船後,把貨箱徑自押運到庫房不提.

劉朗等官船靠好碼頭,在崔忠信和孫猛的陪同下,走出船艙,看到了碼頭上的盛況,很是得瑟,當然表面上很是平靜.下船後,丹徒縣令立即上前拜見,並引見一眾官紳.劉朗還禮後,滿面笑容地了一竄感謝的話,又發表了一通催人奮進,激動人心的祝辭.隨後在丹徒縣令陪同下,坐入官轎,准備到丹徒縣城驛站休整,明天再繼續趕路.

"欽差大人,您給我們評評理吧!"

"欽差大人,還請給人做主呀!"

劉朗一行入城不久,正要轉過一條街道,趕往驛站,忽然前面傳來一陣吵鬧聲.他連忙吩咐停轎,又指派了旁邊一個侍衛,去查看一下.街上行人問此事,也都圍上來了,侍衛們立即四周散開警衛,空出中間一塊地方,等欽差問話.

丹徒縣令聽聞此事,臉立馬綠了,他正想在欽差面前表現表現,好回京後替自己美言美言.這不是打他臉嗎?他立即趕到劉朗轎旁,道:"大人稍等,讓下官去看看怎麼回事吧."

劉朗當然明白縣令的心理,他這一去,就是有什麼事也被壓下去了.于是,溫和地道:"丹徒縣稍安勿躁,本官已經派人去查問了,一會就知道."

"稟告大人,卑職查清楚了."剛過去的侍衛不久就回來了.

"怎麼回事?"劉朗走出轎子,問道.

"稟大人,原來兩人在爭執一個錢包的歸屬,兩人都錢包是自己的.一人,錢包是他失落的,被對方撿去了;一人,錢包就是他自己的,不是撿來的."那侍衛把事情原委大概了一下.

"這必然有一個人在謊,你去吧他們都叫來,本官問問."劉朗了一下頭,吩咐侍衛道.

四周民眾得知欽差要當街問案,圍得人更多了,並且相互打聽事情經過.很快大家都知道了案子的蹊蹺之處,頓時議論紛紛,他們也曾聽過劉朗的威名,如今能親眼目睹,還是非常興奮的.

那爭執的兩人被帶進圈內,四周議論聲更大了,都在憑自己的感覺,判斷錢包歸屬,有些人甚至爭了起來.

只見一個稍瘦的文士模樣年輕人,和一位中年彪形大漢,被侍衛帶進來了.看到這架勢,大多數人心理都偏向了那年輕文士.

劉朗兩世為人,看慣了形形色色的人,當然知道以貌取人的謬誤之處.他淡淡的看了跪在面前兩人一眼,左邊年輕文士,臉色煞白,多是酒色之徒,右邊大漢雖然面相粗魯,眼神卻是很正.但這些不能決定錢包的歸屬的,如是問道:"你們各自怎麼回事?"

左邊那個文士搶先道:"稟大人,學生張通今早離家時,帶了三十兩銀子采買物品,剛才在街角拿出錢包,正准備去市集了.哪知這個惡漢卻沖過來,要搶學生錢包,硬是他的.學生今早離開家門,還未回去,大人可以派人去學生家里查證."

年輕文士一番話剛完,就引來四周的同情,對他大漢的謾罵聲也此起彼伏.

右邊彪形大漢一聽急了,連連磕了三個頭,道:"大人,他謊!這錢包是我的,是我娘的救命錢呀!人馮老二母親病重,無錢醫治,今天進城來向我堂姐夫借的,一共三十兩銀子.人借得銀兩,心急母病,匆匆往回趕,哪知不心把錢包弄丟了,人一路尋來,看到他手上的錢包正是我的,就上前討要,想不到他竟然誣賴不給.請欽差大人給人做主呀,人的都是真的,人堂姐夫是南大街屠戶,大人可以派人去查問的,人若是謊,甘願受罰!"

聽完大漢聲情並茂的訴,四周的謾罵聲消失了,但這錢包到底是誰的,卻無法確定了,兩人都有人證呀.

劉朗仔細聽完兩人的表述,特別是那大漢的訴,記起了一個細節,為了確定一下,于是,又問道:"馮老二,你堂姐夫是屠戶?你確定你的錢是你姐夫借給你的?"

"稟大人,人句句是實!"馮老二連忙答道.

"嗯,本官給你們一次機會,只要現在承認冒領,本官不追究,但若是等到查實再改口就晚了,冒領者必將受到嚴懲!你們還堅持自己觀嗎?"劉朗看著眼前二人,重申一次道.

跪在地上的二人,相互狠狠看了一眼,都堅持是自己的.

劉朗給過他們機會,既然還是不悔改,就不再多言.轉頭吩咐旁邊侍衛,端一盆開水來.眾人糊塗了,這問案當然應該派人去查證呀,要開水干什麼,難道開水還能證明錢包是誰的?但一想到劉朗的傳奇,又不敢議論,大家都用半信半疑的眼神望著他.立在轎子旁邊的丹徒縣令也是一臉茫然,弄不懂其中奧妙.

侍衛從街邊店里端來了一盆開水,劉朗吩咐放在眾人面前的地上,又要過錢包,打開看看,正好三十兩銀子.劉朗把錢包遞給侍衛,吩咐他把銀子倒進水盆里,瞬間水面上浮起了一層油.至此,聰明的看客已經想通其中訣竅,頓時敬佩地看著劉朗.

劉朗指著水里的銀子,溫和的對大漢:"馮老二,拿著你的銀子快回家給你母親看病,記住以後不可如此大意了."

"多謝欽差大人,這是對人母親的救命之恩呀,人甘願來世結草銜環,報答您的大恩大德!"大漢激動的向劉朗施禮,拿好自己的銀子.

"大人,學生......"那年輕書生還沒看出問題出在哪里,仍然試圖取鬧一番.

劉朗掃了那文士一眼,對丹徒縣令:"這個奸猾之徒,你來處理吧."完就坐進轎子.

丹徒縣令喝住那文士的取鬧,指著水盆對眾人解釋了一遍.在事實面前,那文士不得不坦白交代.原來,張通自是酒色之徒,今早家里給他三十兩銀子,卻被他揮霍一空,恰好在街角撿到了馮老二的錢包,于是就想據為己有.

張通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不用細.劉朗欽差儀仗住進驛站後,丹徒縣令又舉行了盛大的接風宴席.劉朗本就是路過的,也沒有搞事的用心,當然是賓主皆大歡喜,一派祥和.

是夜,宴席結束,劉朗被安置在驛站最舒適的房間休息.

"大人,門前侍衛受到一封奇怪的書信,上面寫著讓您親啟的字樣."就在劉朗准備安寢之時,孫猛敲門進來,遞上一封無頭怪信.

莫非又有什麼冤情?唉,真是不消停呀.劉朗心里一陣腹誹,接過書信,看了一下封面,字跡非常清秀,有像女人手筆,更覺得驚奇了.

于是,撕開封口,只見上面寫著:狗官,本姑娘今晚三更過後,在江邊樹林候教,你若有膽,就孤身前來一決勝負!狗官,若是不敢來,就盡快把夏大哥放了,否則,本姑娘跟你沒完!

上篇:第五十三章 鳩占鵲巢    下篇:第五十五章 江邊夜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