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山河行第四十九章 如此而已   
  
第四十九章 如此而已

張大力手持劉朗親手打磨的透鏡,對著陽光照射,竟然讓皮革自己燒起來了,這完全超出了這時代人的認知,不普通百姓,就是兩榜進士出身的柳知府,也是一臉驚容.當然,站在離此不遠的樓上,朝這邊張望的徐亮主仆二人,也是驚掉了下巴,眼光發直.裝扮成書童的環兒,緊緊拽著徐亮的衣袖,嘴里不由自語:"天呐,姐,那登徒子把火神引來了嗎?"徐亮仿佛沒有聽見環兒的話,直直望著那里不話,也不知他心里想到了什麼,只見他臉頰變得羞紅.

這時代人的思想非常迷信,對不能理解的事情,往往都會歸于神跡.這種神跡,絕對可以媲美于傳中的大仙,比街頭靠賣弄口才的半仙不知高了多少等級.人們不由想到了劉朗的神奇經曆,想到他曾經被高人收為弟子,莫非那高人就是世外神仙?嗯,一定是,劉朗是神仙的弟子,當然也是神仙,難怪能引來火神.人們望向劉朗的眼神,徹底被崇拜景仰所覆蓋.

劉朗靠在椅背上,微笑地看著四周人們的表情變換,享受著人們崇拜的目光,心里不停得瑟,暗,咱有超越千年的知識就是好呀.不過,隨著眾人目光的變換,他心中突然一頓,不行,真被人們當成大仙附體了,可不是好事.他連忙站起身來,溫和的向四周抱拳一禮.人們看到他們崇拜的劉朗站起來了,知道他要話了,頓時現場鴉雀無聲.

"本官感謝柳知府和知府衙門的佐官們,感謝各位鄉紳和鄉親們,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見證此案的審理.在本案審理之前,本官安排人做了個實驗,大家已經看到了,可能有些人沒有弄明白此種道理,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把它神化了.本官要的是,這絕不是什麼神跡,本官也不是那些裝神弄鬼的所謂大仙,這個實驗是個自然現象,我們身邊有可能也發生過,只不過被我們忽略了而已.本官根據這個自然現象做出了這個鏡子,此種道理正是從聖人之學里悟出的."

話聲一落,人群里頓時起了嗡嗡之聲,人群里不乏刻苦鑽研聖人之學的人,一些老學究甚至在腦子不停翻著經書典籍,看看從那一句里推究出此般道理.柳知府也是一臉茫然,心里腹誹起來,聖人之學?自己讀了一輩子書,兩榜高中進士,咋沒發現這種道理?

劉朗把眾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微微一笑,接著道:"大學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所謂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窮其理也."

劉朗到這里停了一停,那些聖人之學,普通的市井民聽得云里霧里,但柳知府和那些精通儒學的人也陷入沉思.其實,這就是一個凸透鏡,前一世孩都知道的道理,也有很多孩玩過的玩具.不過,來這時代,劉朗若是跟他們什麼光線折射什麼的,就是上一個月,恐怕也沒人會弄清楚,理論基礎差別太大.他考慮了一些,唯有冠以聖人之學的大帽子,既可以替自己擺脫大仙的困擾,又能讓人接受,盡管他們還是不明白此種道理.要怨就讓他們怨自己對聖人之學,鑽研不透徹吧,劉朗暗笑道.

劉朗揮手讓眾人安靜下來,又道:"所謂格物致知,白了,就是不要被事物的表面假象所迷惑,透過現象看本質,弄清楚了本質,自然就理解了其中道理.大家看到的這個實驗就是本官格物致知的結果,相信大家都體驗過,陽光照在身上很熱,特別是夏天的時候,就如同在火爐邊一樣,這就是熱量.在干燥的容易燃燒的物體上,熱量達到一定程度就會燃燒起來了.那個鏡子是本官親自打磨的,本官叫它凸透鏡,它可以把穿過的陽光熱量集中到一,熱量多了自然就讓皮革燒起來了.各位可以看看此鏡有何不同."

劉朗示意張大力把凸透鏡拿給柳知府佐官鄉紳等人,以及從圍觀人群里推舉出來的人察看.眾人仔細看過之後,發現上面還有一些打磨的痕跡,知道劉朗的沒有錯.劉朗等大家都看過了,和柳知府商議了一下,示意鄉紳們派出一人一下看到的結果.

只見一位年紀很大的,大概就是所謂德高望重型的鄉紳走出行列,先是向劉朗和眾官員見禮,又抱拳行一個環禮,道:"回欽差大人,老朽仔細看過此鏡,發現此鏡確實與普通鏡子不同,此鏡兩面呈圓弧狀,中間凸出,四周很薄.老朽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神奇的事情,欽差大人能從聖人之學里格物致知,制出此等精致之物,真乃天縱之才呀!"

劉朗謙虛再三,方請那老鄉紳回歸行列,面對眾人道:"此鏡大家已經看過了,有興趣的人可以回去自己打磨一個試試,這里就不多了.今天本官在這里是要審理軍械縱火奇案的,為什麼會先給大家示范這個實驗呢?有些人可能已經想到了,這個實驗與此案有某種關聯吧.在此之前,本官先請大家再看一塊屋瓦,此瓦正是從失事的軍械倉庫屋取下來的."

軍械倉庫管理的官員在劉朗示意下,從一個箱子里拿出一塊用布包裹的瓦.此瓦一拿出來,人們發現了不同,此瓦中間一塊地方是透明的.那名官員把瓦送到柳知府等人面前,請大家查看.

最後還是剛才那位老鄉紳走出來給大家證實道:"稟欽差大人,老朽已經看過了,此瓦中間透明部分與大人所制鏡子非常相似,都是兩面有圓弧狀,中心凸出來的."

"嗯,很好,老先生請回."劉朗又轉頭望著大家道:"本官現在可以鄭重地告訴大家,軍械縱火案並非人為的,只能是意外事故,罪魁禍首就是此瓦.本官之所以審案之前,先作了那個實驗,就是給大家闡明其中的道理,正是此瓦把陽光的熱量彙集到了一,正好又照在干燥易燃的皮革上,如是就引發了不幸的事件."

這時,人群中走出一位老者,向劉朗躬身行禮道:"欽差大人,您親自制出此物為我等闡明道理,我等感激不盡,老朽想問的是,既然此瓦是罪魁禍首,那為何不直接用此瓦作實驗呢?"

劉朗眼光一掃,發現有很多人都有此懷疑,于是,向老者還了一禮,道:"老先生問得好,這也是本官要明的.細心的人一定會發現此瓦和本官所制之鏡弧度是不同的,弧度的大,那麼彙集光的高低是不同的,這一,有興趣的人可以回家自己試驗一下即可.此瓦彙集光的高度非常大,知道軍械倉庫高度的人一想就明白了,此正是不能在現場做試驗的原因之一.此外,此瓦和本官所制鏡子的透明度是不一樣的,本官所制之鏡乃水晶所制,非常透明,穿透陽光的能力,我想不用本官明,大家都能知道,而此瓦呈半透明狀,穿透陽光能力差些,不言而喻.這就是要外面有非常熾熱的陽光,才能使穿透得到的熱量達到著皮革的要求.記憶好的人大概還記得,軍械案發生前後的天氣吧.那時正處于盛夏,而且有近月時間沒有下雨了,天氣之熾熱程度可能有很多人記憶猶新.今天與那時差別太多,因而也就不能當眾實驗了.老先生,還有什麼疑問嗎?"

那位老者又躬身一禮,激動的:"欽差大人,明察秋毫,我等心服口服,感激不盡!"

這時最激動的,莫過于袁氏和袁秦氏一家了,只見他們都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一邊哭泣一邊喊道:"欽差大人大恩大德,袁氏一門結草銜環,報答不盡!"

劉朗長歎一聲,讓人扶起他們,又與柳知府等人商量一番,正式宣布結案,等候朝廷處理.

劉朗一回到欽差行轅後院,就被徐亮雪兒環兒等人圍了起來,徐亮更是直接要搶奪那塊新制的凸透鏡.他連忙是要作為證物呈送朝廷的,不過他還是被徐亮不舍的眼神打敗,答應以後親自給他做幾個,才被放過.至于他們追問其中緣故,又只好把先前一套拿來糊弄一番,在徐亮懷疑的眼神里,借口要寫奏折,溜走了.不過,心里還是有些抱歉,暗道,等以後閑了再好好解釋吧.

數天後,劉朗的奏折送到了朝廷,立即引發一片嘩然.高宗趙構在朝會上讓太監公開宣讀了劉朗的奏折,甚至興趣盎然的讓侍衛按照劉朗所,又在殿前廣場演示了一遍.客觀的事實,掃除了質疑聲,雖然趙構君臣還是沒弄懂其中奧秘,但是不影響他們一致認可了劉朗的結案呈詞.

于是,又過了數天,一道聖旨下到江甯府,恢複了袁思仁和其一家大的名譽,返還被查封的家產,作為補償,賜了其子一個官職和大量財物,嘉獎了袁思仁的姐姐袁氏.至于,秦壽當然是處以極刑,其一家貶入奴籍.

當然這些都是劉朗離開江甯以後發生的事了.軍械案圓滿結案,劉朗完成了此行最艱巨的任務,哪里還有心事呆在此地磨蹭.他把奏折發往朝廷,後續事件就委托給了江甯府衙,自己收拾行裝,准備開路了.

上篇:第四十八章 欽差的神跡    下篇:第五十章 圍剿與反圍剿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